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名拿着10斤乾菜撲了個空,他是要收拾收拾故家屯的,好教訓一下昨天欺負他的人,但是他不想封華家爲難。而且他也想順便炫耀一下他的能量大,看,他一句話的事,就可以讓整個A城縣都抖三抖!

封華找到了趙永。

進門的時候,趙永正在收拾三輪車,打算下鄉收破爛去。段良玉和嚴朗都有工作了,他的工作也開始了,按照大小姐當初的吩咐,他真的下去收“破爛”去了。

還別說,這活越幹越有意思,看着一件件精美古樸的東西,聽着一個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來歷故事,他都有些上癮了。

農村人,家裏如果有個值錢的老物件,那肯定都是有故事的。

看到封華到來,趙永大喜過望:“大小姐,你可來了,這一院子的東西,你趕緊收走吧。”又要裝不下了!而且已經開始下雪,瓶瓶罐罐和傢俱都不抗凍。

封華點點頭:“我來找你還有其他事。”

趙永立刻端正臉色:“您說。”

“不是什麼大事,不用緊張。”封華笑着道:“收兔子太麻煩了,我不做了。”

“啊!”趙永驚呼一聲,這還不是大事?那什麼是大事?她不做了,那那個食品廠就要倒閉了!好幾百號拖家帶口的人呢!

“不過我可以把我之前收兔子的那個養殖場告你你,你去牽線搭橋,以後就是養殖場直接跟食品廠對接吧,至於價錢,他們自己商量。”

“這樣啊……”趙永雖然想不明白封華爲什麼有錢放着不賺,呃,也不是想不明白,嫌錢少唄~當初一隻兔子幾十塊的利潤,確實可以操作一下。現在眼看着年成好了,肉食品肯定會增多,那還真不賺錢了。

就說現在的黑市,玉米已經回落到1塊錢一斤了,而想來,明年會更低,直至回到只比白市價高出兩三倍的樣子,世界終於正常了。

趙永說幹就幹,當天就帶着食品廠的廠長,去了故家屯。

樑青山的養殖場已經經過批准,明面上是辦起來了,只不過這個養殖場比較特殊,跟之前的任何村辦養殖場都不同,沒有把牲口集中起來養殖,而是化整爲零,放到村民手裏代養。

這樣做的好處,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趙永和食品廠的廠長對視一眼,這個村的大隊長腦子很活啊,而且膽子很大!

樑青山還記得趙永,見到他非常高興,拉着他說了一大堆感激的話,然後問他今年還有沒有棉花賣,他們村依然需要。

趙永搖搖頭:“這個事待定,我也得等通知。”等封華通知。

·······

收乾菜這個事,我聽我媽說得,60幾年的時候收過一回,10斤,大家交的大部分都是土豆片。而且當初似乎就是白收,交任務,沒給錢….

這肯定是局部地區現象,其他地方可能沒有。而且也不是年年收,只收過一回。 不過經過樑青山這麼一提醒,趙永想起來了,這不是當初那個賊有錢的村子嗎?當初還以爲這是個土匪窩,嚇得他都不敢再來!現在知道了,原來是有個腦子活,膽子大的大隊長。

這就好這就好,不是土匪窩就行。

樑青山跟趙永寒暄完,就跟食品廠的廠長熱情握手,他們一個缺貨源,一個缺銷路,越看對方越喜歡~

他們現在唯一要談的,就是價錢問題。

食品廠因爲是給封華代加工,一隻兔子收一塊錢的加工費,所以食品廠的廠長,並不知道這些兔子的價錢,而白市沒有,黑市奇貴,作爲參考都不合適。

最後在趙永的參與下,兩人各退一步,按1等生豬的價錢收購這些兔子。一等生豬是4毛5一斤,一隻兔子如果養到10斤,就是4塊5.

比封華最後一批的收購價,便宜一半多點。封華可是5斤就收,5塊錢一隻。

不過賣給食品廠,這是明路,大家都放心,樑青山拍板同意了。至於不同意的村民,那他們是自己吃還是出去賣,他就不管了。

反正已經農閒了,他們要是不怕凍,想賣就去吧。

至於食品廠想要的獨家採購權,樑青山沒給,封華沒同意!

獨家在此時可不是什麼好事,許向學的前車之鑑就在那擺着呢,而且獨家了,就傲嬌了,到時候拖延貨款是非常有可能的。

最後食品廠只得到了一個“同等價位優先採購權”,這又是個新名字新操作。食品廠的廠長對樑青山真的是刮目相看了,這老頭,厲害啊!當一個大隊長,可惜了。

等人走了,樑青山就把村裏人召集起來開大會。

很多人聽說兔子過了明路,4毛5一斤了,有人歡喜有人愁。

膽子小心寬的自然高興,掙多掙少的,掙的錢乾淨纔是最重要,現在可不是當初窮得叮噹響吃不起飯買不起鹽的時候了,現在家家都是萬元戶,少賺點就少賺點吧,一隻4塊5,也是過去想都想不到的好事!


有見錢眼開的就不開心了,比如說馬大炮。不過他轉眼就開心了,想來村裏跟他一個想法的人也有很多,那他完全可以收過來自己出去賣。

雖然現在黑市上兔子也掉價了,但是這邊成本也掉了啊~他的利潤空間還是很大的,這是要發財啊!

“雖然我申請了個兔子養殖場,但是到底怎麼回事你們自己心裏清楚。”樑青山說道:“你們養得兔子你們自己說了算。”

一聽這話,所有人懸着的心都放下了,他們還以爲樑青山得把兔子收回去,或者強制他們賣呢。

“不過,以後每家每戶每個月,最少都得賣10只兔子給那個食品廠,不然我這養殖場也是名存實亡,要讓人家疑心。”

“行!”衆人都應諾。10只,真不多,他們現在每家每個月都有100多隻甚至幾百只要出欄。不過以前都是養到5斤,現在是越重越值錢,那就得多養幾天了。

之後的幾天,村裏人又忙了起來,割草。之前準備的草料顯然不夠了,養兔子自然得有吃的,而兔子好養,冬天吃乾草就行,當然有糧食最好,不過這不是沒有嘛。

人才剛剛吃飽。

而且草也不是隨便割的,現在什麼都是集體的,河裏的魚是集體的,河邊的草也是集體的,不許偷偷割,要大隊組織人一起割好捆好,然後分配,每家幾十捆幾百捆。

……

這天,金名又來上學了。雖然在學校門口被打了,他恨不得再也不踏進這個校門,但是漂亮小姑娘在這,他忍了幾天,還是來了。

不過在學校裏面,他很聰明地沒跟封華說話,封華也就當他不存在。

她現在非常不想跟他說話!反正說了也是白說。

這天中午,封華從方芳宿舍“避難”回來,就發現自己書桌洞裏有一包乾菜,不多不少,只有10斤。

她不用想就知道是金名乾的,原來他帶乾菜來是爲了這個…封華沒有把乾菜拿出來,她不想暴露自己認識金名的事實。

但是她也不能收,她要是收了,金名准以爲她同意嫁給他了……到時候掰扯起來,一句“收了他的東西”,可就難聽了。

金名下午只能上兩節課,他還要坐車回省城。

封華在路上攔住了他,把乾菜還給他。

金名不收:“留着你自己吃吧。”

“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不能收你的東西,你留着自己吃吧。”封華無時無刻不在直言提醒兩人的關係,但是依然沒有用。

“現在沒有,以後就有了,過年之前,我肯定讓你進門。”金名信誓旦旦道。他爸已經鬆動了,那就好說了,他家他爸說了算!而且他有些等不及了,娶個媳婦好過年嘛~

封華真想噴他一口老血,自以爲是的人她見過不少,但是金名絕對是其中之最。

“別在這不要臉!誰答應要嫁給你了?神經病!”以封華幾十年的休養,也忍不住罵人了,而且罵完還不解恨,過去一掌把他推了個跟頭,把菜乾揚了他一臉,轉身走了。

金名坐在地上半天沒緩過來,緩過來之後就氣瘋了!小丫頭片子竟然真的敢跟他動手!反了天了!他還非要娶了!看他以後怎麼收拾她!

金名發瘋一樣衝向公交車,回家了。而地上的菜乾轉眼就讓路人搶光了。


金名回家之後就是一頓哭嚎,瘋了一般要死要活,要娶封華,不給娶他現在就跳樓。

他這個瘋狂勁嚇壞了金父金母,兒子這是魔怔了!不讓他娶那個村姑,他這是要瘋啊。

“娶娶娶!”金父立刻道:“娶!”

金名的哭聲一頓。

金母看了他們父子一眼,頹然地坐在一邊,沒吱聲。娶就娶吧,丟人就丟人吧,還是兒子最重要。

金父也是這麼想的,而且這小姑娘對金名有約束力,那他只要管好這個小姑娘,豈不是管好了兒子?

“你去上班三個月,我就讓你娶她。”金父說道,到底有多大約束力,他得試驗一下。

“不行!3個月都過年了!我答應她過年之前就娶她進門的,1個月!”金名道。

金母撇撇嘴,果然是貪圖富貴的小姑娘,這麼迫不及待地就要進門。 “行,一個月。”金父想想同意了。看金名的樣子,他要是不同意,這個年都別想過好了。

“噢~”金名歡呼一聲,從地上蹦了起來:“這可是你說得!說話得算數!”

“你爹我說話什麼時候不算數了?”金父故意板着臉道,不過看兒子終於高興了,他眼裏也全是笑意。

金母也是如此,看着兒子的笑臉,嘆口氣,罷了罷了。

“那曹家那邊,你趕緊去說。”金母催促金父道。

金父點點頭,下午就跟祕書說了一聲,婚事作廢。祕書也不當回事,轉頭就通知了手下,手下又轉達給曹軍,曹娟的叔叔。

曹家一片愁雲慘淡,也無可奈何。他們之前的婚約,只不過是口頭上的,他們當初爲了表示矜持,說好了讓兩個孩子處處看,如果合適,等明年曹娟畢業了再結婚。

本來以爲憑曹娟的模樣,這是板上釘釘的事,結果都讓曹娟毀了!

曹家人把曹娟叫過來,一頓揍。她因爲之前“闖禍”,又因爲要待嫁,已經被家人叫回來不許上學了。

曹娟知道金名退婚的消息,痛並快樂着……

……

這些事封華並不知道,她精神力有限,又要忙着掛機種地,又要分精力注意着方健,還要偶爾飄回家,看看奶奶在家幹嘛呢,天冷路滑,她怕蔡奶奶會摔倒。

沒精神力再浪費在金名身上了,反正已經知道他是誰了。這幾天她觀察了一下金磊,不像缺心眼蠻幹的人,不會直接來硬的,那她就不怕。

再說,就算是來硬的,她也不怕。

這天早上,下起了鵝毛大雪,教室裏只有一個小小的爐子,爲了取暖,大家都比夏天坐得緊湊一些,但是這也擋不住冬天的寒冷,幾乎所有人的手都生了凍瘡,除了封華和方芳、方強。

封華在雪花膏裏摻了點空間井水,讓兩個人抹。


咦?她將來可以開個化妝品公司啊~保證能做到世界第一。還有醫藥公司,也是不錯的選擇。

封華想想就笑。

“你不緊張啊?”方芳緊張地搓着手,扭頭問封華。她們今天期末考試,她都緊張死了。

“平常心平常心。”封華安慰她:“又不是高考,考得好不好的,都沒用…..只要平時認真學了,知識都會了,就行了。我看你平時做的就很好,非常好。”


聽她這麼說,方芳多少受到點安慰。

再緊張,考試還是馬上開始了。初中學的科目少,要考的更少,所以一天,所有考試就都結束了,接下來就是長達三個多月的假期。

同學們歡呼着散了,考試成績要到開學的時候再公佈,這個天讓農村學生大老遠的專門跑一趟看成績,不人性。又不是高考。

封華跟方芳回了宿舍,幫她收拾行李,然後衆人集合,朝門口走去。

“咦,大隊的車怎麼還沒來?”到了門口,有人問道。

他們老早之前就知道了放假時間,提前就通知了大隊,每年樑青山都會派人來接,今年也沒有理由例外。

“可能是馬車不夠,先接公社的學生去了?”一個男生猜測道。


“不可能,我們這些人,最多兩個馬車,最少1輛馬車就裝下了,隊裏那麼多車現在都閒着,怎麼能不夠?”實在沒有馬車,他們可以把行李放車上,自己下來走的。這車,主要就是來拉行李的,平時他們放假都是自己來回走的。

正說着,一輛馬車飛馳而來,那速度,堪稱飆車了。

“是黃老頭!”一個男生喊道,衆人都高興地歡呼了一聲。

封華卻皺着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