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知道,不過上次我從海底魔宮中出來,異形蟲並沒有發動海底魔宮中的機關禁制什麼的!」江帆想了想道。

「風險肯定有,除非不去,要去的話其實也沒再多的辦法了,如果異形蟲真的啟動了海底魔宮中的機關禁制,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只要我們謹慎留心些,我想自保還是沒問題的!」江帆退一步道。

「穩妥一些,我會多準備幾座符陣,白老哥也一樣,真要情況不利,也好爭取些時間,只要有那麼個時間空擋,我們自保就沒問題了!」江帆做好最壞打算道。

「嗯,可以,這個異形蟲是非殺不可的,它的危害其實遠遠超過人形骷髏蟲,有黑皮仆獸這個強大相助,也是我們的唯一機會了!」楊爽沉默沉默了會道。

「好,拼一拼了!」白剛點點頭一發狠道。

江帆手中的精血符球一忽閃,江帆一看,笑道:「黑皮馬上就動身了,我們也走吧!」

江帆、楊爽、白剛立刻找到空間傳送場,幾次傳送來到靠近海邊五千餘里的一個鎮子,接著楊爽使用時空魔絲帶,時空轉移,帶著江帆、白剛來到靠近海邊五百餘里的群山之中。

「黑皮什麼時候到?」楊爽掃視了下周圍問道。

「黑皮要二十分鐘後到,它很謹慎,擔心遇上人形骷髏中,不敢直接過來,需要繞個大彎過來!」江帆道。

「那我抓緊時間布陣!」白剛道,接著走向一旁樹林中去,江帆立刻進入符咒世界,在海蚌魔獸的幫助下拓印獲取它的氣息和身體部分組織,這是進出海底魔宮必須的,當然還要準備設置符陣。

江帆有符咒世界相助,很快準備好一切出來,十分鐘后白剛也準備好了,又等了幾分鐘,忽然楊爽看向前方道:「好強大的氣息,有東西接近過來了!」他的實力最強,感應能力也最強。

江帆忙風之眼掃視,果然在前方五六十里的低空,貼著樹林一道虛影閃電般飛來,兩三秒鐘,虛影驟然出現在眼前,大家這才看清楚,一米大小扁平黑布袋似的玩意浮在空中,正是黑皮仆獸。

「小子,進出海底魔宮沒問題了吧?」黑皮仆獸直接沖著江帆問道,這是它最關心的問題,現在吸了小憨的血,一天之內不懼怕異形蟲分泌的詭異氣息了,唯一擔心是進去出不來了。

「放心,進出絕對沒問題!」江帆笑道,接著將在海底魔宮中可能發生的情況交代一陣,黑皮仆獸自是沒問題,三人一獸又商議了下細節這才算完全準備好了。

有黑皮仆獸自然不需要江帆使用穿越石位移,黑皮仆獸那一米大小的扁平身軀一顫,瞬間變作六七米大小,江帆、楊爽、白剛三人立刻上去坐穩,黑皮仆獸頓時閃移消失。

黑皮仆獸連續數次閃移便來到海洋中央上空數萬米高空懸停,江帆風之眼透視看了看海底,確定位置,黑皮仆獸立刻一閃消失出現在那個進入海底魔宮的峽谷口。

黑皮仆獸的出現,頓時平靜的海底海水出現洶湧,守在一旁的海蜇魔獸頓時大驚,急忙怪叫:「有敵人入侵,發出最高警報!」同時周圍的海龜魔獸,巨蟹魔獸等等都躁動驚呼起來,蜂擁而來。

「小子,你趕緊的!」黑皮仆獸立刻喝道,身形一顫,閃出數道金光,砰……三聲爆響,將圍攻過來距離最近的海蜇魔獸、海龜魔獸、巨蟹魔獸頃刻擊成碎片而亡。

江帆也毫不耽擱,立刻意念發出,一個符球飛出,瞬間化作海蚌魔獸身形,嘴巴一張吐出一滴靈魂精血飛出,峽谷口地面頓時開裂出現一個大洞,一道金色光環出現。

江帆又取出一個猩紅色符球捏碎,呼的一下一團紅霧將黑皮仆獸和它背上的三人整個包裹,黑皮仆獸立刻閃身鑽入金色光環中消失,金色光環隨即消散,開裂的地面迅速合攏。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嗷!黑皮仆獸帶著江帆進入了海底魔宮,其他海洋魔獸驚駭無比,紛紛發出嘶鳴警訊,守護入口的海蜇魔獸已死,接替位置的海馬魔獸立刻發出靈魂傳輸通知海底魔宮中的獸主。

也就一秒鐘的樣子,黑皮仆獸、江帆一眩暈眼前一黑,接著便明亮起來,一人一獸落在了海底魔宮的前院。

忽然強大恐怖的氣息壓來,迅速鎖定黑皮仆獸、江帆、黑皮仆獸到無所謂沒什麼感覺,但江帆卻難受了,似乎萬斤巨石壓在胸口喘不過氣,感覺到濃烈的殺意和憤怒。

「黑皮,你竟敢帶著卑劣的人類來我的海底魔宮,你找死!」一團黑霧就在面前五六十米遠,兇狠咆哮道,接著黑霧一涌動,一顆黃色液體飛出瞬間氣化,接著一道酸酸臭臭的氣味襲來。

我靠,異形蟲的陰性分身在這,看來要有一場惡戰了,江帆頓時鬱悶了,催動金色的鼎,強大的能量釋出護體抵抗巨大壓力,一邊忙傳音道:「黑皮,這個就交給你了,我要去找異形蟲!」

「你別急,我送你一程,你穩住身形了,別摔死了!」黑皮仆獸忙靈魂傳輸道。

「嘻嘻,蟲子,一個多小時前我吸了小憨的血了,你的那個氣味對我無效哦!」接著黑皮仆獸故意呼哧呼哧的喘息幾大口,然後得意的笑道,一邊強大的氣勢散出幫助江帆減壓。

「好啊,原來你是故意……!」異形蟲陰性分身怔了怔,隨即恍然,頓時狂怒,但話沒說完便打住,一邊暴退百米,黑皮仆獸忽的一下身體變成四五十米巨大,爆閃撲向那團黑霧了。

黑皮仆獸料到異形蟲陰性分身會躲開,撲去是個虛招,中途忽的升空百米,身軀一抖一道金光爆閃擊向異形蟲陰性分身。

同時在空中的黑皮身軀一傾斜一緊鎖接著猛的顫,背上的江帆頓時像是閃電般被爆射飛出,直奔中院射去,造成對異形蟲陰性分身的強大壓力讓它無暇顧及,從上空將江帆送走。

異形蟲陰性分身大驚,猛的一閃,轟的一聲,金光擊在地面,奇異的是地面卻絲毫無損,倒是激起了一陣狂風。


黑皮仆獸也料定異形蟲分身要阻擊江帆,一聲暴吼,身體再次顫動,數十道金光爆射而出,只有幾道金光是攻擊異形蟲分身,其餘的全是封住異形蟲分身追趕江帆的方向,一字排開延綿百餘米。

異形蟲分身要回身追趕江帆必然被金光擊中,只得前竄躲過攻擊,狂怒吼叫:「黑皮,今天我一定要宰了你!」

「你去死!」黑皮仆獸很是不屑,暴喝一聲,身體猛烈的閃出金光攻擊異形蟲分身,異形蟲分身氣得嗷嗷怪叫,知道失去先機,必須扳回來,一發狠黑霧閃動,竟是與黑皮仆獸展開對攻。

轟!兩道金光相遇,強大恐怖的氣旋衝擊波形成,異形蟲分身和黑皮仆獸都是倒飛出數十米摔倒地上,竟是勢均力敵。

嗷!黑皮仆獸動作極為迅速,一聲怪叫從地上彈射而起,嘴巴一張無數黑麵條寬的細線像是洪水傾瀉而出,鋪天蓋地閃電般圍住異形蟲分身雨點般射去。

咳咳咳……異形蟲分身也不示弱,猛的一陣咳嗽,包裹身軀的黑霧頓時暴漲成數十米一團,黑霧閃動流光嗤嗤的閃出無數電流迎擊無數黑線,在空中形成火花四濺。

黑皮仆獸沒動,嘴巴依舊大張著,無數黑線源源不斷用處包圍異形蟲分身攻擊,而異形蟲分身的黑霧也不斷閃出無數電流迎擊,一時形成的僵持狀態,兩者竟是全力拚上了消耗。

其實江帆是不需要黑皮仆獸送他一程的,只是來不及拒絕,江帆只得承其美意,彈射出的同時也趁機用上了風無影技能,瞬間穿過海底魔宮的中院,直接落在後院。

江帆不敢耽擱一絲一毫時間,一落地便爆射向異形蟲所在的房間,早已熟記海底魔宮中的情況,同時一手握住誅神劍,一手托著聖石箭桶。

一秒鐘,江帆就到了一條寬敞的走廊,看著異形蟲所在的房間,房門關閉著,江帆單手舉劍,全力催動金色的鼎,強大的能量灌注在誅神劍,狠狠地劈去。

轟的一聲爆響,房門微微一顫沒被擊毀,我靠,不是吧,這道門這麼結實,看來材料非常特殊了,江帆驚愕,隨即另一手按下按鈕,嗖嗖的三十六隻聖石箭近距離的朝著十餘米外的房門射去。

這桶聖石箭尖可是塗抹了雙頭裂體獸那超強的毒液的,既能破解符咒也能侵蝕消融物品,而且尖端異常鋒利無比,針刺絕對比刀劈的危害還要打,因為受力面更小更集中。

哧哧……十餘只聖石箭射在門上,其餘的射在牆壁上了,但不論是門上的還是牆壁上的,聖石箭只射入半寸,嗤嗤的冒出陣陣煙霧,被迅速侵蝕出現一個錢幣大小的凹陷孔洞,但門並沒有洞穿。

江帆急忙再次連續按下按鈕,第二撥,第三撥聖石箭連續射出,隨即意念發出收起射空的聖石箭桶,取出另一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連續三次按下,門都破不了還如何殺異形蟲。

門上至少被射上了七八十隻聖石箭,侵蝕作用的疊加,門上已是出現數十道遭到侵蝕出現的深深凹洞,有的地方似乎即將洞穿,強悍堅硬的門應該被大大削弱了。

江帆收起射空的聖石箭桶,猛的後退十餘米,誅神劍舉起,催動金色的鼎,全力爆發。

「飛灰湮滅!」江帆輕吼了一聲。

轟的一聲巨響,門終於分崩離析亂石飛濺,原來門是特殊的金屬材料製成的,連帶門框周圍的牆壁也倒塌兩三米,出現一個五六米的大洞,整個房屋為之顫動。

兩三百平米的大房間中央,一個直徑三米的水晶球面前五六米遠,一團黑霧,黑霧伸出一根黑帶子似的玩意進入水晶球,纏在水晶球中央的柱子上,黑霧中的異形蟲心中焦急萬分。


在江帆開啟海底魔宮入口時,異形蟲就收到了海蜇魔獸發來的警訊,有一人一獸入侵,便急忙命守在身邊的分身前去阻攔,並不怎麼擔心,它相信分身的實力。


但很快察覺到是黑皮仆獸來了,這才大驚,知道麻煩大了,分身要殺黑皮仆獸很難,拖住絕對沒問題,但還有一個人呢。

異形蟲也察覺江帆了,這小子不一般,只怕房門難以抵擋,雖然發出信號召喚三隻海洋獸主趕緊回援,但還是非常擔心,三隻獸主趕來需要時間,遠水解不了近渴。

一旦破門而入,自身只剩一層不到的實力了,不得不自保,只有啟動海底魔宮的封印機關禁制,但那樣計劃就前功盡棄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在不斷的用聖石箭射門,門被侵蝕,異形蟲明顯的感覺到堅硬的門被不斷被削弱,看來支撐不住了,異形蟲十分焦急窩火。

忽然感覺到江帆舉著誅神劍爆發出強大的氣息,知道不妙,心中迅速盤旋著,忽然黑霧一顫,一道金光釋出,化作一個金色的防護罩,將自己和水晶球整個罩住。

江帆轟破門,拎著誅神劍沖入房中,正好看到二十餘米外被金色防護罩護住的那團黑霧和水晶球,異形蟲急忙喝道:「小子,我們做筆交易如何?」

「呸,趁你病要你命,鬼才和你做交易!」江帆冷笑道,誅神劍舉起就要發動攻擊。

「小子,你是殺不了我的,你要攻擊的話,魔神之骨你就再也得不到了!」異形蟲又是大喝。

「魔神之骨!……魔神之骨在水晶球里?」江帆頓時吃了一驚,停下動作,迅速打量空曠的房間,最後視線落在那水晶球上,狐疑道。

「嘿嘿,魔神之骨就在水晶球的下面,你要是攻擊,水晶球會被毀的,藏有魔神之骨的符咒封印就會變成死印,再也無法開啟了!」異形蟲賊賊的笑道。

「你要是立刻帶著黑皮離開海底魔宮,我就把魔神之骨給你,今天之事我不再追究,我們從此互不侵犯,如何?」異形蟲建議道。

「你把魔神之骨給我!」江帆一怔,頓時心動,要是得到魔神之骨,那開啟符天神殿的所有條件就滿足了,不對,異形蟲有那麼好心,會這麼老實的將魔神之骨交給自己?

這後院中還有兩處禁區,魔神之骨肯定不在這,異形蟲在撒謊,是在拖延時間,或者弄個假的魔神之骨給自己也說不定。

殺了它,它的分身必然也活不了,那時整個海底魔宮都是自己的,魔神之骨就在這裡,自然也是自己的了。

現在是殺異形蟲的最好機會,放虎歸山以後再也沒這種機會了,何必與它啰嗦,江帆想到這眼中寒光一閃喝道:「鬼才信你,殺了你魔神之骨一樣是我的,你去死吧!」

江帆誅神劍高舉,大喝道:「飛灰湮滅!」滿天劍影襲向異形蟲,也不管什麼水晶球了。

異形蟲一看十分失望和無奈,忽悠不到這小子,試試這小子的斤兩,看看是不是不放棄水晶球能對付得了,黑霧猛的爆發金光,金色的防護罩立刻變成三層,每層拉開半米距離,形成三道防線,可以更好的化解攻擊。

轟……滿天劍影劈在防護罩上,第一道金色防護罩崩潰,接著第二道隨之崩潰,第三層也崩潰,經過三道防線后,劍影勢頭弱了不少,但還是襲向那團黑霧。

異形蟲鬱悶了,這小子還挺強大的,看來抵擋住他的攻勢很難了,黑霧暴漲,出現兩隻十餘米巨大的手掌擋住劍影,噗噗的兩聲悶響,黑霧頓時消散,終於化解了江帆凌厲的一擊。

不過黑霧卻是隨之開始顫抖起來,這邊維持著水晶球內的水紋線不下落,這邊還要分散精力應對江帆的攻擊,十分吃力。

不過藏在黑霧中的異形蟲不會輕易放棄,迅速的服下一顆黑丸,開始反擊了,黑霧頓時金光爆閃襲向江帆。

江帆吃了一驚,沒想到只有一層實力的異形蟲還這麼強悍,竟然化解了自己的絕招飛灰湮滅,看到金光閃來,急忙風無影技能使出躲過。

江帆誅神劍再次揮起,這時黑霧卻迅速伸出一隻巨大的拳頭狠狠的閃電般砸來,江帆一咬牙,大吼:「飛灰湮滅!」迎上。

轟的一聲爆響,硬碰硬,頓時狂暴的氣流四溢,整個房間為之一搖晃,巨大的黑拳崩潰,但江帆也不好受,強大的反彈之力讓他失控倒飛出去,砰的一聲撞在牆壁上。

我靠,還有這麼強大的反擊能力!江帆驚訝,呲牙咧嘴震的很難受,背部一陣疼痛,幸好已經催動金色的鼎形成護體能量,不然真的要骨斷經折受傷不輕了,抖擻一下身體,就要再來。

異形蟲也是驚訝,已經使上全力了,看來無法打敗這小子,服下黑丸只能支撐片刻,只得再次咋呼道:「小子,我說了你是殺不了我的,做交易的話你得到魔神之骨,從此我保證不找你麻煩!」

「那我怎麼相信你,除非你吃下這個我就信你!」江帆自是不相信異形蟲,不過也感覺到這種強攻似乎難以奏效,必須輔助其他手段,眼珠一轉道,一手伸入懷中。

「吃什麼?」異形蟲奇道,有些迷惑,江帆迅速從懷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兩顆臭靈捏碎,入海時已經服下滿天珠解藥了。

「呃,好臭!咳咳咳……你敢使詐!」異形蟲忽然驚呼猛咳,接著大怒,瞬間反應過來,陰性分身早就告訴它了,這小子能釋放一種奇臭的東西,只是一時忘了這茬。

「使詐又怎樣,你去死!」江帆冷笑道,捏碎臭靈隨即便取出了聖石箭桶,按下按鈕,嗖嗖的聖石箭就爆射向黑霧。

無法妥協了,雖然很臭難受,但異形蟲還能勉強忍住,見有許多東西射來,一發狠全力爆發,黑霧暴涌,閃出無數電流射向江帆展開對攻,同時一道黑霧屏障形成,不得不動用本命護體精元了。

江帆看到無數電光襲來,大驚,急忙丟掉聖石箭桶,催動金色的鼎誅神劍舞動防禦,護體能量結出體外半尺,金縷戰衣也釋出,雖然神器在這使用受到限制,但總是一道防護多少能起些作用。

嗤嗤……多數聖石箭被電流擊落,只有六七隻聖石箭射入黑霧屏障,煙霧升起,異形蟲大吃一驚,察覺到本命精元受到侵蝕,忙一顫一個爆發,遭受侵蝕的黑霧被捨棄,這種消耗遠比拼殺還大。

江帆的日子也不好過,誅神劍舞動抵擋住多數電光,還是有數道電光突破,噗噗……護體能量被擊潰,只能發揮出兩層不到威力的金縷戰衣竟也抵擋不住,瞬間穿透。

我靠,這麼厲害!江帆一陣劇痛,鮮血汩汩流出,心中大驚,看來單獨殺異形蟲太難了,該出動幫手了,一定要殺了它,立刻意念發出,混沌神獸、飛翼銀龍、金甲蠻蟲紛紛從符咒世界中出現,

混沌神獸只吃了三層飽,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一看那團黑霧,頓時兩隻小眼睛賊亮,嘴巴一抿稀溜溜就是暴吸。

飛翼銀龍站在受傷的江帆身旁,金甲蠻蟲得到指令閃身守在門口,一晃身軀變得巨大,將門口堵了個嚴實嚴陣以待。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極短暫的時間內完成,不到一秒中,飛翼銀龍、金甲蠻蟲出現都無所謂,但混沌神獸的出現,讓異形蟲大吃一驚,驚呼起來:「混沌神獸!」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呼……異形蟲驚詫的同時,被混沌神獸發出的巨大的吸力拉扯著一個踉蹌,身形出現失控,伸入水晶球中的黑帶子頓時蹦的筆直。

幸好牢牢的抓住水晶球中的柱子,不然已被吸走,但是周身的黑霧出現劇烈躁動欲裂就要崩潰,異形蟲大駭,急忙低喝:「蛻裂,遁形!」

異形蟲不得不捨棄了,不然小命不保,欲崩潰的黑霧驟然一緊縮,一道精光爆閃,一道黑影閃電般射向守在門口的金甲蠻蟲,原地只留下三分之一團黑霧,嗖的一下被混沌神獸吸入口中吞下。

我靠,金蟬脫殼,異形蟲跑了!江帆既是欣喜又是鬱悶,不過可以肯定,異形蟲應該是傷元氣了,急忙大叫:「攔住它!」

異形蟲一鬆開水晶球,水晶球中的水開始下降,隨即外面發生巨大變化,之前被淹沒,符神界和符魔界廣大範圍陸地的海水呼嘯著退潮似的全面迅速退去。

堵在門口的金甲蠻蟲看到黑霧中閃出黑影衝來,雙眼凶光一閃,暴吼一聲狂暴迎上,砰的一聲巨響,金甲蠻蟲與黑影撞在一起,隨即兩者都彈射倒飛而出。

飛翼銀龍也動了,一聲嘶鳴,碩大的身形撲向倒飛的黑影,單爪揮出猛擊向黑影,噗的一聲,飛翼銀龍擊個正著,但爪子彈起老高,巨大的反彈之力讓它的身軀在空中翻滾起來。

黑影在空中一滯緩,頓時看清了,是一團濃烈的黑霧,顯得粘稠不少,被飛翼銀龍爪子擊中的部位,黑霧開始出現少量的升騰消散現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