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中年男人徹底地絕望了,在人證和物證之下,他只好供認不諱。

正如楊非凡所說,這個中年男人的確是爲了錢,纔會將這種帶毒的藥片,直接給他兒子服用。

等到他兒子昏迷不醒的時候,中年男人趁機將責任統統都推到醫院和非凡製藥廠的身上,並打消費者熱線,投訴非凡製藥廠生產假藥。

當中年男人供認不諱,並說出實情後,大家立刻向他投來了憤怒的眼神。

樑燕吩咐警察將中年男人帶回警局後,告辭而去。

沒多久,藥監局的檢驗結果出來了,充分證明了非凡製藥廠生產的退燒藥,並沒有任何的問題。

結果一出,記者們紛紛將剛纔所發生的事情,如實地記錄下來。

很快,剛纔所發生的事情,成爲了新聞頭條。

當大家看新聞,知道了非凡製藥廠並沒有生產假藥後,非凡藥業的股票,立刻從暴跌,演變爲持續上升的良好趨勢!

楊非凡和陳嫣回到了公司後,趙飛、王少等人,立刻前來賀喜。

“楊兄弟,太好了!我們公司的股票,不但恢復了正常,而且,還呈現出持續上升的良好趨勢!”趙飛興奮不已!

“很好!辛苦你們了!”楊非凡早就已經猜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王少輕輕地拍了拍楊非凡的肩膀,十分感概地道:“楊哥,其實,最辛苦的人是你!如果沒有你出馬,恐怕,我們非凡藥業就要面臨倒閉了。”

趙飛等人,也跟着齊聲附和。

“沒那麼嚴重!這個功勞,我不敢獨佔。”楊非凡笑了笑,然後道:“今天下班後,我請大家吃大餐,哈!”

所有的員工,立刻拍手稱快!

回到董事長辦公室後,楊非凡心中若有所思。

自從興建非凡製藥廠後,楊非凡就連醫院的工作,都已經辭掉了,只想一心一意,搞好非凡藥業,造福病人。

當然,他晚上有空的時候,也會經常回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到韓老的診室,幫病人看病。

平時呢,只要楊非凡一有空,他就會免費幫一些窮人看病,久而久之,他那神醫的美名,響遍了整個華夏國!

爲了楊非凡,陳嫣、蘇月英等人,也辭掉了工作,一心一意地留在非凡藥業工作。

晚上,楊非凡請大家一起聚餐,彼此開懷暢飲,聊到了深夜,才各自散去。

回到宿舍的時候,楊非凡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你就是楊非凡?”陌生聲音響起之時,極具威嚴。

“沒錯,我就是楊非凡。”楊非凡一怔,連忙問道:“你是哪位?”

“楊非凡,我想和你商談一下合作的事情。”陌生男人輕咳一聲,道:“我是山泉藥業的最高董事,我希望可以入股你們的非凡藥業。”

山泉藥業就建在非凡藥業對面的山頭,興建時間要比非凡藥業晚一個月。雖然,山泉藥業的名聲比不上非凡藥業,但是,在同行業來說,也算是享有極高的讚譽。

ttКan.c o

至於它爲什麼享有這麼高的讚譽,外人傳言,是因爲,山泉藥業通過不正當的競爭來獲得。

“你是山泉大佐?”楊非凡聽到對方自報家門後,立刻想到了山泉大佐。

“楊非凡,你很聰明!沒錯,我就是山泉大佐。”山泉大佐陰冷一笑,臉上盡顯得意的神色。

“道不同不相爲謀,我們沒有什麼好談的!”楊非凡直接掛了機。

山泉藥業,山泉大佐的居所。

楊非凡直接掛機後,山泉大佐氣得將手機,狠狠地扔到了沙發上。

“楊非凡,你幾次三番與本大佐爲敵,本大佐三番四次找你合作,你居然拒絕我的好意?”山泉大佐氣得咬牙切齒。


站在一旁的川島牧野,連忙道:“大佐息怒!既然這個楊非凡不識好歹,那麼,我們就不必和他客氣了。”

“我們什麼時候和他客氣過了呢?我們請來的黑客搞不垮他的網站;派你與他商談,你又失敗而回;暗中花錢叫人告非凡藥業生產假藥,又告不了;本大佐親自出馬,他又不買賬,你說,能不生氣嗎?”山泉大佐氣得七孔生煙。

川島牧野無比陰險地道:“大佐,我們可以攻其不及。”

“讓本大佐好好想想。”山泉大佐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於是,立刻將他的陰謀詭計告訴了川島牧野,並吩咐川島牧野按他的詭計去辦事。

川島牧野點了點頭,陰險地笑了笑後,領命而去。

第二天一早,陳嫣陪同趙梅,一起到外面去採購物料……


結果,陳嫣和趙梅一去不回。

楊非凡足足等了她們一整天,依然不見她們回來。打電話給她們的時候,總是提示已關機。

趙飛得知趙梅還沒有回來後,立刻跑到了董事長辦公室。

“楊兄弟,我妹妹和陳嫣,回來了沒有?”趙飛急得六神無主,他就只有趙梅一個妹妹,要是趙梅出了什麼意外,他不知道該如何向父親交代。

“還沒有!”楊非凡搖了搖頭,道:“奇怪了,她們開車出去外鎮採購物料,按道理,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回來了。”

“最奇怪的是,她們的手機,都同時關機。”趙飛十分擔憂地道:“她們會不會發生了什麼意外呢?我們要不要報警呢?”

“趙梅這個小蘿莉身手不凡,按道理,有她照顧,陳嫣不會出什麼問題。”楊非凡皺了皺眉,仔細地想了想,然後道:“除非,她們被高手襲擊。”

“你的意思是說,我妹妹和陳嫣被高手綁架了?”趙飛嚇得臉色突變。

“我只不過是根據實際情況,去推測而已!至於是不是這樣,還是一個未知數。”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趙飛問道。

“等!”楊非凡將拳頭握得緊緊的,無比氣憤地道:“我懷疑,是山泉大佐在搞鬼。”

“山泉大佐?他捉我妹妹和陳嫣幹嘛?”趙飛快要奔潰了。

“很有可能,他想捉她們來充當人質,然後,要挾我與他合作。”楊非凡將昨晚接到山泉大佐電話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山泉大佐,我趙飛和你拼了!”趙飛氣得狠狠一拳,打在一張轉椅上。

砰!

巨響傳出時,轉椅被趙飛渾厚無比的掌力,震得四分五裂。

眼看趙飛氣憤而去,楊非凡連忙一手將趙飛拉住,“趙少主,別衝動!”

“我能不衝動嗎?這個山泉大佐幾次三番,想獨吞我們的非凡藥業。現在,做人更無底線,居然想拿人質來要挾我們。”趙飛氣得七孔生煙。

“別緊張,我只不過是猜測而已!”

“快告訴我,這個王八的電話號碼是多少?”

“沒用的,我們無憑無據,他是不會承認的。”楊非凡輕嘆道:“除非,是他親自打過來的電話。”

“他會打電話過來嗎?”趙飛不敢相信地問道。

“會的!如果是他乾的好事,那麼,他必定會打電話過來。”楊非凡拍了拍趙飛的肩膀,安慰道。 無奈之下,趙飛只好坐在大班椅上,與楊非凡一起苦等。

這麼一等,就是數個小時……

晚上八點的時候,楊非凡的手機響了起來。

楊非凡拿起手機,看了一下來電顯示,赫然發現,是山泉大佐打過來的電話。

“山泉大佐,我昨晚不是已經說過了麼,我們並沒有什麼好談的!”楊非凡故作生氣地道。

楊非凡是一個沉着和冷靜的人,一般情況下,他很少生氣。

山泉大佐無比陰險地笑道:“你不和我合作,你會後悔的。”

楊非凡試探地問道:“你什麼意思?”

“中午的時候,我手下發現你的愛人和趙小姐,餓暈在山林中,於是乎,我手下就好心將她們帶到了我這裏來。”

山泉大佐故作好心地道:“我救了你的愛人和趙小姐,你是不是應該報恩呢?”

“你快放她們回來。”楊非凡無比嚴肅地道:“你需要多少錢,儘管說出來。”

楊非凡這麼說,無非是想拖延時間,然後,再想辦法去救陳嫣和趙梅。

山泉大佐分明是顛倒是非,楊非凡並非笨的人,試問,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山泉大佐的陰謀呢?

完美主播人生 ,然而,山泉大佐卻說,是他好心救了她們,這分明就是故意在騙小孩子。

“錢?本大佐多的是,我需要錢來幹嘛?”山泉大佐冷笑道:“其實嘛,本大佐想成爲你們非凡藥業的第一大股東。”

山泉大佐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楊非凡心中暗暗偷笑,他笑這個山泉大佐的胃口,實在太大了!

假如,楊非凡答應了山泉大佐,那麼,楊非凡董事長這個位置,將拱手相讓,並且,非凡藥業很快就會被山泉大佐摧毀。

說不定,以後,從此再沒非凡藥業,而是,全部都變成山泉藥業。

山泉大佐居心叵測、野心勃勃,一心想成爲霸主,壟斷華夏市場,楊非凡早有所聞。

楊非凡笑了笑,然後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山泉大佐陰險地道:“陳嫣是你的愛人,我想,你不會不答應的;趙梅是趙飛的妹妹,我想,趙飛不會不答應的。”

“山泉大佐,你做人也太沒底線了吧?爲了霸佔我們非凡藥業,你居然敢做出這些卑鄙無恥的事情來?太缺德了!”楊非凡一邊說,一邊想着對策。

“爲了達到目的,就要不擇手段,哈!”山泉大佐陰險地道:“今晚十點,帶上你們公司的印章過來找我籤合同,否則,你準備收屍吧!”

說到這裏,山泉大佐直接掛機。

“太過分了!”楊非凡收起手機,眼中閃出了一抹寒光。

趙飛一直都站在楊非凡的身邊,剛纔,楊非凡和山泉大佐通話,他聽得清清楚楚。

“楊兄弟,你打算怎麼辦?”趙飛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十分焦急地看着楊非凡。

楊非凡眼珠一轉,然後道:“你留在這裏,防止山泉大佐派人前來偷襲非凡藥業。其他的事情,由我來解決。”

“不行!你留在這裏,我去救人!”趙飛根本就沒有心情留在這裏,他唯一想做的是,儘快救人。

無奈之下,楊非凡只好吩咐陳天寶看好非凡藥業,然後,帶着趙飛和趙家的高手,一同前往山泉藥業。

在臨近山泉藥業公司門口時,楊非凡吩咐趙飛和他的手下,埋伏在四周,等待他的消息。

另外,楊非凡再三交代趙飛,沒有他的命令,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趙飛咬了咬牙,極不情願地點了點頭。不過,他不是太放心楊非凡,於是,悄悄地打電話告訴俏警花樑燕。


樑燕聽到趙飛這麼說後,立刻帶着警察,連夜趕來山泉藥業,誓要救下人質。

山泉秀櫻無意中聽陳天寶說,陳嫣和趙梅失蹤後,立刻奔赴山泉藥業。

楊非凡運轉能量,仔細地傾聽了一會,然後,小心翼翼地走進了山泉藥業的倉庫中。

倉庫很大,大約幾千個平方左右。整個倉庫兩層高,每一層高達三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