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舒顏,就想起了剛纔她進舒顏家受到的那般待遇,心裏越來越憤憤不平。

她可是沈茵,是嘉年實業的第一夫人,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

沈茵想着想着,脣角都止不住地發抖……

“伯母,您喝杯茶。”寧馨將一杯斟好的茶雙手奉到沈茵面前。

沈茵這才從恍惚中回過神兒來,接過茶說道:“謝謝。”

“伯母,您好像不大開心。有什麼心事,跟我說說吧?說出來就好多了。”寧馨一向很善於察言觀色,沈茵的情緒,她早看在眼裏。

沈茵連忙說道:“沒什麼。也就是想到肖珃的事情有點兒發愁而已…….”

沈茵即便是再怎麼生氣,也不會將舒顏請她出門這件事告訴寧馨的。

寧馨雖好,但是,只要沒有和肖珃走到一起,到底還是外人。

“那就好。伯母,如果有什麼不高興的事可千萬不要悶在心裏,會悶壞人的。”

沈茵馬上笑道:“這怎麼會?你不用擔心,不管什麼事,對我來說,過個一時半會兒也就都好了。”

……

兩個人從茗門閨秀吃完茶之後,寧馨驅車送沈茵回“童話裏”。

一路上,寧馨都在想:肖珃的住處到底會是什麼樣的?今天總算能夠見識一下了。

然而,當車子開到“童話裏”門口的時候,寧馨剛想將車子開進門去,突然見到肖珃就站在門口,身邊還趴着一隻薩摩耶。

而且,那隻薩摩耶的眼神兒,似乎不太友好。

寧馨連忙停下了車,然後搖下了車窗玻璃,探出頭來,撒嬌似的問道:“表哥,我大老遠的趕過來,你就這樣擋在門口不讓我進去啊?”

肖珃站在原地未動,問道:“我媽呢?”

寧馨朝着沈茵看了看。

沈茵擡起頭看,對肖珃說道:“肖珃,你還真行啊!知道我和寧馨回來,你站在大門口迎接了!”

肖珃朝着車子邁近了一步,對沈茵說道:“我是出來迎接您。下車吧!”

沈茵有些爲難:“可是這車子……..”

肖珃看了寧馨一眼,淡淡道:“謝謝你送我媽回來。”

寧馨有些無奈,但是語氣依舊柔柔的:“表哥,你還真不請我進去吃杯茶?”

肖珃沒有看她,說道:“家裏有點兒亂,不便請你進去。”

“可是……”

寧馨話還沒說出口,肖珃就將目光投向沈茵:“您先下車,我有事要和您說。”

沈茵看着肖珃這一本正經的樣子,於是推門下了車。

下車後,有些抱歉地對寧馨說道:“寧馨,謝謝你啊,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寧馨本以爲沈茵會幫她爭取一下的,看着寧馨這一臉歉疚的神色,瞬間什麼都明白了。

爲了不讓自己尷尬,寧馨迅速地將車子調頭,然後故作輕鬆地朝着沈茵笑了笑:“伯母,我先走了。”

“好,慢走啊。”

寧馨正打算和肖珃說聲再見的時候,肖珃已經轉身往回走了。

只有那隻薩摩耶在不斷地回頭看她,眼神兒依舊不太友好。

寧馨沒好氣地朝着Camille瞪了一眼,以發泄內心怨怒。

然而,她剛瞪完,Camille就朝着她“汪汪汪……”地叫了起來。

嚇得寧馨連忙回過頭,加快速度,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

在上樓梯的時候,肖珃問道:“今天,去哪兒了?”

“還能去哪兒?和寧馨喝了杯茶。”

肖珃又問道:“你這次出去的目的,不是爲了和寧馨喝茶的吧?”

沈茵沒有看肖珃,嘆了口氣,反問道:“那你覺得,我還會有什麼別的目的?”

肖珃沒有回答,問道:“碧波園,不錯吧?”

沈茵一聽,不由地怔了怔:難道肖珃什麼都知道了?

但是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畢竟,她今天出去的時候,出了寧馨,沒跟任何人說。

但是,當她想到舒顏的時候,似乎又突然明白了什麼。

“是她告訴你的?”沈茵問道。

“誰?”

沈茵沒說出舒顏的名字,而是說道:“我也只不過去看看,你別大驚小怪的。”

肖珃聽罷,正在上樓梯的腳步突然停住了。

沈茵覺得肖珃的反應有些奇怪,也停下了步子。

她正準備開口問點兒什麼,突然聽到肖珃說道:“我也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承認了!”

“你…….”沈茵這才知道自己上了當。

肖珃一瞬不瞬地看着沈茵,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沈茵這才發現,肖珃不笑的時候還怪嚇人的。

這樣子,和肖嘉年發脾氣時的感覺一模一樣。

“肖珃……"

沈茵話還沒說完,肖珃就語氣冷冷地說道:“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的事情,不用你來操心。我和誰在一起,和誰走得近,以後,您都不要插手!”

他的聲音不高,但是語氣中不留任何商量的餘地。

“肖珃,你能不能聽媽一句話?”沈茵的語氣裏幾乎帶着哀求,“一個有過婚史還生過孩子的女人,有什麼好留戀的?你現在只不過是被她給迷了心竅。喜歡你的好姑娘那麼多,你爲什麼偏偏選擇一個托兒帶口的女人?”

“是嗎?”肖珃問道,“可是,人家還真未必看得上我!”

沈茵頓時哭笑不得,但是說起話來依舊是語重心長:“人家怎麼會看不上你呢?如果她真說看不上,那也肯定是欲擒故縱。”

“誰希望有一個像您這樣的婆婆?”

“你……”

“行了!明天,您就回去吧!我會吩咐徐媽媽將您的東西都收拾好,明天一早,我送您回去。”肖珃說罷,加快了步伐。

“肖珃…….肖珃…….”沈茵一邊在後面追,一邊喊着他的名字。

當她跑到二樓的時候,發現肖珃已經進了書房,並且將門給鎖得死死的。

徐媽媽見狀,連忙端過一杯茶:“沈夫人,喝杯茶,消消氣。”

沈茵看着徐媽媽那滿臉的笑容,心情愈發的不好。

本想找徐媽媽多打聽一些情況的,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剛來的時候,徐媽媽就沒說幾句實話。

徐媽媽跟在肖珃身邊這麼多年,哪裏肯聽她的話?

她發現,自己和這個兒子越來越不親了,到現在,連個保姆都比不上了!

想來,肖珃從沒像今天這樣對待她,就像對一個外人似的。

他爲了一個結過婚帶着孩子的女人,竟然對自己的媽媽冷言冷語 !想想,還真是夠寒心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她也絕不會讓這個女人進肖家的門!

她和肖嘉實一家鬥了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把嘉年實業的大權拿到手,也算是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如果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兒子突然帶着一個托兒帶口的女人回家,那豈不是讓肖嘉實一家笑話死了?

沈茵想到這裏,整個人都不好了!

一邊喝着茶,一邊暗暗想道:一定不能讓肖珃和那個女人走到一起!

……

第二天一早,肖珃就讓徐媽媽收拾好沈茵的東西,要送她回家。

徐媽媽雖然覺得蹊蹺,但是一句話都沒多問。

這是她跟在肖珃身邊這麼多年養成的一個習慣:肖珃不提的事,她一概不提;肖珃不問的事,她都當作不知道。

也正是因爲這樣,肖珃對徐媽媽頗爲滿意,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換過保姆。

即便是他現在很少在別墅裏住,徐媽媽也一直呆在這裏。

在回去的路上,沈茵好幾次都想要開口勸勸肖珃,或者跟他講講道理。

但是,一看到肖珃那張冷着的臉,還是沒能把心裏的話給說出來。

母子二人就這樣一路沉默,回到了明苑。

肖珃將車子停在了明苑的門口,才轉過頭看了沈茵一眼:“到了。”

沈茵問道:“你也不送我進去?”


肖珃知道,她是想讓他回去看看肖嘉年。

他也確實有這樣的想法,但是轉念一想:每次和肖嘉年見面,都免不了爭吵。既然這樣,還是不見的好。

“我還得趕回去公司,就不送您回去了。”肖珃道。


沈茵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然後拿起行李,一個人朝着大門口走。

當她走到大門的時候,轉過頭,看到肖珃的車子還停在原地,並沒離開。

她正準備再次開口讓肖珃進來,車子卻突然調頭。

然後,緩速前行。 沈茵轉過身,準備朝着屋子裏走去。

剛沒走幾步,突然聽到肖嘉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怎麼一大早就回來了?”


這聲音冷不丁地響起,沈茵嚇了一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