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想多了,先別說我根本就沒有三階的靈晶,這祛除狂暴氣息的修爲對我來說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位執事看着他沒有說話,不過那懷疑的眼神,還是明確的說出:“說不定是你家族中的長輩幫助你呢?”畢竟他是剛進入工會的新人,修爲不過是真元境第四重,在他們的預想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成功捕獲三階靈力,當時把這種實力強大的存在放進去,只是要讓這些學生明白,有些事情要量力而行,知難而退。

楊晨一下子就看懂了他們的意思,雖然他很不屑去解釋,但是這關係到自己的計劃和在工會之中的發展,還是強忍着去回答道:“我可以保證這三階靈力是我在靈力陣中捕獲的,至於過程,我當時太緊張已經不記得了。”

胥悲度和炎青玉對望一眼,目光中都是有些無奈,既然楊晨不願意承認,他們也沒有辦法,每個學生在到達主廳的時候都經過了非常嚴格的檢查,那時已經確認沒有人敢夾帶靈晶入場,就連各自的須彌之戒都是被強制留下來。

當然,楊晨識海中的晶玉他們是發現不了的。

胥悲度臉色不停變換,最後變得緩和,輕輕說道:“好了,既然沒有問題的話那你就下去吧。”

此時三位執事看向楊晨的目光已經變得有些不尋常,他們既然沒有找到其作弊的理由,自然就要承認他的成績,但是這樣一來,楊晨就成爲有史以來第一個捕獲三階靈力的新生,這其中表現出來的天賦,甚至比楚懷玉還要妖孽。 楊晨和楚懷玉靜靜地站在人羣的後來,他們已經用各自的方式成爲了衆人關注的焦點,這兩個外地來的無名小子一下子成爲了大家議論的對象。

當所有的新生潛力測評完畢之後,就輪到了那些已經在工會數年的老生,不過測試的過程都是千篇一律的,最後的結果除了十數個天級別潛力之外,大部分的人都是地級別的。

在工會豐富的資源之下,大家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進步,這也正是帝國青年工會吸引全國各地修煉者的地方,也是它強大無比的標誌。

在測評人宣佈完最後一個人的潛力評測結果之後,胥悲度飄然一動,如輕風一般來到衆人眼前,面無表情地說道:“好,這一次的潛力評測到這裏就結束了。各位不管是獲得了滿意的成績還是不盡如人意,暫時都不要灰心,只要你是工會的一員,將來的成就就遠非你現在可以想象。”

廳下衆人聽到這鼓勵的話語都不禁熱血沸騰,他們十分明白這其中包含的意義,而這也正是他們對帝國青年工會趨之若鶩的原因。

“下面,請各位新人到前方來抽籤!”

“抽籤?”楊晨聽完不禁疑惑萬分,都結束了還抽什麼籤?他看了看周圍,發現不少新人都是相同的神情。

看到大家不解的模樣,左前方一個年輕人搖頭晃腦,顯擺地對身邊人說道:“抽籤都不知道?這是我們新人進入工會的第一步,工會的長老和執事們都很忙,所以下面的學生都是按照傳統分爲了七個組,工會稱之爲星雲,分別是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每個星雲的頭頭也是由工會中最強的師兄擔任,他們除了沒有生殺大權之外,可以命令我們做任何事。”

雖然這個年輕人的模樣滑稽可笑,但是他的這番話倒是解了不少人心中的疑惑。

楊晨也在心中嘀咕道:“那這分組就是抽籤進行的了?不知道我跟小玉子還能不能分到一個組?”

他看了一眼正站在隊列前方的楚懷玉,發現對方也是同樣看了過來,兩人互相點了點頭,此時的他們十分默契,只是一個眼神就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那測試水晶杯胥悲度收進須彌之戒中後,他雙手閃電般在空氣中急速上下揮動,只是片刻,就出現了一個一個人多高的巨大陣法,陣法由極其複雜且閃爍着熒光的圖案組成,然後在邊緣之中匯聚在成七個大小相等的光暈。

不用猜也知道,這七個光暈正是代表學生組成的七個星雲。

而在那個陣法之後,此時也站立着七個高矮胖瘦不同的年輕人,但相同的是他們每個人都目光深邃,身上流露出的氣息異常的強大,楊晨還注意到,在那七人當中,竟然有一個女人。

那女人一頭飄然青絲此時垂在肩膀之上,身上披着一襲紫紗羅羣,翩然立在一衆男人之中,當真直如月下仙子般嫋娜動人,惹得下面一羣年輕人都是心中躁動,不過她靈動的雙眸此時不偏不倚,正落在那光華流轉的陣法之上,彷彿這大廳之中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楊晨只是心中讚美了一番,倒沒有非分之想,他自從與任靈兒互訴衷腸以後,世間的其她女子就再也入不了他的眼睛。

陣法完成之後,在胥悲度的的嚴肅注視之下,一個個新生老老實實地依次走過那個巨大的法陣,每一個人通過之後,就有一道明顯的靈力印記從其身上傳出,然後隨機地匯入到七個光暈中的一個當中。

楊晨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神奇好玩的陣法,一時間童心四起,大有躍躍欲試的感覺。

之前在進行潛力評測的時候,大家雖然看不到具體結果,但是閃耀的光華都是人人可見,所以那幾個潛力特別的高的新生的抽籤結果格外引人注目。

不過陣法後方的七個主事卻一直沒有過激的反應,彷彿這些天賦過人的年輕人在他們眼中都是稀鬆平常,沒有什麼值得稱道的。

終於,隨着隊列的移動,楚懷玉走到了最前方,當他應聲走到陣法的下面之時,人羣之中立馬出現一陣喧鬧聲,甚至那幾個一直面無表情的主事也是忍不住朝他望了過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楚懷玉的身上,楊晨也不禁感到內心激動,彷彿此時進行抽籤的是他自己一樣。

隨着楚懷玉的身體穿過陣法,一道濃郁的靈力印記激射而出,在陣法之中快速移動,經過一連串非常複雜的軌跡之後,最終匯入到了陣法左下方的一個光暈之中。

人羣之中不禁響起一陣噓聲,大家都在猜想是哪個主事能夠得到這個帝國青年工會之中也十分罕見的天才。

楊晨注意到,當小玉子的靈力印記進入光暈之後,那女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身體也輕微地抖動了一下,他不禁內心疑惑道:“難道這些主事知道這七個光暈哪個是自己的?這樣說來,小玉子以後就是這個漂亮女人的了。”

他想着不禁內心閃過一絲邪念,感嘆起來:“看這女人的反應,估計也是被小玉子的美貌給驚呆了,看來天下間是沒有女人能躲過小玉子的魔掌了!”

正當他胡思亂想着,隊列又朝前移動了一大截,這抽籤完全是自動進行的,速度非常快,片刻之後楊晨就走到了最前方,此時因爲感覺到楚懷玉被分到了那個女人的下面,所以楊晨也情不自禁地格外關注着女人的反應。

他走到陣法當中,感到一股奇異而強大的力量從自己的身體穿入,在周身經脈當中快速的運轉一週,當這個過程結束之後,識海之中竟然不由自主地出現了兩個大字。

“天璇!”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當自己走過陣法之後,那女人卻面無表情,好像沒有看到一般,自然也就無從分辨到底有沒有跟小玉子分在一組了。

楊晨不禁在心中暗想:“真是個花癡的女人!”

抽籤結束之後,三位工會執事就從主廳的大門離開,剩下七個星雲的主事站在臺前,其中一個身材高大,劍眉星目的年輕走上前來,朝着下方衆人說道:“剛剛大家應該已經知道了自己抽籤所分到的星雲,下面請大家各自到對應的星雲殿中,七個星雲殿都在主廳的後方。”

他話音剛落,七個星魂各自足下靈光綻放,瞬間消失在大廳之中,其他衆人也紛紛尾隨而上。

趁此機會, 旺家農婦︰養包子發大財 ,悄悄說道:“小玉子,你分到哪個星雲了?”

楚懷玉四周望了望,發現沒有人注意到這邊,才小聲說道:“我分到了搖光,你呢?”

楊晨哦了一聲,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光看着對方:“你抽籤的時候我注意到那個女人反應格外不一般,估計你到她的組了!”

楚懷玉聞言反問道:“哪個女人?”

楊晨翻了個白眼,原來對方一直沒有注意到,他似笑非笑地說道:“那七個主事中有一個女人啊,她好像對你有意思,你有福了,哈哈!”

楚懷玉不禁笑罵道:“在你眼中就沒好事,那七個主事個個實力非凡,怎麼會看上我,別瞎說了,我們還是趕緊去各自的星雲殿吧,估計還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對我們說。”

楊晨點點頭,工會主廳到星雲殿的距離不是很遠,在交叉口與楚懷玉分開,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天璇星雲殿,走了進去。

這星雲殿雖然是工會學生的所在,但依然十分氣派,不管是樓頂還是光滑的地面,都閃爍着點點縹緲的星光。

此時天璇殿的正前方正坐着一個濃眉大眼,面容冷峻的年輕人,正是剛纔那七個主事中的一個,他看到衆人已經來齊之後,大聲說道:“各位,我叫凌文軒,在接下來的一年之中會負責大家在工會中的一切事宜,下面我來說一下工會的大致情況。”


天璇星雲殿的每個年輕人都是嚥了口唾沫,仔細聽着凌文軒的每一句話,他們知道這纔是關係到自己的切身利益。

“大家都知道,我們出雲帝國由七百二十一個城池組成,每個城池都是完全自治,帝國皇室不會派任何官員去監管,但是數百年來,很少有城池會出現動亂,你們知道是爲什麼麼?”

所有人都紛紛搖頭,也有一些人猜到了什麼,但是這種場合自然要讓老大開口。

“這是因爲帝國皇室有一張巨大無比的情報網,這出雲帝國的每一個角落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逃不脫皇室的眼睛,帝國疆域如此之大,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也很多,但是皇室都是身份尊貴的人,他們手下的侍衛也無法解決所有事情,那些高難度的任務自然就落到了我們工會的頭上。”

“這些任務最終都要交給工會的學生去完成,每個任務的難度不同,遭遇的敵人也不一樣,在工會數百年的歷史中,有將近數千人在任務中犧牲,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聞聽此言,天璇星雲殿頓時響起一陣喧譁聲,數千人在任務中犧牲,這死亡率也太高了吧,這對在座的一些外地人來說絕對是噩耗,他們本來以爲來工會之中只是安心修煉,提升修爲,哪知道還需要完成這麼危險的任務。 剛纔還熱鬧非凡的天璇星雲殿一下子變得有些沉寂了,大家聽到做任務還會把命丟掉,瞬間一大半人的熱情消失殆盡,他們一個個都是家族中的掌上明珠,平日裏養尊處優,哪裏有過刀尖上討生活的日子。

而且有不少人其實都是靠着家族中的龐大資源,天天把靈藥當飯吃,把靈晶當零食嚼,這纔有了今天的實力,其實根基極其薄弱,讓他們去實戰對付對付修爲弱小的敵人還行,但是一旦遇上身經百戰的對手,立即就會崩潰。

不過楊晨卻是面不改色,甚至還隱有微笑,他從小就在危機四伏,靈獸縱橫的蠻荒古林長大,那種冒險和無畏的印記已經深深地融入到了他的血液當中。

剛剛那個潛力評測雖然能夠代表一個人的實力,但是這種在危機面前表現出來的勇氣,纔是一個修煉者不斷突破的真正動力,楊晨環顧四周,悄悄記下了那些神情鎮定的臉龐,這些人,將來或許是他的朋友,也有可能是他的敵人。

前方凌文軒見到有些人產生退卻之意,有些嚴厲地繼續說道:“哼!每次有新生進入工會的時候,都有一些人會被眼前的困難嚇退,不過今天我就告訴你們,當你們跨入工會的大門,再想離開除了加入那虛無縹緲的出雲衛之外,就只有等到四年之後,若是想擅自離開的話,嘿嘿……清楚叛徒也是我們的任務之一。”

凌文軒森然的話語一出,頓時空氣中都多了幾分冷意,一些膽小的富家子弟頓時被嚇得一個激靈,不過此時連害怕的神色都不敢表露出來了。

威懾的話語起到了效果,他又接着說道:“不過,工會也是公平的,付出自然就會有回報,而出帝國青年工會的回報豐厚程度是你們無法想象的,那些你們以前夢寐以求的高階戰技、靈藥、靈晶甚至是靈器神兵,在這裏都是唾手可得,不過它們是屬於那些盡心盡力爲工會完成任務的人。”

楊晨聞言內心不禁有些佩服這凌文軒,他的一番話亦柔亦剛,恩威並施,只怕下面這些父母的乖寶寶此刻已經徹底被征服了。

“果然是一個主事的派頭,不知道我哪天能有這樣的手段?”

此時工會的這些新人看向凌文軒的目光已經滿是崇拜之意,甚至有一些少女的身體在微微顫抖,一顆芳心完全寄於那高大帥氣的主事身上。

“在工會之中,什麼金幣,玉幣都是沒有用的,一文不值,在這裏,換取你想要的東西必須要用星魂,星魂就是每次完成任務獲得的獎勵,任務根據難度的不同分爲天地人三種級別,而每種級別任務對應的星魂也不一樣。不過有一點要注意的是,人級潛力只能接受人級的任務,地級潛力可以接受地級以下的,自然的,天級潛力就可以接受天級以下的任務。”

這種規則很合理,但是楊晨聽完卻咯噔一下,有一件事情他不得不面對。

“小玉子此時是天級潛力,那豈不是要完成天級的任務,要知道,整個工會的人當中,天級潛力也不過是幾十個人而已,這些人的實力甚至有些要比老師還要高上一籌,他們纔有資格接受的任務難度可想而知,小玉子雖然潛力高,但是實力卻只是中等……只能希望這些任務是可以自己選的吧!”

凌文軒說了這麼多,顯然有些不耐煩,估計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給新人說這些規矩了。

“我每個月會到工會之中領取一些任務,然後根據你們的能力分配,當然,你如果有自信的話,也可以主動到我這裏來申請難度高的任務,只要你能保證完成,我絕不會拒絕,但也不要被高階戰技、靈藥誘惑,給工會丟人,給天璇星雲丟人,知道嗎?”

“知道了!”下面的回答整齊一致,嘹亮的聲音在星光點點的穹頂之上久久迴響。

說完這些嚴肅的話題之後,凌文軒的神情終於緩和了下來。

“我會安排一些師兄負責你們這些新人,以後有什麼問題就問他們吧,還有,今天各位在靈力法陣中捕獲的靈力就作爲工會給大家的見面禮了,回去以後花些時間吸收掉,對你們的實力提高大有好處。”

在座的新人都面露喜色,帝國青年工會的出手果然大方,一上來就送每個人如此貴重的禮物,雖然這些靈力是靠自己實力獲得的,但是要放在外面賣的話,至少應該有數十個玉幣,一些實力高的,像楊晨,捕獲的靈力如果折算成靈晶的話,估計有上百玉幣,這可是武陽城四大家族一年的收入。

說完這些,凌文軒就一揮手,瞬間臺上走來二十個年輕人,他們氣質飽滿,氣息強大,顯然都是實力不俗的人物。

這些年輕人按照順序走下來,隨意在人羣中點了點,說道:“你,你,你,跟我走吧。”

負責楊晨的是一個面目有些尖嘴猴腮的師兄,他揮了揮手,楊晨和另外四個人就乖乖地尾隨上去。

”我叫段鴻飛,以後就叫我段師兄就可以了,我現在帶你們去住的地方,這幾天工會都不會有任務安排給你們,讓你們安心消化在靈力陣捕獲的靈力。”

楊晨聞言暗中發笑,他在靈力陣中得到的上百個一階二階靈力早就變成了自己的力量,至於那三階靈力,現在還拿它沒有辦法,這幾天空閒時間,倒是可以出去逛逛了,自從進入到工會,還沒出去過呢。

段鴻飛看到楊晨在自己說話之時心不在焉,頓時心中不悅。


“你是叫楊晨是吧。”

楊晨有些茫然地點點頭,不知道這個長相不討喜的師兄爲什麼要叫自己。

“剛纔在潛力評測的時候你被胥執事單獨留下來了,是因爲什麼啊?”

楊晨心神一凜然,看來這一幕大家都注意到了,不過他不可能說自己被執事懷疑作弊,這可是影響名聲的事情,但也不能實話實說,自己只捕獲了一個三階靈力,這肯定沒人相信。

正當他暗自猶豫,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那段鴻飛突然嘿嘿一笑,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

“是被執事懷疑作弊是吧!”

楊晨一驚,難道這事情已經傳出來了?

“這麼多年經常有一些膽大包天的人會在潛力評測之前請家族中的長輩先煉化一些靈力放在須彌之戒中,妄圖取得好成績,不過都沒能逃過檢查,你的手法不錯嘛,竟然連執事都找不出破綻,還挺厲害的。”

楊晨原本還因爲對方是師兄,心中保留一份敬意,但此刻聽到他隨口污衊人,頓時心中十分不快。


“不知道段師兄何以這麼肯定我是作弊了的呢?”

“哈,你分到我這組的時候我已經瞭解過你的信息了,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來自什麼武陽城這種聽都沒聽過的小地方,能得到地級潛力的成績麼?不是作弊是什麼?要知道,你們五人當中也只有你一個是地級潛力而已。”

他在天璇星雲中地位並不高,所以剛纔在選人的時候排在後面,只剩下幾個人級潛力的新生,迫不得已才選了楊晨,而且在他心中,楊晨這個地級水分也很大,但有了總比沒有的強。

楊晨內心一沉,他已經不想和這懷着小人之心的人過多糾纏,就是不知道他在知道獲得天級潛力評價的楚懷玉也是來自武陽城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段鴻飛見楊晨愛答不理,心中已是氣極,但礙於師兄的身份,不好發作,只是心中暗道:“哼,小小年紀,這麼囂張,現在你在我的手下了,看我怎麼玩死你?”

另外四人中的一人看到場面有些冷,出來岔開話題,問道:”段師兄,剛纔凌主事這些任務制度的時候,有幾點我不太明白,我們怎麼去查自己的星魂有多少呢?”

段鴻飛此時正好找個臺階下,順勢答道:“哦,你不問我都差點忘了告訴你們了,在工會主廳通過那個抽籤陣法的時候,你們的一切信息其實就已經被記錄下來了,包括年齡,出身潛力,等級,實力,還有星魂的多少,以後你們每次完成任務並且被確認成功之後,相關信息包括星魂的數量會被自動更新。”

楊晨等人點點頭,另外一人又問道:“那我們去那兒用星魂換取戰技呢?”他一副急切的樣子,看來工會的這些獎勵對他誘惑不小。

段鴻飛哈哈一笑,拍了拍前者的肩膀,說道:”小子志氣不小嘛,現在就想着戰技了,工會中的獎勵雖然豐厚,但是任務難度也不小啊,你們星魂攢夠了的話,可以到工會之中的四大殿中換取獎勵。”

那提問之人被段鴻飛這一句話弄得有些惶恐,其他人也不敢再繼續問四大殿是什麼,楊晨自然也懶得問,反正以後總會知道的。

“好了,前方就是天璇星雲的人居住的地方了,你們過去找個空的房間吧。”說完段鴻飛就有些不耐煩地走掉了,看來他所選的新人實力頗讓他有些不滿意,自然也就不想再浪費功夫了。

等他走後,因爲被懷疑作弊才獲得地級別潛力的關係,另外四人都是對楊晨有些意見,所以也沒打招呼就各自走進了房間。

楊晨不禁有些苦笑,原本以爲自己是這個小組中唯一的地級別,別人會對自己態度好點呢,哪知道因爲那三階靈力的關係,變成了這樣,不過他生性淡然,也不計較這些,只是也打開自己的房門,走了進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