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樣的人渣去死吧!」孟玄低喝一聲,果斷的出手,直接化作一道虛影沖了過去,一個膝撞直接將張燕頭的胸膛砸的凹陷了下去。

後者的身體倒飛出去幾丈遠,當再次砸在地面的時候,出了些許鮮血迸濺,整個人已經沒有了生機。被一擊斬殺了。

「你竟然是元俠五重天的俠客!」袁大千驚道,之前完全看走眼了,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和自己同等境界的俠客。

「嗡!」

一聲巨響,一道血紅色的長芒出現在了楚英的手中。他的兵器血紅長刀已經握到了手中,龐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宛若天上的神祗一般。

「俊……俊俠二重天的俠客!」袁大千的震撼已經到了驚悚的地步,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比自己還要小几歲的青年竟然超越了俊俠達到了和自己的父親同等的境界。

要知道,他和自己的父親這些年可是吸收了不少處子的陰氣,吞噬了不少人死人的怨氣才達到這種境界的。可是眼前這些人可沒有修鍊這種邪惡的玄功,卻能達到這種地步,怎能不震撼。

「你們為什麼也能達到這種境界!為什麼?為什麼老天這麼不公平,為什麼?」袁桐面目猙獰,雙眼在一瞬間也變成了如同蛇瞳一樣的豎眼妖異無比。

不要說是他了,就算是換做任何一個人在得知自己努力了許多年費勁心思去爭取的東西,竟然被幾個毛頭小鬼給超於了,恐怕都會這麼瘋狂和失望。

一鳴好不掩飾的大聲呵斥道:「哼!向你們這樣不珍惜生命,肆意殘害他人性命的人渣就算是達到了更高的境界也是人渣。這一點根本就不會改變,還想晉陞更高的境界,那可真的是天理不容了!」


「我為了復仇哪裡有錯!哈哈……只要我把你們全都殺了,在吞噬你們的死氣的話,那我一定能超越現在的境界。達到一個嶄新的領域!哈哈……你們納命來吧!」袁桐歇斯底里的大吼,面怒猙獰,宛若嗜血的魔獸。齜牙咧嘴的,在舔著自己的牙齒。

「轟!」

一座汪洋的血海從他的身體中透體而出,直接籠罩了整個房間。凝重的血腥味刺激著在場每一個人的神經和味覺。

「三姐,你帶著青蓮姐她們母女先出去。這裡只留下我們幾個就行了!」一鳴頭也不回的對著肖楚楚道。

他們幾個是俠客不會被這種邪惡的玄力傷害,但是普通人就不行了,沒有玄力的保護很容易被傷到的。

「好的!你們也要小心!」肖楚楚點了點頭,轉身拉著青蓮她們母女就向著外面沖了出去。

「想走!留下吧!」袁大千冷笑一聲,嘴角挑起,俊美的臉龐更加的讓人心寒了。他晃動身影,就要衝過去襲殺肖楚楚她們三女。

可是還不等他衝出去就被一道身影擋下了,同樣是清秀的面孔,手中拎著一把黃金色的方天畫戟,正是孟玄。他道:「你的對手在這裡,還是先打敗我再說吧!」

「好,那我就先殺了你再說!」袁大千目眥欲裂,血紅的豎眼讓人看著分外的詭異,好像是一條毒蛇盯著獵物。

「轟!」他果斷的出手,雙手成爪向著孟玄抓去,雙手成風,每一爪擊出就會有幾道寒光閃爍。陰風陣陣,讓人脊背發寒。

「鏗鏘!」

孟玄的方天畫戟不斷的舞動,擋住了這幾爪。可是前者的血肉之軀竟然如同金屬兵器一般,和孟玄的方天畫戟相撞竟然發出金屬的碰撞聲。

「這……」孟玄吃驚,因為他發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對方的指甲竟然能有一尺長,閃爍著銀灰色的金屬光芒,上面流淌著一道道的寒光,攝人心神。

袁大千陰冷的挑著嘴角,冰冷的面龐如同冰雪。愛惜的撫摸著自己的長指甲,陰柔的道:「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吞天魔功的厲害!」

「唰唰!」

又是幾道寒光出現,彷彿是黑夜中的星光閃爍,劃破了黑暗,刺得人們眼睛生疼。彷彿是伏擊下來的雄鷹。(未完待續。。) 無邊的血海已經籠罩了整個房間,甚至這個府邸都被汪洋大海給吞沒了。血雨腥風,狂風巨浪。在這些驚濤駭浪中,可以依稀的看到一隻只兇惡的鬼魂在哀嚎咆哮,它們全身籠罩著幽暗的氣息,那是他們冤死不甘留下的怨氣。而袁桐父子就是吸收的這些冤魂和這些人體內的精血來提升功力的。

「殺!」

袁大千雙手成爪,快速的襲擊著眼前的和自己高低差不多的孟玄。

「難道害怕你不成,告訴你這天地間永遠都是邪不勝正!」孟玄大聲呵斥,雙手揮舞著金色的方天畫戟,舞的密不透風,將自己的身體完全的籠罩在內。不只是防守,還帶著犀利的攻擊。

金黃色的長芒閃爍,孟玄身上一道道烙印出現,像是無數密密麻麻的裂縫在他身後不斷的旋轉蔓延。一股龐大的氣勢開始和那股充滿血腥氣味的海洋對抗了。

「鏘鏘」

火星四濺,兩者不停的撞擊,最後轟隆一聲直接突破屋頂,來到了外界。瓦礫破碎,迸濺的到處都是。兩人大戰到了物外的院子裡面,重新站立,兩兩對峙。

「吸溜!」陰柔絕美的臉龐,透漏著妖異的白色。袁大千邪笑著,伸手用舌頭舔了一下一尺長堅硬如同神兵一般的指甲上的一點鮮血。道:「這種鮮血的滋味果然和那下骯髒的普通人類不同,甘甜美味呀!不知道你體內的精血有多麼的好喝呀!」

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喝俠客的鮮血,但是以前吞噬的那些都是一些修為比較低,只有一兩重天的俠客。鮮血的味道並沒有這麼的甘甜可口。因此像是吸食了罌粟一般,幾乎上癮了。

孟玄身體閃爍著金黃色的神芒。一道道烙印不停的從他的身體向外閃爍。將他襯托的宛若神祗,莊嚴無比。

「是吧。我的頭就在脖子上,有本事你就來拿吧。就恐怕你有命說,沒有命來拿!」 重生女主播 ,看著對方詭異的功法,心中不敢大意。

「是嘛,既然熱身運動結束了,那咱們就開始真正的決戰吧!殺!」袁大千邪笑著,瞬間就凌厲的出手了,下手無比的狠辣。直接朝著對方的心臟、眉心攻擊而去。

十指的直接如同十柄匕首,每一柄都堅硬的如同神兵,砍在孟玄的方天畫戟之上火星四濺鏗鏘之聲不絕於耳。

孟玄面對對方凌厲的攻擊,絲毫不緊張,腳下踩著奇異的步伐,不斷的躲閃著,而且手中的兵器不斷的幻化成數百道光影,每一次出手就相當於數百柄武器同時攻擊。

「鏗鏘!」

寒光閃爍,兩人不停的攻擊。相互之間你功我防,斗得不亦樂乎。兩人可謂是平分秋色,針尖對麥芒,棋逢對手。

不知不覺間已經鬥了將近一百個回合。兩人卻並沒有任何的疲憊感。他們已經是元俠五重天的俠客了,只差一步就進入另一個領域俊俠級別了。所以這些打鬥對他們來說,還不是真正的實力。

而屋內。袁桐這個奉山鎮的鎮長同樣被無邊的血海籠罩著,他的身後有無數的冤魂在咆哮。張牙舞爪,凄厲的慘叫著。像是隨時都能衝出那血海撕咬吞噬活人。

看的人不寒而慄,後背發寒,忍不住的從頭涼到腳跟。

「桀桀!難道你們真的以為就憑藉你們幾個小鬼就能阻擋住我的計劃嘛?告訴你們,這是不可能的。奉山鎮近乎一半的人都已經被殺了,還剩下一半的人也有一小半都感染了瘟疫。就算我不殺他們,他們也全都會冤死的。到時候我就能一舉突破現在的境界,達到俊俠巔峰之境了。而你們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袁桐的豎眼閃爍著寒芒,像是萬道針芒刺出,讓人不敢直視。

可是面對他的一鳴等人根本就沒有一點的恐懼,對方只是俊俠二重天的俠客。不要說楚英和他同階,就算依舊是俊俠一重天也無所謂。因為他們有三個人,而且是三個戰力全都逆天的俠客,戰力不能以修為常理度之。

「哦,是嘛,就怕你沒有這個本事兒。來吧,和小爺來過幾招吧!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兒!」楚英不屑的說道,手中的長刀血紅長芒閃爍,不斷的吞吐,宛若有靈。

「我說老大,你也太強勢了吧。只有一個對手,憑什麼只有你自己和他作戰呀!他是我的才對!」韓信手中的青色長槍刷了幾下,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一鳴雖然是一個醫生,但是更是一個好戰分子。尤其是看到和自己戰力相當的人,更是體內的熱血沸騰,已經開始隱約有些顫抖了。「不行,他是我的。你們都是兄長的,怎麼也要讓著我這個最小的吧!」

三個人都是不安分子,全都是好份子,不然也不會這麼躍躍欲試,看到和自己戰力相當的人就走不動了。一鳴也想和對方一爭高下,所以才用這個說法來擠兌兩人的。

「去死!」楚英和韓信異口同聲的道,根本不管一鳴的這一套說辭,什麼兄長要讓著老小呀,純屬扯淡,對於他們來說只要好好的戰一場才是真理。

一鳴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一場猜拳比賽吧!誰贏了誰先上,你們感覺怎麼樣呀?」

兩人對視一眼,全都沒有意見。「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你們……你們……你們氣死我了!我不殺你們誓不為人!」和他們對峙的袁桐氣的全身都在發抖,臉色一會青一會黑的,額頭上都升起了黑線。

如果說之前他輕視幾人的話,那麼幾人現在對他就是**裸的藐視了。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裡,只是一個用以磨練的磨刀石而已。對,就是一個磨刀石而已,用以評定自己站立的磨刀石。這明顯是沒有將他放在眼裡,甚至不把他當做一個對手。

不要說原本就是心理扭曲的袁桐了,就算是來一個得道高僧看到這幾個人這個的羞辱自己,恐怕也不會淡定了,一定會氣的吐出血來的。

「你們已經成功的惹怒了我,今天我就讓你們全都下地獄。不,我要拘禁你們的靈魂,讓你們在我的燃界血海中永遠都無法輪迴超生!」袁桐歇斯底里,近乎猙獰的大吼道。兩隻豎眼有一刀刀寒芒乍現,有血芒在閃爍。

「你先閉嘴!等我們比出輸贏來,然後在和你對決!」一鳴毫不客氣的直接訓斥道,好像根本就不把他當做一個俠客,好像是一個下人一般,隨意的訓斥來訓斥去。

「什麼……」袁桐直接被氣的愣在了那裡,還從來沒有碰到過竟然會有人這樣的訓斥自己。那種感覺好像自己是一個低劣的奴隸一樣。

他渾身發抖,久久的說不出話來。激勵的壓制自己喉嚨裡面的鮮血,不想讓它吐出來。

「剪刀石子布!」

「剪刀石子布!」

……

一鳴他們三人根本就不理會那邊已經氣得幾乎吐血的袁桐,開始了猜拳絕頂輸贏了。經過了幾個回合之後,一鳴終於贏了他們兩個。

「嘻嘻!我就說吧,你們身為兄長要讓著我這個老小的,你們還不相信,真是麻煩!」一鳴笑盈盈的說道,兩隻眼睛都完成了月牙,透漏著小孩子的頑皮和童真。

「轟!」

那邊,袁桐已經忍受不了了。如果在這樣讓這幾個小鬼這樣下去,恐怕他就支撐不到廝殺就被氣死了。

龐大的氣勢像是驚濤駭浪的海嘯一樣,波濤洶湧,瘋狂的向著四周衝擊。屋頂轟隆一聲直接被這股氣勢衝擊的粉碎,化作滿天的瓦礫和灰塵,化為了粉碎。

「殺!」袁桐大喝一聲,雙手的指甲瞬間暴漲了一尺多長,帶著咧咧的寒風,向著一鳴就沖了過去。

「那就來吧!」一鳴的雙眼也爆發出炙熱的光芒,他體內的熱血沸騰,狂熱無比。甚至能聽到他體內熱血沖刷血管的聲音,如同滾滾雷震。


「轟!」

萬丈光華閃爍,億萬霞彩垂落。兩人的第一次撞擊就動用了全力,全都沒有留手,準備要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比拼出一個結果來。

兩人都想到了一塊,但是出發點卻不相同。袁桐是為了殺了一鳴之後,在斬殺其他兩人,所以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才全力出手的。而一鳴則是因為不拿出全力就不可能和對方抗衡而全力出手的。兩人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是結果卻完全的一樣。

「轟隆!」

強大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掃蕩,橫掃八方十地,這裡的房屋都無法阻擋這股強大的力量,在一瞬間就變成了粉碎,不復存在了。

一鳴的拳頭、袁桐的鷹爪在這個時候撞在了一起。兩人的手上都有天地烙印在閃爍,可是一鳴並沒有被對方堅硬如同神兵的鷹爪刺破。甚至連一個白點都沒有出現,他的全都竟然也堅硬如同神兵。


「好強!竟然沒有被我的鷹爪擊傷,不過接下來就不會那麼被你輕易的接住我的攻擊了!」袁桐心底暗自的驚異,不過卻讓他更加的擁有鬥志了。

兩人分開之後,再次碰撞到了一起。只是一瞬間,他們就攻擊到了十幾次。兩人全都是以自己的肉身戰鬥,並沒有接住任何的兵器。(未完待續。。) 衝天的力量席捲八方,將這整座府邸都震動不已。一鳴和袁桐兩人的大戰竟然波及到了整座府邸,毀滅了近乎一半的房屋。

「一鳴最強大的就是肉身的強度,比我都要強。和袁桐這個嗜血惡魔對抗也在情理之中!」楚英看著一鳴不斷的用拳頭和對方的鷹爪硬碰硬,說道。

的確,一鳴現在最強大的就是肉身的力量。比他的修為可是整整高了一個大境界,已經達到了俊俠巔峰的肉身強度。而他之所以能越級而戰出了強大的玄術之外,就是他引以為豪的強大肉身了。


「轟!」

一鳴淡藍色的拳頭不停的出擊,接連轟出了上百拳來對抗對方的鷹爪。鏗鏘之上不絕於耳,兩人的戰鬥依然到了白熱化的地步。道紋閃爍,一鳴的身體被無邊的天地烙印籠罩了,每次展動身體就擁有著吞天懾地的力量。

「開雲術!」他施展出最快的速度來,和對方不停的周轉。如果不是擁有最迅捷的速度,恐怕根本就不足以和對方戰鬥這麼久的時間。就算他的肉身強大無比,也會被對方給擊潰的。

左手吞天術,像是一個不斷吞噬是一切的黑色漩渦。右手奔雷術,像是一頭閃爍著雷電的牤牛。

淡藍色的火焰不停的蒸騰,像是一頭藍色的火鳳凰。雙翅振動,讓一鳴的速度達到了極致。雖然不是說已經天下最快,但是還是比袁桐快上一籌。

「你就這一點力量嘛?如果就只有這一點,那你就可以去死了!」一鳴對著比自己高上一頭的袁桐大喝道。俾睨天下,唯我獨尊。

黑色的漩渦散發著恐怖的吸力。像是要將這個蒼天都吸收殆盡。道紋交織,噼里啪啦的閃電不停作響。可以說。吞天術是最好的防禦術,只要是對方的力量不是特別的強大,都能被一鳴吞噬到未知的空間去。

袁桐震撼,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沒有多大的少年竟然如此的難纏,小小年紀已經堪堪和自己比肩了。

右腿橫掃,無量的神芒衝天而起。想要將一鳴直接橫掃出去,但是一鳴也不是吃素的。身體縱越飛去,直接衝上的天空。雙臂震動,和淡藍色的火焰鳳凰何為一體。鳴叫九天。

「開雲術!」他低喝一聲,施展出火鳳最強大的攻擊手段。

他的身體像是化作了一道天外隕石,沖了下來,空氣都被他下降的速度點燃了起來,燃燒起赤紅色的火焰。彗星掃尾,直接撞擊了過來。

「你去死吧!憑你的力量還不足以打倒我!」袁桐健碩的身體如若虯龍盤踞,每一絲的肌肉裡面都擁有著爆炸性的力量。


一尺長的指甲上下揮舞,身後的血海竟然被他託了起來。驚濤駭浪、大浪席捲八方。整個天空都彷彿被血海遮蔽,狂濤巨浪。如同雷鳴。

「吞天魔功?吞食天地!」

袁桐歇斯底里的大吼道,雙眼綻放出陰冷的血紅色長芒,直搗蒼穹。

這無邊的血海竟然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不再只是普通的血海。而是變成了具有腐蝕性的海浪。整個府邸在一瞬間就被吞沒,當大浪掀起,地面一片空曠什麼都沒有留下。

「好險!」孟玄在血海籠罩的一瞬間。覺察到了危險,就縱身逃了出去。現在看到這種懾人的景象。嚇得全身是汗。如果晚出來一秒,恐怕就會屍骨無存了。

「桀桀……看到了嘛。這就是我們的力量。你今天是死定了,竟然敢管我們的閑事。也不知道誰給了你這麼大的膽子!」袁大千也跟著追了出來,看著孟玄驚恐,陰冷的臉上掛起了得意的笑容。

而楚英早就帶著韓信飛到了空中,如果不是這樣兩人恐怕也和那些建築一樣被直接腐蝕成一具白骨了。

「好邪惡的功法,竟然具有這麼強大的腐蝕性!」韓信也是一身冷汗,好在楚英能飛行,不然兩人可就真的遭殃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