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軒想要再問一問趙二彪這樣一大筆的事情,可是,剛纔趙二彪忽然說起了兄弟姐妹的事情,林子軒插不上嘴,此時,一見趙二彪停了下來,林子軒趕快將趙二彪拉到了牀前,然後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你再給我說說這錢的事情唄!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趙二彪朝着林子軒嘿嘿一笑,然後說道:“怎麼?不相信你趙哥能夠弄來這些錢?要是趙哥說這些錢是天上掉下來的你信不信?”

林子軒哈哈一笑說道:“信!當然信!趙哥說的話我都信!”

“看來你對趙哥很崇拜呀!趙哥很驕傲呀!”

孫莫愁打斷兩個人的話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我看你這裏就有一張牀,咱們四個人怎麼睡呀?”

趙二彪四下的看了看,然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對着孫莫愁說道:“這還不簡單!你、我、米豔,咱們三個人在牀上睡,小林子給咱們守夜!哈哈••••••”

趙二彪說完話後,哈哈的淫笑了幾聲。

“趙哥,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林子軒對着趙二彪忿忿不平的玩笑說道。

“怎麼?還敢和你趙哥搶呀?!”

見趙二彪和林子軒兩個人竟然這樣“目中無人”的“搶”了起來,米豔將臉上嚴肅的表情收了收,然後又滿臉笑容,眼帶誘惑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你們兩個人有點兒異想天開了吧!別人會不會這麼隨便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是不會這麼隨便的!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兒!”


要是平時,聽到米豔這樣說話,趙二彪肯定少不了一番言語的挑逗,可是,此時此景,趙二彪竟然沒有心思對着米豔說出一句話,趙二彪隱隱的覺得米豔似乎不再是自己最初印象的那個胸大無腦的米豔了。

見趙二彪沒有理會自己,米豔嘿嘿一笑,嘟囔了一句,自己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

趙二彪沒有接米豔的話茬,而是轉過頭去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說真的,我這個小牀即便是住上三個人都需要摞在一起,要不然這樣吧,今天晚上你陪我在這裏,讓兩個女孩兒回去,這樣大家都放心!”

林子軒見趙二彪和米豔沒有往日裏說說笑笑的樣子便覺得氣氛有些不對,所以一聽到趙二彪這樣的提議,林子軒趕快認真的迴應道:“這樣最好!既保證了牀下這筆鉅款的安全也最大程度的保證了兩個女孩兒的安全!趙哥考慮的實在是太周全了!厲害!厲害!”

天天和趙二彪混進在一起,林子軒已經把恭維當成了一種習慣。

雖然意識到了自己和趙二彪之間似乎隔着一層什麼,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米豔還是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你把我們這麼遠叫過來就是爲了問問我有沒有兄弟姐妹?”

趙二彪雖然心中還是有些牴觸,可是米豔已經這樣和自己說話了,趙二彪不得不對着米豔笑着說道:“其實我叫你們來的主要目的並不是什麼兄弟姐妹的,我就是讓你們來認認門,另外,告訴你們一下我開公司的錢已經有着落了,讓你們放心!”

說完話後,趙二彪尷尬的嘿嘿笑了兩聲。

米豔白了趙二彪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就嘴好!”

林子軒看了看兩個人,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時間也不早了,我先把他們兩個送出門去,你在這裏看着,守着鉅款!”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輕輕的點了點頭。

見趙二彪點頭了,米豔朝着趙二彪習慣性的拋了個媚眼和他告別,可是,趙二彪對於米豔的這個媚眼確實無動於衷。


米豔臉有不甘的轉身出了門去,可是,剛剛走了沒兩步,米豔忽的轉過身來,大步的朝着趙二彪走了過來。

剛剛走到趙二彪的跟前,米豔便等着杏目對着趙二彪質問道:“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對我冷冷淡淡的,大男人,有什麼事兒就說嘛!何必這麼扭扭捏捏的!”

猛的聽到米豔這樣說話,趙二彪微微的愣了愣後對着面前的米豔說道:“沒什麼••••••沒什麼••••••我就是有點兒不舒服••••••”

“藉口!肯定是藉口!”見趙二彪不肯說什麼,米豔將手裏的皮包一甩,轉身便快步的出了門去。

林子軒看了趙二彪一眼,示意趙二彪不要擔心以後便和孫莫愁一起追了上去。

看着米豔憤然離去的背影,趙二彪在心中暗暗的問自己,從前的自己哪去了?這還是以前的自己嗎?這還是那個重感情勝過一切的自己嗎?

剛剛出了門,米豔便對着一旁的林子軒抱怨說道:“今天趙哥是怎麼了?好像看我特別不順眼似的!”

聽到米豔這樣說話,林子軒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也看出來了,趙哥好像對你確實有點••••••有點過分!”

米豔看了看林子軒問道:“你知不知道趙哥爲什麼會對我有成見呀?”

林子軒想了想,然後對着米豔說道:“剛剛趙哥不是問你你有沒有兄弟姐妹嘛,你說你有一個弟弟,我覺得問題就出在這裏!”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米豔臉上的表情微滯,然後便對着林子軒急急的問道:“你知道什麼?”

“我倒不知道什麼,不過,我可以給你分析分析,事情也許是這樣的,趙哥本來以爲能夠土豪丈母孃,一下子便飛黃騰達,可是,一聽說你還有個弟弟,心中失落,所以便會那樣的!”

“去一邊兒去吧!”米豔對着林子軒呵斥說到。

米豔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僥倖。

林子軒嘿嘿的笑了笑後又對着身邊的孫莫愁問道:“你知道趙哥爲什麼突然之間對米豔特別冷淡嘛!”

聽到林子軒這樣問,孫莫愁看着林子軒說道:“我怎麼會知道?!我和二彪的接觸不比你們多的!”

聽到孫莫愁這樣弱弱的說,米豔切了一聲,不屑的對着孫莫愁說道:“你可別這麼說!你和趙哥的接觸可別我們要多多了!你們兩個不是已經接觸到牀上去了嘛!”

“真的嗎?真的嗎?看不出來呀!”一聽到米豔這樣說,林子軒趕快滿臉八卦的對着孫莫愁問到。

“那個••••••那個••••••就是前一段時間••••••”

“果然有呀!趙哥威武呀!”

米豔看了林子軒一眼,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你回去好好的看着趙哥,我怕他有什麼反常的舉動!”

“放心吧!”

將米豔和孫莫愁兩個人分別的送上了出租車以後,林子軒趕快的跑回到了趙二彪的“公司”。

剛剛回到“公司”,林子軒便對着趙二彪問道:“趙哥,你怎麼了?爲什麼對米豔那麼冷淡呀?”

趙二彪擡起頭來看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有一件事兒你還不知道吧?”

“什麼事兒?”

“米豔是黃毛小子的親姐姐!”趙二彪擡起頭來對着林子軒堅定地說道。


趙二彪最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敢確定,可是,一想到剛剛米豔故意解釋的樣子,再想想冷美人對自己說起這件事兒的時候的認真神情,趙二彪對於這件事兒一百個肯定,而細細回憶起來,趙二彪竟然隱隱約約的覺得他們兩個長得確實是有些像。

林子軒想了好一會兒對着趙二彪說道:“黃毛小子?!是不是當初那個販毒的小子呀?”

“就是他!米豔是他的姐姐,親姐姐,我也是才知道的,我覺得米豔來到我身邊的目的不純,她可能是想要••••••報復我!甚至,我覺得200萬的事情也和她有關!”

“趙哥,你確定?”

趙二彪想了想後說道:“差不多!只有米豔有這個動機和機會!”

“趙哥,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趙二彪無奈的撓了撓頭。

長吁短嘆了好一會兒後,趙二彪忽的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先不說不高興的事兒了,你知不知道我這錢是哪裏來的嗎?”

聽到趙二彪這樣問自己,林子軒看着趙二彪反問說道:“你不說是公家的風投錢嗎?”

“說你就信呀!你明白什麼叫風投嗎?”

“我••••••其實••••••其實真的••••••真的明白的••••••好吧••••••其實我不太懂••••••”

“你剛到公司的時候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還記得不?這些錢就是當初那些錢!”

“你是說突然消失的那些錢?怎麼回事?趙哥,你趕快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我告訴你,這件事情特別的難以置信,我去和••••••”

wωw▪тт kān▪¢O

說到一半,趙二彪忽的想起公羊先生叮囑自己保密的事情,趕快停了下來。

“趙哥,你怎麼不說了?”

“沒事!沒事!”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便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而是左一下右一下的幫着趙二彪收拾屋子。

趁着趙二彪不注意的時候,林子軒偷偷的發出了一條短信。

“趙二彪對整件事情好像已經有所瞭解了!” 一晚上,林子軒一點兒也沒閒着,一會兒幫趙二彪收拾收拾這兒,一會兒幫趙二彪收拾收拾那兒。

看着林子軒忙忙碌碌的樣子,趙二彪好幾次想要和林子軒說從公羊那裏聽來的“奇聞異事”,可是,一想到公羊言辭鑿鑿的叮囑自己要保密便又把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嚥了下去。


趙二彪不說,林子軒卻也不問,只是低着頭幫着趙二彪幹活,偶爾擡起頭來看看欲言又止的趙二彪笑笑。

不過,兩個人雖然是這樣卻並不是沒有交流,就在兩個人擠在一張牀上休息的時候,林子軒又問起了曾經問過趙二彪好幾遍的問題,更喜歡什麼樣的世界?是現在的世界還是弱肉強食,武力至上的世界?

對於林子軒的這個問題,趙二彪最開始的時候還是蠻有興致的想過,可是,幾遍以後,趙二彪便沒有心思再回答了,只是支支吾吾的說着有的沒的。

第二天一早,天剛矇矇亮,林子軒便起牀了。

趙二彪揉着惺忪的睡眼對着坐在牀邊的林子軒說道:“你起來這麼早幹什麼呀?”

林子軒一邊套上上衣一邊扭頭對着趙二彪說道:“我的哥哥,你現在是閒人一個,我可還是要上班的,你這裏這麼偏我當然要早點起來了,吝嗇摳你也不是不知道••••••”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極不情願的也坐起身來。

林子軒一邊穿着衣服一邊對着趙二彪問道:“你又不着急,你起來幹什麼呀?”

趙二彪使勁的揉了揉太陽穴,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搭便車!”

“大便?趙哥,你的生活好規律呀!大便還要定時間呀!?”

趙二彪抓起衣服佯裝打了林子軒一下,然後纔對着林子軒正經說道:“不是大便!是搭便車!我要搭你的車出去一趟!”

聽到趙二彪說要搭自己的車,林子軒趕快滿臉不屑的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你這可就讓我瞧不起你了!你現在都是這麼有錢的人了,還差這一點兒打錢呀!?”

早二彪嘿嘿一笑,“厚顏無恥”的對着林子軒說道:“你趙哥可不是那種揮霍的人!”

嘴上雖然這樣說,趙二彪卻在心中暗暗的想着:“有這便宜難道還能不佔!”

“趙哥,你出去幹什麼去呀?”說話間,林子軒已經將衣服穿好了。

“我出去把我這些錢都存起來!雖然你趙哥很享受拿錢砸人的感覺,可是,這麼多錢帶在身邊確實還是不方便,雖然你趙哥視錢財如糞土,可是,我是怕••••••”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看了看時間,然後對着趙二彪急急的說道:“趙哥,你要是想去銀行的話就要快點兒,要不然我該遲到了!”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一下子竄了起來,手忙腳亂的穿着衣服。

林子軒開着車一路狂奔,將趙二彪送到最近的一個銀行後便急急的朝着公司開了過去。

趙二彪一個人扛着滿滿一袋子的錢下了車後便朝着銀行走了進去。

由於趙二彪早上走得近,沒有認真的洗漱,身上的衣服也是邋邋遢遢的,再加上趙二彪扛着的行李袋子有些髒兮兮的,一看上去就像是剛從村子裏面走出來的農民工兄弟。

一進到趙二彪這個樣子進了屋子,銀行的工作人員代答不理的問了句好後便不再理會趙二彪。

趙二彪在心中暗暗的罵了一聲後便扛着髒兮兮的行李袋子去排隊去了。

看着前面的浩浩蕩蕩的隊伍,趙二彪不禁心中暗暗的想道:“這麼一大早就來存錢,昨天晚上肯定沒幹什麼好事兒!”


一邊這樣想着週二表一邊將肩上的行李袋子向上顛了顛。

等了好一會兒,隊伍也沒有向前挪動一點兒,此時的趙二彪已經累得滿頭大汗了。

“真不知道這些錢能夠有多少,我一個大小夥子竟然給累這樣••••••”趙二彪一邊小聲的嘟囔着一邊將肩上的行李袋子放了下來。

“咣”的一聲,趙二彪肩上的行李袋子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引來了前前後後的一羣人的鄙夷的目光。

投來鄙夷的目光的所有人一定以爲趙二彪的行李袋子中裝着的是鍋碗瓢盆,被褥行李,可他們絕對不會想到趙二彪其貌不揚的行李袋子中裝的是一打打的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