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傳承之中的記憶,這隻鳥已開始並不是大鵬鳥,而是一隻和下方白鶴差不多的雜毛鳥,句芒在這裡覺得無趣的時候,就餵給它木屬性的生機,持續了很久很久,這隻雜毛鳥便開始蛻變。

開始的時候,句芒還沒怎麼在意,不過越往後,句芒卻發現這雜毛鳥體內竟然有一絲鯤鵬的血脈,隨即句芒來了興趣,餵給它更多的木屬性生機,終於在三千年後,雜毛鳥發生了蛻變,變成了一隻大雕,又過了三千年,蛻變成了大鵬!

大鵬鳥在這空間不斷成長,直到突破仙級都是句芒幫助它,所以他對句芒身上的氣息非常的熟悉,而且它也具備了一定的智慧,要知道妖獸在渡妖劫之後就擁有了常人一般的智慧,更何況是是一隻仙級妖獸! 所以,大鵬鳥自然早就感覺到了夸克在木屋之中,不過似乎是知道:這應該是句芒完成傳承所學,所以並沒有過來打擾。

夸克出了門便徑直走到了鳥巢旁邊,而在這裡,夸克第一次看清了大鵬鳥的真身,金色的喙和爪子,一身都是銀色的羽毛,威風凜凜,不過眼神之中卻是很富有人性,看見夸克走了過來,它用善意的眼神示意了夸克!

夸克見此為之一愣,不過,就在夸克愣神間,一道中年女性的聲音進入到了夸克的耳朵!

「傳承者,你終於來了,沒想到主人這一走就是好幾萬年,他曾對我說,有緣人會前來,讓我好好照看著這裡,沒想到你真的來了!」

夸克吃驚地看向大鵬鳥:「是你在跟我說話?」

大鵬鳥一邊朝著夸克的腦海之中傳出了:「是!」一邊又點頭。

「既然你來了,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作為報酬,那個散發著仙光的盒子就是你的了,裡面有一顆藥性完整的仙丹,是我無意中在葬神淵獲得的。」大鵬鳥又說道。

聞言,夸克帶著疑惑問道:「什麼忙?我可以答應你,但是我不能保證一定能夠做到!」

大鵬鳥隨即傳音:「我相信您一定能夠做到,因為我要你做的是幫我照顧我的孩子,它馬上就要出生了,但是因為葬神淵陣法力量的削弱,屏蔽我仙級力量氣息的能力降低,我必須要要離開葬神淵。」

「而且,它和我開始一開始一樣並不是大鵬真身,只具有血脈,雖然血脈因為我的蛻變變得更加濃厚了,但是卻還沒有激活大鵬之力,所以我需要你幫助他,而且我想他一定也會喜歡你的。」

想了想,夸克答應了,但是又說道:「我們以後還能再見嗎?等他有了神志,我要不要把一切告訴他?」

大鵬鳥搖了搖頭:「隨緣吧,這宇宙碩大也大,說小也小,說不定哪一天就遇見了呢!好了,我走了,他就交給你了,應該就在這幾天出生。」

說完,一聲「啾!」響徹長空,聲音之中帶著無奈、也帶著不舍,但是也帶著果決,扶搖直上,九萬里不見!

其實夸克心裡是很開心的,畢竟這可是大鵬鳥的後裔,經過餵養,可是能夠返祖變身陳大鵬鳥的,到時候可就是最佳坐騎!想一想,騎著一隻展翅數十公里的銀色大鵬鳥在空中飛翔,那是一件多麼拉風的事情。

隨即夸克走下了鳥巢,來到了大鵬鳥蛋附近,不看不知道,這蛋竟然只有足球那麼大,好不真實,一隻那麼大的大鵬鳥竟然只生下這麼小的一個蛋,不過應該是如大鵬鳥所說,這東西出生應該還是一隻雜毛鳥!

緊接著,夸克看向了旁邊散發著仙光的盒子,看上去和夸克在不周山密境山頂上獲得的差不多,不過那個沒有仙光,這個可是大鵬鳥說的十成的仙丹!這東西可是渡劫必備,夸克立即將其收了起來。

收好仙丹,背後忽然響起了聲音:叮、叮! 最後一個趕尸人 ,夸克由轉過身,沒想到這雜毛鳥就要出生了嗎!

「叮、叮、叮、叮、叮!」蛋殼破開了一大塊,一隻金色的爪子慈寧宮蛋殼之中伸了出來,然後是喙,再然後是頭,兩個小眼睛一睜一閉,先是睜開右邊的,不過卻是沒發現什麼,隨後睜開了左邊的,卻是看見夸克在盯著它!

隨即小傢伙竟然害羞一般退回了蛋殼之中,夸克摸了摸後腦表示看不懂,然後就看見這沒毛的小傢伙張開喙把蛋殼一塊塊吞了下去,打了飽嗝,然後一下倒在了鳥巢之中,不過緊接著又跳了起來!

隨即一道銀光閃過,小傢伙變成了鴿子大小,金爪金喙銀色羽毛,看上去很像大鵬鳥,但是更像是一隻小鷹,然後小傢伙就撲向了夸克的懷裡,像是孩子見到了媽媽一樣,不過爪子太鋒利,夸克都不敢去碰它,最後只能抓住它撲閃的翅膀,將其放在了肩膀上。

不過剛放到肩膀上,這傢伙就飛了出去,夸克急忙呼喊它回來,等了好一會兒它才回來,讓夸克感到相當的無語,隨後又把它放到了肩膀,教訓了好幾次,這傢伙才養成了一點點意識。

夸克液固定了好幾個動作:超前揮手表示的是飛出去!指指肩膀表示的是飛回來!不過因為還小,非常的調皮,但是大多數時候還是聽話的。

只是夸克目前還無法餵養它,因為夸克雖然具有了木屬性的修為,但是需要的木屬性生機本源之力,這個至少都需要達到靈子境、也就是相當於元嬰境才可以,所以只能讓這傢伙自己先去捕食填肚子!

不過這傢伙也的確厲害,出去幾分鐘就抓來一隻白鶴,然後只見喙動了幾下白鶴的毛就沒了,然後三四口白鶴就沒了,看著這傢伙,忽然夸克腦袋中出現了一個主意,給它取個名字:小鵬!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夸克走到樹枝偏外的地方看了一下遠方,也知道該是到了下去的時候,隨即順著來時的路往下回去,不過都是在樹枝上跳越,比上來爬快了很多,而小鵬則跟在夸克的身後輕輕地拍打著翅膀飛著。

一個時辰之後,兩萬多米的距離就這樣飛躍,而夸克也來到了樹下,不過看向之前自己用次元神劍刺出的傷口,卻是已經癒合,不過這一次,夸克卻是看出了什麼,需要確認一下,但是需要先找到眾人告知一二。

十多分鐘后,夸克出現在湖心島邊緣,眾人也在這裡休息著。

聽到夸克腳步聲,眾人全都站了起來,寧致和靈空立即走上前:「你終於回來了,辛苦了,咦,修為竟然變強了,而且好像還是傳說之中的鍊氣十重大圓滿,果然不一般,不過,上面到底怎麼樣,有沒有仙物,期間我們看見大鵬鳥回來,都不由替你捏了一把汗。」 對於修為的誤會,夸克也都只能敷衍著過去:「哪裡,在上面看天下忽有所感然後就突破了,只能是運氣!在上面到是看見了仙光,不過卻是被大鵬鳥帶走了,然後就找到這麼一隻鳥,我還以為是大鵬鳥的後裔,不過仔細看才知道是只看上去差不多的鷹。」

不過眾人似乎都不關注這隻鳥,更關心仙物以及怎麼離開這裡!

寧致不由皺眉道:「那我們怎麼離開這裡?仙物被帶走,但是四周並沒有出現進入其他地方的路徑,難道說這空間其他地方還有仙物或者其他的路徑,才能夠進入過渡空間,然後才能離開這第四個大陣?」

夸克搖了搖頭:「我在上面看向森林,盡頭都是無盡地森林,並沒有看見有什麼仙物,不過我下來的時候卻是有所發現,有可能是離開的路,不過需要驗證一二,你們可以隨我來,就在巨樹底部。」

隨即眾人跟著夸克朝著之前的方向走去,來到大樹軀幹面前,夸克再一次用次元神劍刺進了大樹樹榦之內,而且還左右攪動了一下,隨即朝著左邊抽劍跳開,然後只見被刺地地方飆出了一股鮮紅的液體。

不少人都碰到了液體,也聞到了液體的味道:血腥味兒!

寧致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夸克:「這樹是活的?難道是?我早該想到的,這麼大的樹,生長了肯定無數萬年!不過,你既然知道,怎麼還敢?」

夸克笑了笑:「如果真的是那樣,我們早就死在這裡了,而且外面的那些數千米高的樹也和它一樣生長了很久,也不見得就生出了樹靈,蛻變成樹精,哎,其實這樹鑰匙在葬神淵之外的話,肯定都成神了,可惜這是葬神淵,擁有神一樣的軀體,但是卻不能誕生出靈識,自然只能還是一顆普通的樹。」

寧致若有所思地明白了:「可是,這跟我們要離開有什麼關係呢?」

夸克看向器仙門的一個陣法師:「一個大陣最重要的是什麼?」


該陣法師想了想:「布置材料?」

另一個陣法師聽此卻是說道:「不對,是能量!」

很多陣法師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不過又出現了一個女陣法師的聲音:「陣眼!只有陣眼才是大陣最重要的部分,是它決定了陣法的性質和作用,然後再對布陣材料做出調整,需要什麼樣的靈石等等。」

夸克拍了拍手,緩緩道:「不錯,正是陣眼!我們來到了這森林之中,樹木圍繞著這顆大樹向四周逐漸變低,而且大家應該還記得那『籬笆』、白色小花、七色鵝卵石、湖泊!這些都圍繞著這顆巨樹為中心!」

頓了頓,夸克又問道:「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們看這液體流出來嗎?」

眾人搖了搖頭,夸克:「那是因為,我在裡面看見了陣紋和陣線!」隨即,之間夸克手朝著剛剛刺出的小洞之中抓了進去,然後一把拉出了四根閃著白色光芒的陣線。

見此,靈空不由問道:「這就像我們遇到的第一個仙劍陣法之中的陣線?而這顆巨樹就如同仙劍是整個大陣的陣眼?」

夸克點了點頭:「不過,我不知道是不是要破壞這大樹,畢竟生長了無數的歲月,一旦葬神淵陣法變弱,它就能成仙成聖,甚至成神也有可能,這種大樹,破壞掉很有可能傷了天和!註定著以後是要遭遇劫難的!」

「所以,我想看看你們怎麼看?」夸克不由再問眾人,只是所有人都沉默了,畢竟這種事情算是業報,沒有以後的人可以不在乎,但是誰又不想在袖珍這條路上走得更遠,尤其是現在有了前往鴻蒙宇宙的希望,在那裡,修成仙是完全可以的!

因此,若是破壞掉這樹,也就意味著眾人在渡劫的時候會遭遇到更強的劫難,而且眾人不知道的是,破仙入神是需要渡神劫的,神劫之中出現業報可基本上都是灰飛煙滅、永不超生的下場。

這時候靈藥兒卻是走了出來:「不管我們會不會遭受劫難,但是我知道我們不離開這裡永遠也成不了仙、成不了神,所以與其坐以待斃,不如砍到這樹,用它來證明我們的仙道之路,所以,我們一起砍了它!」

此話一出,立即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的確如她所說大家必須離開這裡,因為大家沒有更好的辦法,也沒有其他的出路,所以不如直接斬了它!

到最後,夸克也同意了,業報雖然很強,可是這麼多人還是能夠分散一些的,所以大家準備了一番之後,便準備動手了,每個人都拿出了法劍,朝著巨樹砍去!

可是,這可是數萬年的老樹,並不是所有人的劍都像夸克的劍一樣鋒利,所以即使是兩大仙門的老祖用盡了力量也不能破壞半分!

忽然,夸克間明白了:這世間果然有得必有失!眾人不禁都看向了夸克,寧聚寶走上前:「要不你把劍給我們讓我們來砍吧!」

笑著把劍遞給了寧聚寶,夸克道:「你們用不了這劍!」只見寧聚寶用次元神劍刺向巨樹,但是卻沒有絲毫的效果,換個人也是一樣。

夸克苦笑了一聲:「你們都讓開吧,是我讓你們過來的,而且這根我的命運有關,上天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雖然我承受了這劫難,但是我保證我以後會從上天那裡索取更多,這條路,就讓我來開!」

夸克的話,很多人都聽不懂,但是兩仙門的老祖、掌門、羅剎女卻都是明白夸克的這一份心思,也只有能成為強者的人才敢說這樣的話!

接過劍,夸克朝著眾人喊道:「離開樹下吧,不然一會兒我不知道樹往哪邊倒!這麼大的樹,被砸到的感覺可不好。」隨即只見眾人都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看向夸克蕭索的身影,只有兩個字:敬佩!

圍繞著巨樹跑了一拳圈,夸克才知道這樹的直徑果然不止一公里,十公里可能都有了,要砍斷還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等到眾人差不多離開到了外面的時候,夸克終於舉起了劍,融合了真意,不過這時候,夸克才發現,自己領悟的真意竟然一下達到了十二道,而且十二道真意竟然融合了!

其中包括已經領悟的幻之真意和封之真意;然後是由戰技橫斷天衍生出的水之真意橫和斷、中分天衍生出的水之真意分和離、逆九重衍生出的水之真意逆和源;還有封魔古地斬殺狼群誕生的水之真意殺以及《踏浪》的真意踏和浪、《踏空》之中的空!

同樣是晶藍色的光芒,可是威力增加的可不是一點半點!要知道以前兩道真意都已經很厲害了,現在可是一下增加到十二道!意味著夸克的戰鬥力又上升了一個檔次,而夸克也知道,這是洗神茶的效果。

一劍朝著巨樹軀幹連住根團的地方橫斬而去!「噗哧」,然後只見夸克迅速跳開,「鮮血」從中噴射而出,再看劈開的地方,一道橫著的:寬兩米,長兩百米、深五十多米的口子出現在樹榦上!

圍繞著巨樹,斬了一圈,花了整整半個時辰,然而,這才僅僅完成幾百分之一!而這時候,大樹「血流成河」朝著外面的湖泊流了出去,看著這,夸克意識到了些什麼,這「鮮血」估計能夠淹完外面的湖泊,而且還要朝著外面的樹林流出去。

並且隨著傷口越來越大,流出的「鮮血」也會越來越多,到時候眾人恐怕還不好進來,所以夸克又衝出去把眾人叫了進來,反正這麼大的樹,倒下去也需要一定時間,眾人也不是沒有時間跑開。

不過,眾人到了裡面之後,靈藥兒又給夸克提了一個建議:先朝著一個方向儘力砍!

看著這樹,夸克也是非常的頭疼,要砍倒還真需要一點功夫!

隨即,夸克再一次開始砍樹,每一劍留給樹榦的都是一條巨大的傷口,開始的時候,為了避免「鮮血」濺到身上,可是血流成河的地方,被濺到是難免的,所以尖尖的,夸克也不管這些「鮮血」,任其濺到自己的身上,這樣還能砍得快一些!

一天後,夸克砍出了長四公里,深兩公里,高數十米的口子,但是夸克不得不換到了側面繼續砍,因為之前砍出的地方頭上就像是大瀑布一樣的血,這時候外面的湖泊已經滿了,鮮血開始往外面的森林流去。

外面的樹木一接觸到這血就開始不停地瘋長,長高、長粗、長枝葉!

十天後,夸克已經圍繞著巨樹已經砍了一圈,渾身是血,夸克已經找不到砍了的地方,因為圍繞著巨樹樹榦被砍出的地方,鏤空的地方,頭上的切口如瀑布一樣流「血」留個不止,夸克根本就看不到四周的一切。

四邊都已經是近一米深的血水不停流出,眾人已經掛到了樹上,因為下方有可能被沖走,一下陷入了困境。

不過這裡有一個器仙門,最後卻是他們拿出了一套特製的靈器套裝,剛好有一個頭套,能夠讓夸克的視線不受到影響。

穿著靈器套裝,尤其是戴著頭套,夸克摸著走進了瀑布之下,不過這一次只能永遠朝著一個方向砍了,不然四邊都是數米深的「血河」的話,眾人就沒有了歇腳的地方,眾人現在可是待在樹上,等到樹倒的時候,隨著巨樹一起倒下,夸克不敢想象!

這時候,外面外圍的樹,很多都長超過了五千米,而且因為「血水」河流還在往外流,更多的樹開始增長!

永遠都是橫斷天,不過這樣,夸克相當於是在練習純肉身出劍速度,不久前還是一秒三劍,現在已經可以四劍了,反正是瘋狂的往裡面砍,就是一個字:砍!

又過了十天,夸克終於感覺到巨樹有那麼一絲絲傾斜了,不過這時候夸克已經到了一秒五劍!

再過五天,夸克知道自己已經砍超過了巨樹的半徑,巨樹開始一點點傾斜了,所以夸克也不能再砍了,必須出去讓大家趕緊做準備,不然樹倒了都還不知道,不過等夸克從樹榦底下出來,眾人已經從樹上下來了。

隨後眾人來到了巨樹倒下大致方向反方向的地方,不過偏離了好幾十度,差一些接近九十度的側面,避免巨樹倒下會往倒下背離的方向彈出一點距離,儘可能的遠,所以眾人走到了島的邊緣,不過在這裡,「血水」還是蔓延過了眾人的腰部。

眾人頭上的樹枝開始上揚,再上揚:「咔、咔、咔!」聽到巨樹根部傳來的斷裂的聲音,眾人臉上都出現了一絲喜色!

倒了,倒了!樹枝更高了,隨著巨樹逐漸朝著前方倒去,光線也逐漸進入了巨樹底下,眾人也看見了一點點傾斜的樹榦,是真的要倒了!

不過也是這個時候,一道雷霆從天而降,雷霆轟打在了樹榦之上,整個樹榦凝結出了一個紅色的印記朝著夸克飛了過來,直接莫入了夸克的眉心,根本由不得夸克反抗,夸克知道,這是劫難的印記,在未來的某一天,這巨樹的影子還會出現,這是業報,就好像殺了成百上千億的人,雖然這些人並沒有意識、如同行屍走肉!


巨樹終於倒了,倒下的一瞬間,鮮血停止了流動,樹榦寸寸崩碎,就連根部也逐漸失去了生機,一點點腐朽,**很快就在蔓延,蔓延過了湖泊,湖水蒸發,蔓延過了七色石,石頭灰敗。

除此之外,便是整個森林,一顆顆因為血水已經長到了上萬米的巨樹腐朽灰敗化為飛灰灑落在地面上,如同一道環形的波浪,圍繞著巨樹為中心,這無盡地林海全部**、沒有一棵能逃脫,所有的生物,除了夸克肩膀上的小鵬,全部死去!

一個充滿綠色世界隨著巨樹的倒下而變成了灰色的世界,一充滿生機的世界隨著巨樹的倒下而變成了死氣的世界,然而,做成這一切的巨匠卻要離開了,離開這個空間。 隨即,眾人走到了巨樹原來根部所在的位置,可是這裡已經沒有了根,這裡,只是一處高台,眾人需要的是等待著第四陣域小空間的出現。

看著這灰白的一切,夸克知道:這是葬神淵第一個被破掉的大陣!第四陣域已經名存實亡,唯獨還剩下三個小空間陣法,而主陣破除,小空間陣法也堅持不了多久了,遲早第四陣域都會徹底消失!

等了一會兒,小空間(場景)也出現了,同樣是三個:第一個是和剛才巨樹倒下之後差不多的空間:一線生機!這個空間里,所有的樹木都是已經枯敗的樹木,只剩下灰黑色的樹榦,枯草遍布,然而在這個空間里,上存有一線生機:或許是枯木上的一個嫩芽兒,也可能使枯草根部的嫩芽兒…來到這個空間的人需要的就是找到這一線生機,並滅掉生機,就能夠離開!

只是在這裡存在著恐怖的荒獸,全身包括吐出的氣都是荒蕪之氣,沾到一點都會讓一個人生機枯敗,只能用生命力去抵擋才能消散,亦或者直接砍去被沾到的地方,這相當於是讓一個人直接越過時間而老去!

第二個空間則是精靈森林,這裡的精靈和人差不多,區別在於他們尖尖的耳朵還有那能夠飛翔的翅膀,不過他們都是陣法生成的,並不是真正的精靈,可以被滅殺,可是即使如此,他們的攻擊卻是真實的,都是靈氣(魔法)箭!威力強大,速度又快!

要通過這裡,需要通過精靈們守衛的防線,最後去到生命樹下,取得生命原液;然後找到樹旁邊有著一塊兒「井蓋」的地方,將生命原液撒上去。消除封印,打開「井蓋兒」,然後就可以通過井離開。

第三個空間則是:瘟疫之地!這裡瘟疫蔓延,有鼠疫、腐蝕…等各種瘟疫,而進入這裡的人隨時都可能感染瘟疫,強大的瘟疫甚至可以入侵人的神識、金丹、元嬰,關鍵是這裡還沒有能夠對付瘟疫的辦法。

不過這裡也很容易離開,找到任何瘟疫的源頭,然後就可以離開。

靈空看向夸克:「咱們這一次走哪裡?」


夸克看向精靈森林:「我想走精靈森林,這是我比較有把握的地方,只要突破精靈們的防線我們就可以前往第五陣域,我知道你想走瘟疫之地,但是相信我,裡面年的瘟疫不是現在的靈仙門能夠對付的,至於生機之地,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荒獸太難對付,並且還需要木屬性感知力極強的人。」

寧致這時候也說道:「對,乘著我器仙門還有些東西拿得出手,對付這些精靈還是派得上用場的,我們就走精靈森林吧。」

隨即眾人踏進了精靈森林,這裡,不再是之前那種暗道無邊的森林,這裡的樹木也比較稀疏,每一根也就碗口粗細,視野也很廣闊,還有很多小山。

一下到這裡,寧致就叫過了所有的人,從自己的戒指之中拿出了曾經煉製好的弩箭,整整兩百套,箭矢不計其數,每個人派發了一套,箭矢一個人先拿一百隻。

隨即便是器仙門的人開始教授靈仙門的人關於弩箭的使用,當然羅剎女和幻海妖姬也在學習,不一會兒眾人也就都學會了,不過就是準頭差了些,因為器仙門的對弩箭都比較熟悉,所以也就由他們的人走前面,打頭陣。

看著手中的弩箭,夸克由衷地覺得不爽,沒有長弓來得給勁兒,要知道他曾經在不周秘境可是好好的練習過射箭,箭術無雙,最後一箭更是驚天地泣鬼神,所以為了能有一個發揮的空間,夸克來到了寧致旁邊。

「寧叔,你這裡有沒有煉製好的長弓,這個弩箭真的不適合我,還是長弓好些,那個應該能夠百發百中!」夸克不由朝著寧致說道。

顯然寧致有些不相信,畢竟夸克這麼年幼,又有這麼好的劍術,應該不可能有足夠的時間練習箭術,但是畢竟夸克都找上他了,所以隨即從戒指之中拿出了一把法器級別的長弓,遞給了夸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