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是這麼說啊!”錢多多伸出那隻完好的手攤了攤“我是說幫你弄好啊,但沒有說非得我自己弄啊。”

“我就說了,他是個騙子。”林天雅雙手環胸,腮幫鼓起,幸災樂禍的說道“你還非得相信他,看現在上當了吧!”

“滴滴..”

電腦傳出聲音,錢多多立即將趙敏的手打掉,將筆記本打開“給我監控來源IP。”

錢多多沒有回覆,直接關掉了網站,然後打開了另一個軟件,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擊,開口說道“監控來源地址。”

“XX小區!”趙敏見錢多多手速異常快,還是說了出來“死者孔德強就是住在XX小區的,視頻就是從小區的監控錄像上調出來的。”

“好的,搞定。”錢多多重重的敲擊了一下鍵盤,然後將軟件關掉,再次登錄國外網站,打開對話框將IP發了過去。

“半個小時!”對面那人回覆了一句,便下線了。

錢多多合上了電腦,看向兩女“半個小時搞定,你倆今天誰侍寢?”

“那得看你搞不搞得定了,搞定了就讓天雅陪你。”

趙敏雙手環胸,盯着錢多多開口, 單兵之王 ,原本就大,現在這一託,更特麼的大了,錢多多連嚥了兩口口水,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林天雅注意到了錢多多的表現,連反駁趙敏的心思都沒有了,捂住小嘴偷笑,兩秒後,林天雅低頭看了眼自己那幾乎可以說沒有的飛機場,臉色瞬間如豬肝,她死的心都有了,這老天太不公平了。

此時的錢多多也漏出了笑容,他注意到了林天雅的舉動,說道“其實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幫你變成趙敏那樣,只是不知道你想不想試試。”

“什麼辦法?”林天雅下意識的問道,隨後就反應過來了“你個禽…混蛋。”

“哈哈。”

“天雅,小敏,你們過來看看這個。”甜心怡坐在沙發上衝着兩女揮了揮手。

兩女跑了過去,圍坐在甜心怡兩側,眼睛盯着甜心怡手中的手機。

“哇,這個好漂亮,小姨,你可不可以買一個送給我!”

“哇,這個也很漂亮,小姨你送給我吧。”

草了!

錢多多將頭轉了過去不在看三女,這都哪跟哪,MD,剛纔還探胸呢,這一會又跑哪去了?

此時是晚上八點半!

九點十分的時候,錢多多電腦就響了,對面將新視頻傳送了過來。

三女瞬間把錢多多給圍了起來。

謀後當道 ,然後打開,視頻變得清晰了很多很多。

三女不由得長大了嘴,這錢多多還真能做到!

從視頻中可以清晰看出一輛保時捷911駛進了小區,進了盲點,之後就是死者孔德強領着一白色袋子走進了小區,一個小時之後,保時捷911又出現在視頻中。

在近距離的時候,錢多多按下了暫停,從前擋風玻璃中可以清楚的看出車內坐着兩個人。

副駕駛的女子護住了臉,而開車的張猛清晰出現在了視線中。

“竟然是他?”三女同時開口。

就連甜心怡對於這個張猛也是認識的,並且還很熟,所以三女的表現並不奇怪。

就在這時,錢多多突然將筆記本合上了,擡頭環顧三女。

“今晚你們誰侍寢?” 錢多多的能力讓三女啞舌!

連警局都無法恢復的視頻錢多多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竟然就弄好了,確實有點說不過,你一個人在厲害,你能有ZF厲害,你黑客技術再高,你能有ZF公認的技術高?

三女雖然有點不相信,但事實就擺在了眼前,她們不由得對錢多多再次刮目相看。

可是,你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錢多多剛剛在三女心中樹立起的高大形象只是因爲一句話就立即崩潰。

這要是讓錢多多知道肯定得連死的心都有。

“把視頻給我。”趙敏衝錢多多伸出了手“快點,我要往上彙報。”

“喲,還這麼兇呢?”錢多多瞥了一下嘴“我說過,兇了就得時間長,等等吧,等到猴年馬月的時候就會給你了。”

“可是你現在都弄好了啊。”趙敏跺了一下腳“我真的很有急用,你就給我嘛!”

“親我。”錢多多把臉側向了趙敏“親我一下我就給你。”


“你…”趙敏氣的直跺腳,指着錢多多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就親他一下嘛!”林天雅在一旁陰着臉說道“親了他他就給你了,就把張猛抓起來,以後再也不用被騷擾了。”

“小姨。”趙敏把目光看向了甜心怡“你說怎麼辦啊,他不給我!”

“這…”甜心怡愣了一下,隨後把目光看向了錢多多“你就把視頻給小敏吧,到時候小敏會往警局上報你的名字,到時候說不定會給你一些獎勵呢?”聲音細而優美,煞是可愛。

“獎勵?”錢多多瞪大了眼睛,電腦抱得更緊了“有妹子?”

聽到錢多多這麼說,甜心怡心裏簡直樂開了花,這原來就是錢多多的軟肋啊,連忙說道“有錢,有很多的錢!”

“錢?”錢多多搖了搖頭“我也有,不給。”

“有錢你想找多少妹子找不了啊。”

“啊哈。”錢多多張了張嘴“也對哈,那就給你吧。”說完便將電腦打開,將清晰的視頻拷貝到光盤中,將光盤從電腦裏拿了出來,沒有遞給任何人,而是放到了被子裏。

“你們認爲我真的傻啊,這點伎倆就能騙了我?”錢多多嘿嘿一笑,一副我早就看透你們了的表情目視三女,樣子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咳咳。”甜心怡咳嗽了一下,繼續說道“那你想要什麼條件?”

“今天有人陪我侍寢!”

“我陪你!”

“小姨。”趙敏和林天雅同時開口。

“說真的?”錢多多沒有理會兩女,驚訝的看着甜心怡,腦海中浮現出了和極品美女嘿咻的場面!

甜心怡點了點頭,直接將手伸進了錢多多被窩裏,一陣摸索之後,將手拿了出來。

兮!

兩女長大了嘴,這小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放了?

“你倆回去吧!”甜心怡將光盤遞給趙敏“今晚我在這裏。”

“你…”林天雅詫異的看着甜心怡“你不會,真的,真的要和..這個..”林天雅不知該說什麼的時候,甜心怡對她眨了眨眼睛,她瞬間秒懂,轉過頭看着趙敏“咱們回去吧,讓小姨自己在這裏就行了?”

“啊.”趙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林天雅推了一下,拉着出了病房。

病房裏有剩下了兩人。


“哇。”錢多多大叫了一聲“我現在受傷呢,你在上面吧?”

“哇。”甜心怡也大叫了一聲,將臉貼到了錢多多嘴邊“想要?”

“想。”錢多多瘋狂的點了點頭,一隻手伸進了被子裏開始解褲腰帶“來吧,來吧!”

嘿咻的場面即將發生,整個房間裏洋溢着濃厚的荷爾蒙的味道。

“那你就接着想吧!”甜心怡站直了身子“姐姐今天可以在這裏陪你呆一晚上,也僅僅是陪你而已,不要多想哦。”甜心怡眨了眨眼睛,將錢多多身上的被子拽下,躺倒了一旁的沙發上,將被子蓋在了自己身上“姐姐今天就委屈一下,睡在沙發上了,想要姐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哦。”

“臥槽,女人果真都是不能相信的。”

錢多多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躺在病牀上翻了一下身子不再看甜心怡,心揪成一團麻。

勞資要是想要你,看你一眼你就得乖乖的過來,可是勞資是那樣無恥的人麼?

沒多久甜心怡就發出了輕微的鼾聲,錢多多崩潰了。

什麼最難受?

看着不能動才最難受!

還好錢多多自稱是有素養的人,沒有用無恥的異能將甜心怡給那啥,但他這一夜睡得確實不好受,被子沒有,胸口有些疼,胳膊上還打着石膏,翻個身都難受。

倒是甜心怡,直接一覺到天亮,中間都沒帶醒的。

第二天。


趙敏將視頻交給了警局,局長立即下令進行抓捕,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直接證明是張猛幹的,但他們有上千種方法讓張猛承認。

你是富二代,你家裏有錢?你特麼不給勞資送錢來勞資就是得抓你?

誰說都沒用。

張猛還在被窩裏摟着喬馨馨睡大覺的時候就被特警給抓出別墅,將兩人帶回了警局。

張猛不明所以,自己做的那麼好了,怎麼還有可能被發現。

“請將案發當晚的情況講一下!”葉斌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聲音嚴厲。

“勞資幹嘛了你就抓勞資?”張猛不屑的瞥了葉斌一眼,從兜裏掏出煙叼上一支,歪着腦袋說道“就你這小片警,勞資分分鐘讓你滾蛋。”

“有錢了不起啊。”葉斌直接站了起來,大聲吼道“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求饒叫爺。”

“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啦。”張猛立即大叫“還有沒有人管了,警察打人了。”

“臥槽。”葉斌喘了兩口粗氣,朝着張猛走了過去,旁邊做筆錄的女警拉了葉斌一下,不過沒什麼作用,將掛在牆上的橡膠棍拿在手裏朝着張猛走了過去。

“哎呀臥槽,真打人啦。” 張猛連忙後退,儘管他在流弊,此刻他也怕了。

“小劉,進來。”葉斌衝着門口大叫了一聲,隨後門就開了,進來一個皮膚黝黑的警察,看到葉斌手裏橡膠棍的時候臉上立即漏出了笑容,連忙從牆上取下一個橡膠棍,這時又跑進來兩個人,手裏拿着被子,四人將張猛堵在了角落裏。

“有錢了不起啊。”葉斌大嚷了一聲,張猛嚇得雙腿直哆嗦,蹲在牆角,雙手抱住了腦袋“你敢動勞資一下,勞資出去後讓你活不過五更。”

“還嘴硬,弟兄們,給我打。”

葉斌一聲令下,便有人將被子蓋到了張猛身上,接着就是鋪天蓋地的橡膠棍和拳打腳踢的聲音。

整個審訊室內迴盪着張猛的慘叫,做筆錄的女警捂住了耳朵,低下頭不忍目睹這一刻。

審訊室外,兩個穿着警服的人笑着搖了搖頭“這葉斌,火氣還是那麼爆。”

“有錢人都敢這麼整。”

五分鐘之後,慘叫消失,張猛被架到了剛纔坐的椅子上,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疼的只咬牙。

葉斌將橡膠棍掛回牆上,拍了拍手。


“就不慣着有錢人,來,繼續審訊。” 無論再怎麼審訊,張猛都死咬牙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葉斌也拿他沒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