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了一會兒勁兒的功夫,林楓就將這些東西全部移植了進去。幸好這個時候沒有人來到後院裏面,完成以後,擦了一下臉上的汗珠,林楓抓緊時間走了出去,他突然想到那一些昨天在山上的種子也是經過了一些空間裏面的靈水的,雖然沒有那麼多不過,但是去看看比較好,別出現什麼意外。

“哥哥,你去哪裏,怎麼不吃飯嗎?”林楓急急忙忙的走出後院以後,碰到了出來準備吃飯的林欣。

不過這個時候林楓可沒有什麼心思來吃飯,於是擺了擺手,便向外面走去邊說道:“你們先吃吧,我去外面有一些事情,等我處理完以後再回來,耽誤不了多長時間的。”

以林楓現在的腳步來說,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就能來一個來回。如果那邊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岔子的話,那麼他是趕的上吃飯的,所以並沒有欺騙林欣。

“你哥哥現在去什麼地方啊,看起來這麼的慌張?”

聽從了林楓的話,並沒有往後院觀看的吳奇國,看到林峯居然如此的迅速的往外面跑,於是非常的好奇,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居然讓林楓在這個時候,不顧着吃飯也要出去。

“不知道,不過我哥哥說一會就回來了。”

林欣聳了聳肩,然後也就沒有管這樣的事情,既然林楓說了一會就回來,那麼一定不會耽誤了。

吳齊國也沒有放在心上,雖然他非常的好奇後院裏面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不過當他剛進去的時候就看到了一隻非常大的小鳥,站在門口。

然後兩隻眼睛狠狠的盯着他,彷彿只要他敢過來就要打他一樣,想了一下,吳齊國並沒有將這一個事情告訴其他的人,畢竟自己剛進去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發現,但是林楓走後就有了這樣的東西。

那麼看起來這隻雄偉的大鳥一定是林楓帶來的,目的就是爲了不讓其他人走進後院,於是也就沒有強求,反正到了最後林楓還是需要告訴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絲毫並不知道這一切的林楓,回到了昨天種植藥草的地方,發現這裏並沒有如同後院那一些藥草長得瘋狂。

雖然有些不合常理的事,還是能夠讓人接受的,仔細的辨認了一下,發現這些藥草種子只不過是剛剛開出來而已,於是狠狠的鬆了一口氣,他還真的是怕這些藥草種子因爲補的太多,所以說出現一些難以讓人相信的事情。

不過想來應該是昨天並沒有澆灌多少空間裏面的靈泉,只是灌溉了很多經過了一些照射的水,所以說並沒有出現瘋狂長的現象。

既然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林楓也就放下了心思,擡頭看了一下種的果樹,發現也有一部分果子已經徹底的成熟,紅豔豔的掛在枝頭上,散發着一股濃郁的香味兒,誘惑着那一些聞到這一股香味的人,想要過來狠狠的吃一口。

事實上,林楓也就這樣的做了,摘了一個特別大的果子,小心的咬了一口以後,林楓整個人都充滿了一種快樂的感覺。

原本以爲哪怕是結過一次果子以後,這些果樹再次結出來的並不是那麼的鮮美。但是沒有想到第二次就出來的還比第一次的好,更加的甜更加的酸爽,在吃了三個以後,林楓才意猶未盡的結束了這樣的行動。

“看來再過三天,這些果子就能夠完全的成熟了。”

估算了一下,林楓發現自己最近還得去縣裏面一趟,他想到了在縣裏面有一家四星級的酒店除了賣菜以外,還會有一些果實拼盤,如果能夠在那裏打開一個非常好的局面的話,那麼這些果子就一定會被所有人追捧。

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林楓就快速的回到了家裏,正好趕上吃中午飯。這個時候林楓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餓,畢竟那些果子帶來的能量特別的大,哪怕是以林楓的肚子,也沒有辦法在吃更多的東西。

在回去以後,他先去了一趟後院將小鳥姐妹,然後將今後該做的任務吩咐了下去,那就是讓他們好好的看管一下果子,別在出現上一次出現的情況。

並且許下了一個好處,只要是她們兩個幹得好,那麼等到果樹這次的擴張以後,她們兩個人可以一天吃到十個左右的果子,雖然經過了空間裏面的靈氣的洗禮,小鳥姐妹對於那一些果子已經看不上了,不過這畢竟是林楓吩咐的,兩隻小鳥也沒有辦法反駁。

只能夠希望林楓以後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把他們兩個給解放出來。

在餐桌上,對於後院發生的事情林楓準備解釋的時候,發現衆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想要聽的興趣,或者說大家並沒有想要讓林楓解釋什麼。


他們明白林峯一定有着一些不不想讓他們知道的東西,與其讓林楓覺得爲難,還不如不再關注這樣的事。所以都非常的達成了一個默契,就是關於一些不能夠接受的事物也都爛在心裏面,不再追問,不再詢問。

對於這樣的局面,林楓感覺到非常的感動。有一些東西還是不能夠讓衆人所知道的,哪怕是最親的人也是一樣,他非常的害怕在解釋的過程當中,無意中會暴露出玉令的存在。

既然大家都不再追問,那麼林楓也就當做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喂,林楓,我和村裏面的其他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在明天的時候就去你的果園裏面參觀一下,你準備一下吧。”

等到吃完這一頓有些尷尬的午飯的時候,突然一個電話打到了林楓手機上面,歐陽瑾的聲音隨之而傳來。

“怎麼會這麼的急呢?”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以後,林楓的眉毛都皺了起來。他不是說不想讓村子裏面的人來看一下,畢竟那一些果樹發生的變化早已經傳遍了整個村子,只是果實的第二次成熟近在眉睫,這個時候如果讓村子裏面的那些幹部進去,還不知道會惹出多麼大的亂子。


“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如果你那裏不方便的話,我可以讓他們再等等。”

歐陽瑾在那邊聽到了林楓有些不太願意的聲音,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

“算了,你們明天來吧,我找人陪着你來。不過咱們先說好,我的那一些果子又要開始成熟了,所以我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你們進去的話,可以稍微吃一點但是絕對不允許拿出來。”

種的果樹雖然有些多,但是也經不住別人拿啊,如果那些村子裏面的幹部,臉皮厚一點,拿的恐怕就不是一斤兩斤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啊,你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的。”

聽到林楓心裏面原來有這樣的害怕的心思,歐陽瑾並沒有多說什麼,不過這個時候她心裏面還是有些稍微的不瞞的。

不就是幾個果子嗎?至於摳成這個樣子嗎?難道自己的面子在他的眼裏面就根本一文不值嗎?

在這個時候,歐陽瑾根本就沒有想到那些果子到底有多麼的瘋狂,有多麼的厲害。等到第二天到達的時候,她就明白了爲什麼林楓會打這樣的預防針了,不是說她沒有聽到過村子裏面關於這片林子的傳奇故事,只是以訛傳訛,村子裏面的版本已經有了非常的多,並且大部分已經被神化了,甚至有的人說主要是吃一個果子就能夠多活十年的話。

這讓生活在紅旗之下的歐陽瑾,心裏面對於這些版本不太相信,不過對於林楓的那一些果子的希望,還是報得非常的高的,畢竟那一天的百鳥來臨的時候,雖然她沒有親眼看到,不過那樣的場面早就驚動了縣裏面和村子裏面的一些人。

但是在她的想法裏面,那一些果子充其量只不過是一些比較高檔的果子,所以纔會引來那麼多的小鳥,其實並沒有其他的用途。

與其說這一次的果園查看是她來組織的,不如說是上級的命令。

如果沒有上級的命令的話,歐陽瑾根本就不想這樣大張旗鼓的來林楓的園子裏面,畢竟她的想法只是想要林峯做一個試驗基地,做出一番政績來,能夠爲一方百姓造福這纔是她的目的。

在一切都還沒有變成事實的話,歐陽瑾根本就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只是紙是包不住火的,既然沒有辦法把那一天的情景全部都給壓下去,那麼也只能夠順水推舟的讓林楓的果園暴露在那些人的面前。 至於實驗基地的話,只要是做的稍微的隱蔽一些,想來應該不會那麼快的就讓歐陽家裏面的其他人知道,不會那麼快的打壓。

這一些官場上的博弈,林楓並不知道,他現在只有一個頭疼的問題,那就是如何讓那一些村子裏面的領導,不要肆意的踐踏果園裏面的一切,要不然的話,哪怕是損失一根樹枝,他都感覺到非常的心疼。

“珊珊,你先過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林楓來到了吳珊珊的門前,然後把裏面正在看資料的吳珊珊叫到了面前。

“林楓,你有什麼事情嗎?”

吳珊珊有些好奇,林楓並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找她,除非是那一些官員準備視察果園才應該來找她的吧。

等等,視察果園,難道是那些村子裏面的官員準備來了嗎?

想到這裏,吳珊珊臉上都露出了笑容。這是她第一次的任務,如果能夠順利的完成的話,她相信在林楓的心裏面地位定會向上攀爬的。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不錯,那些村裏面的人準備明天就來,不過我想說的並不是這些。”

四下看了一下,林楓就像做賊一樣,悄悄的附在了吳珊珊的耳朵旁邊,將心裏面的所有的打算全部說了出來。

聽到了林楓的打算以後,吳珊珊兩隻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彷彿是聽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林楓,你確定要這樣做嗎?到時候咱們可是……”

吳珊珊的話還沒有說完,林楓就揮舞了一下手臂,阻止了她接下來想要說的話。

“你就這樣做吧,我果園裏面損失了一個,我都心裏面非常的心疼。如果他們想吃的話,那麼可以吃一些,但是你一定要看好,絕對不允許私拿。”

林楓也知道他那樣做有些不地道,不過誰讓那一些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那不是看上果子了嗎?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看來我的人早點把這些果子給賣出去,要不然的話還不知道要虧損多少,這幾天已經好久沒有進過帳了,再不準備一些資金的話,恐怕房子那邊都要出現一些問題了。

對了,房子,林楓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頭,這幾天真的是忙昏過去了,怎麼就忘了房子的事情呢?

也不知道這幾天那裏都變成什麼樣子了,想到這裏以後林楓就再也坐不住了,想要跑出去看看他的房子建成了什麼樣子。

“怎麼了,林楓,看你的樣子是不是出什麼問題,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我都可以幫你完成的。”

吳珊珊看着已經完全走了神的林楓,漂亮的眉毛直接皺了起來,她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居然會讓林楓能在這個時候出神,於是好奇的在他的面前搖了搖。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去看一下水庫那邊的房子建的如何了,只要那邊的房子建好了,咱們就能夠搬過去,那樣的話也不會顯得特別的擠。”

回過神來,看着吳珊珊有些不滿的事情,林楓感覺到非常的尷尬,他居然在這個時候有些走神,這不是犯了一個非常大的錯誤嗎?

“嗯,那我先回去了。”

吳珊珊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狠狠的碰了一下門,表示心裏面的那一些不滿意,雖然都對於林楓吳珊珊心裏面非常的喜歡,但是她並不認爲自己就應該可憐巴巴的乞求着一份感情,那樣的話,對於自己對於林楓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看着已經生氣走進去的吳珊珊,林楓只能夠無奈的摸了一下鼻子,有心在這個時候敲一下門,看看能不能把得到吳珊珊的原諒,但是想了一想,還是沒有敲開這扇門。

“應該沒有什麼大事吧,先不管這些了。先去看看房子那邊出了什麼問題沒有?”

猶豫了一下,林楓並沒有在這個時候打開這一扇門,然而是按照剛纔心裏面所想的,想要去看一下他所要建成的房子是不是已經快要建好了。

林楓不知道的是,隨着他的腳步聲逐漸的離開的時候,原本將耳朵貼在門後面的吳珊珊,心裏面隨着這腳步聲越來越低沉,越來越感覺到失落。

整個人就像是沒有那骨頭一樣,緩緩的滑落在地上,靜靜的跌落在那裏,不知道想着什麼。直到過去很久的時間,方纔緩過神來,重新充滿了鬥志,狠狠的比劃了一個拳頭,心裏面默默的爲自己加油。

當林楓來到這邊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熱火朝天的衆人,看着已經建好的建築,心裏面非常的高興,於是快速的走了過去。

“林楓,這是什麼風把你給吹出來了,我還以爲你已經忘記了這裏是你要建的房子呢!”


剛到了工地上面,就被林志楠給發現了,於是忍不住有些調笑的說道。

“哈哈,我在粗心大意,也不可能忘記這裏的事情啊。這不是我前幾天有事耽擱了,所以說纔沒有時間來這裏看看。”

聽到這樣的調侃,林楓並沒有生氣,這是他的堂哥,跟他是一家人,這樣的調侃纔是比較正常的。

前幾次來,他的這位堂哥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真讓他有些不爽,雖然口頭上沒有怎麼說話,但是心裏面還是有些疙瘩。

這一次,看到林志楠居然有這樣的改變,心裏面還是有些高興的。

隨手將手裏的煙遞給了林志楠,這是他剛剛從車上取下來的,自從上一次的給那一個局長送完以後,他就發現在在車上隨時得準備一些菸酒也是必要的。

無論是整條的送人,還是一盒一盒的送都是比較的合適,也免得到什麼時候該送煙,卻找不到這些東西那就顯得有點尷尬。

“怎麼樣,水庫這邊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問題吧?應該能夠應付得過來吧。”

在外表上看來這建設的不錯,但是林楓心裏面還是有些沒底,自己要住的房子自然是要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東西。

如果有什麼偷工減料,害得整個房子變成了危險的樓房的話,那還不如不蓋。

“能有什麼大事,你就放心吧,以後我在這裏盯着呢。”

隨手抽出一根菸來點着,林志楠輕聲的說道,他明白林楓心裏面的顧慮是什麼,更加的知道他現在的職責是什麼,所以在做事情的方面上面不會有任何的馬虎。

“好,那我就放心了,如果這裏出什麼問題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千萬不要逞強。”

擡頭看了一下四周,林楓感覺到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對於這個山頭他心裏面還是有些不放心,當李六爺告訴他這裏面死過很多人的時候,他就一直有些擔心這裏出些什麼毛病。

“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情況,如果有的話,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

想起上一次的那一個非常大的烏龜,林志楠也是有一陣陣的頭皮發麻,如果不是林楓及時的趕到的話,恐怕這裏會有人命出現。

“嗯,我四處轉一下,你不用管我。”

來到這裏以後,林楓心裏面就感覺到一股不安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他想多了,還是一種示警的感覺,於是毫不猶豫的支開了林志楠,想自己看一下到底會不會出現什麼問題。

“好,如果你需要什麼的話,那麼你再來找我。對了,你去看一下,李小成應該有什麼事情想要找你,不過被我擋了回去。你現在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去看一下吧。”

林志楠在走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李小成前幾天對他說的事情,於是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聽到這個名字,林楓就已經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猜的不錯的話,一定是當時留的那一些錢,已經用的差不多了。

所以說李小成纔會想要見自己,想到這裏也顧不得快速的看周圍的情況了,直接朝着廚房走去。

探查周圍的環境並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還不知道能不能夠查出哪一個方面出了什麼問題,但是廚房裏面的事情應該是到了一種地步了,否則的話李小成是不會這麼想要見自己,所以暫時放下了心裏面的不祥的預感。

“小成,是不是我上一次給了你的錢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我聽林志楠說你找我。”

剛一進廚房,林楓就看到正在幫忙的李小成,於是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向他問道。

“是的,楓哥,問你上次留給我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了,這裏有一份明細你看一下。”

聽到林楓的聲音,李小成感覺到非常的高興,不過這樣的詢問讓他非常的尷尬,於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整個人顯得非常的憨厚。

“好的,我知道了,這樣,我就不看了,你到時候讓你的月琴姐看一下就可以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