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藏說道:「這就是我剛才說的密室,宗門內部稱為『聖殿』,五行至寶之一的靈木就在這裡!」

雷大洪問道:「我兒,你帶我們來這裡幹什麼?」顯然這老頭子並不知道摘下靈木的葉子就可以前往別的空間這個秘密。

雷藏擔心雷公在附近聽著,就笑道:「父親,你等一會兒就明白了!」

雷大洪又說:「你可別打靈木的主意啊,那可是我們法家空間五大宗門共有的寶貝,你要是想把它弄走,當心要承受五大宗門的怒火!」

雷藏笑道:「沒事的,父親,有你在我身邊看著,我可沒有那個膽子!」

郝仁卻心想:「就是把靈木拿走又如何,以我們的實力,雜家空間誰還能把我們怎麼樣?」當然,這話也只能在心裡說,他絕不會說給雷家父子聽的。

既然這就是雷藏之前說過的聖殿,郝仁就立即放出神識,對密室進行探察。

郝仁發現,這座聖殿共有三道門,每一道門都有隱隱約約的靈氣波動,讓他想起當初身處「混元無炁陣」的感覺。此外,第二道門中還有五個老者在打坐。他們想必就是堅守聖殿的。

果然,三人剛剛來到門前,雷藏就說道:「這門是設了陣法禁制的,越往裡,打開的難度越大,卻難不住我們天階武者!首先,要找准它的陣眼!就是這個!」

然後,他指著門上的一個靈氣漩渦對郝仁說道:「兄弟,那就是陣眼,你上去打一拳,就能震開它。這個陣眼只有天階武者,或者是幾個宗門長老聯手才能打開。去年,我就是獨力打開它的!今天我真氣消耗太大,只能兄弟你上了!」

我在大唐賣軍火 ,郝仁立即一拳打了過去。他這一拳打得正准,那個陣眼——靈氣漩渦一下子被震出層層水波一樣的漣漪,然後密室的大門緩緩打開。

「好了,可以進去了!」說著,雷藏第一個走了進去。然後雷大洪和郝仁也都跟了進去。

第一道門裡,空空蕩蕩,什麼人也沒有。三人迅速來到第二道門。在這道門上,同樣有一個靈氣的漩渦。

郝仁看準陣眼,如法炮製,又是一拳震得漩渦靈氣層層震蕩,第二道門也隨之打開。

第二道門一開,在那裡面打坐的幾個老者立即睜開眼來。他們都是雷公的忠實擁護者,所以一看到雷大洪就臉色大變。

一個老者驚道:「雷大洪,你不是被門主關進地牢了嗎,怎麼又出來了,難道你想打五行至寶的主意?」

雷大洪也罵道:「你們這幫亂臣賊子,我雷大洪當初對你們不薄,你們為什麼還要幫著雷公對付我?」

幾個老者被雷大洪罵得啞口無言。

雷藏有點驚訝。他對郝仁說道:「第一次我進聖殿的時候,這裡根本沒有人,現在怎麼多了一個老傢伙?」

郝仁笑道:「可能是你進入聖殿的事,留下了什麼蛛絲馬跡。人家這是專門派人以裡面看守的!」

雷藏冷笑道:「兄弟,『無鋒』寶刀在你的手裡,把他們全部幹掉,不要妨礙我們瞻仰五行至寶!」

「好嘞!」郝仁說著,寶刀一立,就向那五個老者沖了過去。這一次,郝仁沒有使出「無鋒七刀」中的前四式,他使出的是第五式「人鬼絕」。

其實,以郝仁的實力,要擊殺這五個法家宗門長老,就是幾拳頭的事。他之所以要用刀,就是為了驗證一下自己對「無鋒七刀」的理解。

「人鬼絕」一經使出,密室中頓時寒風砭骨,如六月飛雪一般。頃刻間,四顆人頭滾落到地上。

「刀下留人!」 姝女有仙泉 ,他覺得郝仁如此殺戮,太過血腥,於是大聲叫道。

郝仁聽到雷大洪的聲音,只好賣給這老頭一個面子,臨到最後一刻,終於收手。而最後一個長老已經被嚇得尿了褲子。雖然丟臉,總好過丟了性命。 堪比車輪的巨斧,從半空壓下,帶來的壓力,幾乎讓人感覺窒息。


巨斧連接在隕日拳套上,一道藍光,幽然一閃,音速符,悄然啟動!

嗡——

眾人眼前一花,開山巨斧,轟然落下,如隕石墜地,殺意凌然,足以將人的靈魂撕裂。

陳昊楓瞳孔驟然收縮:「怎麼可能這麼快——」

「平地驚瀾!」倉促之下,陳昊楓只來得及做出防禦。

最牛紅包群

開山巨斧,劃過一道弧線,撕裂空氣,將還沒完全凝聚而成的氣牆,撕成兩半。

氣浪滾盪,分向兩邊,陳昊楓肥若圓球的身體,完全暴露在了秦逸面前。

「秦逸!秦逸!我要殺了你!」陳昊楓慌張憤怒,雙目赤紅,「虎吼鎮山擊!」

短暫提升后的實力,讓他的速度,也得到了加強。

圓滾的身體,敏捷躲開巨斧的同時,向秦逸做出反擊。

巨斧幾乎貼著陳昊楓的身體擦過,重重砍在神雷台上,轟一聲巨響,神雷台表面浮現一座大陣,符咒湧出,光華一閃,雖然抵消掉巨斧砍下的神威,沒有讓神雷台被破壞,但是強烈的震撼,依舊讓在場眾人全身一震,臉色煞白!

「就算是祭魂境界,恐怕也就這樣的實力吧!」

「秦逸不是祭髓境界嘛!怎麼擁有這麼強悍的真氣!」

「秦逸竟然死死壓住了陳昊楓!」


眾人議論的聲音,傳入耳中,折磨著陳昊楓的靈魂,讓他更加羞惱、憤怒,恨不得將秦逸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吼!」

猛虎真氣再現,比上一次還要巨大,還要逼真,條條真氣,如刀鋒,緊繞巨虎,撕扯得空氣,發出聲聲爆鳴。

巨虎猛撲,罡風陣陣,凌冽殺氣,將秦逸完全包裹。

圍觀眾人,剎那間只覺得血液凝滯,手腳冰涼,思維都停在了這一刻!

「我殺了你!」陳昊楓面容扭曲,猙獰怒吼,操縱猛虎,朝秦逸一口吞下,氣勢滔天,吞食天地!

秦逸看著陳昊楓,嘴角微微揚起。

看到秦逸自信的樣子,陳昊楓的心臟,沒來由咯噔一下。

「獸皇化血鏡!」

秦逸的真氣,再不掩飾,再不壓抑。

足以匹敵祭魂境界的實力,一刻間傾瀉而出,如狂風暴雨,如天崩地裂!

八條真氣手臂,每一拳給人的感覺,都足以撕開大地,快若閃電,盡數轟在真氣猛虎上。

砰砰砰砰!

陣陣轟鳴,如戰場鼓點,叫人心驚膽戰,靈魂顫抖。

秦逸的真氣,籠罩全場,重重壓力,碰撞廝殺,彷彿數萬人戰場,降臨神雷台。

浩大血腥場面,幾乎將在場所有人的靈魂,都從血肉里生生擠出去!

陳昊楓依靠千鶴葫,短暫提高實力,罡氣境凝聚出來的猛虎,瞬間就被打成碎片。

一般祭體境界的修道者,面對加強實力的陳昊楓,都只有挨打的份,但是秦逸,卻在眾目睽睽下,以祭髓境界,轟開了陳昊楓最引以為豪的罡氣!

秦逸神威,如一柄利劍,斬開天空,劈開大地,攪動風雲。

陳昊楓獃獃望著秦逸,驚恐到極致,都忘記了躲避。

「這、這不可……」

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出口,秦逸的真氣,排山倒海,將他席捲其中。

秦逸一掌拍出,凌空一抓,嗚嗚轟鳴,漩渦奔騰,形成龍捲風,擠壓陳昊楓的身體,幾乎把他擰成麻花。

陳昊楓嘴巴張開,眼珠突出,臉色漲紅,肺腔的空氣,一點一點被擠壓出來。

他不斷踢著雙腿掙扎,但是風暴之中,他僅如一片落葉,秦逸再加一點力氣,就能把他撕成碎片!

這個場面,已經讓在場圍觀眾人,瞠目結舌,特別是為陳昊楓叫好的那些人,更是圓瞪雙眼,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把真氣都吐出來!」秦逸一聲大喝,真氣猛然灌入漩渦,漩渦像是爆炸一樣,速度再快數倍,如同一隻大手,驟然緊握。

陳昊楓只覺得,五臟六腑被擰成一團,腸子幾乎都要從口中射出去了。

一團團真氣,從他口中被擠出來,陳昊楓眼神絕望,充滿真氣的身體,也漸漸恢復了正常。

暴風突然停止,陳昊楓只覺得身體一輕,還沒來得及慶幸,一股殺意,帶著冰寒,沿著脊椎骨爬了上來。

陳昊楓慌張抬頭,看到秦逸已經到了自己面前,右手手套,藍光吞吐,像是水銀,變化莫測。

「針!」

秦逸凌空一拳轟出,隕日拳套舒展開來,千絲萬縷,裹著真氣,如細密春雨,咻咻射向陳昊楓。

嗤嗤嗤嗤嗤嗤!

叫人牙酸的聲音,不斷傳來。

陳昊楓手掌、手臂、雙腳、雙腿,全都被細如髮絲的細針細線打穿。

陳昊楓的四肢,瞬間成了篩子!

隕日拳套,化作數不盡的金屬細線,扎入陳昊楓的皮膚,鑽入肌肉,大筋,穿透而出,團團炸開,朵朵血肉碎花,漫天爆炸,雷霆氣勢,推著陳昊楓飛行數十丈,將他狠狠釘在了神雷台遠端的石碑上!

千鶴葫從陳昊楓背上飛起,半空旋轉,被秦逸凌空一抓,托在了掌心。

「它是我的了。」秦逸望著陳昊楓,將千鶴葫背到了背上。


陳昊楓面如死灰,遙遙望去,地面上那些弟子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如同一個個響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他的臉上。

「技不如人,還來挑釁我。」秦逸冷哼一聲,走到石碑前。

在陳昊楓獃獃的注視下,秦逸在他的名字上,用力劃了一條線,力透石碑。

這條痕迹,就像是一條深深傷口,狠狠割在陳昊楓心頭。

在這麼多人面前,被秦逸毫無懸念擊敗,並且下場之慘,叫人難以想象,陳昊楓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整個人如同行屍走肉,臉上都透著一股灰敗色。

粘稠鮮血,順著條條金屬絲線,滑落下來,滴落到地上,流下絲絲觸目驚心的血痕,陳昊楓的生命力,彷彿都沿著鮮血,慢慢流逝。

秦逸心念一動,萬千絲線,重新恢復成隕日拳套模樣。

眾人從沒有見過這樣神奇的武器,震驚之餘,竊竊私語,紛紛打聽隕日拳套的名字和來歷。

除了秦逸的兄弟,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其他沒有一個人知道,隕日拳套是秦逸自己鑄造煉製的。

不然的話,一定又會引起軒然大波,讓這些弟子,羨慕無比。

隕日拳套收回,陳昊楓的身體,從石碑上滑落,啪嗒一聲摔在地上,濺起點點血星。

「秦逸,我、我不服……」見秦逸走進,陳昊楓艱難抬頭,目光中滿是怨恨和不甘,「你區區一個外圍……」

「閉嘴!」秦逸俯視陳昊楓,目光冰冷,「外圍弟子?你看好了,我的腰牌,和你一樣,都是綠色的,同樣是低階弟子,誰不比誰高等,誰也不比誰低級!」

「這次是我輕敵,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隱藏實力,等我這次修養完畢,我們神雷台上再見,下次,我一定會把今天的仇報回來!」陳昊楓緊盯著秦逸,眼中彷彿滴出血來!

「下次?」秦逸冷笑,「如果現在倒在地上的是我,你會給我下次的機會嗎?」

陳昊楓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秦逸的聲音不大不小,在場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僵住了。

秦逸,要下殺手了!

「不,秦逸,你不能殺我!」陳昊楓像是在說服自己,「你不敢殺我,我地動榜排行第十,是最有希望進入炎魂大境界的弟子之一,殺了我,學院不會放過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