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這一片就這兩家醫院,你說你能去哪?”趙月沒好氣的說道,顯然還在爲江君剛纔的話生氣呢。這寧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這句話,還真是說道江君的心坎上了。

江君嘴角不着痕跡的抽了抽,慢慢的走向了門口,從兜裏摸出了一顆煙來,剛點燃抽了幾口,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又把煙扔在了地上,並狠狠的踩了兩腳。

整個屋子裏的氣氛變的有些尷尬,還是孫姨出來解的圍。

“好了好了,你們也不要吵了,都怪我這一把老骨頭了,這麼大歲數了,還這麼多的事情。”

“阿姨,你好,我叫趙月,您就叫我小月就行。”趙月走進了屋子,禮貌的對孫姨說道。

“這件事情也沒什麼大事,只要咱們大家都平安無事就行。人來都來了,總不能給我們趕出去把。”趙月自顧自的說着,隨即,把腦袋又轉向了江君,陰陽怪氣的說道“是把,江大經理。”

江君翻了翻白眼,心裏暗道“這有文化的女人,就是不能得罪,說句話都能給你帶點刺,這要是換成陳曉潔的話,恐怕可說不出這樣的話來。

心裏想是這麼想,但是話,是必須說的好聽點的“呵呵,那是不能。”江君乾笑了一聲說道。

一看江君服軟,趙月的表情立馬就變的興奮起來,就像是一隻鬥勝的大公雞一般。

“哼,本小姐纔不會跟你這種人見識呢。阿姨還沒吃飯呢吧,你跟我出去買點飯去。”趙月扔下這句話後,轉身就走出了病房,根本就沒給江君說話的機會。

江君衝着孫姨和王徹笑了笑,轉身就跟了上去。

病房裏

“媽,我對不起您!都是兒子不孝順。”江君二人走後,王徹突然“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眼淚不停的在打轉。

孫姨的眼睛也是紅了起來,哪個母親,看見自己的兒子變成這個樣子不會心疼。孫姨能把自己的情緒壓制了這麼久久已經算是不錯了。

母子二人抱着哭了半晌後,孫姨擦了擦眼淚說道“兒啊,這個小江,你以後一定得好好報答人家啊。”

王徹愣了愣,腦海裏浮現出了剛進醫院時候護士聊天時候的畫面,忽然眼神變得異常堅定起來, 對着孫姨說道“媽,你放心,我一定會報答江先生的。”

醫院外面。

趙月氣呼呼的從前面走着,江君從下樓梯就開始哄,根本就沒什麼效果。

“小月啊,你就別生氣了,哥剛纔不也是情緒有些激動麼。”江君快步的跟在趙月身後說道。

“別叫我小月,我可沒有你這麼好的哥。”趙月冷冷的說道。頭也不回的就向馬路對面的飯店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不遠處一臺紅色的昂克賽拉正向着趙月的方向行駛過來。

江君眼睛一縮,暗叫一聲“機會來了!”

身子猛的一衝,一把撲了上去,一下子就把趙月撲到了路邊。隨着一聲刺耳輪胎噌地聲,兩個人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江君一看自己營救成功,心裏那叫一個高興啊,這下看着妮子還生自己的氣不。

“還要抱多久?”趙月面無表情的說道。

江君愣了楞,這不符合邏輯啊,按理說自己英雄救美的表現,怎麼也應該有點效果啊。

看着面無表情的趙月,江君只感覺背後一陣涼風襲來,連忙就鬆開了雙手。末了,還傻乎乎的問了一句“你怎麼不害怕啊?”

趙月心裏那叫一個氣啊,什麼叫自己怎麼不害怕。這種事情自己就應該害怕嗎?想到這裏,趙月也不解釋,直接把目光投向了那臺車子。

江君順着趙月的目光一看,立馬就怔住了,尼瑪,誰開的車,剎車居然這麼穩。。。。。。

可不是麼,紅色的昂克賽拉,在離趙月200多米的地方就已經停下來了。

弄的江君心裏那叫一個尷尬啊,本來挺好的一個英雄救美。。。。沒了。。。 這個時候,紅色的昂科塞拉,慢慢的又向着江君這邊行駛了過來,直到走到江君身邊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這車子,怎麼這麼眼熟呢?”江君愣了愣說道。

“你看誰不眼熟?嗎的,氣死本小姐了,好好的衣服,都被你弄破了。”趙月站起身來,不滿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塵。

車門緩緩的打開。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慢慢走下了車。

江君一看來人,立馬就樂了,開着昂克賽拉的這個男人,可不正是那個救了孫姨命的那個楊玉華嗎?

此時楊玉華的臉上也堆滿了苦笑,看着滿身泥土的江君,伸出了右手,示意拉江君起來。

江君尷尬的笑了笑,髒兮兮的手,用力的在身上擦了擦,這才順着楊玉華的手,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還以爲是誰呢,沒想到是小江你啊,看來我們還是很有緣分的啊。”楊玉華嘖嘖的感嘆道。

趙月倒是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現,只是臉上透漏出淡淡的疑問。反觀江君,那臉上的落差可就大了。一天之內,攔同一臺車兩次,而且還都是在不經意的情況下。這可真是讓江君的臉丟大了。

而且,如果要真是英雄救美成功了也行,可是人家車還離那麼遠呢,根本就沒給江君面子啊,江君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呵呵,那個,楊老哥,這次純屬意外啊,本來合計英雄救美呢,沒想到居然沒成功。。哎,可惜了。”江君這幾年在社會上鍛鍊的,臉皮也算是有些尺度了。雖然之前有些尷尬,但是瞬間就借用着搞怪,打破了氣氛。

“哈哈,小江啊,看來這回老哥還真是辦錯事了啊,早知道,我就在把車子往前開一點了。這事弄的,不過,這件事情說到底的話,也是緣分,要不,咱兄弟倆,在加上弟妹,一起去喝兩杯?”楊玉華哈哈笑道。

趙月正站在後面生悶氣呢,看着自己這一身髒兮兮的衣服,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尤其是在聽見這個所謂的楊哥叫的一聲弟妹後,心裏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但是,剛想出口解釋,卻又怕一下拂了江君的面子。無可奈何之下,只能掐着腰,凶神惡煞的看着江君。

江君斜了一眼趙月,只見那小妮子憋得小臉通紅,心裏可真是樂開了花,這小妮子,還真挺會辦事,不錯不錯。。

兩個人的眉來眼去,可正是讓楊玉華印證了自己的想法,心裏暗暗想到,這小夥子人不錯,找了個這麼漂亮的小媳婦,倒是也不委屈了他。

如果要是讓趙月知道楊玉華的想法的話,恐怕是不會那麼輕易的善罷甘休了。

江君裝模作樣的咳嗽了兩聲,對着楊玉華道“楊老哥啊,我是想和你去,但是,你看。。。這家裏的領導可不同意啊。。”說着,還十分驚恐的看了趙月一眼。那叫一個委屈啊,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似的。

“你去吧,沒人管你。”趙月從後面哼哼唧唧的說道,心裏暗想,江君你個王八蛋,不想喝酒還拿我當擋箭牌,本小姐纔不回隨了你的心意呢。

“既然“領導”發話了,那楊哥,咱哥倆整兩杯?”江君詢問道,後面還不停的對着趙月擺擺手,希望趙月這丫頭能幫自己解圍,這答應兩個病號的飯還沒給買呢。。

趙月裝作沒看到一樣,直接把小臉別了過去。紅撲撲的小臉,煞是可愛。

“走走走。這樣吧,我去把車停一邊,然後咱們就就進找一個地方去。”楊玉華很是開朗的笑了笑,作勢就要向車子走去。

“等一下,”趙月的突然說話,終於算是讓江君舒出了一口氣。

“怎麼了?弟妹有什麼事情嗎?”楊玉華疑問道。

“額,那個,楊哥,您不是要開車嗎?這喝完酒了還怎麼開車啊。”趙月磕磕巴巴的說道。心裏對江君的怨念更是加深了一層。都怪這個王八蛋。。。


江君一聽趙月的話後,心裏立即拍手叫好,還是這有文化的人厲害啊,一下就挑到了重要的地方。隨即連忙附和道“小月說的也對,要不這樣吧,楊老哥,等我回瀋陽的時候,單獨請您,您看怎麼樣。”

楊玉華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說道“還是小丫頭的心思細啊,我都沒想起來,看來還真是老嘍。。”

“楊哥這是說的哪裏話,等回到瀋陽的時候,我讓江君再找您喝一頓,一定補回來。”趙月似乎也是適應了角色一般,連江君的事情都給安排出去了。

江君心裏暗暗叫苦,這丫頭可真是會說話啊,一句話把江君堵的死死的,本來江君也是這麼打算的,但是,話!要看從誰的嘴裏說出來,從江君嘴裏說出來,那是自然,從趙月的嘴裏說出來,那就是另一碼事了。

“那好,我也就不打擾你們了,小江不是有我電話嗎?等回瀋陽的時候,咱們在一起喝酒啊。”楊玉華擺了擺手說道。

“一定,一定。。”江君連連答道。

楊玉華離開後,江君終於舒出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楊玉華給人的感覺很不一般啊,記得當初和白總說話的時候,也是給江君了這種感覺。

“過癮沒?”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從江君後面,傳了過來。隨即一隻柔滑的小手,放在了江君腰間的軟肉上,只要江君敢反抗,那江君被掐着的肉,就絕對會來了180度個大轉彎的。

“那也。。。。”江君的話還沒說完呢。隨即就感覺腰間的一陣刺痛傳來。接着就是“啊!”的一聲,江君捂着腰,一邊蹦,一邊呲牙咧嘴的叫喚着。

然後,兩個人的關係彷彿又是近了一層。因爲,在吃飯的時候,趙月時不時的就會給江君夾菜,沒過一會,江君的飯碗裏,就已經都滿滿的了。

“你對我真好”江君指着自己碗裏青綠色的小白菜和香菜說道。

“那能不好麼,咱們江大經理不是很能吹的麼,我告訴你,要想得到我原諒的話,要麼,你就把碗裏的那些青菜,什麼醬你也不沾,直接就給我吃下去,要麼,你就等待着我家小潔暴風雨般的怒火把。。。

江君摸着下巴,認真的思考了一番後,最終還是低下了腦袋,跟着碗裏的青菜,做着艱苦都鬥爭 一頓飯吃下來,可把江君吃的渾身難受啊。

兩個人大包小包的拎着好幾盒飯菜就趕到了醫院,甚至連陳曉潔的那份也帶了出來。

現在的江君心裏別提有多少感慨了,之前在江琪那裏的時候,王徹還是自己的敵人,而現在,卻成了自己的朋友。而且,王徹現在還是身上背了不少的案子的,如果要是在這麼繼續下去的話,恐怕下輩子就得在醫院裏度過了。

“嚐嚐這家的飯菜,符合你們的口味不。”江君率先走到了屋子裏面,一手抄了個桌子,推到了孫姨面前一把就將飯菜放在了桌子上,對着孫姨說道。

趙月也跟着江君的後面,進屋子裏面找了個位置就坐了下來。

“讓您們破費了,真是不好意思。”王徹坐在了輪椅上,眼睛裏佈滿了感激之色。

“這叫什麼事情啊,一頓飯而已。沒必要那麼在意的。”江君無所謂的說道,事實上也是那麼回事,雖然江君救了孫姨的性命,但是,這也屬於江君應盡的責任,無論如何,江君也不會眼看着孫姨在自己眼皮底下喪命的。。

“江哥,說實話,我之前還做了那麼多對不起你的事情,真是太對不起了。而且,你還救了我們娘倆的命。。。。”王徹低下了頭,說道最後一句的時候,居然顫抖的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對着江君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江君連忙衝了上去,慢慢的把王徹扶正在了椅子上。嘴裏唸叨道“你要在這麼下去的話,我可就走了啊.”



“好了好了,兒啊,以後你就跟着小江干吧,小江這孩子不錯,你學點正業也算是不錯了。你不要以爲娘不知道這幾年你在外面幹什麼,整個村子都知道了。娘希望你能改變自己。而不是下輩子住在監獄裏面啊。”孫姨胳膊拄着身子,慢慢的從病牀上坐了起來。

王徹聽完後,立刻向江君投出了期待的目光,雖然不知道江君是幹什麼的,但是,這可是個報恩的機會啊。王徹雖然說以前是個劫匪,但是還算是個有底線的人。

“那就這樣,等我回去了,我去和我上級彙報一下,如果她同意了的話,那你就去我這裏上班。有一份穩定點的工作,可比你現在強多了。”江君點頭說道。

就這樣,一個月的時間匆匆消逝。

“啊!!!!”走出醫院大門後,陳曉潔興奮的大叫起來。

江君抱着一堆的行李,跟在陳曉潔的身後面目含笑的看着陳曉潔,和煦的陽光灑在了臉上,很是舒服。

“你可不知道啊,這一個月可真是把我給憋死了。”陳曉潔轉身向江君跑去,抱着江君的胳膊說道。

江君笑了笑,很自然的就把胳膊抽了出來,畢竟自己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呵呵,憋壞了吧,走,我帶你去大飯店吃飯去。”江君拍了拍陳曉潔的腦袋說道。

“好啊。好啊。”陳曉潔連忙拍手叫好道。

兩個人順着馬路就來到了這個小鎮中最大的一家飯店,“大戶人家”這家飯店算是方圓百里最大的一家了,說是最大的一家,但是要比一線城市來說,還是要差上許多。很多年輕人的婚禮都會在這裏舉行。

進了飯店之後,在服務員的引導下,兩個人來到了一個小包間,要了幾盤飯菜之後,兩個人直接大眼瞪小眼的坐在了那裏。

“咱們是不是馬上就要回去了。”陳曉潔忽然幽幽的說道。


江君一愣,隨即開口笑道“那指定是得回去了。不回去咱們去哪啊。”

“可是,路小茹她那裏。。。你打算怎麼解釋,畢竟你出來快一個月了吧。。。”陳曉潔一見江君無所謂的樣子,頓時就激動了起來。走到江君的身邊,抓着江君的肩膀說道。

江君身子一震,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沉重的神色,事實上,在這一個月裏,江君一直都在照顧陳曉潔,路小茹也打過來了幾次電話,江君也是連蒙帶唬的就糊弄了過去。

可是,回去路小茹要是追問,那可怎麼辦呢。

陳曉潔看着神色沉重的江君,抓住江君胳膊的手,也慢慢的鬆了開來。眼睛通紅的說道“我知道,你心裏還是喜歡路小茹多一些,我也知道,你放不下她,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

江君身子一震,被陳曉潔抓住的手,最終還是沒有抽出來,他是真的不想傷害這個一直陪着自己身邊的女人了。

說完這句話,陳曉潔“哇”的一聲,鑽進江君的懷裏就是失聲痛哭起來。

看着懷裏哭得稀里嘩啦的可人,江君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裏去,這一個月以來,兩個人都十分默契的沒有提路小茹,江君知道,這件事情,如果要是不好好解決的話,那是絕對不會善終的。

“曉潔。”沉默了半晌,江君終於開口說話了。

“恩?”陳曉潔緩緩的從江君的懷裏擡起了頭,白皙的小手用力的在眼睛周圍擦了擦。

“小茹和我在一起,雖然沒有認識你的時間長,我不知道對待她是存在的什麼樣的感情,我沒有談過戀愛,這你也知道,但我相信,這就是愛情。”江君慢慢的說道。

陳曉潔也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凡事都有個度,自己要是過分的去逼江君,反而會引起江君的反感,這是聰明的女人,絕對不會做的一件事情,很顯然,陳曉潔就是那種聰明的女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