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無論舉手投足,還是聲音,都帶著一股誘%惑力。

李向南心神一清,自動將其過濾,對這個女人知道他的姓名並不意外,而是淡漠道:「閣下若有什麼事就不要再繞彎子了,就劃下道來直說,我不想被人糾纏,尤其是麻煩事最多的女人!」

聽了這話,那女人也直接,道:「好啊,那我就直說了,其實自上次見面之後,我就覺得挺喜歡你的,而且我這裡有一些東西,估計你會非常有興趣,不如我們找個雅緻有情調的房間,單獨聊聊怎麼樣?」

噗!

聽了這話,李向南倒沒什麼反應,可周邊那些裝作喝飲料,但一直在豎起耳朵在偷聽,蠢蠢欲動,試圖找機會搭訕美女的男人們卻是均忍不住一口將飲料噴了出來。 對於一個別有用心的危險女人說出任何帶有挑%逗性質的話來,李向南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自始至終,李向南心中都對這個女人帶有防備。

即使是這個女人擁有一些李向南可能會感興趣的東西,哪怕只是單純的一筆交易,可是涉及到這個女人,李向南心中都不想與之產生太多交集。

「對不起,我對你說的東西沒有興趣!」

也不管周圍那些男人們嫉妒的眼神,李向南並沒有跟這女人單獨談話聊天的心思,連多看她幾眼的興趣也無,道:「另外,我不喜歡你這樣的女人,如果你能離我遠點,我會非常開心的!」

異界末世的悠閑生活 ,有時候她會善變,總會做出一些令人不可捉摸的事情來。

南無瑤對李向南生出想探究的興趣,也只不過是李向南身上擁有一種清靈洗露般的靈性,而這種人在這世俗之中非常的少見,給他一個機會,也許他就能一飛衝天,取得非常不凡的成績。

雖然她身為秘武者,在這世俗社會之中行走,擁有向師門推薦人才的權利與義務,但是按遊戲規則,像眼前這種她非常看好的類型,顯然是無法通過師門訂製的吸納人才的規則考核的。

所以南無瑤倒是想進一步考察一下這個人,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潛力可以發掘。

只不過讓她有些鬱悶的是,此人似乎對她的美貌完全無視,始終對她抱著戒心,儘管她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不過以她的身份地位,以她的美貌與驕傲,她不可能將自己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取得對方信任,這毫無必要。

所以在被對方乾脆果斷拒絕之後,南無瑤也並沒有再強求,也並沒有惱怒。

這一次她沒有再留自己的名牌,因為她知道這個可惡的傢伙根本不知道那名牌的作用,說不定還會跟上次一樣隨手丟掉,或許是送給一個不相干的男人。

她只是將一張很精緻的名片遞送到李向南的手上,並輕輕一笑道:「這次可是真正的名片,我所要說到的你感興趣的東西,名片裡面會有暗示,如果你真有興趣,可以通過那上面的聯繫方式找姐姐哦,姐姐隨時恭候!」

在她起身,經過李向南身邊時,並帶上一陣香風,並朝他揚了揚手,道:「再見了小弟弟,剛才說的那些話,只不過是跟你開玩笑的,姐姐的登機時間到了,我可不是追著你來的喲……」

說完,這個女人就在眾多貪婪目光的注視之下,進入了機場的專機通道。

尤其是那些本是打算向這個女人搭訕的男人,見對方走的專機通道后,就立即慫了下來,因為在國內,那專機只有一些有權有勢的特權階層才有資格使用。

李向南拿著手中的名片看了一眼,這是張同樣非常別緻的名片,高端奢華大氣,名片的正面印有『南無瑤』三個古意盎然的大字,明面上的工作機構為南雙集團總裁。

將名片翻過來,就見背面有一些簡單的業務介紹,李向南的眼神非常的犀利,在那些文字介紹之中,敏銳地發現了這個所謂的南雙集團涉及的業務竟然有花木、藥材、陣器、符文等這些隱含在字裡行間的東西。

再通過葉雪晴說及過的那些,已經不難猜測,這個叫南無瑤的女人,定然是位秘武門派出來行走於世俗社會中的代言人。

而她本身,就是一位強大的秘武者,這也就解釋清了李向南每次在見到這個女人,都會覺察到她身上內斂的那股強大的血氣,那顯然是修鍊了秘武功法所致。

至於南無瑤身上佩帶的那件能夠融合她本身特徵,從而讓她非常具有魅力的神奇物品,李向南卻一直無法探知到底是什麼。

不過李向南覺得,等到他的修為再有所提升以後,那個女人的身上,將不會再有任何隱藏的秘密。

這時,候機室中傳來了廣播,提示飛往河間青陽的航班已經開始檢票登機。

李向南將名片收了起來,帶著背包和手提箱,通過安檢登機,便踏上了回鄉的路途。

……

與此同時,冰天市的藥材展銷交流大會依然在進行。

當拍賣會結束后,楚維遠和葉流雲的工作忙完,二人就急匆匆回了酒店。

尤其是葉流雲,他在拍賣會上見到李向南拍走了魚心砂和雪蟾並提前離開之後,他發現他終於知道李向南對什麼東西感興趣了,因為那魚心砂完全是他們發掘的,完全可以作為合作的籌碼,準備再找李向南聊聊。

只是回到酒店之後,卻見李向南的房間已經退了,人也已經離開了。

二人氣餒之下回到房間時,就見葉雪晴一臉開心地在那裡抱著電腦在跟人聊天,葉流雲不禁怒道:「小雪,你怎麼搞的,李先生已經退了酒店離開了,你還有閑心在這裡跟人閑聊?」

葉雪晴頭也不抬,道:「你做的那些破事還要讓我幫你擦屁股,一點都不爽利,你這麼急著回來,恐怕是又想以那魚心砂作為籌碼跟對方談?」

「你個黃毛丫頭知道什麼?」葉流雲對侄女沒有留住李向南心中有些氣憤。

不過楚維遠坐下后,見葉雪晴眉眼間十分愉快歡樂,不禁心中一動,笑道:「丫頭,你也別賣關子了,你私下裡是不是跟那年輕人單獨接觸過?」

葉雪晴這和合上電腦,抬起頭道:「哼,那是當然了,多虧本姑娘用那三寸不爛之舌,曉之以理,再加上一點點小策劃,這才說動那傢伙,將某人險些破壞的友好關係彌補了回來……」

聽了這些話,葉流雲眉頭一挑,道:「你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全部告訴他了?」

「是啊!」葉雪晴點頭道。

「你這死丫頭,你糊塗啊!」

葉流雲恨鐵不成鋼地道:「你難道不知道,萬一這個秘密泄露,會給我們帶來多大的麻煩,一旦有別的家族勢力摻和進來,我們就沒有翻身之日了,這種事情你怎麼不跟我商量,就輕易地告訴他呢!」

楚維遠見葉流雲發火,便道:「老葉,我倒是覺得小雪這丫頭做的對,現在的年輕人價值觀和人生觀與我們老一代不同,他們認為對的事情就會去做,用我們那一套方法,或許會起反作用,更惹對方反感,要我說,你沒有這丫頭有魄力,來得這麼乾脆直接!」


「老楚,你怎麼還幫這丫頭說話,你應該清楚其中的厲害啊!」

楚維遠道:「我當然清楚,只是這件事你始終繞不開一個重要的坎,那就是你所查的線索牽連到的那個重要的盜墓賊,以及那座帝王陵墓,因為那裡面有很多可能會暴露秘武門派秘密的存在,始終要被那年輕人知道。

就算你隱瞞這些秘密,能說動那年輕人與你們合作,可是一旦這件事令對方始終抱有一種質疑的心態去做事,恐怕更加得不償失,索性坦然地講清楚說明白,倒反而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葉流雲聽了這些,才看向葉雪晴道:「小晴,那你跟他私下談過以後,他是什麼態度?」

葉雪晴道:「他雖然沒有明確答應,但是已經給了我們緩和的台階下了,並且他臨走前向我索要了相關的資料,並說他需要研究一番,並做一些準備!」

「哦,那就好!」

葉流雲鬆了口氣后,並道:「既然這件事已經擺到了明面上來了,那麼沈家與林家,我們還是有必要通知一下,讓他們好有個準備,不過關於這個李向南的事,在還沒有完全確認前,你千萬不能向兩家透露任何信息!」

說完,葉流雲不禁呢喃道:「現在事情暫時還在可控範圍之內,就是不知道到了那個時候,事態又會怎樣變化呢……」 本書這幾天會繼續更新公眾免費章節,預計下個月初上架,請各位點擊、收藏、推薦票支持!!

……

與東北冰天一帶那冰天雪地,冷風刺骨的氣候環境不同,青陽市周邊的氣溫卻已經能夠感受到一絲春天即將到來的暖意。

李向南下了飛機,從機場出來后,他來時停放在停車場的那輛沾滿灰塵,土裡巴幾的皮卡車依然安好停放在原位。

上了車,將背包與手提箱放到副座上,他沒有立即開車回霧山,便沿著機場大道駛向市區。

一路行駛,開車經過郭猛他們承包項目的那片林園別墅區時,李向南放慢車速,倒是打量了那地方几眼。

這個園林別墅區現在已經完全大變樣,不再如以前那樣布局太過緊湊,經過整頓過後,那裡的風格與景觀非常漂亮,風水變化很明顯。

就見小區門口那進進出出的車輛與人群,使得那裡的人氣也開始旺盛了起來,與對岸的繁華商業區相互映襯,大條幅的廣告牌,小名星代言,宣傳鋪天蓋地,將這裡的房價再次炒了起來。

李向南只是看了幾眼,就沒有再關注,他將車開到市裡的農資中心門口停了下來。

還有十來天就過年了,農資中心雖然開著門,卻顯得非常的冷清。

李向南進去之後,偌大的中心大廳里沒幾個人,大多都是工作人員在那裡閑得無聊在上網聊天,甚至有的崗位根本不見人影。

「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

雖然這些人非常的清閑,就等著下班了,但基本的服務態度還是有的,見到有人進來,一位年長些的中年婦女主動詢問。

「你好,我想訂購一批青源稻種子,還要一台三七型綜合播種機,全套配件齊全!」

聽到李向南說出需要,那位婦女臉上不禁帶上了笑容,道:「青源稻種子今年我們這裡進的比較少,這幾天才補了倉,準備過年以後開始促銷,你現在來的倒正是時候呢,你要多少?」

想了想,李向南打算今年那些地全部再種上青源稻,於是就報了個大概的量讓那位中年婦女登記。

中年婦女登記好以後,用印表機打了張發票后,又道:「三七綜合播種機你要的功能型號這裡暫時沒有,不過從廠家發貨過來,我們最長一個月內就能給你送貨到家,你確定要這款,還是選擇其它的?」



「就要那款,你們只要趕在春播之前給我送到就可以了!」

李向南確定之後,並交了訂金,填寫好送貨地址與聯繫方式。

待那婦女將相關所有單據列印出來交給他,他便帶著種子發票去倉庫之中提了青源稻種子放到車上離開農資中心。

去年種植青源稻的失敗,這一直是蒙在李向南心頭的陰影,他一直將這件事放在心上,想擺脫這個心結,通達了念頭。

而這次,因為已經布置了地靈法陣的緣故,李向南相信今年種植的青源稻絕對沒有失敗的可能。

縱然鄉親們因為連續種植失敗虧損,已經對種植青源稻沒抱多大希望,但是李向南還是決定繼續種植青源稻,他要用自己種植成功以後的影響,能給鄉親們帶回希望,重拾信心,最終能走上脫貧致富的道路。

……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殘霞漫天。

隱霧山周邊霧氣迷漫籠罩,經天邊殘陽的餘輝映襯,使得那山周邊被蒙上了一層輕紗,景色優美至極。

天氣開始轉暖,再加上年關將近,城鄉道路之上人流匯聚,有的進城趕集,有的置辦年貨,也讓年的味道開始臨近。

李向南在回途路過縣城時,也順便採買了一大堆東西,等回到紅山村的時候,太陽已經落山了。

村中炊煙裊裊,和諧靜謐。

村頭處有幾個村民扛著鋤頭一邊說話一邊往回走,在那古井老樹下,也有好多人聚在那裡說話,彷彿在議論著什麼大事。

這夥人看見李向南開車回來了,就紛紛起身走了過來。

李向南將車停在院子門口下了車后,陳三爺晃悠走來見李向南車箱里的青源稻種子,不禁問道:「向南,你今春仍打算種青源稻?」

「都失敗了,也沒啥收成,向南你怎麼還要種那賠錢貨呀!」

「還不如種點經濟作物,雖然辛苦點,但收益不錯……」

「對呀!」

王友財與華國林這些人現在都是李向南的鐵杆粉絲,聽了這話后,就反駁道:「向南要繼續種青源稻,自然是有他的打算,不見得今年就會繼續失敗,再說村裡如今有了變化,誰能說今年就不行?」

「既然你這麼說,那王老才你今年打不打算種呀?」

王友才嘴角抽了抽,拍著胸脯道:「種,當然要種,我打算繼續支持向南,先種上個五畝!」

「切,五畝還好意思說,你家的地起碼二十畝呢!」

都市人生 :「你家三十幾畝呢,那你說想要支持向南呢,你種多少呀?」

華國林道:「我們整個華家一共才三十幾畝地,我自家打算種上十畝看看情況,我倒覺得今年一定會有驚喜!」

「唉,國林,你可得謹慎啊,別再把自己給坑進去了,種那麼多,萬一再種砸了怎麼辦呀?」

「我相信向南的能耐與眼光,一定不會讓大夥失望的!」

陳三爺聽了這些后,便看向自家兒子,道:「今年你把我的那五畝地也全部種上青源稻,我把棺材本全部投入進去,要失敗了,以後我死了你們就直接找個席子把我裹了埋了就是,我不怨你們!」

「唉呀,老太爺您老怎麼也跟著摻和呀,您怎麼能把棺材本也給拿出來投入呀,這豈不讓人家戳我們脊樑罵嘛!」

三孫子陳二牛也在場,聽了老太爺的話,不禁苦著個臉。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別跟我墨跡那些沒用的,這是老子的態度,提前把話摞這裡了,今年陳家不管種不種,我那五畝地必須得種上,誰不聽話,老子扒他的皮!」


「……」

李向南將自家院子大門打開,聽村民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今春種地的事情,也沒有插話。


他轉頭見孫德柱婆娘趙玉蓮趕著羊群歸圈,卻不見平時放羊的孫德柱,不禁問道:「趙嬸,孫叔今天去哪裡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