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絕深淵是什麼?”墨羽不解的說道。

“天絕深淵在天荒絕域的深處,那裏聚集着整個天荒絕域裏最恐怖的妖獸,最低級的妖獸也是八級妖獸!相傳裏面甚至存在一隻十級的超級妖獸存在,那可是堪比獸族中四大霸族的的存在了!在最深處有一座湖泊,湖泊底下漂浮着一具巨棺,那具巨棺正是天荒絕域的核心,天荒所有的玄力,都是從其中散出的!”葉雲舟緩緩的說着。

對於這些,顯然葉雲舟知道很多。


墨羽三人也是陷入了深深的震驚中,一直聽說天荒絕域內部如何的恐怖,但是進來的墨羽卻是如魚得水一般,心中也是越來越輕視這內部。

但卻是沒想到真正的恐懼指的卻是天絕深淵,還有其中的巨棺,更是讓墨羽摸不着頭腦了,自己須彌戒中便是有着兩具巨棺,卻是沒有絲毫的玄力波動散出。

湖泊中的巨棺支撐着整個天荒絕域的玄力,但自己獲得的巨棺卻……這差距也太大了點吧?

還有那尊十級的妖獸,居然可以匹敵獸族四大霸族了,這是什麼概念?自己須彌戒中就有一個四大霸族中的存在,深知鳳欣那莫測的實力的墨羽,是在無法想象葉雲舟怎麼深入那其中!


“你,進入過那裏麼?”墨羽深呼吸數口氣,纔是緩緩的平復了心中的震撼。

葉雲舟撓了撓頭,面色竟是頗爲的遺憾,甚至是有些幽怨的神色……“當時我的實力太弱了,所以只是在外圍等候,進去的是族中的巔峯強者,但是他們確實極爲狼狽的逃出來的,唉。”葉雲舟感慨的說着。

墨羽、水瑤兩人不由的瞳孔緊縮,互相對視了數秒的時間,一種深深的感動波濤洶涌的出現在墨羽的心頭,葉雲舟居然能夠爲自己深入那種地方,他完全可以不說出來的,但他還是說了出來!

墨羽緊握着手掌,指骨都是乏白,咯咯的向着,一根根血管怒龍般爬起。

“我陪你一起去,那種地方太危險了!”墨羽堅定的說着,不容置疑。

墨羽的話讓水瑤、霍老包括葉雲舟都是神情巨震,憑藉墨羽的實力,連七級妖獸都對付不了,更不用說裏面最低級的八級妖獸了。

但墨羽能夠說出這句話,卻是讓三人真心的佩服,尤其是葉雲舟,如此冒險的事情,他能去做,也是因爲他需要藉助墨羽,達成自己一個遙遠的目標,卻是沒有想過,墨羽竟會選擇陪自己進去。

直到這一刻,葉雲舟的心,終於是徹底的歸屬墨羽,從心底裏面尊崇墨羽,不再是什麼所謂的王爵,所謂的自己的目的!

“我、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去了我無法與蕭瑤大人交代的。”葉雲舟有些哽咽的說道,雙掌用力的按在霍老身體上,澎湃的玄力瘋狂的涌入其中。

進入霍老身體中的玄力,在葉雲舟的控制下,在霍老的身體中包裹了一層網,緊接着一股血氣便是從霍老張開的毛孔中滲透進去。

嗤嗤嗤!

葉雲舟的雙掌上開始出現一個個的水泡,但此時的葉雲舟卻是毫不在乎這些,仍舊是繼續着自己的工作。


嗡!

水瑤白皙玉質的素手輕輕抓住葉雲舟的手臂,一股冰涼的寒氣瞬時間包裹住葉雲舟的手臂,寒氣的溫度控制的極爲精準,既沒有傷到葉雲舟,又幫助葉雲舟將炙熱的溫度消除。

葉雲舟神情略顯驚愕,隨即感激的向水瑤點了點頭。

“血衣印甲,封!”

一聲怒喝,血氣瘋狂的涌入霍老身體中,將爆發的火海雙印之力狠狠的壓下,數個呼吸間,便是將其重新壓制,一副微小的血衣鎧甲在霍老丹田中漂浮着,裏面是一個紅藍色的符印。

“暫時幫他解決了,不過這種方法無法持久,而且他已經深受重傷了,我這就帶他去天絕深淵。”葉雲舟背起神色恢復了許多的霍老說道。

“多謝了,日後必定相報。”霍老趴在葉雲舟後背上說道。

“我們現在可是想以爲命了,老兄,哈哈。”葉雲舟再次恢復不羈的笑容。

葉雲舟看着墨羽的臉龐,長吸了一口氣。“你們就不要和我一起去了,去追蹤那些人吧,找到他們、尋找機會、殺掉他們!”葉雲舟淡淡的說着,然後毅然轉身揹着霍老離去。

墨羽、水瑤兩人對視一眼,彼此堅定的點了點頭,也是轉身向着風厲等人逃去的方向疾馳而起。

復活之路,已經開啓! 墨羽、水瑤兩人風流電摯的穿梭在密林中,感受着迎面出來的風浪,墨羽長吐了一口氣,雙臂大大的張開,平緩着心中的情緒。

風厲等人籌劃了已久的計劃,卻是沒想到在頃刻間,被徹底地粉碎,隨自己前去獵殺墨羽的四大傭兵王盡數被斬殺,玄丹期的恐怖力量,讓風厲險些連逃跑的念頭都消散。

率領着剩餘的十幾人,路上狼狽的逃竄着,腦海中仍然浮現着霍老的身影,那恐怖的玄力波動直到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心驚膽戰。

“該死的王八蛋,怎麼會這樣,明明只是凝魂二重的力量,卻是瞬間暴增爲玄丹期,即便是燃盡生命的祕法,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增長!”風厲神色猙獰的低吼着。

身後的一行人也是腿腳顫抖的奔行着,彷彿身後有什麼索命的惡魔在追逐着。

時間流逝,墨羽、水瑤兩人斷斷續續的追出幾十裏,曜日以是爬到了蒼穹上,炙熱的陽光照耀的在大地之上,仍舊是沒有看見風厲等人的身影。

“那傢伙跑的還真快呢!”墨羽停在一顆樹幹上,喘息着說着。

兩人一路上可是拼盡了全力的追趕着,但仍舊是忽略了人的逃生慾望,風厲一行人可謂是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此時已經快要衝出了天荒絕域。

天荒絕域外有一條商道,名爲天荒古道,這是一條遠古便是存在的商道,也是一條佈滿了殺機的死亡之道。

無數的山賊、劫匪、黑暗勢力都是瞅準了天荒古道,因爲這是唯一一條寬敞,而且商隊通商的必行之路。

一道道劫匪設下的管卡,隱伏在商道上,每一隻商隊路過時,都是要上交錢,有時一隻商隊甚至要上交近十次過路錢。

不論商隊的家族勢力有多麼強大,走到了這裏都是不管用,無數劫匪無賴陰狠的手段,會讓商隊中的強者明白,何爲頭疼。

“這就是天荒古道了麼,好滄桑的感覺呢,呵呵。”墨羽燦爛的笑着,站在一處高高的山坡上,俯視着寬敞的商道。

墨羽、水瑤兩人知道追不上風厲等人了,但兩人卻都是天賦過人、靈根聰慧之人,很快便是想到了辦法。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跑得了風厲,跑不了卿蝶城風家!

整個風家是決計不會因爲自己一個凝魂期的小子,而舉族逃竄的,他們勢必會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等待着自己前去復仇!

“這條天荒古道,自遠古時期便是存在,無數的商隊行走過這裏,當然也是埋沒了無數的枯骨,我們一會小心一些,雖然我們不是什麼商隊,但……還是會被頂上的!”水瑤絕美的臉上,嬌媚的輕笑着。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無數磨難,兩人的關係明顯是大有進展,一改當初的青澀,依偎在一起。

咯噠咯噠……

數量樸實的馬車,緩緩的行進在古道之上,充滿了樸實無華的感覺,但就是這種感覺,卻像是一把隱於劍鞘的封刃之劍,但卻隨時能夠利劍出鞘!

噹啷啷啷……!

數條鐵索瞬時間從地面下彈出,組成一個鐵網,將這隻商隊攔了下來,嘩嘩譁,兩側的密林中衝出了幾十人,一個個膀大腰圓,氣勢洶洶的盯着馬車。

拉車的駿馬嘶鳴着停了下來,馬車中一道年輕的人影走出,青年眉清目秀、文質彬彬,卻是不乏銳利,兩道劍眉下的雙眸中,凌厲的目光打量着衝出的劫匪,一身白衣,倒也是風度翩翩。

“諸位,既然擋我慕容家的商隊,那麼便說個數目吧,我們也趕時間。”清朗的聲音從青年口中傳出。

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漢,提着一把虎頭砍刀,大腹便便的走來,一路走,一路低喃着,手中的虎頭砍刀摩擦着地面,劃出一道道的煙塵。

“卿蝶城慕容家、慕容家、慕容家、慕容家……”

大漢的詭異,讓青年不由的眉頭微皺,卻是不知爲何此人一直默唸着自己家族的名字,心中疑惑的同時,也是一步踏出,準備問個清楚。

“爲何一直念我慕……”青年的話還沒有說完,大漢手中的虎頭砍刀以是劃過空氣,兇狠的斬向青年的咽喉!

“等的就是你們慕容家,給我死……來!”

咻!

噌啷!

一道快到了極點的劍光,驚鴻般從青年的腰間的劍鞘中衝出,輕易的便是將虎頭砍刀斬成兩端,緊接着便是掠過了大漢的喉嚨。

噌啷一聲,白劍再次進入劍鞘之中,過了數秒的時間,大漢方纔是捂着喉嚨,神情恐懼,嗚咽的後退着,砰然一聲倒在地面上。

周圍的劫匪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吞嚥聲不絕於耳 ,一個個緊握着刀劍,目光忌肆的看着青年。

“好快、好鋒利的一劍,難道是他?”墨羽站在山坡上,目光驚愕的說着。

身旁的水瑤也是略想驚訝,青年剛纔的一劍太快、太鋒利了,雖不能成爲驚世一劍,但也是驚豔絕倫了!

“墨羽,你認識此人麼?”水瑤清美的臉上,疑惑的說着。

“沒錯了,此人便是慕容皓辰,善於用劍,此生的目標便是成爲一名絕世劍客,正是那個名單中的一人,原本還愁着怎麼接觸他,這下看來機會來了呢,呵呵!”墨羽笑呵呵的說着,彷彿是看出了什麼。

水瑤恍然大悟,墨羽曾經與他提起過神玄殿的那個活動,原來此人就是慕容皓辰了啊,但是眼下他一人便是鎮住了劫匪,還有什麼機會幫他呢?

“大哥,快些轟走這些劫匪,家族中急需這些物品,來補充銀兩的空缺。”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從馬車中傳出。

“此次,貌似是有些麻煩了,小妹你躲好了,別出來!”慕容皓辰神色凝重的說着,左手按下馬車上的一個隱藏按鈕。

轟然一聲,馬車上無數的鐵柱穿出,將馬車牢牢地封鎖住,如同一個堅硬的鐵牢,將裏面的少女嚴實的保護起來。

“諸位,出來吧!在我面前,無需隱藏了!”慕容皓辰左手握着銀白色的劍鞘,冷冷的說着。

咻咻咻……!

數道身影從密林深處暴虐而出,刺耳的大笑聲響起,幾個輾轉間,出現在慕容皓辰身前不遠處。

一共三道身影,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我道是誰呢,原來荒道三王啊,我們慕容家一向與你們無仇無怨,此次爲何與我慕容家難看!”慕容皓辰冷厲的說道。

荒道三王的出現,慕容家的車隊中,也是衝出了數十人,每個人的實力都是在凝魄五重左右,這些人都是慕容家族的弟子,不過顯然這些年輕人十分的緊張。

第一次與這些刀鋒舔血的劫匪交戰,而且還是荒道三王,這裏唯一能夠與之抗衡的便是慕容皓辰,玄力達到了凝魂二重中期,但也只能勉強對付兩人。

還有一人,憑此一人,便是可以輕鬆的斬殺這數十人!

“無仇無怨着不假,不過這是以前了,現在,有人出錢要你們命,所以既有仇,又有怨,你們的人頭,可是值百萬銀兩呢!”爲首的一人神色貪婪的說着。

[綜]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 這樣啊,我明白是誰僱傭你們了,不過就算魚死網破,我也不會讓你們如意的!土王、火王、風王!”慕容皓辰決絕的說着。

右手打了一個手勢,身後的數十人便是明白了什麼意思,紛紛躲入馬車中,一道道鐵柱從每輛馬車上衝出,牢牢地將這些馬車封鎖住。

慕容皓辰明白,這些出手只會被無情的斬殺,連一個回合都抵禦不了,只會白白送死,還不如自己以一敵三,等待家族援助。

“原來如此,你倒是聰明人,那你就先死吧!”土王森冷的說着,滿臉的殺機。 “哦,是麼,你們三王實力雖強,但想要戰勝我,你們必死一人!”慕容皓辰冷厲的說着,鋒利的劍芒閃爍在劍尖。

對面的三王聞言,面色都是突兀的一變,互相對視了一眼,面色漸漸的陰沉了下來,慕容皓辰的話,並不是在嚇唬人,如果真要魚死網破,那麼他完全可以做到,甚至在擊殺一人的同時,重創另一人!

三王一時間竟是陷入了糾結之中,有些無計可施。

“王八蛋!既然接了活,如果不擊殺慕容皓辰,拿不到錢是小事,我們也就沒命了!”火王低吼着喊道。

土王與風王兩人對視了一眼,最後齊齊的看向火王。

“火王,只好老規矩了,我們三人一起上,然後,命由天定!”風王決絕的說道。

火王暴躁的脾氣,想也沒想便是點頭答應了,以往三人遇到危險,也是這種辦法解決,全力以赴,命由天定!

“既然如此,那就上吧,早些殺了他,以免夜長夢多!”土王說完,三人便是緩緩分散開來,配合默契的包圍其慕容皓辰。

慕容皓辰雙眸微凝,銳利的目光掃視着緩緩縮小包圍圈的三王,輕甩手中利劍,腳步輕緩的挪動着,面色冰冷,殺機若隱若現。

“哈哈哈,那三個毛匪並不吃慕容皓辰的那一套呢,這下子有意思了,一會我們伺機出手吧。”墨羽笑哈哈的說着。

一旁的水瑤也是嫣然一笑,目光炯炯的看着下面即將交戰的三人。

咻咻咻!

三王閃電般的圍繞着慕容皓辰旋轉起來,沙塵瞬時間肆意彌散開,嗚咽的風聲響徹在慕容皓辰耳邊。

異世青龍 切,鼠膽之輩!”慕容皓辰不屑的說着,手中的利劍不斷地顫動着。

三王彷彿是受到了刺激,三道攻擊靈力的奔襲嚮慕容皓辰。

“土戾巖壁!”

土王單手控制着磅礴的玄力,三面凝土聚集成的石壁從慕容皓辰周身處的地面暴增而起,將其牢牢的困在了三面石壁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