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待了衆人後,龍十兒把鴿子叫到了一邊。“雷哥呢?喝酒的事兒他不是最喜歡的嘛!怎麼不見他呢?”

“阿雷……他……他已經……”

阿雷,這個人已經註定會影響鴿子的一生,鴿子怎麼也忘不了當初阿雷自爆的一幕,那個身高七尺的漢子,有自己的生命和靈魂,彌補了自己犯錯的錯誤。

“他怎麼了?”

“他……”

“你倒是說啊!”龍十兒激動的搖晃着鴿子的身子。

“他再也不會回來了……”鴿子把阿雷的事情給龍十兒說了一遍,龍十兒心中的五味酒再次被打翻。

事後,龍十兒與花龍門數千名弟子齊聚在花山之上,花山,現在已經是花龍門的領地,而花龍門數千餘人都安葬在花的海洋,其中,在最前方的位置放着的是阿雷的墓碑。

龍十兒看着萬千的弟子們說:“兄弟們!你們一路上走好!你們放心,你們的血不會白流,我龍十兒在此發誓,我一定會爲你們報仇!我一定會用天微和鹿青的頭顱來祭奠你們的靈位!一路……走好!”

走好……兩個字在山中不斷的迴盪着,迴盪過後,龍十兒將要跨入新的旅途……

他將花龍門衆人叫到了議事大廳。

“兄弟們,相信大家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不錯,我的確是前朝太子!如果你們想罵我,就盡情的罵吧!”

“太子殿下!”阿力叫道。

這個稱呼,他已經忍耐了許久,終於,在這樣一個公開的場合叫出了口,只不過,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心情。

“前朝太子龍十兒,其實我早該想到了。”書生說道,其實他一直在懷疑着龍十兒的身份,只不過一直礙於事關重大, 沒有試探過而已。

雖然那日天微鹿青等人說出了這個身份,不過他們還是會有一些疑問,今日龍十兒自己承認了這個身份,那麼毫無疑問,龍十兒百分之百就是前朝太子了。

“龍哥,我不知道你什麼身份,神馬前朝太子,神馬花龍門門主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我兄弟,龍十兒!”

鴿子的一句話讓龍十兒思緒萬千,還記得自己曾聽過相似的話語,那是國公之子,也是自己的好兄弟,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龍十兒恍惚了一下,對鴿子說道:“恩,兄弟!”

“其實,在修真界,很少有人會大力發展門派,更多的門派大力發展修真者的出路,怎麼樣修煉能讓人更快的晉級,所以,你創建花龍門的目的,是爲了復興龍幽對嗎?”

書生問道。

衆人的眼神轉向龍十兒,這也同樣是衆人想要知道的一個答案。

龍十兒在衆人的目光中,終於點頭承認。

“是的,身爲前朝太子,我從重生的那天開始,就有了這樣一個使命,我的父皇是被人活活氣死的,我必須爲他報仇,爲了報仇,我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這就是我的宿命。” “當然,我也知道,以我一個人的實力,想要和整個王幽國匹敵,還有天差之別,但是,不管成功與否,我都必須去做,一個人,生下來必須活着,報仇,就像是我生下來必須要做的一樣,不管我的父皇曾經做過什麼,不管別人罵他昏暈無道也好,天之君子也好,但他畢竟是我的父親,我不容許有任何人傷害他,否則,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龍十兒嚴肅的說,他是太子,江山本應該是他的,他可以不要江山,但不可以不報仇,否則,他就枉爲人子。

他重生之後的宿命,只是報仇!他一直在爲了報仇而活着,一直在爲了報仇而努力!

“當你們知道了這些,一定會怨我,甚至恨我,但是這是我的使命。”

“其實你知道告訴我們之後我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你更知道什麼時候把我們該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們,我書生這輩子從來沒有對手,你是我第一個敬佩的人!你的謀略,我輸了!”

“哎,書生,你不必這麼說,我龍十兒雖然還有點兒小腦筋,但絕對不會動在我相信的人身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用了,即使錯了我也會選擇相信。”

“恩,花龍門的事情交給我們把!”書生道。

孫迪點了點頭。“其實,加入門派,決定很簡單,一旦決定,不管門派走向怎麼樣,發展趨勢怎麼樣,都會陪着門派走到最後,花龍門還有一個人,我們都會堅持下去,門主,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只知道我是花龍門的一份子,門主的話是命令,所以,我挺你!花龍門就交給我們吧!”

“哎,我怎麼聽你們這話感覺門主要走了呀!”米雲浩皺着眉頭說道。

書生笑了笑。“沒腦筋的人真可怕,你想,門主的身份暴露了,那王龍凱還會沒有動靜麼?如果門主繼續呆在這裏,一定會給花龍門帶來殺生之禍。”

“啥?門主真的要走了?要走多久?”腦筋一轉過彎兒,米雲浩便激動了起來。

他這麼一問,衆人詢問的眼神又看向龍十兒。

龍十兒說道:“你們放心吧!我們還會再見的,只不過那時候,應該是我們對王幽國發起攻擊的時候了,金陵城花龍門,只是我計劃中的第一站,或許我們再次見面是時間是十年,是百年,但不管多少年,只要你們依然健在,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操!你小子到底會不會說話,我們自然都在,就怕到時候見不到你了。”鴿子把話還了回去。

龍十兒笑了笑。“不和你們開玩笑了,花龍門所有弟子聽令!”

“是!”衆人都嚴肅了起來。

“現在,我正式創立金陵城花龍門分門,任孫迪爲門主,書生爲大長老,米雲浩爲二長老,鴿子爲三長老,阿力爲四長老。還有就是,你們都不小了,是該考慮考慮成家的事兒了,這事兒呢,讓米兒姐幫個忙,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可要當叔叔哦!”

說是不開玩笑,但是爲了大家的情緒, 大明崇禎第一權臣

“你放心吧,不就討幾個媳婦兒嘛,這事兒我在行,咦,對了,那湘兒呢?怎麼沒聽到湘兒呢?”


秦湘兒終於把眼神移到了龍十兒身上,龍十兒動的小心思被發現了,臉色頓時變得有些發紅。

“這個……湘兒大美女,由於她實在長得太讓人心動了,他的終身大事我有些擔心,所以還是我親自來吧,她就跟着我。”

“我抗議!”秦湘兒舉手說道。

龍十兒已經感覺到身邊公孫薰兒和紫鳳的眼神了,對大家說道:“湘兒走後,她的位置讓瀾瀾代替!”

說着拉着秦湘兒就跑了,一邊跑還一邊對她說:“抗什麼議啊,趕緊走,三天後我們就出發了!”

夜裏,龍十兒在城外將九名龍影隊的弟子召集在一起,龍十兒雙手背在背後,看着身前的九名弟子,感受到他們輕微的氣息。

這股氣息,是他們故意露出來的,目的是爲了讓自己察覺到他們的存在,氣息均勻,如果他們隱去的話,一定會和夜色融爲一體。

“恩,我不在的日子裏,看來你們還是勤加修煉了的,怎麼樣,現在完成當初訓練的任務有什麼感覺?”

“報告門主!原來的那些訓練,現在就和加成便飯一樣,我們現在還加重了訓練!”


“行了行了,你小子,裝嚴肅給誰看呢!”龍十兒罵道。

“嘻嘻,門主,我這不是不習慣嘛!”這人頓時嬉皮笑臉起來,衆人自顧自的圍坐在一起,完全一副羣衆的模樣。

如果讓孫迪書生幾人看到,絕對會大吃一驚,當初龍影隊給他們的影響可不是一羣烏合之衆,倒像是一羣嚴肅冷漠的死士。

“據情報團的弟子來報,天微帶着數千名士兵進入了龍極山脈,龍極山脈的危險你們大家都知道,那裏邊常有魔龍出現,我們龍極門的魔龍也基本都是龍極山脈外圍抓的,你們想想,在龍繼山脈的外圍都充斥着渡劫期以上實力的獸族,可想而知,龍極山脈有多麼恐怖?”

“門主,真的有那麼恐怖啊?”

“恩,我修煉就在龍極山脈邊緣修煉的,的確有那麼恐怖,天微帶去的人,恐怕沒有幾個能出來,但是,如果出來的人超過十個,那他的勢力,也堪比頂級大派,而且,天微自己也不一定能夠出來。”

“那門主,他爲什麼會這麼做呢?”

“很簡單,我的父皇,也就是龍皇當初以同樣的方式訓練了一支死士隊伍,現在,那些死士每個人都有着大乘期以上的實力,一共有十二人,也許很多人都沒聽說過,紫龍衛,他們就是紫龍衛,是當初龍幽國最強乃至七塊大陸最頂尖的存在,當初龍幽國攻破和天微有着很大的關係,天微之所以會這麼做,是爲了逃避紫龍衛的追蹤。”

“……”衆人聽得無語了,他們雖然早已知道龍十兒的身份,但他們絕對不知道當初龍幽國竟然會有這樣一個可以毀天滅地的團隊。

“門主,那當初爲什麼龍皇沒有讓紫龍衛護國呢?”

說起這點,龍十兒陷入了沉思中。

“我想,那可能是爲了我吧,父皇早已察覺龍幽國會淪落,可能是爲了讓紫龍衛保護我,不讓我受到傷害,所以纔沒有調動紫龍衛吧,我重生已經三十多年了,王龍凱一定不會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想,他就是因爲忌憚紫龍衛,所以才一直沒有對我出手吧,否則他一個瞬移就可以來到我的面前把我帶走。”

“我跟你們說這些呢,是想讓你們明白,龍極山脈不是一個常人能去的地方,而我們接下來的人,就是逃跑,逃出王龍凱的視線,然後追蹤天微,一定不能讓天微活着離開龍極山脈!”

“恩,門主,你說吧,我們要怎麼做?”


“你們還不明白嗎?”龍十兒不解的問道,自己已經把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啊。

幾名弟子不解的對視,還是搖頭。“不明白!”

“哎呀我去,人家養的是智囊,老子養的咋就是熊包呢,我是意思是,這次我們進入龍極山脈九死一生,如果你們有誰不願意去,趕緊說出來,老子給你們大把大把的晶石,讓你們回家帶孩子,明白嗎?”

“明白了,那行,門主,我們走了,你保重!”

龍影隊弟子一個接一個的離開,龍十兒本來想着龍影隊弟子會一個不漏的跟着自己的,卻沒想到竟然全走了,一個不剩。

在生命的威脅下,龍影隊弟子竟然都跑了,難道自己不把他們訓練成死士錯了嗎?龍十兒這樣想着,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地上。“呵呵……”

回到花龍山莊,對於龍影隊弟子全員離開的事兒龍十兒心中萬分的想不通,沒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創建了那麼久的團隊竟然就這麼戲劇性的毀之一旦,說走就走,什麼屁也不放,最起碼走之前也要來句。“門主!這些日子以來,謝謝您了!”什麼什麼的。

回到房間裏,公孫薰兒和紫鳳都在,見到龍十兒回來,紫鳳問道:“十兒,你去哪兒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呢?”

“哦,我出去了一趟。”龍十兒沒精打采的迴應了一句。

紫鳳還以爲龍十兒身體剛恢復,還有些虛弱。“怎麼了?還有些不舒服嗎?”

“他那兒哪兒是不舒服啊,他舒服得很,還有心思帶着湘兒姐一起離開呢!”公孫薰兒的冷嘲熱諷對龍十兒沒用,對於公孫薰兒這個人,龍十兒可是瞭解得不能瞭解了。

“薰兒老婆,老公的確有些不舒服,快來快來,安慰安慰老公!”

“滾!”公孫薰兒當即罵道,走到龍十兒身邊,擡手就想一拳頭。

奈何龍十兒趁機一把抱住她,將她摟在懷裏。“薰兒老婆,快告訴老公,老公昏迷的時候薰兒老婆有沒有哭啊?”

“切,誰哭了?”

龍十兒撫摸着她的臉頰,邪笑着說:“讓老公看看老公就知道有沒有哭了。” “行了行了,你倆也別鬧了,十兒,我跟你說正事兒!”

紫鳳走到兩人身前,龍十兒一把將紫鳳拉了下來,於是三個人由於重力,躺倒在牀上,龍十兒兩手壓着二女,不讓二女起身。

公孫薰兒道:“對了對了,鳳姐說他有事兒找你!”

“鳳兒老婆,說說,什麼事兒啊?”

紫鳳這才說道:“今天我聽你宣佈花龍門那些事兒,可是你都沒安排雪嫣的位置,雪嫣對你一往情深,要不讓她跟着我們吧!”

說起雪嫣,龍十兒壓着二女的手漸漸的鬆了開,二女起身,一人一邊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表情有些嚴肅,他盯着房頂,好似在想着什麼,還以爲龍十兒不答應,公孫薰兒說道:“要是你答應讓雪嫣姐陪我們一起的話,我就不怪你讓湘兒姐和我們一起了。”

龍十兒臉色還是沒有什麼變化,過了好一會兒也沒有回覆,公孫薰兒急眼了,使勁兒搖晃着龍十兒的身子。

“到底好不好嘛你說句話呀?”

紫鳳也有些着急的看着龍十兒,龍十兒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指了指公孫薰兒的額頭。

“你們吶,想事情就是太簡單了,你們要知道,雪嫣的雪嫣堂現在隸屬於花龍門,她是雪嫣堂弟子的主心骨,主心骨不在了,那雪嫣堂的人怎麼辦?”

“這事兒簡單啊,找一個人接管不就好了嘛,我看,他身邊那位老鴇倒是不錯的人選!”

紫鳳辯解說。

公孫薰兒聽了也附和着不停的點頭。

шшш¸тTk an¸¢ ○


龍十兒起身,看了看紫鳳,又看了看公孫薰兒“我怎麼聽你們這話兒,就好像你們跟雪嫣談過了似的。”

“你可別多想,我就是今天看到你沒安排雪嫣的事情,她心情有些低落,和她談了幾句,雖然她表面上還是有些要強,但我聽得出來,她的意思是想要和你一起走的,畢竟,她喜歡的人是你,跟着自己所愛的人去向遠方,是一個女人的思維。”

“我怎麼感覺,爲什麼在你們身上就找不到一點兒吃醋啊或者爲了阻止讓我納妾勾心鬥角的呢?”

龍十兒就奇了怪了,自己的父皇后宮佳麗三千,爲了得寵得勢個個都弄得跟精明的老貓兒似的,怎麼在自己身上就完全感覺不到呢?難道是自己太會處理感情的事情了?

雖然龍十兒自信,但是他還沒有自信到讓自己的女人心甘情願讓自己納妾的地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