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矮個男人想要揉眼睛,可是發現自己的手已經是不能動了,特地的走到了門口,卡這堆積如山的屍體,臉上的震驚的神情久久揮散不去。

坐在角落牀上的邋遢男人,對於牢房之內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平靜如絲,沒有絲毫波動,可是當看到此時的炎天,那渾濁的眼睛有了一絲的波動。

炎天很看便弄完了所以的屍體,然後緩慢的走向了此時正在嘔吐的趙副典獄長,然後俯身拿起了地上掉落的手電,坐到了一個沒有被毀壞的牀上,用手電照向了爬在地上的趙副典獄長,照了一下後,看到了滿是讓厭惡的泄物,炎天擡頭看向了此時表情誇張的二人。

當然也沒有忘了還有躲在黑暗的角落那個瑟瑟發抖的粗狂男人,而炎天看向二人的意思就是把粗獷男人帶過來。

ωωω ⊕тt kдn ⊕¢ ○

此時的二人已經是在心中下了決定,本身炎天與自己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是被粗獷男人給帶動起來了,二人都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炎天,然後便緩慢的向着角落裏的粗獷男人走去。 大風還在肆虐的狂笑着,大雨還在心碎的哭泣着,究竟還要笑多久,究竟還要哭泣多久。

此時的士兵已經通知了上方,通知了重型監獄的最高領導,不在副字的典獄長,還有警察局長,當然也是不帶副字。

所有的領導人物正在快速的趕來,此時的H市的上層已經是無比震撼,沒有想到監獄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犯人全部被殺,還綁架了副典獄長。

此時的重型監獄之中,其他被關的犯人不知是怎麼聽說天字牢房所發生的事情,整個東區開始沸騰了,漸漸的其他的幾個區也開始沸騰起來,所有的犯人都開始狂歡起來,就像是到了萬聖節,是到了聖誕節,要像是到了11.11.

所有的駐紮在重型監獄的士兵,警察,所有的人,全都出動,開始佈防在了所以的地上,生怕監獄會出事暴動逃獄事件,所有人員都嚴陣以待。

此時的整個重型監獄已經是歡樂的海洋,狂嘯的天堂,正好搭配到了此時不怎麼好的天氣,與大風叫喊着,與大雨狂嘯着,已經超過了天空之上的驚雷。

而此時的天字牢房內,卻異常的安靜,死一般的安靜。

炎天緊緊的坐在牀上,蒼白男人和矮個男人也是各自坐在了牀上,恢復着受傷的身體。

此時的地上趙副典獄長還在地上爬着,竟然還在嘔吐着,真是要內臟也吐出來了,而在旁邊的粗獷***在地上,身體在瑟瑟發抖着,滿臉的害怕之色。

炎天拿着手電照着二人,但是並沒有對二人說話,而是對着坐在牀上的二人說起了話。

淡淡的說道:“你們二人我覺得與他們不同,或着是比他們強的緣故吧,告訴我你們的名字。”

二人聽到炎天竟然問自己名字,然後便立刻開口了,倆人幾乎是同時開口,我叫白浪,人稱白骨,(武壇,人稱坦克。)

二人說完之後,都是微笑的看了看對方。

白骨,人如其名,實力強悍無比,速度驚人,提抗力更是震撼,身體骨頭的堅硬程度超乎常人,被人誣陷,怒殺檢察官,等涉案人元幾十人,在逃脫一個月後,被華夏特種部隊抓捕,判其死刑。

坦克,人如其名,實力很是強勁,速度不快,卻力量驚人,提抗力也是驚人,雖然個子不高,卻在人人懼怕的人物,以前是華夏特種部隊王牌,在一次任務中被人陷害,怒殺其上司,然後被拘捕,判其死刑。

炎天聽到了二人的名字,與之外號,英俊的臉龐浮現出了邪異的笑容,邪笑的說道:“真是人如其名啊,白骨,坦克,好名字,我叫炎天。”

聽到炎天的話,二人也是浮現出了一絲笑容,白骨蒼白恐怖的臉龐浮現出了一絲恐怖的笑容,對着炎天說道:“我白骨從沒有服過什麼人,但是你卻讓我服了,徹底的心服了,如果我還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追隨着,不管你是什麼人,是做什麼的,這是我的宿命,我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只要我的心中有了這個想法,我就會這樣去做。”

白骨話語一落,炎天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大笑的說道:“既然白骨你這樣說了,活着出去,這對我來說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白骨沒有在說話,他的表情就已經替他說了,滿是笑容與之敬仰之色。

而此時的坦克也開口了,慢慢的站起身,對着坐在牀上的炎天激動的說道:“坦克我也一樣,我和白骨的想法完全相同,只要能出去就會追隨你,我不會說話,就是崇拜吧。”

炎天聽到坦克的話,看了一眼坦克,看了一眼白谷,臉上的笑意更濃,炎天沒有在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此時炎天轉身看向了爬在地上的趙副典獄長,臉上冰冷的說道:“你還要爬在地上嗎?像條狗一樣。”

爬在地上的趙副典獄長聽到炎天的話,看了看眼前的泄物,臉上極其的難看,緩慢的艱難的想要站起來。

可是正要站起來的時候,炎天又開口了,冰冷的說道:“我讓你起來了,跪在地上,跪在我的面前。”

冰冷如絲的話語,立刻傳到了趙副典獄長的耳中,滲入到了他的心中。

正要起身的趙副典獄長,聽到炎天的話,臉上滿是憤怒的神色,立刻迅速的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看着坐在牀上的炎天。

沒有要跪下的意思,炎天見到趙副典獄長的樣子,臉色的神色異常的冰冷,沒有一絲的溫度。

又看了看站在旁邊的粗獷男人,冰冷的說道:“想要殺我的人,那我必定要殺死他,我給你們個機會,說說你們背後的人吧。”

聽到炎天的話,二人的臉上立刻浮現出震撼的神色,二人的心中都是同樣的想法,他怎麼會知道。

連白骨和坦克也是稍稍震撼了,疑惑的注視着炎天,而此時坐在牀上的邋遢男人,依然是一樣的表情,滿身的黑污,彷彿就是一個雕像,黑黑的雕像,只是眼睛還有一點生氣,自炎天來到天字牢房後,邋遢男人就沒有絲毫的動作,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眼睛在動着。

“不要想我怎麼會知道,你們回答就好,不然我只好先殺一個人了。”炎天淡淡的說道。

草,這個人是什麼人,怎麼心裏想的都知道,難道會讀心術,真是草了。趙副典獄長看着炎天心中震撼的想着。

這時站在趙副典獄長旁邊的粗獷男人說話,急切的說着,“是他讓我挑撥全牢房的人,然後把你殺掉,都是他,和我沒關係啊。”

粗獷男人邊說邊用手指着趙副典獄長。

聽到粗獷男人的話,趙副典獄長立刻暴怒了,狠狠的罵道:“尼瑪的,草你奈奈,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我想已經沒有以後了。”冰冷的話語立刻蔓延在了整個偌大的牢房,只見炎天動了,擡起自己的腳掌踢向了粗獷男人,直接腳掌重重的踢中了粗獷男人的頭,頭顱立刻爆裂開來,直接整個身體快速的暴飛了出去。

炎天看着暴飛出去的身體,淡淡的說道:“我最恨別人侮辱我的父母,這樣的人,必死無疑。”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見識了炎天的手段,下手極其狠辣。

白骨和坦克也是被震撼了,炎天突然的出手,根本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乾淨利落的就解決了一個生命。

看着已經掉落在地上的粗獷男人,就算是殺過許多人的白骨也是倒吸一口涼氣。

炎天踢飛粗獷男人之後,便快想了趙副典獄長,此時的趙副典獄長應該是心情最緊張的人,站在自己身邊的人,一瞬間就被解決掉了,他在想自己,怕死的念頭,立刻無止境的蔓延開來。

這就是人性,在生死攸關的時候就會怕死,這都在所難免。

只見趙副典獄長看了看門口,堆積如山的屍體,心中的恐懼感更加的濃重了。 此時的H市已經進入了凌晨時分,風繼續颳着,雨繼續下着,一切的一切還是被黑暗所籠罩。


此時的重型監獄但是卻還是燈火通明,瘋狂的喊叫聲,叫罵聲更是不覺與耳,響徹在了整個有着窒息的天際。

幾輛有着官方車牌的車輛,快速的行駛在已經滿是雨水的路上,刺眼的車燈,已經照向了重型監獄,很快車輛全部停在了重型監獄門口,站在門口值班的士兵快速的給打開了監獄的大門,車輛迅速的駛進了監獄。

而此時的天字牢房內,很安靜,死一般的安靜,趙副典獄長站在牢房之內,看着坐在牀上的炎天,驚懼之色浮現於言表。

炎天坐在牀上注視的趙副典獄長,冰冷的說道:“說吧,是誰要殺我。”

聽到炎天的話,趙副典獄長的身體都顫了一下,是因爲炎天的聲音,還是要殺炎天的人的背景。

“那個……”趙副典獄長吞吞吐吐的說道。


“跪下說,記住我只說一遍。”炎天冰冷如絲的說道,一隻手在撫摸着手指之上的龍頭戒指。

趙副典獄長身體顫抖着,眼神飄忽着,炎天的話,趙副典獄長不敢不聽,只聽咚的一聲,趙副典獄長的膝蓋跪在了冰冷的地上,然後吞吞吐吐的說道:“我也是不知道是誰,只知道是一個家族,勢力很大的家族。”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裏卻在想着,可不能說出去,是北冥家族,如果說了,我也是個死。

炎天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趙副典獄長滿臉邪笑的說道:“真的不知道嗎?我最恨騙我的人,騙我的人,只有死。”


因爲此時的炎天已經知道了他想要的答案,有點玩耍意味,有點憤怒意味的看着趙副典獄長。


“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放了我吧,放了我,對誰都好。”趙副典獄長滿臉祈求之色的說道。

“已經有人來了,救你的人來了,不過我是不會放了你的,因爲你對我說了謊話,這個也不是殺你的理由,我炎天殺的就是,該殺之人,殺我之人,所以。”炎天突然臉色一變冰冷的說道。

沒有等趙副典獄長說什麼,炎天便動了,快速的衝牀上站了起來,轉身一個踢腳,便重重的踢到了趙副典獄長的頭顱,只聽嘭的一聲,趙副典獄長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牢房堅硬的牆壁之上。

牆壁之上立刻浮現出了一灘鮮紅色的血液。

這次的白骨和坦克不是那麼震撼了,因爲在這個晚上已經出現了太多這樣的情況,震撼之色不在有,敬仰之色全身浮現了出來,因爲在這個時候殺典獄長,那就是自尋死路,只要外面的人知道典獄長已經死了,立刻間整個牢房就會成爲馬蜂窩。

正在這時外面一個聲音大聲的響了起來,“裏面的人聽着,請你們不要傷害趙副典獄長,有什麼事好商量。”

炎天聽到外面的喊話,沒有理會,只是轉身向着角落走去,走到了坐在牀上像是打坐的邋遢男人,炎天看着眼前的邋遢男人,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深深的看了一眼邋遢男人,微笑的說道:“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炎天說完話,就等待着邋遢男人的回答。

此時的白骨和坦克互相對視一眼,倆個人的臉上都是浮現出了無奈的神色。

倆人也是不管外面人的呼喊,好像沒聽到的樣子。

安靜的房間,嘈雜的屋外,炎天站在邋遢男人身前等了好一會兒,邋遢男人才開口了,要是邋遢男人在不開口,炎天就認爲邋遢男人是傻子,或者是聾啞人了。

邋遢男人用着他那渾濁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炎天,吐了一口氣,平靜的說道:“年輕人,不要我問是誰,你先過了這個關頭在說吧。”

邋遢男人說話的語氣似乎帶着關心的意味,炎天也沒有感覺到,就連邋遢男人自己也沒有感覺到。

炎天聽到邋遢男人的話,笑了笑,沒有在追問,緩慢的轉過了身,然後冰冷的對着牢房門口大聲的說道:“你們那個所謂的典獄長已經被我殺了,就不要在喊了。”

炎天的聲音頓時傳出了門外,此時的外面竟然安靜了,但是隻是安靜了一會兒,就聽到了憤怒的聲音,給我打開門,進去把他們全都抓起來,如果敢反抗直接斃了。

外面立刻響起了開門聲,而此時的白骨和坦克卻是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炎天,想着炎天爲什麼會這樣說。

而炎天確是看着二人滿臉的笑意,淡淡的說道:“敢不敢跟我殺出去?”

雖然炎天是笑着說,但是語氣之中滿含着霸氣的味道。

當二人聽到炎天的話時,二人被震到了,但是就是一個瞬間,二人便緩了過來,坦克激昂的說道:“有什麼敢不敢的,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早死晚死一個樣。”

坦克活動活動手臂,骨頭的聲音都在響着,此時坦克的雙臂好像恢復的差不多了。

而白骨卻沒有說話,蒼白的臉龐所流露出了神色就已經告訴了炎天,自己的想法。

炎天看到沒有畏懼的神色,反而都是激昂的神情,炎天的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的微笑。

正在這時邋遢男人開口了,竟然主動的開口了,看着炎天平靜的說道:“年輕人,要冷靜,切不可魯莽行事。”

沒等炎天說什麼,門已經被大開了,裏外倆道門,全都被打開了,堆積如山的屍體也被弄開了。

立刻間衝進一夥拿着***的士兵,全部都只指向了炎天幾人。

此時的雨中,一輛小轎車在雨幕中快速的行駛,一箇中年男人,坐在車中,不算蒼老的臉龐畫出了滄桑的痕跡。

中年男人穿着衣服正是重型監獄的衣服,和趙副典獄長的衣服幾近相同,這個男人就是重型監獄的一把手,刑東。

刑東的臉上浮現出了急切憤怒的神色,此時車輛已經來到重型監獄的門口,正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刑東不耐煩的拿出了手機,接通了電話,不客氣的喂了一聲,可是當對方開始說話的時候,刑東的臉色立刻變了,變的尊敬了許多。

連聲說着是,明白。

很快對方便掛斷了電話,刑東也趕忙裝進了手機,此時的車子也聽到重型監獄的院子,刑東立刻下了車,下了車的刑東立刻聽到了嘈雜的監獄,可是好像並不在意,而是快速的向着東區跑去。

雨水侵打着土地,刑東所跑過的地方,都是水花四濺,狂風吹動着他那爲數不多的頭髮,廖廖幾根的髮絲。 此時的天字牢房中,**味十足濃烈,已經到了奔潰的邊緣,炎天手掌中的靈力已經肆虐起來,站在炎天身邊的白骨和坦克更是嗎,滿臉的激昂之色。

此時站在門口,站在房間的士兵全部都指向了炎天三人,特別是炎天,站在人羣中穿着警察服裝的中年男人憤怒的看着炎天等人,憤怒的說道:“你們三個混蛋,趕快抱頭蹲下,不然就開槍了。”

中年男人話語一落,所有的士兵更加臉色凝重,認真的拿着手中的槍,指着炎天等人,生怕出什麼幺蛾子,他們每個人深知此時站在面前的這個人物非常危險,竟然能把天字牢房的所有人都給殺死,這可是驚天之事。

所有的人的嚴陣以待,準備扣動扳機射殺炎天。

這時炎天突然笑了,哈哈大笑起來,看着面前的幾十條槍,炎天無畏的大笑的說道:“你覺得你們能殺的了我嗎?在我的心裏,就從來沒有投降這個詞,也不會做這樣的事。”

炎天並不是盲目在大笑着,盲目的狂傲着,只見背後的手掌的靈力已經到達了滿溢的狀態,馬上要爆發。

“好,既然不投降,那就斃了他。”此時一個聲音在牢房內響起,站在中年男人身邊的常副局長憤怒的說道,臃腫的身體在擁擠的房間內,彷彿沒有存在的價值。

常副局長話語一落,衆人就準備開槍,此時的王遠也在人羣之中,可是他卻不能做什麼?眼前所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預知,天字牢房的人全部被殺,只剩下了三個人,副典獄長也竟然被殺,這不是王遠這個小隊長能夠說的了的,此時的王遠手中的手槍已經準備要指向常副局長。

常副局長又怎麼能不震撼,要殺炎天,反倒全天字牢房的人被殺,連典獄長也被殺了,此時的常副局長就是想要將炎天亂槍打死,可是站在身邊的中年男人不說話,他的命令可以當是廢話。

此時的中年男人正在打量着炎天,看着這個只有20歲左右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會有這麼強的實力,和臨危不懼的淡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