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人生的贏家啊!有什麼絕招傳授一下嗎?趁着威廉這個老淫賊還沒有過來,趕緊傳授我幾招!”

唐夏一臉期待的看着顧藏鋒,就差沒拿個小本本記住顧藏鋒接下來要說的話了。

“可能……就一個字吧!”

“哪個字?”

“帥!”

“滾!”

“哈哈哈哈!”

……

劍舞看到久別重逢的顧藏鋒和唐夏,也是打心眼裏替這兩人感到高興。

在看到談天說地的兩兄弟,劍舞識趣的選擇暫時離開。

劍舞是個聰明人,劍舞知道,男人嘛,有女人在場,不管這個女人是什麼身份,聊天的時候總會有一點忌諱的話題,但是當沒有女人在場時,可聊的話題就可以很曖昧很親密了!

所以其實劍舞並不是爲了給自己的加酒加冰,而是爲了給顧藏鋒和唐夏創造一個單獨的聊天環境。

來日方長,自己和顧藏鋒以後相處的日子多得很,沒必要這樣和顧藏鋒形影不離。

劍舞淺淺的抿了一口酒杯裏的雞尾酒,看着繪聲繪色聊天的顧藏鋒和唐夏,臉上始終掛着一絲淡淡的笑容。

不過劍舞的寧靜很快就被一個大漢破壞了。

就在劍舞很享受看顧藏鋒和唐夏聊天時,一個白人男子坐在了劍舞的旁邊。

“嗨,美女,一個人嗎?”

劍舞這才轉過頭看了一眼對方。

是一個白人男子,身材和唐夏一般高大,即便是在冬季,男子也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露出了自己壯碩的肌肉和密集的文身,一看就是一個不安好心的傢伙。

劍舞只是瞥了一眼男子,隨後轉過頭繼續看着顧藏鋒和唐夏聊天。

男子顯然是一個酒吧老手,這樣的情況男子見多了,並不氣餒。

男子對於自己的顏值有着充分的自信,以前男子搭訕時也遇到過很多次這樣的情況,但是每次自己展現了自己的風趣幽默之後,配上自己超高的顏值和酷酷的裝扮,那些一開始拒絕自己搭訕的女人晚上終究還是乖乖的從了自己。

更重要的是,男子一開始並沒有看到劍舞的容貌,只是因爲劍舞像一個東方女子,男子今晚想換換口味,所以纔來和劍舞搭訕。

就在劍舞剛剛轉頭瞥了自己一眼的時候,男子看到了劍舞的容貌瞬間有種窒息的感覺。

驚爲天人啊!

男子怎麼都每想到這樣一個小酒吧居然會有劍舞這樣的絕色美女!

男子不由得感到一陣慶幸,還好劍舞所處的位置是酒吧裏相對偏僻的一個角落旁邊,不然恐怕早就讓酒吧裏其他的老手勾搭走了。

男子打定主意,不管今晚自己用什麼辦法,哪怕是下藥,自己也要讓劍舞成爲自己的女人! “美女,你是東方人嗎?第一次來嚶國嗎?嚶國可是一個古老迷人的國度呢!”


“是嗎?”劍舞轉過頭冷冷的看着男子,“有我們夏國古老嗎?”

“額……你們夏國有多少年曆史了?我們嚶國可是有着上千年曆史呢!”

“不好意思,我們夏國有五千年的歷史,你們嚶國那點小歷史,在我們夏國面前,還真的不是事!”

“怎麼可能!”男子果斷的搖着頭,“我記得你們夏國有句古話,崖山之後無夏國!自從你們夏國被元朝取代之後,就不復存在了好吧!直到明朝的建立纔算是正式開啓,這樣算下來,歷史也不是很長嘛!”

“你很瞭解我們夏國的歷史嗎?”

“我……”

男子本來想回答略懂一些。

但是很快男子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自己是來幹嘛的?

自己是來泡妞的啊!

現在怎麼和人家妹子討論起了歷史?

難道討論歷史能夠去牀上討論嗎?肯定不可能啊!

男子尷尬一笑:“我們還是不討論這個話題了吧!來嚶國多久了?過得還習慣吧?”

劍舞沒有理會男子,依然興致勃勃的看着顧藏鋒和唐夏聊天。

“呵呵……美女,難道你還對……gay有興趣?”

男子古怪的笑了起來。


這可是一件麻煩事,如果劍舞真的對gay情有獨鍾……估計對自己這樣的正常人很難產生性趣,看來自己得用一點不光彩的手段了!

一直在聊天的顧藏鋒和唐夏也注意到了劍舞被人搭訕了。

但是兩人沒有任何的舉動。

以劍舞的顏值和身材,要是不被人搭訕,那纔是一件奇怪的事。

關鍵是,劍舞是什麼人?

那可是超級戰神級別的高手啊!

這個搭訕的傢伙如果敢對劍舞動什麼歪心思,根本不需要兩人出手,那傢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顧藏鋒和唐夏壓根就沒有在意,依然聊着天。

“美女,光喝雞尾酒多沒意思啊!這個酒吧,最有名的就是伏特加這種烈酒!怎麼樣,我請你喝一杯?服務員,來一杯伏特加!”

“好的!”

服務員很快就端來一杯伏特加放在了桌上。


劍舞毫不客氣的將一杯伏特加一飲而盡,隨後繼續看這顧藏鋒。

“額?”

男子傻眼了。

男子不斷地看向劍舞的酒杯,再三確認剛剛酒吧的服務員是不是端上來一杯伏特加而不是白開水。

那可是伏特加啊!典型的烈酒啊!

劍舞就這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就一口喝完了?這也太變態了吧?

男子明白,想要把劍舞灌醉然後得手的辦法是行不通了。

憑藉劍舞剛剛展現出來的酒量,就算是把自己喝死都不一定會讓劍舞產生半分醉意。

男子瞥了一眼自己腰間的一包白色粉末,沒錯,這種藥正是那種下流卑鄙的藥,男子想要尋找機會給劍舞下藥。

男子的這點小心思當然瞞不過劍舞。

劍舞忽然冷冷一笑:“朋友,收起你的那點小心思吧!你要是敢對我下藥,我保證會讓你自己先吃上幾十包!”

“嗯?”男子眉頭一皺,此時才發現了劍舞的邪門。

“走吧!離開這裏,去尋找真正合適的獵物吧,趁着我還沒有生氣,不然……我生氣了,可能以後你都沒辦法尋找你的獵物了!”

劍舞毫不留情面的話深深地刺痛了男子的內心,既然兩人已經撕破臉皮了,男子再也不會客氣了。

男子也是冷笑起來:“呵呵……美女,看來你是第一次來輪墩市了!你可能不知道,在輪墩市,有一個幫派叫3Q會,而我就是3Q會的一個小頭領!本來我不想用這樣的背景威脅別人的,我喜歡主動地女孩,而不喜歡被動的女孩,是你逼我的!你說你要生氣了?那我也跟你直說吧!”

“你想說什麼?”劍舞看都沒有看男子,冷冷的迴應着男子。

“不管你怎麼嘴硬,你始終只是一個勢單力薄的弱女子,而我,隨便一個電話就能叫來上百號人!我想說的是,趁我還沒有生氣,你最好今晚乖乖的從了我,不然……等我一個電話叫我的那些兄弟過來了,事情可不會這麼簡單了!你可能會由晚上服侍我一個人,變成一晚服侍上百號人!哈哈哈哈!”

男子咧嘴一笑,臉上滿是狂妄之色。

在男子看來,勢單力薄柔弱無助遠在異國他鄉的劍舞一定被自己的這番話嚇傻了,一定會乖乖的從了自己。

甚至男子幾乎已經看到了劍舞躺在自己牀上的那一幕。

男子越想越激動,以至於想要伸手拉劍舞放在桌面上的手。

“把你的狗爪子挪開,你的狗爪子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發誓,你會後悔終生!”

“你敢威脅我?你知道嗎?小妞,我生氣了!我很生氣!我發誓,今晚!對於你來說,一定是一個終生難忘的夜晚,以後你睡覺夢見今晚即將發生的事情都會被嚇醒,當然……如果過了今晚你還有勇氣和信念活下去的話!”

男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猙獰,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男子當然不會被劍舞輕描淡寫的幾句話給嚇退,固執的朝劍舞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劍舞雙眼微微一眯,渾身上下突然爆發出一陣滔天的殺意。

劍舞右手閃電般的抓住了男子的右手,左手拿起酒杯砸在了男子的右手上,隨**住破碎的酒杯用力刺進了男子的右手上。

鋒利的玻璃刃輕易地刺穿了男子的右手,將男子的右手釘在了木桌上。

“啊!啊!!臭表子!老子要殺了你!法克!啊!”

男子半跪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來,臉上滿是兇狠的神色。

“呵呵……”劍舞微微一笑,“我說過了,如果我生氣,可能你以後都沒辦法尋找你的獵物了!”

劍舞說玩,站起來擡起自己的右腳一腳踹向男子兩腿中間的位置。

“啊啊!”

酒吧裏響徹着男子殺豬般的嚎叫聲,但是這陣陣慘叫在勁爆音樂的遮掩下,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即便在劍舞附近的其他人,也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繼續喝酒聊天尋歡,在這些人看來,就把這種地方打架,簡直就是太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和其他人平靜的反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旁的顧藏鋒看到劍舞這一腳,嚇得手裏的酒杯都差點掉在了地上。

顧藏鋒聯想起下午穆對劫匪的那一腳,心裏又驚又怕。

現在的妹子怎麼都喜歡用這樣的招式?

斷子絕孫腳!太特麼恐怖了!這哪個男人能夠頂住?

男子鮮血淋淋的右手掙脫了酒杯的控制,雙手捂住自己的要害,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來。

“傑米哥!法克!你們居然敢打傑米哥!”

不遠處的三個大漢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趕緊朝劍舞衝了過來。

“誰敢靠近我半步,他就是你們的下場!”劍舞冷冷的瞥了一眼三個大漢,嘴裏說出一陣極具威脅的話。

“法克!給我弄死這個小表子!”傑米用顫抖着的左手指着劍舞。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想必劍舞此時已經被傑米大卸八塊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