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把宋傑傳過來。來人,把無憂也傳過來。”陸蕭下達命令說道。

不一會兒,一個白衣書生氣的中年男子被叫了過來,這個人就是宋傑。宋傑修爲是金丹境第三重的高手,但卻沒有成爲統領,因爲他的長處是權謀,戰力不及其他人。

“侯爺,不知道傳召我過來又什麼事吩咐?”宋傑拱手行禮問道。

不一會兒無憂也來了,他看到宋傑也在這裏,心裏有些緊張,他與宋傑可沒有什麼過節。

“侯爺傳召無憂,不知道有什麼吩咐?”無憂也拱手行禮問道。

就在這時,陸蕭拿出了一把劍,青銅煉製的劍,跟之前陸蕭的佩劍一模一樣,等級不是很高,也就是玄級上品而已。

“我叫你們來,確實有些事需要吩咐。在泗水城有點小事,竟然牽制了我的後方。青銅劍是我以前的佩劍,宋傑你帶着我的佩劍去泗水城,處理泗水城以及水田城大小軍務。我的佩劍,給予你生殺大權。我還賜予你一艘青金戰船,戰士千員,無憂作爲你的副將,給你帶路。主要的事,九皇子貪贓枉法,將他抓起來收監,等我回去了在處置。”陸蕭將青銅劍遞給宋傑說道。

宋傑心裏有些激動,讓他去泗水城處理一些小事,他一百個不願意。但帶着陸蕭的佩劍去,那就不一樣了,這就是行使陸蕭的權利,就是十大統領也得退避三舍,而且還要聽調令。

“陸蕭侯爺,你這樣不妥吧!九皇弟畢竟是一個皇子,你不親自前往泗水城了?”夏榮着急的問道。

夏榮沒有想到,陸蕭竟然不親自前往泗水城了,而且是讓一個金丹境第三重的強者前去,而且帶着陸蕭的佩劍去。陸蕭不回去,陸蕭的勢力還能繼續壯大,他的計劃脫節了。

“區區一個九皇子作亂,就想牽制我。夏榮,你好像很希望我回去,這件事不會是你安排的吧?”陸蕭帶着懷疑說道。 夏榮被這句懷疑嚇住了,若是被陸蕭懷疑上,陸蕭完全可以殺了他,將他的部下一併滅掉,到時聲稱戰死,夏皇也不能拿陸蕭怎麼樣。

“陸蕭侯爺,你說笑了,這事怎麼可能與我有關。”夏榮陪着笑臉說道。

陸蕭通過敲山震鼓,察言觀色,夏榮確實隱藏的不錯,但心跳的厲害。陸蕭知道,這事與夏榮沒有直接關係,也有間接關係。

“沒有就好,不然後果很嚴重。這件事,我會派人去查看的。”陸蕭說道。

夏榮又被嚇了一跳,陸蕭的情報網絡可是很強大的,萬一查出來,對他不利。

“陸蕭侯爺,我在海上呆了一個多月了,有些不習慣,有些水土不服,我想回到泗水城,請陸蕭侯爺批准。”夏榮請辭說道。

陸蕭心裏暗笑,你丫的想逃了,這事果然是你挑起的。

“可以,當然可以,我批准了,我再安排一點事,你就隨宋傑將軍出發。”陸蕭依然很可以起的說道。

陸蕭已經想好了,對付夏榮,就用九皇子得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自己要做漁翁。

陸蕭答應了,夏榮就下去準備了,他不可能自己一個人走,他的部下雖然人數少,但這是他多年的心血,也是他最強大的力量,若是這些人死在這裏,他就成爲光桿師令了。

“侯爺,我去泗水城執行軍務,若是在處置事務過程中,有皇家人干涉,或者陛下干涉,這樣的事,應當怎麼處置?”宋傑詢問說道。

若陸蕭不是天都帝國的臣子,宋傑就不會顧及,就算是夏皇親臨,宋傑也不會退讓。

“老大,我感覺我們中了別人的一石二鳥之計了,我剛纔仔細觀察夏榮,這件事就算他幕後操控的。”譚飛諫言說道。

譚飛可以看出來,宋傑也能看出來,陸蕭又何嘗不知道。

“這事,我心裏有數,我已經有了對策。”陸蕭笑着說道。

陸蕭知道,譚飛就放心了,他還以爲陸蕭看不出來呢!

“侯爺,我覺得,我們可以也一石二鳥之計,讓九皇子與夏榮相互爭鬥起來,我們就做這個漁翁。”宋傑詢問說道。

聽到這話,陸蕭心裏很欣慰,自己沒有找錯人,這就是陸蕭的想法。

“這正是我想說的,到了泗水城,把九皇子抓起來,打他個一百大板遊街。打完之後,給他吃天心丹,恢復他的傷勢,告訴他這是夏榮這樣安排的。你告訴他,夏榮過河拆橋,我準備與他合作,我會給他一些支持。”陸蕭淡淡的說道。

譚飛不得不佩服,這招數雖然有點損,但還是挺實用的。現在夏榮被冊封爲太子,其他皇子誰不希望得到陸蕭的支持,得到陸蕭的支持,就是得到全國二分之一的軍方勢力支持。

“侯爺,若是對方需要合作誠意,那麼我應該怎麼做?”宋傑詢問說道。

“合作誠意,無非就是支持他的人,或者錢的。你告訴他,想做皇帝,就要顯示自己的仁德,不要做貪贓枉法的事,這樣容易被抓到把柄。錢他就別想了,一顆元晶都不要給他。至於人嘛,就把無憂調給他,無論做什麼事,都必須得到我的批准。”陸蕭說道。

陸蕭這一招很高明,給了九皇子誠意,又消除了他的貪念。反正合作一半,就可以扔掉,陸蕭也不怎麼在意。

“是,尊令,不知還有沒有什麼吩咐?”宋傑說道。

“還有一件事,我有一個叫做關龍的部下,我讓他從陵城趕來泗水城,你辦完事之後,可以把他接過來。”陸蕭吩咐說道。

陸蕭得到黑色槍桿,原本是要給關龍的,但陸蕭現在還不能回去。陸蕭麾下雖然也有很多金丹境強者,但陸蕭不方便讓他們送去,這可是聖人殘器,誰知道有沒有人冒着被反噬的危險私吞。

“是,侯爺。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那個九皇子不願意合作,那應該怎麼處置?”宋傑又詢問說道。

跟人合作,這是一個不定因素,被拒絕合作,也是有可能的。若是宋傑不詢問,陸蕭就會把這個問題忘記了。

“他願意合作,打他一百軍棍,就把他放了。若是他不願意合作,抓起來就可以了,等我回去了再處置。你剛纔說有皇家人干涉,不理會就可以了,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陸蕭下達命令說道。

這件事,陸蕭做了安排,點齊了一千軍隊,而且還有青金戰艦,並且攜帶了陸蕭的佩劍前往,這讓很多人羨慕。同時給宮絕傳訊,讓關龍前往泗水城。

夏榮要回泗水城,司徒雄有些不解的問道:“太子殿下,我們不跟隨陸蕭繼續征戰了,我們就這麼快回去?”


“司徒將軍,九皇子那邊的動作,陸蕭有所察覺,已經懷疑我了,若是我們不回去,如果我們在海上出現意外死亡,你說情況會怎麼樣?”夏榮詢問說道。

司徒雄是一個聰明人,他已經知道夏榮說什麼了,這就是要逃命。若是在海上他們死了,那是死無對證。就算他們在海上被陸蕭殺死了,這個責任陸蕭也只承擔一點點,那麼他們就是白死了。

“既然這樣,我們就只能這樣了,我們只能回去之後從長計議了。”司徒雄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夏榮十分無奈,作爲臣子勢力太大,果然不是什麼好處,他這個太子都當得有些窩囊。他終於感受到,之前大皇子與陸蕭作對,陸蕭都沒有出手,大皇子就倒臺了。他今天,也嚐到了這樣的滋味,難道太子就是自己的巔峯?

“陸蕭會命令人徹查此事,我現在不能跟陸蕭明面上成爲死對頭,而且還要讓人看起來關係很好,其他的諸位皇子,就不敢對我生事。一旦我與陸蕭成爲明面上的敵人,其他皇子就會抓緊找個機會對付我,那時都不需要陸蕭來對付我了。回去之後,把幫忙做事的人滅口。”夏榮非常無奈的說道。

夏榮現在有些後悔了,過河拆橋有些太早了,等自己登基之後再過河拆橋也不遲,那麼他是以全國之力與陸蕭對抗。現在他還是一個太子,他只能動用一點點力量對付陸蕭,可能還會惹惱一些軍方大人物。

夏榮與司徒雄收拾停當,就與宋傑出發了。

泗水城與水田城,被陸蕭將周邊海盜清剿,已經世間太平了,百姓也過上了安居樂園的生活。而且在陸蕭的幫助之下,免除了兩城百姓十年賦稅,供他們休養生息。

泗水城與水田城,靠近沿海,與外國通商,商業發達,商戶也富裕。但好日子還沒有過幾個月,九皇子來了,見到這裏這麼富裕,他要多增加稅收,而且還威脅孫良將軍與蘇青將軍,讓兩位將軍交出元晶。

“孫良將軍,蘇青將軍,軍隊戰爭繳獲的財物,應該上繳國庫,但你們倆好大的膽子,竟然每人私吞了三百萬以上的元晶,你們打算什麼時候交出來?”一個穿着蟒袍,氣度非常高傲的少年說道。

孫良將軍與蘇青將軍,被這句話嚇了一大跳,這件事到底是誰傳出去的。泗水城與水田城的人,沒有這麼傻。陸蕭又不可能,若是陸蕭要這樣做,還不如直接把幾百萬元晶獻給夏皇,一個皇子還不值得他這麼做。他們倆有一個大膽的猜測,這個人是夏榮,他們倆成了犧牲品。

“九皇子殿下,陸蕭侯爺體會泗水城與水田城百姓受戰亂之苦,用幾百萬元晶免除兩城的賦稅。您來到泗水城,就開始增收賦稅,並且還要把陸蕭侯爺交給我們的元晶拿去,你讓我們怎麼跟陸蕭侯爺交代?”孫良心裏叫苦的說道。

孫良所說,也正是蘇青想說的。九皇子被氣炸了,你們跟陸蕭不好交代,難道就這麼跟我交代嗎?

“孫良將軍,你這是什麼話?泗水城與水田城,富裕的很,根本就不需要免除賦稅,我覺得應該增加賦稅纔是。陸蕭他只不過一個侯爺,他沒有權利免除兩城的賦稅。你們倆若是不交出六百萬元晶,我就把你們私吞財物的事上奏父皇。”九皇子威脅說道。

孫良將軍與蘇青將軍,他們倆最頭疼了,九皇子他們倆得罪不起。陸蕭那是根本就不能得罪,陸蕭還是兩城的統帥,得罪陸蕭,他們立馬就要人頭落地。他們只能得罪九皇子了,在泗水城九皇子可沒帶來多少兵馬,他們又無法調動兩城的兵馬,兩城的兵馬只聽陸蕭一個人的命令,因爲陸蕭是這裏的最高統帥。

“九皇子殿下,六百萬元晶,茲事體大,我已經給陸蕭侯爺傳訊,過幾天他就會回軍泗水城,元晶您可以找他要。”孫良將軍推脫說道。

九皇子有些着急了,他又不是一個傻逼,若是能問陸蕭要元晶,他早就問了,還要提醒嗎?他就是看到孫良將軍與蘇青將軍好欺負,纔來逼問的。陸蕭掌控這麼多兵馬,陸蕭一旦到來,他就翻不起任何風浪。

“混賬東子竟敢私吞財物,來人給我把孫良與蘇青抓起來,我要押着他們回京面見父皇。”九皇子非常着急,下達命令說道。

突然一個金衣戰士跑了進來,並且跪在地面說道:“報告九皇子、報告孫良將軍,報告蘇青將軍,在海面千米看到一艘青金戰船,可能是陸蕭侯爺回來了。” 陸蕭回來了,孫良與蘇青非常高興。只要陸蕭回來了,後面的事,他就不用管了。至於九皇子與陸蕭之間的事,那都跟他們無關。就算九皇子被陸蕭殺了,那也跟他們無關。

“諸位將士,隨我去海邊碼頭迎接陸蕭侯爺。”孫良大聲喊道。

孫良與蘇青沒有再理會九皇子了,九皇子這下丟人丟大了,他命令人拿下孫良與蘇青,結果泗水城的戰士無動於衷。

“孫良與蘇青大膽,你們倆竟敢不聽我命令,皇宮侍衛何在,給我拿下。”九皇子憤怒叫吼。

九皇子也是急了,在陸蕭還沒有登岸的時候,必須拿下孫良與蘇青。不然的話,只要陸蕭一來,他一個元晶都別想得到。

九皇子一聲令下,八位皇宮侍衛,朝孫良與蘇青奔去,並且直接出手,準備將兩位將軍拿下。

“放肆,才凝元境也敢對我們出手,不想死了嗎,滾!”孫良一劍斬出,迎面而來的四個人被一劍逼退了。

能夠修爲達到金丹境,在天都帝國已經非常稀少了,達到這個境界,都可以成爲掌控十萬軍隊的大將軍了,或者掌管一座城池,只有少數皇子身邊纔會有這樣的高手。九皇子雖然得到夏皇的喜愛,但卻沒有這樣的高手隨行。

八位凝元境的高手,四名是達到了凝元境第九重,還有四位凝元境第八重,原本這樣的陣容夠強大了,但要拿下兩個金丹境的兩位將軍,那是不可能的。

“請九皇子殿下恕罪,我等無能。”八個皇宮侍衛,跪在地上請罪說道。

“算了,這筆賬以後再跟他們算,他們是大將軍,都手握十萬大軍,你們不能拿下他,這也理所當然。”九皇子非常憤怒的說道。

九皇子跟着孫良還有蘇青來到海邊,當他們到來的時候,被眼前一幕震驚了,海岸碼頭,已經人山人海,當見到孫良與蘇青到來,這裏才讓出一條通道,只容兩人並行。

“孫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裏怎麼這麼多百姓,這個迎接儀式也太壯觀了,陸蕭侯爺不喜歡這樣濃重的儀式,等下以爲我擾民,怪罪下來我腦袋保不住。”人山人海,已經達到了十萬之衆,孫良被嚇住了。

孫謙也很無奈,是這些民衆自己要來的,軍隊都擋不住,軍隊也不敢驅趕民衆,不然告到陸蕭那裏,戰士要受罰的。而且趕來的民衆還在增加,源源不斷。

“孫良將軍,這不是我安排的,他們自己要來,您敢驅趕他們嗎?”孫謙非常無奈的說道。

孫良只能搖搖頭,陸蕭沒來還好,驅趕一下沒關係。青金戰船是除了陸蕭專用戰艦之外,最爲強大的戰船,這陸蕭曾經的戰利品。青金戰船回來了,也就是說陸蕭回來了,泗水城的軍民都認識。

“孫良將軍,這是民心所向,你就不用太擔憂了。作爲水田城的父母官,我心裏非常慚愧。”蘇青非常感嘆的說道。

陸蕭纔到泗水城,時間非常短,就幾個月而已,幾個月時間,掃蕩了周邊所有的海盜水匪。而且用巨大的財力,給他們免除十年賦稅,這些人當然感動了。當九皇子來到泗水城,就開始增收賦稅,對比起來,他們對陸蕭的感激又增加了一層。

孫良與孫青,都非常慚愧,他們在這裏做了近十年的大將軍,吃民衆的,用民衆的,但卻沒有給民衆做多少事。

“哼哼,一羣賤民,竟敢聚衆鬧事,這都是被慣得。陸蕭竟敢收買人心,等回去我要告知父皇。”九皇子非常不滿的說道。


只是他的話還剛剛說出口,一羣眼睛從四面八方瞪了過來,九皇子的心都跳了一下。他真的擔心再說幾句話,就會被數萬人羣毆。

大概十幾分鍾,青金戰船靠岸了,從戰船中走出一千多號人。

“恭迎陸蕭侯爺聖駕。”

十幾萬人高呼,宋傑都被這氣勢嚇了一大跳。夏榮也被嚇住了,因爲陸蕭沒來,就受到這樣濃重儀式接待。陸蕭只不過一個侯爺,而他卻是帝國的太子,都沒有這樣的待遇,他此時有些後悔了,把民心趕到陸蕭那一邊去了。

“請侯爺爲我等做主。”

又是一陣請求呼叫,宋傑他有些忍不住了,這聲勢太過浩大了。夏榮的臉色僵住了,他真的後悔了。

“諸位軍民請起,陸蕭侯爺走不開,沒有來,特意派我前來。”宋傑伸手招呼說道。

宋傑說完,有一大批人很想罵人,你大爺的,你怎麼不早說。也有一大堆人感覺很失落,他們請求的事,只有陸蕭辦得了。既然陸蕭來不了,這些人都站了起來,但卻沒有走,陸蕭派人來一定有自己的用意。

“哈哈哈,孫良將軍,蘇青將軍,陸蕭沒有來,你們還有什麼依仗?”九皇子笑着說道。

孫良與蘇青現在額頭冒汗,陸蕭沒來,他們倆拿九皇子沒辦法,到了帝都告一狀,他們倆人頭不保。

“諸位民衆,陸蕭侯爺因爲戰事,走不開。但有本太子在,依然可以爲你們主持公道。”夏榮舉起自己手中的劍說道。

夏榮這一招可謂高明,把陸蕭的民心,轉化成爲自己的民心。夏榮這一招,非常管用,引起一陣歡呼。

“太子殿下萬歲,太子殿下萬歲。”

這個聲音依然很大,依然排山倒海。孫良與蘇青見到夏榮出面,他們倆心裏暗笑。你九皇子與陸蕭鬥也好,與太子鬥也好,這都不管他們倆的事了。

九皇子臉黑了,陸蕭是沒有來,夏榮也不好對付。

“有人貪贓枉法,增加我等賦稅,搜刮民脂民膏,請太子殿下做主。”

又是一陣排山倒海的聲音,喊了起來。夏榮這下臉有點黑了,他能把九皇子怎麼樣,九皇子是他留給陸蕭處理的,若是被他處理了,他的第一步計劃就泡湯了。剛纔他說的話,只是爲了借陸蕭的勢,順便獲取民心。但誰知道,陸蕭的人一點動靜也沒有。


“宋傑將軍,你們現在可以爲城中民衆主持公道了。”夏榮臉上擠出笑容說道。

宋傑又不傻,這件事本來就是你丫的挑起的,你要處置,我當然讓你處置了,這樣一石二鳥都用不上。

“君無戲言,太子殿下既然已經開了金口,這差事我們就讓給你了。你在泗水城也駐紮了一萬軍隊,讓你的戰士拿下九皇子,才搜刮的財物散給這裏的民衆,把九皇子打入大牢治罪就可以了。”宋傑一副謙讓的樣子說道。

夏榮面部有些抽噎,他還真想把這件事辦了,但他不能這麼辦,不然這件事是沒有一點意義的,九皇子必須讓給陸蕭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