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克斯抿了一口烏龍茶,閉上眼睛一副極度陶醉的樣子,良久才睜開眼睛,說道:“你不是得到了很大的收穫嗎?原本打算還要等那麼一千幾百年的樣子,看來你的運氣不錯,不到一年就回來了。”

比克斯的確是打算等上千年蕭羽纔有可能回來,可是蕭羽的運氣和天賦太好,在各種的機緣巧合之下,竟然一年不夠就回來的,的確不是比克斯意料之中的。

“你不要再給我繞圈了,我是冒了極大的生命危險纔來這裏的,有什麼話快點說!”蕭羽一副極度不耐煩的樣子。“老傢伙就是囉嗦,有什麼直接說就是了,又要繞圈……”

“呵呵~~小友,危險越大,收穫才越大嘛!”比克斯一副淡定的樣子,“而且你也不需要擔心那老頭現你在這裏,只要我在,他永遠也不能現你在這裏。”

比克斯所說的老頭就是神聖學院的最強者——院長大人!

“比克斯,你說的老頭就是那傳說中的院長?”蕭羽自然知道比克斯口中的老頭,不過蕭羽也是一時來興想從其口中得知甘道夫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

比克斯放下手中的茶杯,徐徐道:“嗯,他其實也沒那麼可怕,雖然天賦和實力也是不錯。”

神聖學院院長甘道夫是萬年前的天才,據說他十歲就是九級巔峯,十二歲就進階聖階,十三歲更是聖階巔峯強者,萬年過去了,沒人知道他的實力有多強,因爲他很少出手,每逢出手必殺,而且萬年以來甘道夫一直在追求修煉的巔峯,唯一的信念就是成神!

對於甘道夫一直就是一個謎……

“他有多強?”蕭羽固然知道自己老師的實力,但那僅僅只是表面。甘道夫處在於聖階巔峯境界已經無數年了,這蕭羽也是知道的,但這些都受在甘道夫口中所聽到的,蕭羽可不是太相信自己老師的片面之詞。

比克斯淡淡地看了蕭羽一眼,彷彿看透了蕭羽的想法,道:“他沒我強,雖然我的實力已經退了無數倍,不過對付他就綽綽有餘了。”言語中透露着無比的自信。

“哼,着老東西就是愛擺顯。”蕭羽心中暗道,隨即問道:“既然你這麼強爲什麼自己不出去?”

在蕭羽心中,實力在聖階的巔峯水平就應該可以破除這樣的封印。

聽到蕭羽如此說,比克斯卻是苦笑連連,苦笑道:“這封印是一個神皇級別的神親自封印的。”

蕭羽一聽,頓時嚇得跳起來,再也壓不低聲音,大聲道:“我太陽你,比克斯,你想害死我啊?神皇?神皇?”

在蕭羽一聽到神皇這個名詞的時候就感覺渾身的的力量被抽乾了一般,上次那個神級的強者只是以能量的形式降臨蕭羽就感覺無力了,這次比克斯那該死的老傢伙竟然叫蕭羽幫他破除一個神皇的封印,神皇,神皇是什麼級別?蕭羽不清楚,可是聽名字就是腦殘都知道神皇可定比上次那個神強!

一個神的能量降臨蕭羽的無法應對,更不要說比神更加厲害的神皇!!

蕭羽站起來大喝道:“你這廝想害死我啊!我上有老,又剛娶了貌美如花的老婆,而且還有一個老婆在地獄等着我去救,這是神皇的封印就算我無法幫你了。”

說罷,蕭羽起身就走…… 正待蕭羽將要走離圖書館之時,比克斯嘴角掠過一絲的戲謔的笑意。

“蓬!”

蕭羽走到門口時,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了回來,細細一看,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散發着淡淡黃暈的結界,結界的氣息極爲內斂,要不是蕭羽碰到結界,那結界也不會顯露出來。

天價盲妻,總裁抓緊我 比克斯,你這是什麼意思?”蕭羽轉頭冷冷問道,精神力向外放,卻是被散着淡黃色的結界擋住!

“好霸道的結界,竟然連我的精神力也能夠抵擋的住!”蕭羽心中驚訝連連,自己身爲聖階巔峯強者其精神力也霸道無比,就算將半個大陸全部覆蓋也不是不可能!

面對蕭羽的質問,比克斯卻是隻是露出淡淡的笑意,對於蕭羽的無禮毫不在意,“蕭羽,現在你相信我的話了吧,沒人能夠發現你在這裏,除非是神!”

言語中透露出無比的自信。

“呵呵~~別繃着黑臉,來,過來坐坐,我還有很多話要跟你說。”比克斯笑着招呼蕭羽過來。

蕭羽眼眉一掀,心中一動,就走過去剛纔的座位中,蕭羽不是不想走,只是看在比克斯那樣信心滿滿的,覺得就憑自己那攻擊力不是太強的玄奧攻擊多半不能攻破比克斯的結界。

既然暫時不能出去,而且自己也用精神力嘗試過,實在是不能延伸出去,蕭羽對於自己的精神力還是有點信心的,他也不能,甘道夫也大多不能。

見蕭羽重新坐在椅子上,比克斯笑容更是燦爛,笑道:“蕭羽,你對神的看法有多少?”

“沒多少。”蕭羽乾脆說道,“我覺得神也是人,跟聖階的差距可能就是能量罷了。”蕭羽接着補充自己對神的見解。

“嗯。”比克斯點點頭,道:“神與聖階最大的區別就是神格!”

“神格?”

“對,只有擁有了神格纔算是神!”比克斯爲其解答。

“天地之間神格的數量是固定的,不會增多,也不會減少,無數年來都是這樣!”比克斯說道。

“神格的數量都是固定的?”蕭羽疑惑問道。“不是說有人能夠領悟足夠的玄奧就能夠得到天地的承認賜予神格嗎?”

“哈哈~~”比克斯彷彿聽到什麼大笑話一樣。

見狀,蕭羽眉毛一掀,不滿道:“老頭,你笑什麼?”雖然跟比克斯認識不是很久,不過蕭羽也摸清了他的性格,純粹就是一個愛開玩笑的老頑童。

“你聽誰說的?”比克斯安奈不住,笑問道。

“就在光明神殿中的一些藏書上找到的。”蕭羽之前在蘭德里帝都,那裏也是光明神殿以前的總部,可能走得太過匆忙,很多珍品都沒能帶走,自然是便宜了蕭羽。

原本按照馬修斯的計劃,打算先在聖城建好總部再將所有的珍品帶去聖城總部,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馬修斯也能像到蕭羽反擊的度如此之快。

蕭羽還打算將那本書拿出來給比克斯看看,比克斯卻是擺擺手,說道:“你不用拿出來了,我給你說,那些書是愚昧聖階的。”

“愚昧聖階?”蕭羽很是疑惑,一時也想不能白。

“你先不要質疑我的話,我曾經在神界生活了幾千萬年了,在神界,所有的神都知道要成神就一定要得到神格,要是沒有神格你領悟再多的玄奧也不行,神格是一種無比奇妙的神祕東西,只要你擁有了神格,哪怕是最低等的神格也會讓你脫胎換骨,是一次蛻變!”

“等等,神格也有等級高低?”蕭羽問道。

比克斯喝一口烏龍茶,道:“那當然,越是高等的神格,威力就越大,蛻變的程度就越強!”

蕭羽點點頭,“看來神格就是一個能夠改變身體而且擁有更高力量的藥物。”

“你也可以這樣理解,反正神格很複雜,也很珍貴。”比克斯說道。

“那神皇的神格是哪一等級?”蕭羽問道。

“神皇也就是第四等的神格罷了。”比克斯微不足道地說道,彷彿對神皇的神格很不屑絲的。

“神格一共分六等,第六等神格,也就是最低等的神格,普通神人的神格,第五等神格是神王的神格,接着就是第四等的神格,神皇的神格,第三等神格就是神帝的神格,第二等神格就是神尊的神格,最高等的神格就是主神神格!”

比克斯一口氣說道,“還有,神格是按法則分佈的,一共七大法則,光明法則、黑暗法則、雷電法則、風系法則、大地法則、火系法則、水系法則,原本是有空間法則的,可是在很多年前就消失也,原來說神格的數量是不變的,可是自從那件事之後,所有修理空間法則的神都不知道去哪了,一下子消失了。”

“整個空間一系都消失了?”蕭羽驚愕道,“修理空間法則的人都去哪了,就連整個大陸也是沒有現,而且也感受不到空間元素。”

經過比克斯這樣一說,蕭羽也感覺到奇怪,要是神界的修煉空間法則的神消失也還可以理解,可是大陸上就是連能夠修煉空間法則的人都沒能現。

“這是一個謎,我也搞不懂,就連大人也不知道。”比克斯苦笑道。

蕭羽已經有十足的把握確定比克斯所說的大人就是伊古斯卡斯。

“那是不是隻要得到神格就能夠成神?”蕭羽也不再在空間法則上多問,反正再怎麼問比克斯都是不知道的,要不然就是他假裝不知道,不想跟蕭羽說。

“嗯。”比克斯點點頭,“只要領悟到玄奧的聖階巔峯強者就可以煉化最低級的神格。”

“就是從最低等的神格開始?”蕭羽聽說比克斯的意思,“煉化神格不能越級?”

“不是不能,只是神格蘊含的天地能量太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會被神格里面蘊含的能量撐爆身體!”說到這裏,比克斯表情極爲鄭重。 “只要是你的身體夠強悍、堅韌,就是給你一個神王的神格你也可以直接煉化,只要那神格的屬性符合你修煉的法則就可以。”比克斯補充道。

“現在說這些還早,神格還沒見過呢?”蕭羽攤攤手苦笑道。

的確,現在蕭羽才領悟一種玄奧,談神格還是早了一點。

“說說那個封印吧。”蕭羽隨即說道,這比克斯不讓蕭羽離開,蕭羽還真的不能離開,一個連精神力也不能穿過的結界,蕭羽沒有把握強行破開,而且一旦用強,驚動了聖龍學院的衆多強者那就得不償失,更何況比克斯以前可是神界的人,看他對那封印的神皇如此不屑,雖說實力可能大跌,可是爛船也有三根釘……

蕭羽心中只想離開此處,心中不禁暗道:“只能先答應他了!”


“我爲什麼被封印,以你現在的實力就不必說了。”比克斯一下子斷絕了蕭羽的好奇,“神皇的封印你是不可能摧毀的,雖然現在距離封印的年代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封印已經開始鬆動,能量也泄露很多,不過封印我這個被剝奪神格的聖階還是能的。”

蕭羽疑惑道:“那你還留着我在這裏幹嘛?”


“等等,你說你的神格被剝奪了?”蕭羽語很是急問道。

“唉~~那段往事我不想在提了,他們就是爲了折磨我,剝奪了我的神格,讓我從巔峯中墮落成一個聖階,而且叫一個神皇小子封印我億萬年,這是一種恥辱啊!”比克斯回憶起那一段不堪回的屈辱往事,聲音也漸漸有些顫動。

“一個實力站在神界也是最巔峯的人被人剝奪了神格,實力更是掉了千萬倍,的確是一種無比折磨人的事。”蕭羽心中也感覺比克斯挺可憐的,億萬年來都是在這種屈辱下渡過。

“呼~~”比克斯深吸一口氣,整個人冷靜下來,望着蕭羽,眼珠亮,驚動道:“可是天不亡我,蕭羽你的出現就是逃出這見鬼的封印的莫大機會!”

“我還沒有答應過要幫你,你剛纔也不是說我也不能摧毀那封印嗎?”蕭羽早已知道比克斯最後還要請自己幫忙,不過沒有報酬的勞動自己是不會幹的,言語之中已經將比克斯引入自己設下的圈套。

“呵呵~,你是不能,不過它能!”比克斯手掌中躺着一個只有拳頭大小,通體渾圓,散着內斂的青光的球體。

“這是什麼?”蕭羽看着比克斯手中的青色光球問道。

“這就叫混元風刃球,威力和神王全力一擊相當。”比克斯得意說道。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不顯得威武,可是這威力也太驚人了。

“威力和神王全力一擊相當?”蕭羽心驚,“這小球的威力也太駭然了吧,小小的一個光球威力竟然如此驚人?”

看到蕭羽的表情,比克斯甚是得意自滿,幾百萬年的壓抑終於得到一絲的釋放。

“等等,老傢伙,你不是叫我用這混元風刃球去毀滅那封印豈不是讓我去送死?”蕭羽問道,比克斯也說了這混元風刃球的威力相當於神王的全力一擊,現在就等於叫蕭羽學董存瑞扛着**包去炸碉堡!

隨時都有可能被‘炸’個渾身碎骨,要是這樣蕭羽寧願和比克斯那老鬼硬拼也不做這傻事。

“我怎麼會叫你去送死,雖然你只是領悟了一種玄奧,不過我要的就是你將着混元風刃球帶去毀滅那封印源就可以了,而且這混元風刃球啓動後還需要十秒鐘的時間才能爆炸!”比克斯說道。

“真的這樣?”蕭羽疑惑問道。

“我沒必要騙你,而且你帶着這混元風刃球出去了我也沒辦法,我根本就出不了這圖書館!而且混元風刃球的威力範圍只有十來米”比克斯無奈說道。



“十秒的時間足夠你逃得很遠了”

“的確,比克斯是出不了這圖書館,要是那混元風刃球威力很大,估計比克斯也會掛掉,先看看他給我什麼條件,待會要是覺得不能冒險就走了算了。”蕭羽也不是什麼大好人,自己有溫馨的家庭等着他回去,也沒必要去冒着付出生命代價的風險!

“好,我幫你毀滅封印,那你能給我什麼?”蕭羽用一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表情看着比克斯,但心中卻暗喜不已:“正題來了!”

一提到報酬,比克斯就笑眯眯地,渾然就是一個奸商的模樣,細聲道:“ 特種狂兵 !”

蕭羽一聽,不屑地撇撇嘴,不滿道:“比克斯,我蕭羽可不是什麼熱血沸騰好少年,要是你就這麼一點誠意,那我就是拼了命也不幫你!”

“呵呵~~”比克斯尷尬一笑,道:“蕭羽啊,這個混元風刃球可是耗費我十萬年才能做出一個,我一共才做了八個,這樣吧,我給你五個,你幫我!”這句話還是比克斯硬咬牙說出來的,一臉期待等着蕭羽的答覆。

“哼,這老傢伙活了這麼多年,應該也有一些寶貝的,不讓他吐出來一點也對不起自己!”蕭羽心中冷笑道。

“比克斯,明人不說暗話,你在神界呆了這麼多年,應該收藏了很多寶貝,給我幾件也不爲過吧?”蕭羽淡笑說道。

聽到蕭羽這麼說,比克斯就做出一副很是心疼,很是氣憤的樣子,氣憤道:“那些該死的神棍已經將我的空間戒指拿走了,現在我就只有混元風刃球。”

蕭羽卻是不以爲然,活了這麼多年的老怪物還是不能輕信,淡淡道:“既然這樣,那我蕭羽就不能幫你了。“

說完就馬上起來,拿出血色巨劍,滂湃的魔氣透過如同江海那般的經脈爆涌咆哮出來,涌進寬大的劍身中!!

一時間,蕭羽就將氣勢提升到極致!

不過,守在十七層的那兩兄弟卻是毫無察覺,看來比克斯的結界也不是水貨。


“小友,小友!”看到蕭羽要強行破開結界,比克斯急急忙忙地走過去,連道:“小友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就不知道要多等多少年。”

一邊說,一邊將蕭羽往裏面拉,這時候哪有神界強者的風範。

“條件不合適可以慢慢詳談麻。”比克斯賠笑道。

蕭羽也不說什麼,隨即就坐下來,但雙眼卻是死死的盯着比克斯,比克斯被看的頭皮發麻,不好意思道:“蕭羽,你先等着我去拿點東西。”

蕭羽隨意地點點頭,但心中卻是大喜。

比克斯連忙走進書架中,左翻翻右翻翻的,不久就翻出一個盒子,放到桌子上,道:“這就是我最後的家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