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

一聲長吟,沐兮手中的長劍出鞘,在虛空劃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搶先出手,劍氣撕裂空間,用犀利的劍氣回答南洛。

嗡……

鐵槍震斷劍氣,南洛化身長槍,人槍合一,直接刺向對手,速度快到了極致,捲起陣陣黃沙火浪。

五個戰場,就這裡最恐怖,前五的強者所向披靡,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秒殺了十名開外的精英。

道道殘影飛天遁地刀光劍影,玄力交織的鐵槍足以碾碎楚莫離手中的青鋒劍!

可是沐兮和她是同等級的存在,手中的神劍超越南洛手中的鐵槍太多太多!只在瞬息之間二人攻出數百招!腳下的沙漠都在下陷!

轟……

一聲巨響之後,南洛跌落數百米開外,臉色慘白,手中的鐵槍都斷做兩截。

兩者戰力差不多,兵器的等級起到了關鍵性作用,沐兮以絕對的優勢暫時性壓制了南洛。

「這個蠢貨,還不動那支金槍嗎?」楚莫離無語,南洛也太高傲了一些,高傲的有些不可理喻。

黎國國主大驚,幾次欲言又止,可是他知道,越是讓她動用背後的金槍,她就越不會用,現在只能看她自己的決定了。

「哈哈哈,南洛,我似乎有點高看你了,就憑這點實力也想搶前三嗎?」沐兮毫不客氣的譏諷道。

「是么?我的目標不是前三,是第一!」南洛緩緩探開纖長五指,抓住了背後的金槍,兩米長的金槍被攥入手中,一點都不顯得累贅,握住金槍之後南洛的氣勢陡然攀升,雙眸如炬,氣息令沐兮一滯,心底竟產生一陣顫抖。

「一槍平天!」南洛一槍橫掃,將腳下的黃沙連根拽起,鋪天蓋地,將沐兮淹沒,旋轉一周,南洛腳尖一攆,腳下的黃沙向後疾閃,自己的身體化作神弩箭,斬天滅地。

「盪劍式!」

沐兮神劍盪開,四周出現數百支劍影,竟都有鋒利的劍氣產生,黃沙都被斬裂,化作齏粉逆沖對手。

轟轟轟……吟吟吟……

其他三個戰場,擎天虎和蒙恬以摧枯拉朽之勢打敗退守,不過都沒有選擇下殺手,到了後期,聯盟為了保護天才,禁制絕殺!

第五名羅林也以不小的優勢擊潰對手,前五的選手,只差最後一個戰場還在決戰。

南洛和沐兮兩個巾幗豪傑決戰讓數百個男子為之汗顏,就連蒙恬和霍雲都為之震撼,太強大了!

南洛大開大合,長槍不斷壓制著沐兮,周身玄力四射,七彩光芒影射,如同天使一般。


「她才是真男人!」楚莫離低嘆,從未見過彪悍的女子,自愧不如。

蹭蹭蹭……

沐兮額間出現一絲細汗,臉色發白,不斷倒退,不是因為玄力不夠,而是南洛的力量太強了,每一擊都重若萬斤,她實力再強也禁不起這般消耗。

嗡嗡嗡……

金槍出現一絲裂縫,根本扛不住南洛這般使用,可是沐兮更慘,虎口崩裂,身體龜裂,渾身沐浴血河,若不是她手中的兵器超過了金槍一個等級,恐怕現在已經敗了。


「槍滅星辰!」

一槍猶如隕石墜落,毀滅一切,傳聞如果她戰力足夠高,這一槍足以洞穿一顆小星辰!

南洛化作流星火焰沖向沐兮,所過之處沙漠出現一道鴻溝,令人觸目驚心。

… 黃龍捲天,火焰吞噬一切,沐兮手中的神劍彎曲幾欲崩裂,身體被長槍擊潰,猶如斷線的風箏砸向遠方。

南洛猶如女槍神,長槍崩斷,傲立於戰場中心,渾身沐浴血河間,有敵人的,有自己的,旺盛的氣血隨著沙漠的高溫燃燒了起來,玄力一過,隨即熄滅。

「哼……」南洛悶哼一聲,單膝跪地,左掌按胸,臉色慘白,雖勝沐兮,可是也受了重創,手中的長槍也崩斷,如果不出意料,很難再爭冠了,不過她的實力足以打進前三。

楚莫離漫步沙漠,踏向南洛,南洛警惕的望著楚莫離,低沉的喝道,「不要靠近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是青靈丹,是上好的療傷聖葯,如果你想明日參加總決賽,就服下吧。」楚莫離無奈,本不願靠近這個女子,可是心底卻有另一道想法,幫她,救她!

「為什麼幫我?」南洛蹙眉,她只信自己,不信任何人,哪怕黎國國主都一樣。

「不知道,潛意識行為,不需要你回報,只是想看看你能走到哪一步而已。」楚莫離將手中的青靈丹丟給了南洛。

南洛不再客氣,伸手接住青靈丹便吞了下去,許久之後才緩緩站起,看著手中的斷槍,心底不知滋味。

「把斷槍給我。」楚莫離伸手抽走斷槍,和另一節槍尖,便走向沙漠深處。

「你幹什麼?不能再深入了,遇到沙塵暴就沒命了!」南洛看著後面的人越來越小,不禁冷聲道。

「沒事,我到深處利用地火幫你重造金槍,你可以不必跟來。」楚莫離平靜的說道。

「你會鑄造兵器?」南洛詫異,一般情況下,只有王品鑄造師可才可能打造王品神兵,宗級鑄造師才可能百分百的鑄造出王品神兵。

「略懂。」楚莫離的速度很快,半個時辰之後徹底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半個時辰后,楚莫離來到一座盆地處,這裡是外圍沙漠的最高溫之處,火焰幾乎凝聚成實質,南洛都被這股溫度逼退,不敢靠近盆地。

楚莫離運轉體內的火元素,周身空氣被焚燒起來,溫度達到了千度以上,幸好有火元素在保護著他,否則早就化作灰灰隨風飄走了。

盆地里的金沙再被提煉,已經被溶成液態,手中的金槍也隨之融化,看的南洛目瞪口呆。

神識透入乾坤戒內,尋了許久,才找到一塊拳頭大小的赤煉金,這種稀有金屬十分難尋,卻堅硬無比,剛中帶柔,自我修復性很強,在低溫下很難融化,是鍛造宗級的材料。

「赤煉金!」南洛雖沒有這等寶物,但是還是可以認識的,知道它是鍛造宗級神兵的完美材料,不禁驚呼道,「他……他是宗級鑄造師?」

萬年不變的寒冰臉終於變了顏色,南洛心底猶如驚濤駭浪,她想不通一個鑄造師居然還能參加天才戰,而且實力這麼強。


術業有專攻,鑄造師在實力方面都極差,但是地位很高,任何一個國度,馴獸師和鑄造師的地位都不是普通修者可以比擬的!尤其是這兩種職業中的精英。

赤煉金在火精的淬鍊下,慢慢變了顏色,從赤黑色變成了赤紅色,最後又變成了火紅色,慢慢融化開來。

時間在快速推移,可是南洛卻覺得時間和空間都凝固了,因為她看見赤煉金化作的液態緩緩融入了地面金沙液態中。

「你最趁手的長槍長度和直徑以及槍的重量是多少?」楚莫離凝聲問道。

「長……兩米一,直徑在三厘米最佳,重量,百斤為佳!」南洛開始興奮了,一直以來她都沒有趁手的兵器,想要打造宗級神兵,那至少要宗級巔峰的鑄造師才能做到,黎國沒有那個能力,更別說是南家了。

烈陽西落,盆地內的溫度不降反升,楚莫離化作火人,火焰滔天,周身的溫度已經靠近一萬度,炙熱的溫度讓他都無法承受。

大汗打濕了衣衫,火精卻越來越興奮,不斷的跳躍,不斷壯大,越來越凝淬,盆地越陷越深。

外圍諸雄也發現了沙漠深處有一道滔天火焰直逼雲霄,不過沒人去探究,這個沙漠不知道埋骨多少強者,根本沒有好處。

夜間休息時間,一道黑影疾閃,出現在蒙天國主身旁,俯身低語幾句,令三品國度的國主都臉色大變。

「青龍殿想幹什麼?調集這麼多軍隊遠征火族幹什麼?難道他們想兩敗俱傷嗎?」蒙天國主將地圖平鋪開來,發現青龍殿遠征軍目標地點在吞天沙漠西南方的火族,距離這裡只有三萬里。

青龍殿,四品勢力,掌控的地方比三十六國聯盟的總面積還要大三分,不過和火族勢同水火,這也是三十六國聯盟可以在四品勢力下殘喘的原因,否則早就被吞噬了。

「不對,他們的目標不是火族,難道是我們?」蒙天國主突然大驚,在地圖上一指,發現青龍殿的目的地從吞天沙漠中穿過,距離此地竟然只有八千里!

「讓鷹眼盯著青龍殿勢力,一旦靠近沙漠,立刻通知我!」蒙天國主低沉的說道,「讓火族勢力內的鷹眼也動起來,他們勢力一旦調動也要通知……」

蒙天國主話還未說完,沙漠天氣陡然一變,烏雲遮天蔽月,溫度陡然降到了最低點,肅殺氣息籠罩方圓百里。

「不好!敵襲!青龍殿的大軍是吸引火族注意力的,他們真正要對付的是我們三十六國聯盟!」蒙天國主驚呼一聲,驚動了其他宗級老怪物。

「哈哈哈……蒙天龍,你真是聰明,青龍殿大軍根本不是精英,而是游散的雇傭兵,不僅僅是用來迷惑火族的,而且是用來麻痹鷹眼的,這也是為何消息到現在才傳到這裡的原因。」一道聲音籠罩沙漠,氣息壓制了整整百里範圍。

咻咻咻咻……

空中飛出數百強大的宗級強者,恐怖的氣息壓制著聯盟眾人,氣勁封鎖了四周的空間,所有人都被包圍了,除了百裡外還在鍛造赤火槍的楚莫離和南洛。

… 咻咻咻咻……

空中飛出數百強大的宗級強者,恐怖的氣息壓制著聯盟眾人,氣勁封鎖了四周的空間,所有人都被包圍了,除了百裡外還在鍛造赤火槍的楚莫離和南洛。

虛空上一道威壓籠罩天地,方圓百里被其一人控制,楚莫離抬頭看著那個仿若神魔的男子大約三十歲左右,揮手掌控天地之勢,身邊的數百位宗級強者。

這就是四品勢力,只出動一部分實力就可以碾壓三十六國聯盟,一位玄宗大圓滿強者,足以秒殺三十六國聯盟任何一位強者。

「現在投誠本座厚待,一旦開戰,絕不接受俘虜!給你們半柱香時間考慮。」那個青龍殿左使冷冷的說道。

「青龍左使,我三十六國聯盟和青龍殿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們為何要出兵征討我們?」蒙天龍沉聲問道。

「礙事,有你們存在,我們無法征討火族,如何壯大?」青龍左使不屑,這樣的問題他實在懶得回答。

「哼,我三十六國聯盟雖弱,可是你們的殿主不出,也可以拼掉你們半條命,到時候讓火族佔了便宜……」蒙天龍威脅道。

「哈哈哈,就憑你們也想威脅我青龍殿?只要把你們這些首領一網打盡,你們的軍隊就是一盤散沙,只要帶上你們的人頭就可以去接收,你覺得能給我青龍殿造成什麼樣的破壞?」青龍左使嘲笑道。

「宗級強者想走,你們也攔不住,大家準備突圍!」蒙天龍是唯一一位宗級巔峰強者,雖不如大圓滿,但是也遠超其他強者,他自信可以逃離這絕地。

轟……

青龍左使回答他的不再是勸說,而是拳頭,氣勢攀升,化作囚牢禁錮蒙天龍的八方空間。

玄力凝聚成真龍,以摧枯拉朽之勢碾碎蒙天龍的防禦,大圓滿出手,百里內的範圍靈氣躁動,空間爆裂。

嘩嘩嘩……

空間不斷崩碎,蒙天龍瞳孔一縮,還未來得及反抗,就被一拳砸入沙漠地底,咳血不斷。

差距太大了,大到蒙天龍都不堪一擊!

三十六國聯盟的理事和國主都呆立當場,蒙天龍是三十六國的最強者啊,可是卻不是青龍左使的一招之敵,這場仗怎麼打?

「還有半柱香時間。」青龍左使平靜的掃視一圈,傲然說道。

「我烈陽國願投誠!懇求左使大人收留。」烈陽國幾位宗級怪物互視一眼,蘇城空便躬身說道。

「好,良禽擇木而棲,蘇城空,烈陽國從現在開始就是青龍殿附屬國度,皇室享受二等公民待遇。」青龍左使淡淡的說道。

「才二等……」蘇城空臉色難看,可是現在既然已經宣布投誠,就算想反駁,三十六國聯盟也不會再接納他們了。

「怎麼?你們還想享受青龍殿直屬勢力的待遇不成?」青龍左使不屑的冷笑道。

「不敢!」蘇城空被青龍左使冷厲的目光嚇到了,連忙恭敬的回道。

肅殺氣息瀰漫,籠罩整個戰場,三十六國聯盟的人臉色萬分難看,想讓他們去當青龍殿的二等公民,那國內的子民勢必是奴隸,他們怎麼甘心。

南洛眼角精芒一閃,從楚莫離手中接過長槍就要疾奔戰場,卻被楚莫離拉住。

「你想死不成?這個戰場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插足的了,你去了只是送死而已!」楚莫離凝聲喝道。

「走開!我的爺爺在戰場中心,他才是玄師境巔峰,一旦開戰,餘波就可以殺死他,我必須去救他。」南洛冷聲道。

「他是玄師境都扛不住餘波,你是什麼境界?玄者巔峰而已,就算你還有底牌盡出,能扛過宗級強者的攻擊?」楚莫離不屑的質問道。

「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死吧?他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南洛黯然道。

「抱歉,除非黎國國主投降,否則他必死無疑,不過能把你培養成這樣的精英,你爺爺必定是剛烈之輩,我想他不會投降的。」楚莫離無奈道。

……


一炷香之後,三十六國聯盟除了烈陽國,所有的國家都不願投降,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不願放棄皇族的身份去當個二等公民。

虎臣鉞和楚鵬匯聚,呆在一座孤山下,內斂著氣息,不敢暴露,楚鵬雖然是赤鵬獸,展翅高飛萬里,可是那個大圓滿強者太強大了,足以在瞬間秒了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