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咧嘴一笑,“對啊,不過這三個餐廳我可是搭進去了三百多萬,這一個月纔回本五十萬,還是有點虧的。”

程筱筱想了想,“那在你盈利之前算是零收入,這期間我養你。”

王浩樂了,“別介,我卡里面還有錢。”

程筱筱瞪眼,“不算,咱倆就自己存錢,不借助外力,就像是普通人一樣。”

王浩咧嘴一笑,“大姐,您對普通人是不是有什麼誤解啊?您見過哪個普通人每個月底薪五萬的?”

程筱筱愣了一下,“那一萬?一萬總和普通人差不多了吧?”

王浩懶得搭理了都,從小含着金鑰匙長大的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樣,沒有品嚐過普通人的苦痛,是不知道普通人的難受,

人各有命,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王浩點了根菸。


程筱筱看到了路邊攤之後突發奇想,“我有個想法。

你做飯那麼好吃,要不這樣吧,咱倆去搞一個路邊攤,你當老闆做飯,我當老闆娘收錢,行不行?”

王浩樂了,“我說大姐,您這一天天的想法還挺多的啊。”

“你大爺的!我和你說正經事呢,我不知道普通人是什麼樣子的,所以就體驗一下普通人,你帶着我去體驗。這樣更有生活,咱倆把掙的錢存起來,買個房子或者捐出去,捐給貧困山區都行。

反正晚上回去都是看手機,不如出門去見見外面的人,你說呢?”

王浩想了想,“可行。”

“那明天我就去買那種車,我之前問過一次,那種車一個八千多就能搞定。你想想,咱倆賣什麼比較好?炒菜還是其他的?”

王浩想了想,“炒飯?”

程筱筱點頭,“可以,你做的炒飯天下一絕,肯定能夠掙大錢的。”

說做就做,隔天,程筱筱就辦了一張新的銀行卡,又通過自己的渠道買了一輛路邊攤的車。

當天晚上就拉着王浩出門去擺攤掙錢。

程筱筱已經提前把微信收款碼和支付寶收款碼給打印好了。

站在那裏,程筱筱激動的望着來來往往的路人。

眼巴巴的等着路人過來買炒飯。

但是等了快半個小時還是沒有人來買炒飯,程筱筱有些氣餒。

“第一天就這樣慘嗎?”程筱筱望着來來往往的路人,噘着嘴道。

王浩咧嘴一笑,“你餓了嗎?”

程筱筱揉了揉肚子,“有點。”

王浩起火熱油,麻利的給程筱筱做了一份炒飯。

飯香味瞬間瀰漫而出。

來往的路人逐漸駐足。

第一個客人是一個剛下班的青年,抽着鼻子走了過來不斷嗅着。

“老闆,這個炒飯怎麼賣?”

“八塊,能加的任何東西都是一塊。”

“加個蛋,加個腸。”

“十塊!”程筱筱興奮道。

青年掃碼付錢。

程筱筱看着到賬的十塊錢開心的手舞足蹈着。

“感覺掙了這十塊錢可比掙十萬塊都開心。”

王浩咧嘴一笑,擦了擦鍋。

香味瀰漫,第二個客人接踵而至。


王浩熱油炒飯。

從晚上九點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十二點。

程筱筱已經有些腰痠背痛了。

看着手機屏幕上的二百七十二塊錢,程筱筱在王浩面前晃動着手機。

“你看!看到沒!二百七十二!我們今天賣出去了二十四份炒飯。每份炒飯的成本不到兩塊錢,所以加起來,咱們今天淨利潤二百二十四塊錢。

今天是開業第一天,再接再厲,按照這個趨勢,每天掙二百,每個月就是六千。銀州市的房價每平米七千多到八千多。

咱倆每個月勉強能夠買一平米,想要一個一百平的房子,就得一百個月,一百個月算下來就是……

臥槽!

十年?

不吃不喝不算生活開銷得將近十年才能買一個房子?”

程筱筱瞪着眼睛。

王浩看了眼程筱筱,“你以爲老百姓動不動就說房價高是跟你開玩笑呢?”

程筱筱一時間茫然了。

“那咱倆就這麼賣炒飯,這才存一百個月啊。”

王浩樂了,“你是不是還忽略了大雨天,大雪天,尤其是冬天,還有你自己的狀況,你確定還要繼續嗎?”


程筱筱眼巴巴的看着王浩。

“這也太難了,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比如一天掙的錢就能買一平的?”

王浩搖了搖頭,給了程筱筱一個腦瓜崩。

www •тt kan •co

“這才第一天就放棄了。”

程筱筱噘着嘴,“我也沒想到這麼難啊,哇,公司裏面那些普通員工一個月五千多那都是怎麼活的。”

王浩沒說話,洗了鍋,二人回了家。

隔天晚上。

程筱筱又一次催促着王浩,“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能夠讓咱們倆掙錢掙得很快。”

王浩愣了一下,“什麼辦法?”

程筱筱神祕一笑,“你等我一下。”

說着話就跑進了房間裏面,沒一會兒,程筱筱就從臥室裏面出來了。

一身旗袍將身材勾勒的玲瓏有致,一顰一笑盡顯驚豔美色。程筱筱原地轉了個圈。

“我今天看電視劇看到的,豆腐西施啥也不幹,坐在店門口就有老色胚去買豆腐,同理,我穿上這個,我們的炒飯就會買的很好,怎麼樣?我這個辦法絕吧?”

王浩破天荒的皺着眉。

“滾回去把衣服換回來!” 程筱筱顯然是沒想到王浩會是這個態度。

當即愣住了。

回過神來,程筱筱又在原地轉了一圈後撲向王浩。

擡起頭眼巴巴的看着王浩。

“怎麼了寶貝兒?生氣啦?還是吃醋了?”

王浩推開程筱筱,“我是去賣炒飯,又不是去賣肉,沒必要穿成那個樣子,去把衣服換了。”

程筱筱咯咯笑。

“不換,憑什麼換,你到現在都還沒親口承認你是我男朋友,我爲什麼要聽你的?”

王浩咧嘴一笑,“也是啊,走走走,這就去賣炒飯。今兒肯定能賣不少錢。”

程筱筱氣的跺腳。

“王八蛋!答應是我男朋友就那麼難嗎?”

王浩沒搭理。

程筱筱一把摟住王浩。雙臂環繞着王浩。

“你的事情改改給我說了,你是怕你死了我守寡是吧?”

王浩皺眉,沒想到王改竟然還程筱筱說了這麼多不能說的東西。

程筱筱捧着王浩的臉認真道。

“你放心!你要是真死了,我就終生不嫁,死了我也會和你埋在一起。”

王浩低頭看着程筱筱的漂亮眸子。

四目相視,程筱筱輕輕的閉上眼,踮起腳尖,紅脣朝着王浩深情吻了過來。

王浩失神片刻,微微往後一躲。給了程筱筱一個腦瓜崩。

“麻溜兒去換衣服,換完衣服我們就去賣炒飯。”

程筱筱睜開眼,“王八蛋!”

踮起腳尖就在王浩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回屋重新換了衣服。

二人下樓,去了固定地方賣炒飯。

因爲昨天賣出去了二十多份,而且味道的確不錯,第二天就有了回頭客。

好幾個人湊在一起等着王浩的炒飯。

忙忙碌碌十幾分鍾後。

和程筱筱正鬥嘴的時候。

一道聲音傳來,“給我來份炒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