“很好,既然你這麼的迫不及待了,那就滿足你!”

大牙哥齜牙咧嘴,本身就長得不那麼和諧的那張臉,現在看起來更是讓人難爲情啊。

徐夏突然覺得甜甜挺可憐的,竟然被這樣的人開車,不反胃嗎?

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着她,金錢的力量?職業操守?

徐夏想遠了,一枚拳頭直逼他的面門,暗道一聲臥槽,打人不打臉啊,這混蛋沒有武德!

徐夏腦袋一偏,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大牙哥的臉上,踏馬的,不僅偷襲,還想打他的臉,這王八蛋肯定是嫉妒自己長得帥。

耳光清澈響亮,大牙哥被扇的暈頭轉向。

而東昇哥、火爆哥,還有那些小弟,此時都有點懵逼,有點不明所以,不科學啊,明明是用的拳頭,怎麼會有耳光聲啊?

徐夏的反手一耳光速度太快了,導致他們根本就沒看清楚。

當然,現場的光線,除了道路兩邊透過來的一點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的路燈餘光,以及天上的月光,不對,月亮被雲層遮住了。

真正的光線,就剩下幾個人手中手機的電筒光亮,很晃眼的。

“臥槽!小子,你踏馬死定了,你,你竟然敢扇我耳光,我踏馬跟你不共戴天!”

大牙哥捂着已經開始腫脹的臉頰,憤怒的咆哮。

直到這時,所有人才都回過神來,踏馬,原來剛纔的耳光聲,是大牙哥被扇了發出來的啊。

驚爲天人啊,這小子真的想死了嗎?

在這種黑漆漆的環境下,當着他們這麼多人的面,竟然還敢還手?

“兄弟們,給我幹他!踏馬的!狠狠錘,出了事,勞資擔着!”

大牙哥再次爆喝一聲。

此話一出,衆人也不再遲疑,紛紛朝着徐夏撲去。

徐夏摸了摸下巴,現在的江湖中人太不講武德了,一對一單挑不過,就讓他單挑一羣,太下作了。

難道以爲他單挑一羣就會輸麼?

開什麼玩笑!

一個渣渣是渣渣,十個渣渣難道就不是渣渣了嗎?

在徐夏的眼裏,反而還更省事了。

畢竟,他奉行一個原則,將正當防衛的光輝發揚出去,對方不動手,他還有點不好意思主動出手,因爲那樣就顯得太欺負人了。


如此一來,道義的制高點,始終有徐夏的一個腳印。 黑暗中,突如其來傳出了陣陣歇斯底里的慘叫聲,給安靜的夜色,平添了一份人氣。

圍牆外的綠哥狠狠的將最後一點香菸抽盡,心情有些激動的搓了搓手,眼眸透亮透亮的,不出意外,徐夏已經出手了吧。

從連續不斷的慘叫聲中,不難聽出,並非是一個人的慘叫聲,這就從側面印證了一個現象,那便是捱揍的人,肯定不是徐夏啊。

總不至於徐夏發出幾種不同的慘叫聲吧。

綠哥又有種自己好幸運的感覺,要不是自己運氣好,關注了徐夏的直播間,成了徐夏的粉絲,或許,今天他也將成爲裏面的倒黴蛋之一了。

這就是命啊,活該自己帶着兄弟一起白嫖啊。

甜甜的臉色變了變,她也不是傻子,哪裏聽不出來不對勁啊。

她捂住了小嘴,面露不可思議的神色,驚愕萬分的喃喃道: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臭流氓只有一個人啊,怎麼可能是那麼多人的對手?”

“有什麼不可能的,呵呵!”

綠哥淡淡一笑,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而後將甜甜摟到了身前,還特地的在那個啥的部位捏了一把,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放蕩不羈了些,淡淡說道:

“甜甜,既然我答應了你,肯定會做到,你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事。

只要你別忘了我們之間的賭約就行!”

甜甜心頭緊張極了,非常擔心徐夏會不會出來之後,就對她出手,而現在綠哥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甜甜連連點頭道:

“綠哥,你只要能夠幫我這一次,賭約肯定算數,甜甜一定你們哥三伺候的好好的。”

綠哥哈哈大笑,這就對了啊。

圍牆內。

徐夏看着地上歪扭着躺着的人,一個個的就跟蝦米似的蜷縮成一團,他一臉嫌棄道:


“就這點本事?你們太讓我失望了,嘴炮的那麼厲害,我還以爲你們真的厲害呢。

這次算是給你們一個教訓,白嫖是沒那麼容易白嫖的!”

說完這話,徐夏便朝着外面走去,不去理會這些玩意,他們被揍的其實並沒有傷的太重,休息一會,就能恢復過來。

“夏哥兒,完事了嗎?”

綠哥見着徐夏走出,快步迎了上去,笑着遞上了一根菸,又道:

“我一直在看直播。”

徐夏聳了聳肩,問道:

“現在要我怎麼做?配合你,讓你把我打趴下?”

綠哥連連搖頭,忙說道:

“哪能啊,粉絲們看到了,還不人肉我啊,我們就在這裏聊一會,然後我再過去給甜甜說,事情擺平了,這就行了。”

“這麼簡單?”

“是啊,之前她是想要揍你一頓來出氣,不過現在也知道了你的厲害,肯定不敢再亂來,她現在特害怕你對她辣手摧花呢。

我能說動你不去動她,她已經很感激了,沒那麼多要求。

嘖嘖,不過那娘們也夠倒黴,竟然碰上了夏哥兒,是我的運氣好。

夏哥兒你放心,到時候我和我那兩兄弟,肯定幫你出口氣,給你報仇,用我們的棍子,狠狠的刺她!”

綠哥說的非常嚴肅,那叫一本正經啊。

徐夏聽得嘴角抽抽,直播間的彈幕裏面經常有人開車,踏馬,今天見了粉絲,直接還來個現場開車啊。

棍子?刺?

徐夏打量了綠哥一番,尤其是頭頂上的綠毛,弱弱的問了一句,

“你確定不是銀槍樣蠟頭?能行?”

綠哥差點沒有被抽進口中的一口煙氣給嗆死,踏馬,有這樣說人的嗎?

夏哥兒果然是本色演出啊,他磨牙道:

“夏哥兒,你這樣會沒粉絲的!”

徐夏摸了摸下巴,乾咳兩聲,淡淡道:

“開個玩笑,那沒什麼事,我就走了哈,祝你今晚愉快。

對了,今天直播間中,有個哥們說了那個什麼男人一生的那個精華液總量有限的案例,你得注意點,畢竟你的身體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好。”

說完這話,徐夏果斷的走向自己的車子,點火,轟鳴聲中呼嘯遠去。

留下綠哥看着戰神GTR的尾燈怔怔法神,太毒了啊!

他磨着牙,喃喃自語,

“勞資一吃能吃三斤牛肉,身體好着呢!”

“啥?吃三斤牛肉?”

一個哥們走到綠哥身邊,正好聽到這句話,怎麼跟牛肉扯上關係了呢?

帝妃臨天 沒啥!”


綠哥翻了個白眼。

“綠哥,事情妥了?”

“廢話!綠哥出馬,會有辦不成的事情嗎?我要前三天,後面的六天,你們自己安排,建議抓鬮,兄弟之間,別因爲先後順序傷了感情。”

綠哥說完,走向了忐忑的甜甜。

“沒事了。”

綠哥一把摟住甜甜的小腰,淡淡道:

“走,上車,哥哥帶你去個好地方!”

甜甜不知道綠哥是怎麼擺平徐夏的,不過,既然事情處理好了,也算是讓她鬆了一口氣。

而且,甜甜默默的算了一筆賬。

剛纔和綠哥的對賭,是十萬塊,總共九天,也就是說,平均一天超過了一萬塊,算起來,跟以前一碗三千,好像她的身家翻了兩倍,看來帝都一趟的名媛培訓還是有效果的,立竿見影啊。

於是,甜甜心裏面一點牴觸情緒都沒有。

……

徐夏開着車子正要上高速路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是大團團打來的。

電話接通,大團團沒好氣道:

“混蛋,去帝都浪了幾天,回了榕都都不知道過來一趟,我和小玲都在等你電話,你現在竟然開車上高速,就這樣想跑路了?”

徐夏頓感牙疼,不出意外,那兩妞應該一直在關注他的直播吧。

“咳咳,給我地址吧,我現在就過來。

另外,我得說一句哈,我本來就是想來找你們的,這不剛纔忙完了事情啊。

路線問題,是因爲走錯了路啊。”

“呵呵!地址我讓小玲發給你了,趕緊的!”

大團團掛斷了電話,徐夏的手機上收到了一個地址。

開啓道行,改變路線,看來今晚沒法回家好生休息了。

今晚要怎麼過啊,徐夏很忐忑啊,好不容易纔從帝都劉苒的狼窩中脫離,現在又入虎穴,還是兩頭女老虎,命苦啊。 半個小時後,徐夏的車子停在了一個高檔小區的停車場,這裏個小區的安保做的相當不錯,還要通過門禁系統,聯繫了業主之後,才允許外來車輛進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