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鴿的行動力是真的很快,在剛聽完陳煜的話之後,立馬就推門跑了出去,開始訓練。

看着白鴿就這麼離開了,陳煜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既然鄭文成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那我也該回去學校了,兩三天沒有去學校了,也不知道夢瑤和嫣然兩個人怎麼樣了。”陳煜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腦海之中也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楚夢瑤和周嫣然兩個女孩的倩影。


… …

走在上學的路上,陳煜竟然生出一種陌生感。

“這是什麼情況,這才幾天沒來啊,怎麼會覺得這麼陌生呢。”陳煜也是好奇的自問道。

其實,這股陌生感不是因爲別的,只是因爲他之前上課的時候,是發自內心的不想去,所以他從來沒有注意過這一路上的景物,這也是他爲什麼覺得陌生的原因,就算他沒有去南州市,他依然覺得陌生。

在走入學校之後,陳煜來到自己的班級,正看到周嫣然坐在她的座位上,雙眼看着門口。

兩個人四目相對,從周嫣然的雙眼之中射出兩道飽含濃濃深情的目光。

陳煜也不說話,邁步就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周嫣然卻是沒有說話。

雖然兩個人都沒說話,但是私底下週嫣然已經伸出小手抓住了陳煜的大手,兩隻手就這麼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陳煜看到周嫣然眼神之中的柔情與思念,心頭也是一軟,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而他則是滿眼柔情的看着周嫣然。

漸漸的,周嫣然的俏臉已經微微發紅,但是她不敢讓人看到,所以她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儘管這樣的姿勢拉着陳煜的手會很難受,可是她依然沒有鬆手,因爲她真的不想也不願意放開陳煜的手。

就在兩個人濃情蜜意的時候,班主任王可兒踩着高跟鞋走了進來。

一聽到這個聲音,周嫣然瞬間就放開了陳煜的手,臉上雖然泛着紅暈,可是她還是擡起了頭。

王可兒在走進門班級之後,一眼就注意到了陳煜,心下也是有些好奇。

‘他已經回來上課了嗎?前幾天他去幹什麼了?’

一系列的問題出現在王可兒的腦海之中,不過眼下也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她微微晃了晃頭,將這些雜七雜八的想法從她的腦海之中驅逐了出去。

和以往一樣,陳煜依然在上課的時候,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這無疑讓王可兒很生氣,她不止一次的看向陳煜這邊,但是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此時的王可兒已經下定決心要在下課之後,找到陳煜,好好的和他聊一聊這個事情,她是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課上一直有一個人在睡覺。

周嫣然不止一次的注意到班主任王可兒的目光,很多次都想叫醒陳煜,但是兩個人的關係不一樣了,儘管她也很想讓陳煜好好學習,可是她最終還是不忍心叫醒陳煜。

但是王可兒的目光已經說明她在注意這裏了,這就讓周嫣然有些不安。

終於到了下課的時候,還不等周嫣然把陳煜叫醒,王可兒就快步走了過來,猛的一拍桌子。

“啪。”一聲巨響,陳煜直接被這聲音吵醒,擡起頭愕然的看着王可兒,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在醒來之後,陳煜迷迷糊糊的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周嫣然滿臉的無奈,剛要小聲提醒陳煜,王可兒就搶先說道:“陳煜,你跟我出來,我有話要和你說。”

這下陳煜就算在迷糊,也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慢慢的站了起來,跟着王可兒一起走了過去。

看着陳煜跟着王可兒一起走了出去,周嫣然也是緊張的不行,兩隻小手緊緊的抓着衣角,心中焦急的不行,她不止一次的想要跟出去看看,可是她臉皮真的是太薄了,真的不好意思跟出去,只能坐在椅子上面乾着急,什麼都做不了。 陳煜垂頭喪氣的跟在王可兒的身後,走進了王可兒的辦公室之中。


“陳煜,你什麼意思?竟然在我的課上睡覺?”走進辦公室之後,王可兒直接回手關上了門,厲聲的衝着陳煜喊道。

看着滿臉怒容的王可兒,陳煜本能的氣勢一弱,弱弱的出聲和王可兒說道:“我……我只是太困了,沒忍住,老師,我不是故意的。”

陳煜本以爲自己只要給王可兒道個歉,就一定沒什麼問題了,可是這次王可兒的反應就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見王可兒雙手掐腰,一副無比氣憤的樣子看着陳煜:“你困了就要睡覺麼?你就不能想點別的辦法麼?而且,我的課,從來沒有人敢睡覺,你這是第幾次了?你自己說。”

在聽到王可兒的這句話之後,陳煜本能的開始回憶,自己到底在她的課上睡了幾次,這不想不要緊,這一想,就連陳煜自己也是有點發愣,他竟然沒有幾節課是不睡覺的。

這下陳煜更加的不好意思了,直接煉化都不說了,就任由王可兒爆發她內心的憤怒。

王可兒說了半天,這才發現陳煜一個字都沒說,這她怎麼可能忍,又是衝着他大聲喊道:“你怎麼不說話?難道我說錯你了麼?”

“沒錯沒錯,老師你說的都對,我無言以對,所以不知道該說什麼啊。”陳煜弱弱的回答道。

“呼。”王可兒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嘆了口氣,她也知道自己剛纔說的那些話,對陳煜來說,根本就沒用,所以王可兒也就不繼續訓他了。

轉換了一個說話的方式,只聽王可兒說話的語氣柔和了很多。

“陳煜,你說你困了,難道你昨天晚上沒睡覺麼?你幹什麼了?爲什麼這幾天沒來上課?”藉着這個緣由,王可兒將自己心中的疑問一口氣全都問了出來。

聽到王可兒的這個問題,陳煜沉吟了一下,在腦海中把這三個問題過了一下,篩選了一下,挑了幾個能回答的問題簡單的回答了一下。

“我昨天晚上沒什麼事,只是,單純的沒睡好,至於我這幾天爲什麼沒來上課,我去了一趟南州市,辦了點事,至於到底辦的是什麼,這個恕我不能奉告。”

仔細想一下,雖然陳煜回答了王可兒的問題,但是這回答和不回答完全沒區別啊。

王可兒也是聽的一頭霧水,迷迷糊糊的看着陳煜,她依然不知道陳煜這幾天都幹了什麼,只知道他去了南州市,可是去南州市具體做什麼了,她還是不知道啊。

既然陳煜不想說,那王可兒也就不繼續糾結這個問題了,換了一個話題。

“我最近聽說,你和一個叫楚夢瑤的女同學在一起了,有這事麼?”此時的王可兒嚴重燃起了濃濃的八卦之火。

‘這怎麼連王可兒都要問這個問題啊,現在的人都這麼好奇嘛?’陳煜很是無奈的在心中想道。

雖然心裏這麼想着,但是嘴上不能這麼說啊,陳煜無奈的點了點頭,他本以爲王可兒確定了這件事之後,也就完事了,當時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件事還沒完。

在看到陳煜點頭之後,王可兒又是開口說道:“陳煜,我希望你在學校能夠專心學習,不要做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楚夢瑤同學我管不着,可是你,是我的學生,我必須要管你,我決不允許我的學生在上學的時候胡搞亂搞。”

聽到王可兒的這句話,陳煜也是被雷的不輕。

‘這都什麼和什麼啊,先不說這是大學,就算你是我的老師,可是有的事情那是我自己的事,憑什麼要你來指手畫腳啊。’

“額……”陳煜一時間也是有點無語,不知道該怎麼回話,就這麼傻愣愣的看着王可兒。

“你看什麼,竟然還一臉不服的表情,難道我說錯了麼?”看着陳煜臉上的表情,王可兒絲毫不退讓,又一次出聲逼問道。

“沒有沒有,王老師怎麼可能說錯。”雖然心裏不服,可是陳煜嘴上還是立馬出聲道歉。

雖然陳煜給他道歉了,但是王可兒依然很不滿意,怎麼聽陳煜的話都怎麼像是在應付她。

一想到這,王可兒就很生氣,忍不住出手搗了陳煜的胸口一下。

這一打不要緊,陳煜根本沒想到王可兒竟然會出手,絲毫沒有防備,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就被王可兒這一拳打了一個趔趄。

眼看着陳煜就要摔倒,王可兒下意識的伸手就要扶陳煜。

看到了王可兒的東西,陳煜也是處於本能,抓住了王可兒的手,誰知王可兒的力量太小,不但沒有抓住陳煜,反而自己也被帶倒,撲在了陳煜的身上。

原本陳煜自己的話,或許還能夠站起來,現在加上王可兒的體重,他也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就這麼倒了下去。

“咚”一聲輕響,兩個人就這麼疊在一起倒了下去。

好巧不巧的是,王可兒柔嫩的雙脣還印在了陳煜的嘴上。

‘嗯,好甜啊。’

這是陳煜從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一時間他竟然沉迷其中。

和陳煜不同,王可兒可沒有這種享受的想法。

‘我,我被他佔便宜了?不行,我能饒了他,我要打死他。’

心中這麼想着,王可兒開始用力的掙扎,扭動。

因爲王可兒的這一番掙扎,不但沒有從陳煜的身上離開,反而是讓兩個人的身體貼的更緊。

“王老師,你要是在這樣扭的話,說不定我就會有反應了。”陳煜的聲音幽幽的在王可兒的耳邊響起。

王可兒也不是像周嫣然那樣的小女兒,一聽陳煜的話,立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張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這其中不光是害羞,更多的是憤怒。


異常麻利的站了起來,王可兒在站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伸出小腳猛的在陳煜的身上踹了好幾腳,才停了下來。

對於王可兒踢的這幾腳,陳煜是絲毫不在意的,因爲,根本不疼。 王可兒看着陳煜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鬱悶的不行。

“罰你給我打掃辦公室的衛生,一定要記住,一個小時後我來查看。”

“如果被我發現一點點的瑕疵,那你就重新打掃,並且,每發現一處,疊加打掃衛生十天,你自己看着辦。”王可兒很是生氣,僵着臉說完這些話,一扭身就出了辦公室。

留下陳煜一個人,在辦公室當中發呆。

話說,王可兒的嘴巴,還真甜,不過,看看桌子上的鐘表,陳煜可再沒有閒時間想其他的東西了。

拎着抹布,提着簸箕,拿着拖把,陳煜瞬間出了門。

一個小時後,王可兒再次來到了辦公室。

“我也不用檢查了,知道你肯定沒有收拾乾淨,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你每天來給我辦公室打掃衛生,就行了。”王可兒冷着一張臉,說道。

“哎呦,王老師,檢查檢查。”陳煜急忙陪着笑臉,走上前去,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看着陳煜一臉諂媚的笑容,王可兒氣就不打一出來。

“陳煜,我不管你有什麼背景,既然你在學習,就請你好好的、認真的學習,首先,我覺得你不應該在上課的時候睡覺,一方面,這是不尊重老師的表現,另一方面,你這是在辜負自己,辜負老師,同時也是在影響同學。”

“其次,我告訴你,周嫣然是一個好學生,我不知道你是通過了什麼樣的方法,竟然讓這樣一個學生,答應做你女朋友的,但是,據我所知,就在前不久的時候,你還有另外一個女朋友,叫做楚夢瑤。”

“的確,你可能會想,這是在大學啊,老師管的有點多了吧,尤其是你們的感情生活,老師更不應該涉足,但是我告訴你,這是我的班級,周嫣然是我的學生,我希望你能尊重他,也能尊重你自己,希望你好自爲之。”


王可兒對着陳煜一口氣說完,話裏中心思想只有兩個,第一,是讓陳煜好好上學,第二個,就是讓陳煜不要去打攪周嫣然學習。

“額……好的老師,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請你相信我。”在王可兒說這些話的時候,陳煜在他的旁邊,站得筆直,信誓旦旦的說道。

“時間如水,終歸是一去不復返的,現在正好是大好的學習年華,我希望你不要辜負。”王可兒對陳煜的話,也有點半信半疑了,只勸他珍惜時間,好好學習。

王可兒這番話說的,推心置腹的,很有點感動人的意思,就連陳煜也突然想起了“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這句話。

半晌王可兒突然開口說道:“你不去做教室上課,難道還想再打掃一遍我的辦公室嗎?”

“啊?啊!”陳煜瞬間反應了過來,敢情這是王可兒已經放過他了,他急忙後退幾步,對着王可兒招招手,然後反身出門順手帶上了辦公室的門。

出了門,陳煜急忙往教室跑去。然而,在他剛跑到教室門口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是孫校長打來的電話。

“校長你好。”陳煜心想,這老頭給自己打電話,肯定沒啥好事。

“陳煜啊,你來我辦公室一下。”孫寅生的聲音,從話筒當中傳了出來。

“好吧。”陳煜雖然有點無奈,但最後只能是答應了。


他向着校長室走了過去,到了之後敲了敲門。

“是陳煜吧,進來吧。”孫寅生在房間裏面說道。

陳煜推門而入,卻發現孫校長的辦公室當中坐滿了人。

“來,陳煜,找地方先坐吧。”孫校長笑眯眯的說道。

陳煜點點頭,坐在了孫校長的對面,同時他打量了一下孫校長辦公室當中的那三個人。都是富商打扮,但是其中一個鷹鉤鼻,看上去陰險無比。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