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不停,龍英傑的腦子也沒有停下來。他準備使用雷神劍的第二式“雷震八方”。

龍英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雷震八方”以攻擊多人見長,若用來攻擊一人勢必分散力量,還不如“雷神怒”威力大,能不能借鑑“雷神怒”把攻擊八人的力量凝聚在一起攻擊一個人呢?那樣的話,戰鬥力一定大增!

天才!這就是天才!在戰鬥中追求的不僅僅是武氣突破,還有武技的提升和至臻完美!

運動中,龍英傑舞動起了龍泉劍,先是用“雷震八方”劍招的前半式凝聚起全身元力,然後,在擊出一劍的時候沒有分散成八股力量,而是使用“雷神怒”的後半式全力擊出。

丹田中的顏紅珠起初嚇了一跳,隨即愕然道:“這小子真是天才,居然想到把雷神劍的兩招融合爲一式使用!雷神劍我使用了這麼多年,怎麼就沒有想到改進呢?不錯,雷神劍又多了一招更爲兇猛的招式,不妨就叫它‘雷神震怒’吧!”

“雷神震怒”的力量果然比“雷神怒”增強了兩倍有餘,龍英傑又是在顯現雙武魂的狀態下使用,這又把“雷神震怒”的力量提升了一倍不止。

龍泉劍的劍身驀然變得通紅,凌厲的劍氣夾帶着滾滾雷聲化作一條閃電倏然擊向苗萬里,連周圍的空氣都被帶動,發出一股山呼海嘯的聲音!

這一劍的威力已經達到了神階極品武技所發,苗萬里神色鉅變,暗叫不好,急忙撤步後退,但哪裏還來得及!

無奈之下,苗萬里只好舞動青冥杖布起一片杖幕阻擋,但倉促布起的杖幕如何能夠抵擋的了“雷神震怒”!

龍泉劍以雷霆萬鈞之勢洞穿杖幕擊在了苗萬里的肩頭,霎時刺出一個血洞。

苗萬里大叫一聲身體倒飛出去,肩頭鮮血直流,一條胳膊怕是已經廢了。


這一劍幾乎耗盡了龍英傑全部的力量。他單膝跪地落在地上,嘴角掛着一絲血跡,但眼睛裏卻透出無限喜悅!

——他對雷神劍武技的使用理解是對的,這種對武技功法理解的突破比刺傷一個苗萬里重要得多。


誰也沒有想到,龍英傑竟然以武氣強者二階之力重傷了武氣王者的苗萬里!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足足過了幾個呼吸間才轟然爆發出一片沸騰的叫好聲。

苗萬里踉蹌着站穩身形,露出滿眼的不可置信。

“好小子,果然有兩下子!”苗萬里不得不由衷讚歎他的敵人,“憑你這一擊就值得我尊重你。可惜,我們不能成爲朋友,那就只能你死我活。我雖然受傷,但你的消耗已經到了極限,無法抵擋我的一擊。很遺憾,今天你仍然難逃一死!”

龍英傑藉機調整着身體內散亂的元力。他知道,依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苗萬里的確可以隨便擊殺他。而苗萬里雖然一條胳膊受傷,但他卻還帶着不少武氣強者,現場的人仍然無法阻止他逃跑,這不是龍英傑願意看到的。

打蛇不死,必留後患,龍英傑今天一定要把苗萬里徹底消滅。

龍世雄、尚權、閻浪、江濤等人見龍英傑處境不妙,呼啦一下把苗萬里圍在了中間,而苗萬里帶來的十大武氣強者除了羅一劍已死,剩下的九大強者又反把龍世雄等人包圍。

▪t tkan ▪Сo

總體形勢仍然不利於龍英傑他們。

龍英傑忽然對苗萬里笑道:“苗城主,我雖然力竭,但你依然沒有辦法把我殺死。不信的話讓雙方的人退開,我倆繼續比試!”

苗萬里不知道龍英傑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但他一個武氣王者怎麼會怕了一個無力再戰的毛孩子,這說出去也讓人笑話。

“你們退下!”苗萬里對九大強者叱道。

“父親,你們也閃到一旁。”龍英傑對父親和衆人道。

龍世雄擔憂地看了兒子一眼。他雖然相信兒子不會無的放矢,但他也真的不知道兒子到底還有什麼底牌。

***************************************************

說明: 我的知識能賣錢 。估計兩三天的時間作者就能全部修改完畢,到時候就能恢復更新速度。請大大們耐心等待幾天,並繼續支持!後續會更精彩! 苗萬里看着面色蒼白的龍英傑,實在想不出他還靠什麼和自己一戰。

但是,他知道龍英傑雖然年輕卻不是一個莽夫,既然敢於和自己叫板,那就一定還有手段。

他怕再一次失手,那樣的話,敗局就或許真的無法挽回了。

“龍英傑,我不知道你何來自信,但我敬佩你的確是少年英雄!我會拿出絕招來擊殺你,這樣,你死了也就不會覺得冤枉了!”苗萬里鄭重說道。

“不,是你死了不會覺得冤枉!”龍英傑笑的非常輕鬆,“因爲你已經拿出了看家本事,不會遺憾沒盡全力。”

龍英傑如此自不量力,讓苗萬里怒極反笑:“乳臭未乾的小兒,死到臨頭還狂妄至極!那你就接我一招神階武技‘伏神杖’!”

“神階武技?苗萬里也會神階武技?”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

龍英傑以他武氣強者二階的修爲使出神階武技,威力就如此驚人,如果再由一個武氣王者使出來,那該有多麼恐怖!龍英傑看上去已經油盡燈枯,他還如何抵擋?

“伏神杖,一杖伏神!”苗萬里一聲低喝,臉色突然漲紅,手中青冥杖緊跟着發出一陣玄黑之光。衆人感覺到彷彿一股暗流涌動,天地間的元氣一瞬間都向苗萬里周邊集中,似乎連空氣都變得動盪不安。

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凝重起來,集中到龍英傑身上,想看看眼前的少年如何應對。

閻娘和尚雲燕緊咬着嘴脣,滿臉滿眼的擔心。她倆雖然毫無理由的選擇相信龍英傑,但卻無論如何想不出他該如何應對苗萬里的這一招。


正當人們各懷心思之際,一隻乖巧可愛的靈兔忽然出現在龍英傑的肩頭。有人開始譏笑龍英傑在如此大戰之時還有心思耍孩子氣,弄只兔子出來搞什麼玄虛。

但是,人們的眼睛隨即瞪圓了。


這隻靈兔的眼睛忽然變得鮮紅,射出兩束血色光芒鎖定了苗萬里。苗萬里霎時像遇見了鬼魅一般,神色變得無比驚恐,青冥杖的光芒逐漸變得黯淡下來,苗萬里的臉色也逐漸由紅色變得蒼白蠟黃,而他的身體一時竟然無法動彈。

相反,龍英傑的面色卻越來越紅潤,氣色越來越好,連衣服似乎也被氣流鼓脹起來,身上無風自動,身體瞬間恢復到了最佳狀態,甚至比之前還要飽滿威武。

“元力,我的元力居然在外泄!”苗萬里驚慌而淒厲的大叫,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萎靡。

這是龍英傑第一次使用納元石煉化的納元丹:瞬間吸取敵人六成的元力保持一刻鐘!

這隻兔子就是納元丹的丹靈。

當人們意識到是這隻可愛的兔子在作祟時,一切已經接近尾聲。

龍英傑將靈兔收入乾坤圈,長嘯一聲,身體忽然騰空而起,揮劍向苗萬里斬去。

“不好,速速救下苗城主!”失掉一條胳膊的羅震天發現情況不妙,大喝一聲,率先揮劍攻向龍英傑,其他九大武氣強者也紛紛揮舞武器攻了上來。

“找死!”龍英傑低聲叱道。他現在擁有一個武氣王者一階六成的元力,根本不把眼前的幾個武氣強者放在眼裏。

龍英傑的龍泉寶劍忽然改變了方向,直接刺向羅震天,左手中同時多了五把真階下品龍飛刀,一揮手攻向離得最近的五名武氣強者。

可憐羅震天再也沒有剛纔那麼僥倖,龍泉寶劍透胸而出,一代梟雄終於隕落。他的武氣丹剛一離體就被龍英傑一把抓在手中收入乾坤圈內。

那五把龍飛刀像長了眼睛一樣準確射入五名武氣強者的心臟,五個人頓時仆倒在地,武氣丹離體就要逃逸。

龍英傑心念一動,放出納元丹的丹靈,靈兔小嘴一張將五枚武氣丹吸入肚中,身上的絨毛霎時變得更加光亮。

這武氣強者的武氣丹對於靈兔來說可是大補之物。

剩下的四名武氣強者被龍世雄等人截了下來。

因爲羅震天等人的阻滯,龍英傑攻向苗萬里的速度明顯減慢。苗萬里元力失了六成,已沒有信心再與龍英傑爭鬥。他保命爲上,拔腿就跑。龍英傑一掌推出,狂猛的掌風把苗萬里掀飛出去十幾丈遠。

苗萬里所過之處灑下漫天血雨。

龍英傑剛要追上去補上一劍,卻忽然聽到一聲嘆息。聲音雖然不大,穿透力卻極強,彷彿就響徹在每一個人耳邊:

“唉,出師不利,堂堂一個武氣王者竟然敗在一個武氣強者的黃口小兒手下,還搭上了七個武氣強者的性命,這可是幾千年來聞所未聞的事情,實在匪夷所思。”

聲音還未消失,一個白髯老者忽然攔在了龍英傑面前。

龍英傑戛然停住腳步。他已經感覺到了來自老者身上的威壓。

“真是稀罕,居然是武氣王者八階巔峯!”顏紅珠在丹田處自言自語道。

龍英傑聽見,不由大吃一驚。

白髯老者向苗萬里丟出一顆丹藥,嘴裏還不忘揶揄道:“一個武氣王者能夠敗在一個武氣強者二階手裏,你也算是前無古人了!連我這當師叔的都替你感到害臊!”

苗萬里似乎很懼怕白髯老者,也不說話,趕忙接住丹藥服下。有白髯老者在,他放心地盤坐在地上恢復起來。

白髯老者看向人羣處:“軒轅太子,你們幾位來的時間也不短了,應該現身了!”

老者話音剛落,一聲輕嘯從人羣中傳出,緊接着五道身影飛射而來。

龍英傑驚愕地發現,來人他竟然都認識,赫然是蒙達城望月樓老闆玄偉、店小二樓二及那晚在望月樓吃飯時守在門外的那三名武氣王者老者。

“英傑兄弟,別來無恙!”玄偉衝龍英傑拱手道。

“太子?玄偉,軒轅偉,你是華神國太子軒轅偉?怪不得我在蒙達城見到你時感覺到面熟。”龍英傑此刻恍然大悟。

龍英傑當年凝聚出紫色氣晶轟動華神國,軒轅偉代表皇族前來祝賀,龍英傑第一次見到太子時只有六歲,自然印象不深。但是,一旁的龍世雄卻認出來了,急忙單膝跪地道:“龍氏家族家主龍世雄參見太子!”

一聽是太子駕到,大部分的人都跪倒在地。龍英傑卻只是彎腰拱了拱手算是見禮。

軒轅偉並不見怪。畢竟天才都有傲骨、都有個性。他大聲道:“非常時期,大家就不要那麼多俗禮了。請起來吧!”

閻浪和江濤都大吃一驚:這個望月樓的店老闆居然是華神國當今太子軒轅偉!他到蒙達城已經一年半,大家竟然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此時一刻鐘已經過去,龍英傑頓時感到渾身像被抽筋剝骨一般,似乎隨時會癱倒。

龍英傑不再說話,借這段安全時間急忙盤坐在地上,運起神階中品功法“雷神納元功”調理起身體。

四周的天地靈氣瘋狂地涌向龍英傑,在他的頭頂凝聚成一條濃稠的白色靈氣帶。

苗萬里突然睜開眼睛對白髯老者喊道:“師叔,龍英傑剛纔使用的是異術,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他現在已是強弩之末,趕緊攻擊,殺死他!”

白髯老者冷哼一聲並不理會。他縱然是一名武氣王者八階,對面包括軒轅偉在內可是四名武氣王者,雖然最高的只是一個武氣王者五階,但以一抵四,他可是沒有一點勝算,如何還敢去偷襲一個被他們看重的天才!

“苗萬里,父皇聖明,早就發現你與人暗中勾結,存謀反之心,派我潛入蒙達城關注着你的動向。今天你果然不顧皇恩,扯旗造反,簡直死有餘辜。“

”可喜我華神國有龍氏家族等諸多忠勇家族,有龍英傑等大批忠勇之士,爾等鼠竊狗偷之輩,實在成不了氣候!你和你的這位師叔如果識時務就趕緊投降,我或許可以稟報父皇饒你們不死!”

軒轅偉不虧皇族出身,又是皇位繼承者,一出場就是一副上位者表現。

苗萬里陰聲笑道:“古往今來,各國江山無數次易主,一國之君能者得之。你軒轅家族不是天生的皇族,這天下不會永遠是你軒轅家族的。皇帝輪流做,今年爲何不能到我家?”

軒轅偉冷笑道:“就憑你一個武氣王者一階也敢大言不慚自稱能者,當真以爲這華神國無人了嗎?”

苗萬里看了看白髯老者道:“我的武修或許不夠,但還有我師叔、師父,還有一大批賢能者,我們加起來或許拿不下整個華神國,但也足以撼動華神國半壁江山。”

軒轅偉不屑道:“今天你們能否走得掉都是問題,還奢談什麼撼動華神國半壁江山!”一揮手,人羣中又衝出來十幾名武氣強者,最高的已經達到了九階巔峯,“呼啦”一下把白髯老者、苗萬里和那四名武氣強者圍在了中央。

白髯老者低嘆一聲:“看來今天還是小看了你們的佈置和力量。但是,就憑你們還阻擋不住我帶走這不肖徒侄。”

的確,一個武氣王者八階巔峯若無心戀戰,想要從這裏帶走一個人應該還有把握。

“我看未必!”一個年輕的聲音忽然冷冷響起。

衆人循聲望去,愕然看見龍英傑從地上緩緩站起。

此刻,龍英傑的身體彷彿變得高大了許多,他面色紅潤,英氣勃勃,身上瀰漫出濃濃的威壓,連軒轅偉和一旁的幾名武氣王者都感到了龍英傑身上激盪的磅礴元力。

“怎麼可能,他不是已經力竭了嗎?身上怎麼會具有武氣王者巔峯的威壓?!”白髯老者不可思議地瞪圓了眼睛,聲音竟然有些顫抖。

衆人更是難以相信。


今天龍英傑已經給大家帶來了太多震撼,可他的底牌卻好像無窮無盡!

*************************************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大大們,收藏起來,支持老狐仙! 龍英傑緩緩站起,衣衫鼓脹,隱隱可以看見他的身體被一層能量包裹着。

龍英傑豪氣沖天,劍指白髯老者:“你現在覺得你還能帶走他嗎?你能不能走得掉都是個問題!”

一旁重傷的苗萬里看到龍英傑地變化,驚懼地長大了嘴巴,卻連話都說不出來。

白髯老者臉色驟變,聲音顫抖地問:“小子,你到底是人是鬼?武氣修爲怎麼可以隨意拔高?”

龍英傑冷笑道:“哪裏有那麼多廢話!今天假如你還能夠活着離開,給你的背後主子傳一句話:國主之尊不是隨便一個人就可以挑戰的。如果這樣,還談什麼武氣大陸的規則與秩序!武修或許可以打打殺殺,但百億普通民衆卻需要祥和安定,不能成爲強者爭鬥的犧牲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