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傢伙說,你對戰技的理解很是強大……」天修若有所思地盯著小骷髏,有些懷疑這個小傢伙到底有什麼強大之處。

小骷髏彷彿受到了鄙視一般,搖晃著腦袋,得意地向他挑釁:「我讓你先出手,你也不見得能碰到我。」


天修對小傢伙的挑釁很是鬱悶,猛地止住了腳步,瞬間抽出武器,化為一道奪目的金色劍氣,向小骷髏爆射而去。得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小傢伙才行。

劍影瞬間而至,不過小骷髏卻是不為所動,在劍氣即將掃中它的瞬間,這才晃晃悠悠地伸出手指,飛快地貼著劍刃敲擊了幾下,天修手腕猛地一震,不敢置信地看著正在迅速崩潰的劍招。雖然只用了三分實力,也不至於一擊即潰吧? 第一百三十八章,末日序章

阿克蘇位於貝爾莫斯城南方數十裡外,這座城位置極其特殊,穿過阿克蘇城,就是多蘭帝國五大主城之一的貝爾莫斯城了,這座城矗立了數百年,為貝爾莫斯城擋住了無數次大大小小的災難,以至於至今還沒有人可以攻入貝爾莫斯城,這裡是南方最後的防線了。

多蘭帝國帝都加爾城,行色匆匆的軍機大臣穿過戒備森嚴的宮門,緩緩沒入了金碧輝煌的的高大建築中。

「陛下,桑卜拉人已經進入戒備區域了。」

「教廷倒是盡心盡責,竟然與對方鬥了這麼久…嗯,貝爾莫斯城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貝爾莫斯城駐軍共計五萬,加上我們派出的殘狼軍團二萬餘人,那些被侵佔的城市,完全可以收回來,現在我們只要坐收漁翁之利就好了。」

「如此甚好,貝爾莫斯城那邊暫時就不用理會了,這盤棋已經到了最後關頭,不到最後一刻,永遠不要掉以輕心。我們的威脅首先來自其它幾個帝國,其次才是教廷,在那之前,我們就姑且看看這些海上來的異族究竟有多強吧!」

沉寂很久的索洛特大陸已經進入了秋季,萬物枯竭,而在這片枯萎的大地之下,平息了許久的爭端,重新拉開了序幕。

此時的阿克蘇已經進入了戒備狀態,南方不斷傳來壞消息,一座座城池被桑卜拉人佔領,城中不斷有居民向後方的貝爾莫斯城撤離,在戰爭之中,這些普通人往往是最悲慘的受害者。

當然也有人不願離去,許多人躲在屋子裡往街道上張望著,一隊隊行色匆匆的軍隊從街道上穿過,然後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外。

「拉齊爺爺,你看連貝爾莫斯城都派來了軍隊,說不定那些桑卜拉人還真能打過來哩。」這是一個年輕的少女,睜大眼睛注視著門縫外的街道,小手緊緊地捏著,神色略微發白,這樣嚇人的場景是她從未見過的。

「嗯,這一次似乎有些不對勁,阿克蘇城已經平靜了三十幾年,帝國派出了這麼多軍隊,希望能夠把那些邪惡的桑卜拉人趕走吧!」年老的老人坐在一側的微弱的火盆前,神色凝重地扒拉著火盆中的火炭,輕聲開口。

一支模樣看起來有些凄慘的隊伍緩緩而來,不少人還包著繃帶,似乎都受過傷,這支隊伍穿過了已經戒嚴的城門,幾乎沒有任何的阻礙,源源不絕地向城中湧入。正是從南邊撤回來的教廷隊伍。

數千人的隊伍很快引起了城中居民的注意,連教廷的隊伍都退了回來,南方多半是已經失守了,不少還在猶豫的人見狀很快打定了主意,開始收拾家當準備逃離,連教廷的隊伍都成了這副模樣,這座城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福爾斯帝國,巴斯特行省,夜色漸漸降臨,一支為數不少的隊伍迅速出了城,進入了遮天蔽日的山脈之中。直到進入了山脈中,這支隊伍才露出了真容,一個身著銀白色獸皮的老者,在他的身後是一支全副武裝的隊伍,老者雙目中閃爍著幽冷的光芒,發出一陣如同野獸般凄厲的嚎叫:「這就是教廷的聖山,踏破這塊他們的神聖之地,粉碎他們的信仰!薩滿神的意志必將遍布這片大陸的每一個角落!薩滿不容異端!從現在開始,所有的阻撓者,一律殺無赦!」

阿克蘇城的戰鬥在第三天拉開了序幕,桑卜拉人的隊伍從南方湧來,如同潮水一般洶湧著撲向阿克蘇城,不斷地衝擊著城外的防線。

這是一場比起之前還要血腥數倍的戰鬥,雙方數萬人密密麻麻地布滿了城外的平地,這樣的大型戰鬥中,毒桑的作用才真正地體現出來,那些詭異的毒蠱一旦施展,數以百計的守城士兵大片大片地倒下,失去了所有力量,然後被衝上來的桑卜拉人殘忍地殺死。毒桑的毒蠱大多並不致命,很多毒蠱甚至可以依靠光系聖力化解,但是就是這些稀奇古怪的毒蠱,讓數以千計的士兵都失去了戰鬥力,所有人都泛起寒意。

聖堂在大陸屬於一種超然的機構,由於光系聖力的罕見性和所具有的獨特作用,讓幾乎所有人對聖堂的治療師都是趨之若鶩,每座城都有聖堂設立的分部,不過此時恐怕是指望不上那些已經跑的遠遠的傢伙了。


「該死!聖堂的人呢?!馬上給我去找,只要是治療師,直接給我抓回來!我們的軍隊只配備了不到百人的治療師,對方的毒蠱一次就能放倒數百士兵,這樣下去,第一道防線很快就會崩潰的!」

守城的軍官發出一陣低吼,那些該死的傢伙平日不可一世,連各國都要拉攏他們,他們所處的聖堂供奉全部都是由帝國提供,養兵千日,還沒用上呢,自己倒是先跑了。

教廷的隊伍此時也已經殺出了城外,天修後方是蓋爾和拉恩帶領的精銳小隊,這支隊伍如同一柄鋒利的長劍一般,直直地刺向入侵者的心臟。

昏黃的天空下,阿克蘇城如同一座巨大的石像靜靜地矗立著,城外是如同饕餮巨獸一般的桑卜拉隊伍,張開了森然巨口,正在緩緩向阿克蘇靠近。

第一道防線率先崩潰,數以萬計的桑卜拉士兵源源不絕地從原野的盡頭處湧來,戰場上不時會傳出陣陣凄厲的嘶吼聲,桑卜拉人尖銳的怪叫聲,大地被暗紅色的血液浸透,到處都是死者的屍體,有的人尚未斷氣,已經被後方湧上來的隊伍踏在腳下,然後徹底消失在那片人海中。

「薩滿神在庇佑我們!桑卜拉的兒郎們!這塊豐饒的大陸應該由我們享用!這是薩滿神的神諭!」桑卜拉隊伍前方,狀若瘋魔的首領發出一陣嘶吼,他的聲音很快被身後的士兵們一陣狂熱的聲音所替代:

「薩滿教必將一統大陸,君臨天下!」

與戰意高漲的桑卜拉隊伍相比,守城駐軍卻是另一副神情:「天吶!桑卜拉人到底來了多少?這片原野上單是桑卜拉人就至少有五萬以上。難道阿克蘇要破了么?」 第一百三十九章,危機

這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山脈中密布著為數不少天然礦洞,作為教廷莊嚴的聖地,很少有人會不開眼地踏足此地,所以這些礦洞自然而然地成了教廷的私有財產,這裡出產品質絕佳的靈玉,每年都會有不少分發到教廷各地的教堂和學院。

相應地,這裡聚集了數以千計的採礦隊伍,開採靈玉,這種工作至少得聖境才能完成,因此這裡聚集的幾乎都是由聖境之上的強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已經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了。

當然,那只是某種程度上來說。

一片稀稀拉拉的叢林之中,散布著一座座大大小小的木屋,這裡是一座較大的礦洞,駐紮了數百人,此時大半人尚未開始工作,都聚集在木屋前高聲談笑著,絲毫沒有察覺到正在緩緩靠近的危險。

林地周圍的小道上突然走出來一行人,正在談笑的諸人猛地回頭看去,不由都是微微一愣:「這些人是…」

「桑…桑卜拉人!」一聲驚呼,所有人都猛地醒悟過來,「諸神在上,這些該死的桑卜拉人什麼時候跑到聖地來了!」有人發出一陣憤怒的咆哮,抓起一旁的武器就撲了上去。不過他剛前行幾步,卻是再也邁不動腳步了,源源不絕的人影從叢林中用來,密密麻麻地包圍了整個駐地,一眼掃去,人數至少是他們的三倍以上!

「到底發生了什麼?桑卜拉人怎麼會跑到聖山來了?」他神色蒼白地倒退數步,所有人都聚到了駐地前的空地上,神色驚慌地打量著這群突如其來的入侵者。

領頭的桑卜拉老者打量了一番中央的諸人,又掃了一眼一側的礦洞,露出了一個奇異的笑容,用大陸語向諸人開口:「嘖嘖,大陸還真是一片富饒之地,這麼一片山脈,竟然埋藏了這麼多礦石。只是這一次,教廷恐怕享受不了了…都解決了吧!」老者手腕一招,密密麻麻的入侵者蜂擁而至,瞬間撲了上去。

這是一場一面倒的血腥屠戮,不過數百人的隊伍根本無法攔住這群擁有數十名化靈境的隊伍,僅僅是片刻功夫,三百餘人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四周死一般寂靜,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叢林中。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人從礦洞下鑽了出來,營地周圍已經看不到一個人了,只有一側一堆白骨,他的神色變了變,似乎想起什麼似的:「桑卜拉人的食人蠱蟲!」

聖山之上,一個神色驚慌的弟子已經跪伏在地,他的前方是幾位樞機主教,正在顫聲說著什麼,不多時,連平日難見尊容的教皇陛下也是匆匆而來:「何事如此緊迫?」

「聖山下的礦區出現了一些問題。」一臉凝重的普萊特沉聲開口。


「礦區之事,諸位決定就是,為何…」

教皇的話尚未說完,幾個樞機主教幾乎是同時出聲:「桑卜拉人可能已經踏入聖地了!」

「什麼?」教皇大驚,桑卜拉人不是還在南方么?怎麼突然就跑到聖山來了。

「我們的礦區已經折損了數百人,一個營地的人全部都死了,只有留在礦洞中的少數人倖存下來,這個數字可能還會很多,那只是一座礦洞,如果桑卜拉人真的來了,這個數字還會持續增高。現在的情況,我們恐怕得親自探查一番才行。」


諸人神色不一,簡單商議一下,當即決定派出兩位樞機主教下山探查究竟,教廷的聖鍾已毀,聖典中記載的預言此時如同夢魘一般籠罩了所有人,難道教廷真的要亡了么?一個小小的桑卜拉竟然打到聖山下來了。

「菲娜阿姨,發生什麼事了?」

「桑卜拉人可能已經進入聖地了,我們要面臨的恐怕將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一身黑袍的菲娜院長並未穿著屬於樞機主教的暗紅色主教服飾,不過這一身黑袍倒是給人一種很神秘高雅的感覺,淡雅清冷的絕美面容上也罕見地出現了一絲愁緒。

「聖山是教廷最後的根基,一旦聖山被破,教廷也就完了。教廷已經不是曾經的教廷了,你要學會保護自己,不是任何時候,教皇陛下和我都會在你身邊保護你,我們的身後還有這矗立千萬年的教廷,你知道了么?紫涵。」

少女黛眉微蹙,在確認了菲娜阿姨並不是在開玩笑之後,輕咬貝齒,點了點頭。

「隨時準備啟動諸神法陣,一旦消息確認,立刻開啟法陣,聖山決不能淪陷!也是時候該叫醒那些沉睡中的歷任樞機主教了。」教皇一臉肅然,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了神廟後方的祭壇之上。

連綿的山脈中,一行人的腳步再次停住,在他們的前方,不知何時出現了兩個人,此時皆是神色劇變,緊盯著前方的隊伍。

「普萊特,這一次,恐怕我們又得聯合起來了。」

「卡塞羅斯,不要忘了,我們的任務是探查消息,不要亂來。退!」

普萊特當機立斷,兩人都是化靈境,自然能感覺到這支隊伍中還隱藏著不少的化靈境強者。此時略微遲疑,果斷地選擇了退離。

「兩位,既然來了,豈能說走就走,留下來吧!」一個人站了出來。一臉冷漠地注視著二人,冰冷的神色如同在看兩隻螞蟻似的。這種感覺讓兩人愈發感覺不安起來。

在兩人的去路上,不知何時已經冒出了幾個人影,正一臉哂笑著盯著二人:「被我們撞上了,還想離開嗎?」

「哼!」兩人神色不善,既然一戰無法避免,索性停下了腳步:「一戰便知!」

兩人戰意高昂,各自施展了武技,驚人的戰意籠罩了方圓數百米,讓下方實力稍弱的桑卜拉隊伍都是不得不後退了一些。

「這就是你們的實力么?」卡塞羅斯一臉嘲諷,不過暗地裡卻是微微皺眉,這支隊伍中單是化靈境就有二十餘人,心中已經有了主意:速戰速決!

ps:上一章寫的太糟,已經修改過了 第一百四十章,惡鬼之哭

普萊特與卡塞羅斯都是久經沙場的頂尖強者,桑卜拉隊伍雖然一下竄出十幾個烏桑,短時間內也沒能奈何二人,反而因為身後的隊伍而束手束腳,被兩人逼得一陣手忙腳亂。

兩人不作停留,縱身一躍,呼嘯著沖向天際,桑卜拉人出現在教廷聖地,容不得他們不謹慎,得儘快向教會上報才行。

「兩位,既然來了,還想走嗎?」一個陰冷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兩人聞言神色一變,不可置信地盯著天空突然出現的白袍老者:「破虛境!」

老者冷冽一笑,也不廢話,大手一揮,一道綠油油的閃電毫無徵兆地劈了下來,兩人倉皇閃避,他們都很清楚破虛境的強大之處,兩人與對方差距不小,而且後方還有一群實力不弱的化靈境,一旦被困住,這場戰鬥只會越來越艱難。

「全力一擊,不要留手!」普萊特凝聲開口,率先施展了自己最強大的武技,只有兩人的最強一擊,才有可能擊退對方。

一股巨大的撕扯力突然湧起,普萊特手中的長劍化為了風暴的核心,以他為中心,在周圍凝聚起一個數十米大小的暴風團,風暴的邊緣如同一柄柄鋒銳的利刃一般,周圍的樹木劇烈地搖晃著,發出一陣呼啦啦的響聲,連一側的白袍老者都是微微皺眉,這股力量,一點也不弱啊。

另一側的卡塞羅斯見狀不再遲疑,施展出自己的強大攻擊,他的手臂尚未痊癒,不過戰鬥力一點也不弱,長劍直指蒼穹,迅速凝聚起一輪奪目的光團,如同烈日一般,刺目的光芒籠罩了方圓百米,整片天空都籠罩在了一片刺目的金光之中。

兩人同時低喝一聲:烈日裁決(風暴之怒)!恐怖的能量彷彿要將這片天空捅破一般,方圓百米內被一陣尖銳的風聲和刺目的光芒籠罩,兩人的攻擊同時射向了對面的破虛老者。

老者雙目一凝,慘綠的目光閃爍了一下,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突然暴起:「嘿嘿…既然如此,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桑卜拉的鬼術吧!惡鬼之哭!」

老者的雙目一閃,高舉著的骨杖重重地往下方一杵!一圈黑色的水波一般的能量緩緩湧出…老者眉頭緊皺著,低聲念著咒語,黑色的能量波彷彿擁有了靈魂一般,在空中不斷地凝聚幻化,最終化為一個完全由黑色能量凝結的鬼影,這個鬼影足有近三米高,黑色的面部一片模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不斷地涌動著,看起來極為駭人。

兩人的攻擊瞬間而至,龐大的威壓牢牢鎖定了一臉漠然的老者。不過老者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緊握著骨杖的手隔空一指,點向兩人爆射而來的攻擊。

鬼影的身形突然一動,如同煙霧一般變得模糊散亂起來,他的身形猛地消失,再次出現,已經殺到了兩人的攻擊前方,幽綠色的目光沒有一絲人類的情感,枯瘦的手指突兀地一揮,竟然選擇了正面同時硬碰兩人的攻擊!

兩人神色凝重,對方召出的鬼影讓他們有些隱隱的不安,這個東西給人的感覺太古怪了,容不得他們不小心,不過對方竟然選擇了硬碰硬,這倒是讓兩人始料未及的事,不過兩人倒是一點也不擔心,他們都還留著后招哩。破虛境雖強,他們兩人同樣不弱,還是有自信可以擊退對方的。

鬼影朦朧的臉上看不到任何錶情,不過兩人的攻擊在與鬼影碰撞的瞬間,猛地有了變化!

鬼影的手指彷彿擁有某種魔力一般,狂暴的能量在碰撞的瞬間猛地變化,如同遇到了可怕的剋星一般,竟然開始迅速瓦解,不斷地消融。


不好!普萊特驚呼一聲,衝出的動作硬生生地止住,不過為時已晚,鬼影已經在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那雙枯瘦的手掌看起來有些滲人,竟然直接抓住了他刺出的劍刃,他的動作猛地一凝,空出的拳頭猛地砸了出去。

不過對方依舊是不閃不避,他的拳頭在碰到鬼影身體周圍的黑氣瞬間微微一涼,一股力量正在不斷地腐蝕他的拳頭。

「不要碰這個鬼東西!」他的話尚未說完,已經晚了,卡塞羅斯那邊與他一樣遇到了困境,他的攻擊也失去了作用,同樣選擇了一掌擊出,而後如同觸電一般猛地暴退數步,不敢置信地盯著鬼影:「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退!」兩人幾乎是同時暴起,沒有任何的猶豫,分兩個方向爆射出去,對方的實力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再戰鬥下去落敗是遲早的事,這個時候必須有人逃回聖山稟報消息。

「你們已經走不了了。」老者一臉漠然,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走這兩個傢伙,既然來了,就只能留下來。連鬼術都施展出來了,再讓對方逃脫,他的老臉該往哪裡擱?

空中的鬼影再次有了變化,竟然詭異地一分為二,而後緩緩消散,瞬間已經出現在兩人的去路上,冰冷幽綠的目光緊盯著兩人,發出一陣桀桀的怪笑。讓人不由一陣寒意湧起。

兩人神色愈發難看起來,一言不發地各自施展武技,不過對方卻是一副百毒不侵的模樣,兩人的攻擊沒有任何的作用,反而被對方逼得連連敗退,眼看後方追兵將至,情況愈發危急起來。

兩人的目光在隔著數百米遙遙對視一眼,昔日對立的兩人,此時竟然都生出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退無可退!普萊特,今日就殺個痛快吧!」卡塞羅斯長嘯一聲,不再避退,主動殺了出去,他難敵鬼影,不過後方的追兵卻不是不可戰勝的。

「困獸之勇而已!」白袍老者一臉冷漠,在他看來,這兩個人已經是必死的了。

事實也是如此,面對二十餘個烏桑,加上一個破虛級別的黎桑,兩人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不過既然註定一死,又何必逃避。兩人戰意高漲,如同兩尊殺神一般,怒髮衝冠,不顧一切地殺進了對方的隊伍中。 第一百四十一章,變天

阿克蘇城,整座城都籠罩在戰爭的陰霾之中,桑卜拉隊伍已經兵臨城下,天修領著一支隊伍此時正在城門外廝殺著,他的面前是如同蝗蟲一般的桑卜拉人,數以千計的士兵正在源源不絕地向城門衝擊,不時發出一陣陣重重的撞擊城門的聲音。

多蘭帝國的士兵此時只剩下了不到三千人,所有人都低估了桑卜拉人的力量,這些看似只能依靠邪門歪道取勝的隊伍,此時竟然也有了可以與帝國軍隊一戰的實力,甚至還要更強!

蓋爾揮舞著他那柄巨斧,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半徑兩米有餘的真空地帶,所有膽敢靠近這個範圍的人,要面對的都是他毀滅般的力量衝擊,這個力量即使是天修也不禁暗自咋舌,這個傢伙在戰爭中倒是一個好手,如同殺戮機器似的,他們已經連續戰鬥了數日。即使是達到了武神境界的他也已經有些力竭了。

現在的戰場上還在與桑卜拉隊伍廝殺的已經只剩下了教廷的隊伍,只有這些擁有聖力並且不弱於聖境者才能夠斷斷續續支撐這麼久,大多數的帝國士兵在這場戰爭中根本無法發揮出任何的優勢。

拉恩神色依舊如故,不過神色間偶爾閃過的凝重之色,還是透露出一絲焦灼。他的四周是十幾個個同樣手握長劍的桑卜拉士兵,嘰里呱啦說了一堆,抓起武器沖了上來。

不過對方的攻擊並未取到多少作用,桑卜拉人除了強大的身體爆發力,就是形形**的毒蠱了,此時雙方攪和到了一起,毒桑已經失去了作用,而這些普通的武桑,對拉恩來說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巨劍一揮,重重地將身前的人拍飛了出去,氣勢如虹地與對方廝殺起來。

相比拉恩和蓋爾,天修要面對的敵人就要強大得多了,他剛殺進戰場,從桑卜拉的隊伍中就衝出了十幾個烏桑,這些人似乎就是為了他而來,此時都狡猾地選擇了圍攻,十幾個化靈境,這已經是一股幾乎可以與破虛境相當的力量了。

對方一言不發地發動了攻擊,雙方的仇怨已經累積了百年之久,教廷與桑卜拉人的薩滿教本來就是互相敵視的。此時在戰場上遇到了對手,豈能讓對方安全逃回去,諸人毫不猶豫地施展了強大的攻擊。

桑卜拉人所生存的地方本就是不毛之地,長時間依靠與海中的凶獸廝殺來獲取生存的食物,連武器都是凶獸的骨骼,進入大陸之後,這群人都從大陸人手中掠奪到了合適的武器,加上一堆沒有任何痛覺的屍仆,群起而攻之,氣勢極為驚人。

不過對方強勢,另一邊的天修同樣不是弱者,長劍一抖,化為滿天劍影,雙方的攻擊在空中碰撞,綻放出一道道金色的火星,雙方同時後退,連屍仆都都雙方衝突所迸發出的力量震退了一些,不過很快便掙扎著再次撲了上來。

升龍劍!金色的劍氣縱橫,爆射而至,瞬間擊中了當先的屍仆,屍仆身形一僵,而後劍氣中所蘊含的力量猛地爆裂開來,瞬間粉碎了對方的胸口,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不過即使是這樣,也沒能徹底殺滅屍仆,他現在只是一具沒有任何意識的乾屍而已,只要還能動,就會不斷地發動攻擊。桑卜拉人的控屍之術之所以連教廷都膽寒,正是因為乾屍的強橫生命力,這個特性能夠對普通的士兵甚至教徒造成極其慘重的損傷。到了一定級別,即使是更高境界的化靈境強者都會頭疼不已。

此時後方的攻擊殺到,十來柄長劍幾乎沒有任何的死角同時刺來,這一擊的時間把握得極為精準,面對這沒有任何退路的攻擊對方即使強橫,能夠突破劍網的攻擊,但也得受到後方的攻擊,不論如何選擇,最終受損最嚴重的一定是對方!這是此時的十幾個烏桑的想法。

他們甚至開始有些懷疑堂堂黎桑,平日眾人仰慕的薩滿祭司,怎麼會屢次栽在這個傢伙手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