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符獸背上,他們都在背後看著呢!」暮雪公主嬌羞道。

「嘿嘿,他們是看不到的,我的背已經擋住他們視線了!」江帆的手趁機往暮雪公主懷裡鑽。

暮雪公主急忙按住了江帆調皮的手,臉通紅道:「你,你的手不要亂摸,我雖然答應讓你碰我,我可不是隨便的女人!」

「嘿嘿,我也不是隨便的男人,我只碰我喜歡的女人。」江帆的手就像泥鰍一樣,繞過了暮雪公主的手,鑽入了她的懷裡,一下握住了饅頭。

暮雪公主如同觸電一般,驚呼起來,她渾身顫抖,「哦,主人,您怎麼了?」木香姑娘驚訝道。

「沒,沒什麼!」暮雪公主臉羞紅道,她用力去拉江帆的胳膊,可是江帆力氣很大,無法拉出來。

木香公主掙扎片刻之後,無力地靠在江帆懷裡,任憑他胡來,她臉頰桃花,氣喘吁吁,江帆暗自高興,「嘿嘿,才這樣就癱軟了,要不了多久你就喜歡這些活動了!」江帆暗自笑道。

飛翼銀龍的飛行速度很快,只用了一日天不到,江帆等人到了辰州城,此時接近黃昏了,他們剛回到青龍處,就看到妙雅公主在院子里焦急徘回。

「妙雅,你怎麼在這裡?」江帆驚訝道,他看到妙雅公主一臉焦急之色,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妙雅公主看到江帆來了,她急忙撲向江帆,「江帆,你可來了,人家都等你好幾天啊!急死人了!」妙雅公主滿臉不悅責備道。

「哦,妙雅,發生什麼事了?」江帆驚訝道。

「有兩件很重要的事情,第一就是我父皇找你有事,他已經來了辰州城,就住在閆總兵府中,你等會就去見他。第二件事就是還有三天時間就是一年一度的辰州符咒學院符咒大賽了,你得去學院報名參賽,這可是關乎去大元城宗祠廟進修三個月的名額!」妙雅公主一臉嚴肅道。

「呃,皇上都來辰州城了!」江帆吃驚道,他知道唐元宗沒有緊急事情是不會親自來辰州城找自己的。

「是的,我父皇就在閆總兵府等你呢,你馬上去見他吧。」妙雅公主點頭道。

江帆點了點頭,對著駱靈珊、木香姑娘、暮雪公主等人道:「一路上飛行,你們應該累了,就去屋裡休息吧,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下。」

暮雪公主等人點頭道:「好的,你去吧。」

隨即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招手,「主人,您有何吩咐?」納甲土屍急忙道。

「你和小風要照顧好她們!另外去通知孫夢蘭她們,讓她們幾個見面了解一下。」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

江帆隨著妙雅公主去了閆總兵符,閆總兵符門前守衛森嚴,比平日多加派了幾倍的人手。那些守衛看到江帆和妙雅公主來了,他們急忙跪下行禮。

「參加公主,駙馬爺!」守衛們喊道。

江帆點了點頭,「你們要嚴加守衛,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即通知閆總兵!」江帆一臉嚴肅道。

「是的,駙馬爺!」那些士兵急忙點頭道。

江帆和妙雅公主進入閆總兵府中,在總兵府大廳之中見到了唐元宗,他看到了江帆來了,立即喜出望外,「哦,江帆,你可來了!」唐元宗急忙站了起來。

一旁的閆總兵也跟著站起來,皇上都站起來了,他哪敢坐著,「江帆,皇上已經在這裡等你三天了!」閆總兵望著江帆微笑道。

「哦,皇上,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耽擱了!不知道皇上找我有什麼事情呢?」江帆望著唐元宗微笑道。

「江帆,我們坐著說話!」唐元宗對著江帆招手,眾人隨即坐下,江帆坐在唐元宗旁邊。


「前幾天得到青龍處密報,大風國、大甫國、盛家三方已經聯手了,他們在塔州城密謀起兵謀反呢!」唐元宗神色嚴肅道。

江帆剛剛回到青龍處,還沒有來得及看最近的情報,他頓時吃了一驚,塔州城可是自己老巢,符皇府就在那裡呢。如果大風國、大甫國、盛家要謀反,那肯定拿符皇府開刀,必須阻攔他們謀反。

想到這裡,江帆露出微笑,「皇上,您不用擔心,我馬上就去塔州城,親自調查此事,如果他們膽敢謀反,那我就滅掉他們。」江帆眼中露出殺氣。

江帆已經收服了黑蠻谷的四大勢力,他手中有二十多萬的青龍軍,完全可以對付上百萬的軍隊,因此江帆完全可以消滅他們。

唐元宗舉起手掌,「江帆,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青龍軍,一但開戰,勢必百姓遭殃,因此你設法讓他們內部鬧矛盾,讓他們的聯合不攻自破,這才是上策。」唐元宗皺眉道。

他知道一但真的翻臉了,那就等於和盛家、大風國、大甫國三方真的對幹了,那盛家就會用所有勢力對付大元國,恐怕大元國很快陷入危機之中。

雖然國庫之中有了足夠錢財,但是盛家在各處的錢莊和勢力都沒有剪除,還有大風國和大甫國在各地秘密勢力,一但全面爆發,對於大元國會造成很大傷害的,這可不是唐元宗想看到的局面。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唐元宗希望的是江帆秘密地剪除盛家、大風國、大甫國在大元國各大勢力的精銳之後,然後將他們一網打盡,這樣對於大元國沒有什麼傷害。

江帆也想到這點,最近一段時候忙於尋找三顆靈珠,還有收服黑蠻族四大勢力去了,沒有對付盛家、大風國、大甫國這些人,讓他們活動猖獗了很多。

「嗯,是打擊他們的時候了,皇上,您放心吧,我連夜就去塔州城,我不會讓他們三方聯手的,您給我半年時間,在半年之內,我幫您剪除盛家、大風國、大甫國這三大隱患!」江帆望著唐元宗微笑道。

唐元宗大喜,他知道,也只有江帆這種高手才可以剪除盛家、大風國、大甫國三大隱患,「很好,江帆,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唐元宗微笑點頭道。

「皇上,我們可是一家人,客氣什麼!」江帆笑道。

唐元宗連忙點頭笑道:「對,對,我們是一家人!呵呵!」

隨後唐元宗又詢問了黑蠻谷的事情,江帆就把收服黑蠻谷四大勢力的經過詳細地講訴了一遍,唐元宗頓時十分高興,「哦,有了黑蠻族的四大勢力加盟青龍軍,我們的青龍軍肯定是符元界最精銳的軍隊了!就算盛家、大風國、大甫國三方突然謀反,我也不用擔心了!」唐元宗捋著鬍子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皇上,只要盛家、大風國、大甫國派出軍隊,我立刻就讓黑蠻谷出兵,掃平他們三方勢力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江帆點頭微笑道。

唐元宗點了點頭,「嗯,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黑蠻谷的青龍軍,儘力從內部瓦解盛家、大風國、大甫國三方勢力,這段時間就辛苦你了!」唐元宗微笑道。

「皇上,對付盛家、大風國、大甫國的事情就交給我的吧,您就聽好消息吧。」江帆對著唐元宗微笑點頭道。

江帆和唐元宗聊了一個多小時,隨即閆總兵令人擺設酒宴招待唐元宗和江帆,在酒桌上,閆總兵悄悄死拉著江帆胳膊道:「江大人,我兒閆帥可好了?」

「閆叔,閆帥很好,他在黑蠻谷訓練那些青龍軍呢,您放心吧。」江帆對著閆總兵微笑道。

「哦,以後閆帥還靠您多多提攜了!」閆總兵對著江帆拱手道。

「哦,閆叔,你客氣了,閆帥是我江帆的兄弟,我不會虧待他的。」江帆望著閆總兵微笑道。

天黑的時候,妙雅公主和江帆離開了閆總兵府,他們回到青龍處。他們剛踏入院子就聽到女人咯咯笑聲,只見孫夢蘭、諸葛蘭馨、駱靈珊、暮雪公主、木香姑娘等人談得正歡呢。

她們看到江帆和妙雅公主來了,孫夢蘭站了起來,對著江帆招手道:「江帆,你過來呀,大家正說你的事情呢!」

江帆笑呵呵地走了過去,「呵呵,夢蘭,你們談論我的什麼事情嗎?」江帆微笑道。

「我們正說著你在御醫學院受訓時候的事情呢!」孫夢蘭笑道。

「是啊,江帆,我們都想聽聽你過去的事情呢,你就給我們大夥講講吧!」駱靈珊拉著江帆胳膊嬌聲道。

「江帆,我也想聽你過去的傳奇事迹呢!你就講講吧!」妙雅公主也拉著江帆胳膊撒嬌道。

江帆望著眾人渴望眼神,微笑點頭道:「好吧,那我就講訴我人界的故事,你們聽了可不要感動哦!」

於是江帆就對著眾人講訴自己人界發生的事情,眾人圍著江帆,瞪大眼睛聽著他講訴那些故事,有的事情就連孫夢蘭、諸葛蘭馨她們都不知道。

江帆足足講訴了兩個多小時,聽得那些女人驚呼不已,特別是說道百丈崖的事情,所有的女人都感動得落淚了。

此時天空滿天星斗,江帆站了起來,舒展腰肢,「哦,我們是不是該睡覺了!」江帆色色地望著眾女人。

眾人女人立即互相推讓起來,「夢蘭,今晚還是你去陪江帆吧,前幾天晚上你都說夢話了!」諸葛蘭馨咯咯笑道。

「蘭馨,還是你去陪江帆吧,你晚上都亂來了,把我當成江帆了!」孫夢蘭咯咯笑道。

「哎呀,你胡說什麼呀!」諸葛蘭馨衝過去咯吱孫夢蘭,嚇得孫夢蘭轉身就跑。

看到兩人追趕,江帆頓時色心大起,「嘿嘿,你們都不要跑了,狼來了!」江帆立即朝著兩人撲了過去,伸開胳膊抱起了孫夢蘭和諸葛蘭馨,朝著屋裡走去。

「哎呀,江帆,你幹什麼一啊,放下我們!」孫夢蘭嬌羞道。

「嘿嘿,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到屋裡去研究一下唱歌,看看你們晚上誰唱歌最好聽!」江帆壞笑著,抱著孫夢蘭和諸葛蘭馨進入了屋裡。

「哎呀,你放開我,我可不想和你研究唱歌呢!」孫夢蘭嬌羞道,她輕輕地捶打江帆肩膀。

一旁的暮雪公主驚訝道:「哦,孫夢蘭為何不願意唱歌呢?」

妙雅公主笑了,「暮雪,你等會就知道什麼是唱歌了!」妙雅公主壞笑道。

暮雪公主一頭霧水,「什麼唱歌呀?」暮雪公主不解地望著眾人,眾人一個個都捂著嘴巴偷笑。


片刻之後,屋裡傳來了孫夢蘭的嬌喘聲,隨即又傳來了諸葛蘭馨的嬌喘聲,隨即叫聲越來越大,這回暮雪公主明白什麼唱歌了。

她臉羞紅,急忙對著木香姑娘道:「木香,我們回房吧!」

「暮雪,你不要走啊,大家都在院子里聊天呢,我們繼續聊吧。」駱靈珊拉著暮雪公主的胳膊道。

暮雪公主臉通紅,急忙搖頭道:「哦,這裡太吵了,我還是回屋去吧!」

「咯咯,暮雪姐姐,你害羞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以後會習慣的!」駱靈珊望著暮雪公主羞紅的臉笑道。

「是的,主人,您就在這裡陪大家一起聊天吧。」木香公主對著暮雪公主微笑道。

「是啊,暮雪姐姐,大家都在這裡呢,你怎麼可以一個人回去呢。」妙雅公主皺眉道。

「好吧,我不走了。」暮雪公主無奈點頭道。

孫夢蘭和諸葛蘭馨的叫聲持續了一個多小時,這樣晚上除了暮雪公主外,其他的人到屋裡唱歌去了,就連木香姑娘也進去唱歌了。

只有暮雪公主沒有進屋,她臉頰通紅,後來實在無法呆了,就偷偷地跑回屋裡去了,她縮入被子裡面,胡思亂想地一夜沒睡。

第二天早上,江帆帶著納甲土屍乘坐飛翼銀龍獸去塔州城,其他的人留在青龍處。大約二十多分鐘后,江帆和納甲土屍達到了塔州城郊區,江帆收起飛翼銀龍獸后,他和納甲土屍進入塔州城。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塔州城了,江帆首先去了濟世醫院,醫院門口還是那麼多病人排隊。江帆悄悄地走到醫生辦公室,看到李寒煙坐在那裡給病人看病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眼珠一轉,想捉弄李寒煙一下,隨即躲到一旁,他一抹臉,把自己裝扮成一位中年人。隨後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傻蛋,你把這些病人支開,我去找李寒煙看病。」

納甲土屍馬上明白了江帆的意思,他立即從懷裡拿出一塊十兩的符銀,悄悄地仍在地上,「哦,誰掉的十兩符銀啊!」納甲土屍故意大聲道。


那些看病的患者看到地面上是兩碼事符銀,「哦,是我的符銀!」嘩啦一下,所有人都去爭搶地上的符銀,一時之間,亂成一團。

江帆趁機進入醫生辦公室,他坐在凳子上,李寒煙望著江帆,「這位先生,你什麼地方不舒服?」李寒煙冷冷道。

江帆手指著陸褲襠道:「大夫,我這裡不舒服!」

李寒煙望著手指地方,她臉微紅,「哦,你那裡這麼不舒服了?」李寒煙冷冷道,作為醫生,她見過的病人太多了,但是這種病人還是第一個。

「我那裡又癢又漲的,好像腫了,你看我該如何消腫呢?」江帆望著李寒煙壞笑道。

李寒煙臉馬上沉了下來,「哦,你想消腫啊,很好辦!我用剪刀把你那裡剪斷就消腫了!」李寒煙從桌上抓氣一把剪刀,對著江帆冷笑道。

「呃,寒煙還真兇猛呢,竟然用剪刀啊!」江帆暗自吃驚道。


隨即江帆站了起來,「哦,這方法不錯,那我就讓你剪吧!」江帆裝著要脫褲子的樣子。

李寒煙沒想到這男人竟然如此無恥,冷笑道:「好啊,那我們讓你消腫!」李寒煙一翻手,剪刀對著江帆褲襠剪了過去。

「哦,你來真的啊!」江帆急忙閃躲,一把抓住了李寒煙的手腕,嬉笑道:「哦,大夫,我不喜歡剪刀,我要你給我消腫!」江帆的手順著李寒煙胳膊遊了過去。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她冷哼一聲:「看來你不是來治病的,你是來搗亂的!」

她一揮手,一道符光一閃,她使出了江帆傳授《符元經》裡面的固若金湯,江帆的手被符盾阻擋了。

緊接著李寒煙對著江帆一記橫掃,李寒煙的近身搏鬥在江帆女人裡面算是不錯的,除了趙冰倩外,就屬她了。

「哇塞,你的腳不錯啊!」江帆一抄手抱住了李寒煙的腳,他用力一拽,李寒煙就倒在江帆懷裡。

李寒煙臉羞紅,她本能地肘撞擊江帆的肋下,江帆不躲不閃,任憑李寒煙撞擊肋下,他抱住了李寒煙,快速地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哇塞,好香啊!」江帆笑嘻嘻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