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妒英才。」白夫人點點頭。

「生死有命,富貴天定。」北冥卜洒然一笑。

確實,很多事都是註定的。

這一次,死了多少青年才俊,又何止林風一個?

「此次多謝兩位出手援助,伽羅感激不盡。」釋迦羅望向白夫人和北冥卜。正色道。

「毋須客氣,舉手之勞。」白夫人傾然一笑。

「就是,見外了。」北冥卜開懷道,「我們可都是從小在釋羅郡長大的。」

釋迦羅微微一笑:「不管如何,這個情伽羅記下了,他日若有用得著的地方,兩位儘管出聲。」隨即,釋迦羅目光瞥向華維。眼眸灼然,「你既有恩於芷心。我自不待薄你,三日後,來白雲塔找我。」

聲音落下,並未理會驚喜交加的華維,釋迦羅微一拱手,「兩位。先告辭。」

「去。」北冥卜和白夫人笑道。

釋迦羅點點頭,霎時間身影閃動,便是消失。

他,還要處理爛攤子。




綠野仙蹤之戰,結束了。

統計過後。外圍賽近四萬的參賽武者,僅僅只剩八百餘人。

此次參戰的星域級武者,死去近百,不過大多是星域級七階以下武者,星域級八階、九階的以受傷居多。而星域級巔峰武者,並未有任何人身死,不過能贏下,關鍵在於『炎王』的到來。

若不然,單單赤蒙一人或許便能挽回敗局,屠盡所有人類武者。

聖者,相當之強!

地毯式的搜索。

在郡城主『王默』的統領之下,將整個綠野仙蹤翻了個底朝天。

所有受傷的武者,躲避的武者都被找到。包括綠野仙蹤許多珍奇的寶物,盡在一天中被搜刮的乾乾淨淨。時間相當的緊迫,居安思危,必須要嚴防妖族強者的報復。

很快——

釋羅郡的武者便開始撤退。

其餘九個損壞的傳送空間被重鑄,因為只是單方面損壞,故而重建並不難。十人一組,釋羅郡的武者很快撤退,短短時間內便已退的半個人影都不剩,留下的僅僅只是一個空的島嶼。

蓬!蓬!蓬!

所有傳送通道均被破壞。

意味著放棄了『綠野仙蹤』的佔領和控制。


損失或許很大,但相比起可能發生的危險,卻是不足一提。

就在傳送通道被毀去的兩個時辰之後。

轟!轟隆隆!~鋪天蓋地的妖族,蜂擁而至,足足百萬大軍!

以天犬一族為首,其餘附庸種族為副,浩浩蕩蕩的趕到綠野仙蹤,為首的那高大的妖族強者渾身火光耀眼,氣息之恐怖甚至比『炎王』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便是他身旁的族人,也僅僅只比炎王稍遜一籌而已。

天犬一族,那是妖族五大頂級血統之一!

底蘊,相當之深厚。

「可惡,人呢,人去哪裡了!」赤蒙雙目血紅,咬牙切齒。

沒想到這才短短一天時間,那些該死的人類便已是逃的乾乾淨淨。

「白跑一趟。」妖族強者左側一個男子搖了搖頭。

「人類還是那麼卑鄙,兩條腿比我們四條腿跑的還快。」妖族強者右側一女子冷聲而笑。

「回去。」妖族強者懶散的揮揮手。

「師尊!」赤蒙頓時急了,連道,「這裡還有我兒的魂印殘留,那殺我妻兒的兇徒仍未死!」

「愚蠢。」妖族強者聲音沉然,「赤雁雖魂滅,但天火空間仍存。那人類武者烙印你子魂之印,無主的天火自是不會傷他。但只剩魂的存在,他將會被困在天火空間,永無出頭之路。」

赤蒙眼眸亮起,連是點頭,「師尊的意思是…那人類將會生不如死?」

妖族強者淡然道:「除非他能煉化所有天火。破碎空間而出。但僅有魂是無法修鍊的,更何況,我天犬一族的『天火』又豈是那般容易煉化?」

言語中,帶著深深的傲氣。

妖族五大頂級血統,金字塔的頂端。

確實,有足夠的資本驕傲!

「太好了!」緊握雙拳,赤蒙血紅的雙目寒光四射。

雖不能親手殺死那人類兇徒,但能讓他生不如死,不停的折磨陷入絕望——

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妖族強者。赤蒙的『師尊』,猜對了一半。

但卻是想不到,林風不止『魂』為滅,肉身同樣在爆炸中生存,雖是傷痕遍野,但依然存在著。換做其它武者,進入這天火空間,哪怕是星域級巔峰武者的身體。一樣經受不住天火煉化。


畢竟,防禦力是有極限的。

而天火的攻擊。在這裡幾乎是『無限』的。

然而林風,卻是擁有重生之火。



綠野仙蹤之戰,結束了。

但朱雀挑戰賽『外圍賽』,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其餘九個任務之地,並未有任何意外,一個又一個的強者脫穎而出。進入預賽。白起、蒙武、煌蘇南等強者取得了極佳的戰績,尤其是白起,總積分更是列在第一位!

綠野仙蹤『活』著的武者,全部晉級。

畢竟是取前一千位,而綠野仙蹤參賽武者。活著的只剩下八百八十人。

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武者甚至是重傷,自然不可能重賽。譬如釋芷心,譬如北冥洋,足足一個多月的時間,仍未是醒轉過來,那一戰對他們來說,確實是超負荷的透支了身體。

透支的越大,實力發揮越強,後遺症便越大。

誰也不可能例外,包括林風,同樣如是。

天火空間。

足足一個多月的時間,林風一動也沒有動過。

宛如死屍般,失去了所有的意識,靈魂彷彿都是湮滅。但事實上,林風只是『沉睡』了,人類的身體很奇妙,當陷入疲憊,便會感覺到『睡眠』的來臨,這是一種自我修復的過程。

自我保護,並非壞事。

身體,早已是完全痊癒。

擁有鳳凰之血,身體的修復並不算太難。

事實上,這一點林風很有經驗,因為早已不止一次。

但『魂』的修復卻是難的多,尤其是超負荷工作的星蒼瞳和星穹瞳,如今雙雙沉睡。那一役,遭受最大傷害的其實並非身體,而是『魂』,星蒼瞳和星穹瞳的融合,先是一直保持自我狀態,無數的次的瀕臨枯竭,窮兵黷武。

最後,更是藉助命魂的力量,施展『噬魂法』,直接與赤雁的『魂』硬碰硬。

雖然勝,但卻是慘勝。

至於命魂,融合鳳凰命盤恢復速度十分不錯,但畢竟瘋狂的施展『噬魂術』,將命魂榨的乾乾淨淨……

魂的恢復,遠比身體要困難的多。

這一點,從釋芷心和北冥洋便可看出。

兩人,和林風何其相像。

不過……

相比起兩人,林風的『魂』更強大。

命魂更是融合鳳凰命盤,不斷的滋養恢復,如今——

終於滿血復活!

「啪!」林風睜開眼眸。

昏迷了一個多月,終於『醒』了過來。

(第二更~~明天也兩更,後天恢復三更,主要這幾天小小左手手掌心下面,常壓著鍵盤很痛,碼字非常不舒服。)(未完待續。。) 「我…還活著。」林風仰躺著。

意識漸漸的恢復,帶來的卻是深深的心痛。

周圍是一片似曾相識的熟悉火焰,那是自己曾經『呆』過的天火空間。只不過當日在天武大陸,進入的是小天犬的天火空間,而如今這個天火空間要強大許多,遼闊許多。

那是星域級七階的『體內空間』。

但……

「翼,死了。」林風眼角流下淚水。

心,很痛,痛徹心扉。

從綠煙城到雁翎府,再到這九洲之地,翼一直陪伴著自己,是最忠實的戰友和同伴。雖然他的身份是靈物,但在自己的心中,卻如兄弟一般,幾番出生入死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

這一次,翼是為了保護自己。

林風徐徐閉上眼睛。

「蓬!」劇烈的爆炸在腦海中響徹,記憶接踵而來。

在最後那一刻,在那爆炸發揮威力,在自己已是坦然面對死亡之時,翼出現了,保護了自己卻犧牲了性命。心中,已是沒有翼半點氣息,就好似被移除的記憶般。

輕輕睜開眼睛,帶著悲傷,林風緩緩起身。

但倏然間——

「這是?!」林風猛的一怔。

目光落在身旁,一顆乳白色的珠子散發著淡淡光芒,隱約可見紅綠色的波紋,正安靜的躺著。

眼中綻放出極烈光彩,林風輕顫著右手,拿起這顆乳白色的珠子。淡淡的紅綠色波紋閃動,這顆乳白色的珠子擁有極是熟悉的能量感覺,能在天火空間中半點未損壞,自可見這顆珠子的品質!

這,是蝘蜓座星空強者兀莵的『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