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第一代擁有戰神體質的家主擁有它的時候.它便就已經是衍生出了靈智.也就是器靈.

說來也奇怪.從它出現在徐家到現在.也不知過了多少年.但能夠真正拿到它並且使用的.卻是只有寥寥的數人而已.

但當有一位戰神體在拿到它之後.便是將這個真相公布了出來.

戰神戟的器靈會對每一位想要得到它的人進行全方位的探查.想要拿到它的使用權.讓它人你為主.那麼首先一點.你便是要擁有戰神體質才行.否者就算你天賦再如何的好.實力再如何的高.它都是不可能會答應認你為主的.

就算是有著戰神體.它也是不一定會跟著你.你有戰神體.但不夠勤奮.意志力不夠堅韌.那也是不會通過的.

徐子皓曾經也是偷偷的去試過.發現自己根本拿不動它.甚至還被它的反彈之力給擊飛.

此次出關.他便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想著若是不能成功便說明自己不夠努力.還需要再加把勁.

卻是沒有想到一下手便是成功了.而且還真正的成為了戰神戟的新一代主人. 原本.擁有戰神體質的徐子皓若是越階挑戰.想要勝利的話.是要用上一些時間的.

但就在拿到戰神戟之後.對於越階挑戰.只要階位相差不大.他便是有著絕對的信心能夠勝利.

也就是因為有戰神戟作為底牌.徐子皓才是敢以剛剛晉陞八階武帝的修為.去對已經成名許久的九階武帝強者發出挑戰.

究其原因.便是戰神戟的器靈告訴他了一個關於戰神戟的特殊功效.

便是戰神體之人在手持戰神戟之時.能夠發揮出正常的兩倍的實力出來.

也就是說.假如徐子皓在不使用戰神戟之時能夠發揮的實力是一.那麼在他使用戰神戟之後.這個數字便是會變成二.甚至更高.

戰神戟有著能夠增幅主人的戰力這個能力.不光徐子皓知道.其實整個徐家乃至武魂大陸知道戰神戟的人都是知道的.

只不過他們所知道的.只是能夠增幅百分之五十的戰力而已.並非是兩倍.

但就是這百分之五十的增幅.也是讓許多人眼饞了.只是由於戰神戟只有在戰神體之人的手中才是有著這種功效.若不然縱使徐家如何的強大.不用想也知道是不可能擋住武魂大陸那麼多勢力的吧.

就在大家震驚的同時.徐子皓卻是手持著戰神戟突然發起攻擊.就在戰神戟距離那九階帝級強者的喉嚨還有一寸距離之時停了下來.

「你輸了.我贏了.」徐子皓收回戰神戟.負手而立.悠然道:「我說過不殺你的.但你也要承認我是家主的事實.」

直至此時.那九階帝級強者都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在徐子皓提醒之後才是渾身一震.隨即便是立馬對著徐子皓跪拜下去.大呼道:「參見家主.多謝家主手下留情.」

其餘人見狀都是愣了一下.這才暮然發覺.徐子皓剛才已經是勝利了.

聽到那與林天龍對戰的九階帝級強者的聲音.大家才是紛紛反應過來.平復了下心中震驚與興奮.才是一道對著徐子皓跪拜了下去.

「參見家主.我等先前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家主勿怪.」

這句話從大家的口中發出.雖然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卻是異常的整齊.

徐子皓的表情此時也是變得嚴肅起來.他知道.從這一刻起.徐家的高層之中.便是再也沒有什麼派系.乃是一個整體了.

「各位老祖快快請起來.」徐子皓聲音變得有些柔和.說道:「之所以我會如此的決絕.無論如何都要你們承認我是家主.乃是我需要大家的幫忙.」

「家主有話直說.咱們都是一家人.更何況你還是我們的後人.談不上幫不幫的.長輩幫後人做事.那不叫幫.是應該的.」一位老祖說道.

其餘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戰神戟都是承認了徐子皓.那麼.還有誰更有資格當上家主呢.他們又還有什麼理由阻止徐子皓坐上家主這個位置呢.

「大家相聚在這裡.乃是為了我的家主之位而來.但在這裡的所有人.我們都是知道.你們對徐家都是沒有二心的.」徐子皓說道:「縱然之前你們反對我當上家主.那也是在不知道實際情況之下.選擇了你們心中認為最正確的而已.無論如何都是為了家族著想.」

聽到此處.所有在場之人都是豎起了耳朵.他們知道.徐子皓接下來要說的.才是真正要告訴他們的.定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然.是不可能鬧出這麼大的事情出來的.

見到大家都在等著自己發言.徐子皓也是不再拖沓.咳嗽一聲.說道:「其實.現在的我之所以對家主之位如此的熱衷.並非是想要坐上這個位置.要知道坐上相應的位置.便是得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因為.我在南域之時遇到了我大哥.」徐子皓在大家疑惑的注視中.繼續說道:「我大哥.出生在南域一個小帝國之中的豪門之中.算起來也不算多麼的有勢力.」

「我大哥叫做林天龍.你們知道么.在兩年多之前.他的修為才是武者而已.連武師都沒有達到.」徐子皓扯了扯嘴角.說道:「現在.兩年多時間過去了.他的實力想必也是不會比我差.」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說得有些太過於誇大其詞了.」徐子皓冷笑道:「我告訴你們.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情況.我大哥的修為之所以能夠提升得這麼快.那是因為他擁有著比戰神體更加強大的體質.」

「哦.」一位老祖說道:「這世上也就那麼幾種特殊體質能夠與我們徐家的戰神體相提並論.但據我所知.那幾種體質從古至今都是沒有出現在南域一次.大家都想知道.家主的大哥.到底是什麼體質.值得家主如此誇他.」

「嘿嘿.你們只是想到了與戰神體相差不大的幾種體質.卻是忽略了一個最強悍的.」徐子皓嘿嘿一笑.說道:「不知五行絕體這種體質.老祖們.你們有沒有聽說過呢.」

「何止聽說過.千年之前我等幾人還見到過呢.」幾位年紀最長的老祖站出來說道.

隨後便是一愣.問道:「家主.你的大哥.該不會就是五行絕體吧.」

「正是.」徐子皓面帶笑容的看著那一張張被震驚得長大的嘴.說道:「我大哥便是這一代的五行絕體.同時.也是現在的玄天宗弟子.另外.林家千年前的絕世天才林震天.便是他的老祖宗.」

五行絕體便是家主的大哥這個消息就已經把大家震驚的長大了嘴.沒想到家主竟然又連續丟出了兩個重磅炸彈般的消息.把大家震驚得久久說不出話來.

「我大哥的責任乃是整個武魂大陸的存亡.而我所能做的.便是只有將徐家整合起來.待得與域外天魔大戰之時.替大哥分擔一些微不足道的壓力而已.」徐子皓說道:「其實.抗擊天魔乃是咱們武魂大陸所有人的責任.我們徐家.當然不能落於人后.」

當日.徐子皓的一番話.令得許多的徐家老祖們都是紛紛反思.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忽略了那個預言.萬年之期將至.到底是徐家的利益重要.還是整個大陸的存亡重要.


當然是後者.

於是.在那日之後.老祖們紛紛表態願意與家主和五行絕體大人一道.剷平域外天魔.

今日.徐子皓將大家集合在一處.乃是為了自己的女人.

為了一個女人.竟然將整個家族的尖端實力全部叫上了.這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有了這個想法.便是有著一些人在心裡對徐子皓再次生出反感.所以才是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首先.我說明一下.我的女人.不容許別人染指.誰敢染指.縱然不敵.拼了命我也會拉著他同歸於盡.」徐子皓說道:「她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可以說沒有她.我便是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再退一萬步說.晨曦雖然是雪域的小公主.但她同時也是我大哥的乾妹妹.」徐子皓說道:「晨曦出嫁的消息現在已是傳遍了大陸.我大哥得知了消息也是一定回去的.但他在我到之前不會阻止.除非到了最後一刻我還沒出現.他便是會出手.」

「你們知道我大哥出手意味著什麼嗎.」徐子皓說道:「那代表著他對我已經失望.並且對我們整個徐家已經失望.」

「這……」老祖們紛紛啞口無言.有了五行絕體作為後盾.徐家的將來必定不可限量.但若是令得其對徐家失望.或許徐家不會因此而沒落.但卻是無法再現往日輝煌.

「在這裡.我撂下話了.」徐子皓說道:「半刻鐘之內.你們給我答覆.去或是不去.去了.我感激大家為了小子的一時衝動而義無反顧的支持.若是不去.小子也不會怪罪大家.畢竟我也不能強迫大家.但我會將戰神戟留下.從此與徐家斷絕關係.再不會踏入徐家半步.」

徐子皓將話說得非常的決然.要麼就跟我去.將來徐家的未來教給我了.要麼.就不去.我立馬辭職不幹.並且與徐家劃清關係.絕不會讓徐家得到因為自己與五行絕體的關係所帶來的好處.

如此決然的話.聽在大家的耳中尤其的刺耳.但卻是不敢反駁什麼.

徐子皓的父親.站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悄悄的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對於兒子的做法.在他見到徐子皓從南域回來之後的那股拼勁之時.便是已經決定以後不論兒子做什麼.自己都要不遺餘力的給予支持.

由此可見.在這裡唯一全力支持徐子皓的.只得他的父親一人而已.但在徐子皓看來.有他父親的支持.就已經抵過了全世界.

半刻鐘的時間並不算長.整個場面安靜了一段時間之後.徐子皓便是開口說道:「既然大家都不願意.那我現在就走.從此.我與徐家再無任何關聯.」

「家主不可.」大家齊聲道:「我等願意去啊.只是覺得我們全都出去了.族中豈不就沒有防禦能力了.」 「族中無須擔心.現在正值關鍵時刻.與域外天魔的大戰即將到來.而我們作為聯盟中的一份子.想必是不會有哪個勢力敢在現在對我們動手的.」徐子皓眯眼說道.

徐子皓說道:「若是真有宵小之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犯.那我徐家也不是那麼容易便是能夠被拿下的.」

「傳我命令.族中九階帝級以上的高手盡數跟我走.其餘的留守.」徐子皓雙眼炯炯有神.說道:「待我等離開之後.立即開啟護族大陣.若是有敵人來犯.即刻將消息傳於我.我會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趕回來.」

我家師姐重生了 是.」一名九階帝級強者應聲道:「老夫這就去辦.」


在一刻鐘之後.徐子皓便是帶著大隊人馬出發了.在走之前.他留下了一個命令:在我等回來之前.任何人不得打開護族大陣離開.不論任何人來訪.都不讓進.若是真有事找我的.叫他直接去雪域.

徐子皓一行人數量太多.太過於吸引眼球.於是便是吩咐大家喬裝打扮.分頭行動.最後在雪域集合.

由於心中焦急.徐子皓選擇了單獨一人先行上路.兩位修為最高的老祖說要陪同他一道.都給他拒絕了.原因竟是它嫌三人一起上路速度會慢下來.

就在那兩位修為最高的老祖對徐子皓這話撇嘴的時候.卻是發現徐子皓竟已經是不見了蹤影.

這速度.就連他們二人也是有所不及的啊.難怪家主會嫌三人一起會拖慢速度.

雪域皇城.三皇子晨陽的住宅之中.林天龍面帶微笑的看著眼前無比震驚的一男一女.

「怎麼樣.這效果.還行吧.」林天龍微笑問道.

「林大哥.這……這真是……真是太難以置信了.」晨陽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起來.道:「原本我也是才突破到六階武帝的境界.卻是沒有想到.在你這鴻蒙空間之中修鍊了一段時間之後.竟是到了現在的八階武帝修為.」

「哥哥.我.我也有了六階武聖的修為了.」晨曦滿心歡喜的說道.

「不錯不錯.我在這段時間的苦累沒有白受.」林天龍看著晨曦.說道:「晨曦.若是你肯吃苦.肯再認真一些的話.想必到武聖巔峰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可是……人家就是怕累嘛.」晨曦撅嘴說道:「而且.有哥哥們保護我.就算是沒有修為.我也什麼都不怕.」

「你啊……」林天龍只好苦笑的搖頭.對於晨曦的話.他是不忍心去呵斥甚至教訓她.

「林大哥.你呢.」晨陽問道:「我們都有了進步.你也在裡面呆了那麼長的時間.總不會沒有進步吧.」

「我么.」林天龍笑著說道:「我的提升也不算太大.只是堪堪突破到了七階武帝而已.倒是和你一樣.提升了兩個階位.」

聽到林天龍這麼隨意的回答.晨陽瞪大了眼睛.尼瑪啊.兩個階位還不算大.那要多少才能算大.

要知道這可是帝級的兩個階位啊.帝級之後提升本就非常困難.一次性突破了兩個階位.聽你這話.竟然還有著一些不滿足的意思在裡面.

晨陽心中鄙視了林天龍已經不下千萬遍.他這還是第一次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靠著自己修鍊而連續提升了兩階.

「不管怎樣.大家都是有所提升.這便是值得高興的事情.」林天龍說道:「明天.便是那丞相之子與晨曦的婚禮了.你們倆準備好了么.」

「準備.」晨陽疑惑的問道:「準備什麼.還需要準備嗎.」

「當然要了.」林天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晨陽.說道:「我已經與鵬叔碰面了.他已經確認了你們父皇乃是被你們的大皇兄和丞相勾結所囚禁.」

「那父皇他現在怎麼樣了.他有沒有在裡面遭罪.大鵬叔有沒有將他救出來.」晨曦聽到父皇的消息.情急之下一口氣便是問出了三個問題.

「晨曦.你放心.或許是因為你們的大皇兄還有著一些良心.並沒有對你父皇動手.但唐雄就……」林天龍說道:「唐雄的內傷.鵬叔已經幫他治療好.不用擔心他.」

「我已經和鵬叔商量過了.明日一早.他便動手將你們父皇以及所有被你大皇兄囚禁的人一併救出來.」林天龍說道:「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晨陽.你現在知道要準備什麼了嗎.」

晨陽立馬便是做出秒懂的樣子.說道:「林大哥放心.到時候我一定在父皇面前表現出最好的狀態.」

「表現個頭.」林天龍往晨陽腦袋上狠狠一敲.說道:「你說你什麼都那麼出色.但這腦子.為何就是那麼笨呢.難道裡面裝的全是豆腐渣.」

「呵呵……」晨曦笑著說道:「三皇兄.哥哥他是讓你準備暫時安頓父皇和一干大臣們的住處.在將丞相他們拔出之前.他們都需要暫時的落腳點.」

「你看看.還是咱妹妹聰明.」林天龍鄙視的看著晨陽.說道:「哪像你.我都說得這麼明顯了.都不懂.還裝作懂了的樣子.」

「嘿嘿.還是妹妹聰明.」晨陽立馬轉移話題.說道:「大皇兄還真是大膽.竟然是敢勾結丞相一起謀反.我與二皇兄都是對那皇位不感興趣.那個位置遲早都會是他的.何必多此一舉呢.」

林天龍冷笑著說道:「想必他是等不及了吧.不過這也怪你們父皇.若是對此早有提防.便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至少.他本人不會淪為階下囚一般的存在.被關押起來.」

對於林天龍說出的這句話.晨陽不敢反駁.也沒有反駁的理由.事實就是如此.就算是他的父皇.也是有犯錯的時候.

在短暫的討論之後.便是結束了這場交談.晨陽和晨曦依舊在人前裝作沒事發生一樣.修為也還是突破之前的狀態.有林天龍的神識為他們偽裝.這個大陸之上.能夠看出來的人.屈指可數.

傍晚時分.大皇子晨宇便是派人將晨曦明日所需要穿著的嫁妝給送了過來.晨陽在將送嫁妝的屬下立刻遣走之後.便是找到林天龍.

「林大哥.我在想.丞相也是個老奸巨猾之人.他不可能平白無故沒有任何好處便是幫助我大皇兄謀朝串位.你說.他假傳聖旨將晨曦嫁給丞相之子.會不會就是給予丞相的好處之一.」晨陽說道.

「應該就是如此了.」林天龍說道:「但也絕不會就是如此的簡單.有可能他是想要借著這個機會.將你與你二皇兄二人一併給除掉.這樣一來.就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他即將到手的皇位了.」

「想要謀害我和二皇兄.我怕他會消化不了.」晨陽看著自己捏緊的拳頭.說道:「明日.我一定要將他狠狠的揍上一頓.」

「想必他也是有著一些底牌的.若不然.豈敢做出這些事情出來.」林天龍說道:「不管如何.明日一定要提防他的反撲.」

「昨日見過你晨宇之後.他給我一種危險的感覺.似乎.就他本人來說.並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脆弱.」林天龍說道:「說不定.他一直以來都是隱藏了修為.」


「應該不會的.從小他便是不能夠修鍊.我們是親眼見到的.」晨陽說道:「更何況.我們一同長大.我也沒有發現他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

「總之.一切應當小心為上.」林天龍說道:「今天就到這裡吧.去養精蓄銳.明日.或許會有一場大戰在等著我們.」

林天龍心中總是感覺明日不會那麼順利.但他把這種感覺記在了心頭.隨即又想到:人家計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時間.若是讓咱們兩日的時間就完全給破壞了.那才是奇怪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