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點,他從來都不曾相信,因為他用的太多了,也見的太多了,事實勝於雄辯,擺在眼前的事,他根本就無須妄加猜疑。

「難道是被人給救走了?」一面說著,半天月一面快步走入了自己之前所困孤芳老師的地方,那個地方,正是他的床鋪最上面,而他的床鋪上面直接與辦公室是相互聯繫的,他的卧室,就在辦公室下面。

「我草!便宜了別人。」忍不住一聲大罵,一掌急速揮出,正是自己的床鋪,他剛剛一陣觀察,已是能夠發覺的出來,孤芳老師果然是被人給救走了。

「媽的,老子千辛萬苦弄來的肥羊,竟然被人給捷足先登了,若是讓老子知道你是誰,看我不一刀斬了你老母。」眼神展露凶光,半天月半晌後方才收回手掌,然後眼神驟然離開門口。

在他來的時候,他並沒有注意門口,而剛剛無意之間注意,讓的他才知道事情的大致情況,孤芳老師就是被人給救走的。

其實,孤芳老師並非被人救走,而是故意在門楣處故意推開,就是想讓半天月誤認自己是被人救走的,只有這樣,自己此刻高枕無憂的去密道裡面。

「啊……我的手!」突然,半天月只感覺自己剛才揮出的右手在此刻變得火辣辣的疼痛,他並非那種孤陋寡聞之輩,所以,在手臂突然發熱的同時,就已經用自己體內雄渾的鬥氣,抵禦毒氣的入體。

「好啊,孤芳啊孤芳!這竟然敢對我用毒。」當發覺是何種毒物時,半天月一臉鐵青,這正是世間罕見的劇毒鶴頂紅之一!

初始,他只感覺自己的右手是火辣辣的疼痛,而到了後來,就連整個手臂都變得疼痛了許多,就算他用雄渾的鬥氣抵禦,也沒有阻止毒氣入體的命運!

這毒,真是太猛烈了!

幸好他剛剛反應的要快,不然,此刻已經毒發攻心了。

以愛為聘 賤貨,別讓我再碰見你,不然,你就死定了!」手臂上面所傳來的火熱感,讓的半天月呲牙咧嘴,內心忿忿。

……

孤芳老師此刻一直朝著密道而去,越往裡面,黑暗的程度越濃,在行走的時候,孤芳老師早就掏出了儲物戒指裡面的月光石,藉助月光石的亮度,前方則是一片光明!

「這裡,氣息紊亂,且異常寒冷,八成有什麼陰邪之物。」此地的寒氣,卻是比之前她所遇見的要濃烈不少。

「咦,半天月竟然中毒了!」忽然,孤芳老師心神一動,因為她感覺到了自己在被褥上面所施加的毒素,竟然被半天月動過。

「算你走運,不然,你下面之物怕是保不住了。」孤芳老師冷冷笑道,她之所以把最後那那一點的鶴頂紅蠍粉放入被褥裡面,其真正的目的,也就是如此!只不過,這次算是半天月走運罷了。

突然,孤芳老師又露出了詭譎的笑容,藉助鶴頂紅蠍粉的作用,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半天月此刻正朝著門口而去!

「這下,我看你還不死?」她之前早就在門口門把處放了些許鶴頂紅蠍粉,那種藥效,足以比他放在被褥裡面的還要多。

但就在半天月即將開門的時候,他卧室的門口突然開了一線,一條人影,已是從外面飛速掠進。

「你來了。」半天月急速後退一步,當看到來人正是自己夢寐以求之人後,突然溫柔的笑道。

「天月,我來了,你難道不高興嗎?」這是一名女子,中年女子,漂亮的瓜子臉上面正寫著一臉的*盪!

她正是西院一年級的老師,女生宿舍老師,狐媚兒。

「當然,我怎麼會不高興?」半天月突然笑道,笑得頗為*盪,她能夠來,還真是大出半天月的意料之中。

他不等狐媚兒說完,接著又道,「寶貝,你是不是迫不及待了吧,來來來,咱們現在就……」

他的話沒有說完,也不必說完,誰都知道他接下來想要幹什麼。

女子聞言,臉頰微微緋紅,還表現的一副頗為嬌羞的模樣,而半天月似乎也非常喜歡狐媚兒這般嬌羞的模樣,伸開雙臂,直接將眼前的美女湧入懷中。


女子輕聲呻吟,似乎也直接進入了狀態,呼吸變得極為緊促,伴隨著呻吟的發出,她整個人都已經軟了下來。

半天月大感滿意,他對此女的覬覦之心,並不亞於對孤芳老師的覬覦之心,這女子,之前對他也是萬萬不從,若不是這些天他慾火難耐,也絕不會第一個對孤芳老師使用這種手段。

之前,但凡他想要做這事,沒有一次不成功,這裡面,甚至還有女生!女學員!

而學院裡面,能讓他使用催情粉的,也只有孤芳老師與狐媚兒。

但此刻她竟然敢來,既然來了,自己就絕對放不過她,不管她是有何目的,只要進入了自己的卧室,就由不得她。

「啊——」狐媚兒一陣陣舒暢的呻吟,整個房間都充斥著一股子的悶騷,半天月早已按捺不住慾火,直接撕開了自己的衣服,他本來還是想要先撕開狐媚兒的衣服,誰知這女子竟然直接從這裡身體下面溜走,直接把自己的褲子給扒開了。

半天月見狀,大為歡喜,怎會想到狐媚兒竟然這麼*盪,可是,他千錯萬錯,卻算錯了一件事,就是他此刻已經中毒了,這種毒或許可以瞞住別的女子,但是,卻瞞不過身為狐族最厲害的九尾狐!

狐媚兒,就是一條九尾狐!

而半天月也根本就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也早就要多遠走多遠了。

「啊……你幹什麼!」半天月突然呲牙咧嘴著,但見此刻的狐媚兒早已飛身而起,掌中握著一柄銀光閃閃的刀刃,刀刃在半空中一旋,血液直接如同雨珠般的灑落在卧室的每一個角落。

半天月握著自己的襠部,呲牙咧嘴的厲聲道,:「你找死!」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你現在不求被我殺死就已經不錯了,竟然還敢說讓我死?你信不信,我立馬就可以把你殺了。」

她不等半天月再說,接著又冷冷道,「你糟蹋了那麼多無辜的女生,我若是不手刃於你,對得起天理?」

「還有,你如今已經身受劇毒,用不著我動手,三個時辰之後,你也會化為白粉!」狐媚兒突然掠身而起,一腳踢飛了躺在床上,雙手捂著自己襠部的半天月。

他此刻千不該萬不該用手捂著自己的襠部,之前他的右手本就已經中了鶴頂紅蠍粉的劇毒,而毒性還沒有被他從手臂之中*出,當然,他也根本就不可能把這種毒*出!

是以,他如今用右手捂著之後,毒素直接是從他的手臂蔓延到他的下面,毒素一旦見血,屆時,便會污染整片血液,半天月離死,已是遲早的事情!

「你——」半天月想要說話,可就是連一句話也都說不出來,這時,狐媚兒又是一掌揮出,直接從她的臉部摑了一個,在身中劇毒的同時,他整個人直接被狐媚兒的一巴掌給打飛了起來,重重地落在床榻下面。

「就算是讓你死,也絕對不能讓你死在床上!」狐媚兒看了一眼半天月的,突然惡毒的笑道,她已經等候這個機會多時了,奈何,今天才等到,不過,今天既然等到了,她就絕不讓半天月活著走出去。

是以,在她來之前,她就在身上灑落了一層**散,這種藥粉,只要除卻狐族之人等到聞到之外,不論是修為再高深之輩,也絕對發覺不出來,是以,半天月才在無形之中已經中了狐媚兒的毒!

並且,還中的頗為深!

而半天月千不該萬不該把狐媚兒直接擁抱,也更不應該把狐媚兒抱上床,壓在床下,而半天月本來是想這樣直接把自己手臂上面的毒素傳入到狐媚兒體內,最好是通過*來傳遞過去,這樣,自己非但已把體內的毒素解了,並且還艷福一場,何樂而不為?

但他最沒有想到的就是,狐媚兒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已經中了毒!

帝國金主 。」狐媚兒冷眼看著半天月,笑道。

「求求你,不要殺我!你若是救了我,我就告訴你個非常重要的秘密!」半天月已知自己此刻不但已經中了鶴頂紅蠍粉的毒,而且還中了狐媚兒的毒,她既然能夠一口說出自己是中的什麼毒,自然也能夠肯定,狐媚兒一定能夠結了此種毒。

當然,狐媚兒確實能夠解這種毒。

「秘密?你有什麼好的秘密。」狐媚兒不屑笑道,至今為止,還從未有什麼秘密可以打動她的心!

「我的秘密就是,你去死吧!」他慢悠悠的來到狐媚兒身旁,突然飛起一腳,既然自己無法使用鬥氣,可自己的身體素質還是一等一的好,自己就算是被毒死,也要拉下一個人陪,而這人,就是狐媚兒。

當狐媚兒聽到半天月口中想要說出秘密兩字時,表情也是為之一動,雖說至今為止還沒有任何秘密能夠吸引她的注意,但往往有時,那些還沒有被說出來的秘密,卻是最值得人去聽得,而她,正是陷入了這種吸引當中。

她畢竟還沒有半天月陰險狡詐,更沒有半天月鬼計多端,是以,直到半天月最後說出是什麼秘密時,什麼秘密也不是!她才有了動作。

可她就算空有一身鬥氣,也絕難在這麼短暫的時間抗禦,就連躲避,也已經慢了一拍,直接被半天月一腳踢中肚皮,「啊」的一聲尖叫,撞在了門口處。

這一聲尖叫,可是千真萬確的!

她之前縱然叫的再*盪,再**,都是假的!也只不過是為了讓半天月更好的中了自己的毒而已。

「你個卑鄙小人!」狐媚兒一時吃痛,嬌喝道,旋即,芊芊玉手隨之揚起,欲要朝著半天月拍下去。

但半天月此刻卻絲毫沒有畏懼,而是冷冷道,「錯,像我這種陰謀詭計使用的出神入化的人,非但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卑鄙聖人!」

「呸!我管你什麼小人不小人的,聖人不聖人的,我只知道,你現在要被我一掌打死!去死吧!」手中巨大的能量隨之蕩漾開來,就打算朝著半天月拍出,誰知,她這一掌非但還沒有拍出,卻被生生的擋了過去,險些,就把自己給拍了一下。

狐媚兒的表情悚然,之前那那一道黑爪,可並不是半天月的,而半天月是絕對不會擁有這種實力,不然,她早就死了,根本不可能傷到半天月一根手指頭。

當黑氣驟然消失時,而半天月的人影也跟著黑氣消失,不見!

「這是怎麼回事?」疑惑不解的狐媚兒急忙掠到之前黑氣消失的地方,而這一看,卻並沒有發覺有任何蛛絲馬跡。

「哼!算你走運,你縱然不死,但也離死不遠,而我,只盼你趕快死!」在心中詛咒了半天月幾句之後,狐媚兒終是無奈的離開了半天月的卧室,表情說不出的遺憾,沒能親手殺了半天月,這是她最大的遺憾!

而若想成為強者,成為強者的手下,是絕對不需要有什麼的遺憾!

她之前所受的一腳,卻是不輕,若是之前那一腳是被一名斗者踢下去的,她自然不會感覺有任何的不適,可這一腳卻偏偏是被與他同樣境界的大斗師踢中,那種痛苦,自然不輕。

「可笑半天月竟然還想讓我也中毒,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嘛!」當狐媚兒回到自己的卧室時,當先掏出了隱藏在自己肚皮上面的一張天蠶冰甲,譏誚笑道,滿臉的不屑! 天蠶冰甲,據說,這種冰甲乃是採用天地間最為冰寒之物冰蠶,用他的蠶絲,再經過極北之地的冰雪加以冰封,而等到一萬年之後,取出,加以煉製。

先不說冰蠶的珍貴程度,就一萬年的時間,可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夠等的,並且,還未必就能夠遇到,而狐媚兒身為九尾狐,在狐族當中,這種防身的冰甲卻是數不勝數。

在千萬年前,那個時候,人類修鍊者則是處於劣勢,一直被魔獸打壓,當時,魔獸當中,最為強大的族類,也不超過五種。

而九尾狐便是這五種的其中之一。

這天蠶冰甲,至少也有萬年的歷史。

「祖父說的一點兒也沒有錯,出門在外,帶上這個,確實是最安全的。」想起半天月那臨死之前的一擊,狐媚兒心裡哇涼哇涼的,她縱然對毒深諳,但卻並不代表她已對百毒而不侵!

「這個可惡的半天月,你不死,學院的女生們只有寢食難安,你若是再出現,下次必是你的死祭!」想起之前那一道無形而透露著強大威壓的黑色爪子,她的心就變得格外糾結,本來便可得手的一擊,卻沒有想到被這黑爪給格擋並且反擊了下來,至於半天月也多半是被救走了。

「嗨……」失望的搖了搖頭,她對於半天月的一舉一動,都時常注意,要的便是可以有機會斬殺半天月。

這一天,她等的實在是太久了,這一次失敗,讓她有種永遠也無成功的機會!

那條黑爪,給予她的壓力,更勝半天月。

……

孤芳老師藉助月光石所發出的微弱光芒,一步一步朝著密道而去,裡面漆黑一片,也出奇的靜寂,她縱然再輕盈的步伐,在如此靜寂的密道裡面,也會傳來一陣陣的迴音。

而越往裡面走去,她便越感覺裡面比外面還要奇特,這裡按理說應該是越到裡面,寒氣更加的濃郁,可是,此刻的孤芳老師卻感覺,越往裡面寒氣非但不砭人肌骨,反而卻溫暖骨骼,令的骨骼出奇的爽,欲仙欲死一般的爽!

「怎麼回事?怎會有如此感覺!」孤芳老師大吃一驚,她如今已今非昔比,感情二字,在她的心中已經徹底的消失,她只有絕情這一種情感!

「絕情絕愛絕義絕世!」冷冷的話語,不帶一絲情感,渾身上下的鬥氣竟然伴隨著她的話語,不約而同的凝聚出一股強大的能量,而這股強大的能量,赫然便是灰色的!

她竟然也是擁有鬼屬性鬥氣的人!


強大的能量並未在此刻消散,而是愈來愈濃郁,直到後來,一把笛子的模樣便是從眼前顯現出來,她伸手一觸,那種感覺,就如同是真的笛子一般。

「實質性的?」帶著疑惑的表情,一瞬也不瞬的望著眼前的笛子,她心神一動,這實質一般的笛子卻突兀地從眼前消失,鑽進了她的丹田之內。

一股潮水一般的信息,隨即從腦海傳來,孤芳老師這才知道,原來這個灰色的笛子,是自己的情感所話,自己越是絕情,而這個笛子的威力便是越大!

絕情魔笛!

只要自己絕情到一種令人聞風喪膽的地步,那麼,這絕情魔笛就會出現一次脫變,成為真正的絕情魔笛,一笛出,萬惡劫!

到那個時候,絕情魔笛便不再是灰色,而是和普通的笛子一般,是那種常見的青綠色。

「哦,難道這就是一個人絕情之後的好處?竟然還有這麼強大的靈器?」雖然這上面並沒有解說有關絕情魔笛的品階,但是,隱隱約約她還是能夠感知出來,這把絕情魔笛,至少是上品靈器級別。

「有此寶物,我此番前來,也沒什麼畏懼的了。」絕情魔笛,伴隨著自己的感情而變化威力,她如今正是氣頭上,絕情二字看來是真的很對她。

這種情緒一旦發出,她隱約之間,亦是能夠感覺的出來,自己對上斗靈之境的強者,也絲毫不畏懼。

「轟!」

就在孤芳老師即將踏入前方時,一聲巨大的轟鳴聲突然響起,一道黑色的爪子,從孤芳老師身旁一閃而過,險些就直接抓住了孤芳老師的香肩。

「那是什麼?」孤芳老師飛一般的掠過一處,然後手中握著絕情魔笛,然後謹慎的打量著前方。

「它竟然是從我的後面飛掠而來的,難道,密道還有人過來?莫非,之前那一爪就是想要致我於死地!難不成,半天月已經知道我進來了!」孤芳老師一面朝著前方而去,找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一面不停的猜疑著,可是,之前那一爪所攜帶的威力,並不是五星大斗師所擁有的,半天月與她皆是五星大斗師,而半天月若是想要偷襲自己,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大的威力。

「後面沒人。」孤芳老師扭頭一望,卻是,後面漆黑一片,連個人影都沒有,她強大靈魂力釋放出來,也並沒有感覺到另外一股氣息。

「這就奇了,莫非此地竟然還設有暗器!」孤芳老師再次取出月光石,之前的變化太過於突然,為了安全期間,她自然不會把自己的隱藏地方告訴別人,是以,她就收回月光石,眼前一片黑暗。

而這一次突然取出月光石,她竟然又吃了一驚,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密道的盡頭,而之前那一爪突然來襲,莫非就是整個密道的機關所在,要給予自己這個擅闖密道之人死亡一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