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思麟嗅到了一絲火yao味,「說話不要那麼刺嘛!誰想泡她啊!我倒是發現我越來越離不開你了!」

東方傲雪:「肉麻!說那麼曖mei幹嗎?我看你是離不開我——的書!」相處了三年,他亂說話的性子她一清二楚。

向日思麟:「都一樣,同時也離不開你的腦子。」

東方傲雪一挑眉,寫道:「狐狸,說清楚什麼意思,你想利用我的腦子幹什麼?老實交代你有什麼陰謀!別老是打混,我沒那麼好騙。」

向日思麟:「我的腦子放不下文科的內容,所以只好……嘻嘻!」

考試時抄她的答案挺不錯的,內容又少又精確,比標準答案還好用。當然,「離不開」也不僅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東方傲雪:「去死!就知道打我的歪主意。你那些肉麻的話還是去騙網上的MM吧,別來殘害我,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向日思麟:「哎!看來你還是沒懂。」她不懂,不懂他的弦外之音……

東方傲雪:「幹嗎?你到底想表達什麼,大、少、爺?」

向日思麟:「算了算了,小女奴。」

東方傲雪:「混蛋!」居然叫她「女奴」。

向日思麟:「是你先叫我少爺的,那我不就要叫你『小女奴』了?還是叫你『丫頭』,或者『丫鬟』?」

東方傲雪:「你!去!死!」

向日思麟:「你陪我一起去好了。」

東方傲雪:「才不要類!我還有大好人生!而你,你這個老和我作對的傢伙,世界沒有你會更精彩!至少我的世界會更精彩!」

向日思麟:「彼此彼此。」

東方傲雪:「是你荼毒我比較多好不好?黑心鬼!」

向日思麟:「這還不是你教。」

東方傲雪:「我教你?天地良心,我沒幹過這麼缺德的事!」

向日思麟:「一半一半,一半你教的,一半天生的!」這小妮子長的一臉天真,骨子裡有多壞大概只有他最清楚了。

東方傲雪:「別抬舉我。我教過你才有鬼類!哪次不是我倒霉?」

向日思麟:「好象是這個道理。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就想欺負你!哎!你就認命吧!你被我吃定了。」

東方傲雪:「是啊是啊,算我倒霉!你不能換個人選嗎?比如你女朋友。」

向日思麟:「不要!你比較好玩。就是你了!」嵐跟她是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呢。

東方傲雪:「我真是倒了十八輩子霉了,居然碰上你這個怪胎!我和小路惜一樣可憐啊!形式不同,卻一樣的命苦!」

向日思麟:「你就為小路惜祈禱祝福吧!不過你就算了,你無論再怎麼祈禱也逃不出我的荼毒的。」形式不同嗎?不見得…… 向日思麟:「你就為小路惜祈禱祝福吧!不過你就算了,你無論再怎麼祈禱也逃不出我的荼毒的。」形式不同嗎?不見得……

東方傲雪:「嗚~~~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是何居心?為什麼我這麼命苦?老天無眼!天嫉英才!地也,你不分好歹枉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為天!嗚~~~」

別以為她真的會哭,純粹是小惡魔裝可憐!瞧,連中國元曲竇娥冤》都用上了。

向日思麟:「暈!你也沒少荼毒我!想想你背著我乾的那些好事吧!不要哭,我會心疼的。」

東方傲雪:「你哪來的心?」

向日思麟:「我當然有。」

東方傲雪:「我怎麼沒發現?惡魔有心臟嗎?」他可是典型的純血統惡魔,和清宇一樣。

向日思麟:「不和你瞎扯了。總之一句話,不可以再說『放過我』之類的話。」

東方傲雪:「好吧,那就『離開你』好了,杜絕你的荼毒。」

看到這裡,向日思麟將頭湊到東方傲雪耳邊:「東方傲雪,我現在十分認真地告訴你:絕對不可以說要離開我,否則我會翻遍全世界找你,一旦你被我找到我就會狠狠懲罰你

。聽清楚了沒有?不許離!開!我!」


他真的是認真嚴肅地說這些話的,所以東方傲雪很疑惑地轉頭看著他:他憑什麼這麼說?就算是死黨也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吧?他有什麼權利將她禁錮在他身邊?

這時,下課鈴聲響起,向日思麟站起來,伸手拍拍東方傲雪的頭,一句話也沒說,然後離開了教室。

這麼有趣的丫頭,他怎麼捨得讓她離開他呢!

……

「哇,幹嗎打我?」向日思麟瞪著東方傲雪。

「你遲到半個小時。」東方傲雪兩手叉腰,頗有悍婦的架勢。


「對不起啦!」都怪清宇,在他出門打電話耽誤他時間。

「是男人就不該遲到讓女人等。」說好八點在圖書館門口等的,他倒好,八點半才來!

「女人怎麼都這麼狠啊?」他想起家裡那個老算計他的媽媽了,不但老算計他還老是動手動腳捏捏他、打打他。

「還是秋靈對我最好,又溫柔又體貼。」他隨意說道。秋靈是他童年時的玩伴,搬家后好多年沒見了。

一瞬間,東方傲雪的心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的疼,接著淚水就毫無預警得像斷了線的珍珠掉了下來。

東方傲雪呆了,她竟然會當著他面落淚!儘管她好強,儘管她想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儘管她一點也不想讓他知道他的心情,可在那一刻,她無法控制的落淚了。

先是一個女朋友,再是一個秋靈,這些都刺痛了她的心。對她而言,每個出現在他身邊的女人,都像是在提醒她她與他之間的距離。

她轉過頭,不願面對他。

她們對他好,那麼她呢?相處了三年,過去並沒有喜歡他——或許是沒發現自己喜歡他,但是這三年是她和他相互陪伴著度過的,每當他情緒上有什麼變化,她都很在意。他

傷心難過,她陪著他、逗他開心,想辦法幫他解決問題;他高興,她也高興,和他一起鬧、一起玩。即使只是朋友關係,她作為朋友的關懷就這麼微不足道嗎?就因為她偶爾發了

小脾氣就抹殺了她所以的付出?

這樣的想法或許是今天她誇大的擔心,但不難保證將來某天他會為了別的事而斬斷他們間的友誼。這就是身為朋友的悲哀呵。

向日思麟也驚呆了,也有些驚慌。因為第一次見她落淚,也因為不知道她為什麼哭,更是因為他有些心疼。他對她說過,她落淚他就會心疼,這不是說著玩的,是真的。

「雪兒,怎麼啦?」他慌了,趕緊安慰她,「別哭,告訴我怎麼啦?」

東方傲雪轉身想走,卻被向日思麟按住了肩頭。

「雪兒,」他貼近她的背,「怎麼突然哭了?告訴我。」

紅杏妻欲 、他的動作都溫柔極了,卻惹得她更想哭。他掌心傳來的溫暖更讓她覺得他與她之間的距離是那麼的遠。他的溫暖與溫柔是不屬於她的。

向日思麟輕嘆一口氣,「雪兒,聽我說。」他將她的身子扳過來面向他,「我說過你哭的話我會心疼的,不要哭,告訴我為了什麼,好嗎?」

東方傲雪搖頭,淚珠越掉越凶,卻仍是不肯說一個字。

她怎麼開的了口啊!

他皺起眉,「為什麼你什麼都不願意告訴我?你生氣時不告訴我原因,你心情不好也不說是為什麼,現在你哭了連一個安慰你、幫你解決問題的機會都不給我。難道我們不是

朋友嗎?」

東方傲雪隻字不提,只是默默垂淚。

見她仍是不回答,他無奈,只能將她的頭按在他的胸口給她一個倚靠,讓她痛痛快快得哭個夠。

……

臨近升學考,九中的全體師生開始高興起來:那對惡魔搭檔終於要離開這裡了。三年來,他們把九中搞得雞飛狗跳、烏煙瘴氣外加慘不忍睹,若要評選「十大惡魔黨」,他們

倆必占榜首。

不過,讓全校師生真正高興的原因並不是惡魔黨即將離開,畢竟只要他們一天沒畢業九中就多一天的危險。他們真正最最高興的是:惡魔黨搭檔之一的東方傲雪最近安分了許

多,沒有和向日思麟一起作亂。少了東方傲雪,惡魔黨的危害性降低了不少。

東方傲雪並不是良心發現變成了大善人,而是迫於升學考的淫威不得不花點心思在學習上。九中師生都知道,東方傲雪文科成績好得人神共憤,但身為理科班學生,她理科成

績卻爛到滿江紅的地步。眼看升學考在即,東方傲雪為此傷透了腦筋,也自然沒有太多精力和文武雙全的向日思麟共同興風作浪。更何況,西門家的當家人——東方傲雪的父親已

經下了指標,如果她沒有考到父親指定等級的學校,那麼大學的四年時間她會承擔起少主人的擔子並被禁止繼續為禍人間,這對東方傲雪來說是何等殘酷的懲罰啊!所以啦,她西

門大小姐終於放下了小說書,認認真真地啃起了數理化的習題。

正當東方傲雪與一大堆數字、公式苦戰時,被「拋棄」的向日思麟開始大叫無聊。往日雙人作戰慣了的他不習慣少了搭檔,空閑時就找了正在努力降伏「魔貓」的清宇。可是

不找清宇還好,找了清宇他更鬱悶。先不說清宇口中冒出的「小雪兒×歲時怎麼怎麼樣」、「小雪兒×歲時幹什麼什麼」讓向日思麟很不爽,光是清宇左一句「小雪兒」、右一句

「小雪兒」就已經讓他很火大了。怪了,清宇怎麼知道雪兒這麼多事情?而且聽起來他們兩個關係超級親密!

他可沒注意到他自己和東方傲雪的關係也已經不一般了。只是單純的認為——玩伴被搶走了。

而「失去了玩伴」的感覺因為清宇的話而越來越明顯,再加上東方傲雪近幾日本來就忙於惡補功課無暇理他,向日思麟更有種被孤立的感覺。

「雪兒,你和清宇是什麼關係?」既然有問題,就要去找答案,他是好學寶寶。

「幹嗎?」她還想問他和清宇是什麼關係類!清宇老是說狐狸怎麼怎麼好、怎麼怎麼值得交往,純粹是在給她洗腦嘛!她才沒那麼好拐類!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們很熟!」熟得有點曖mei!——他在心裡悄悄補上一句。

「表兄妹。他媽和我媽是雙胞胎姐妹。你們倆又是什麼關係?」

「堂兄弟。他爸和我爸是親兄弟。」

「……」沉默……

「……」沉默……

暈!狂暈!

怎麼會有這麼搞笑的事?

「哦,我知道了,清宇經常去中國,難怪你們那麼熟悉。」向日思麟恍然大悟,「他經常掛在嘴邊的『心肝寶貝小表妹』就是你啊!」

這個清宇老是念叨著自己有個活潑惹人愛的表妹,而且清宇對那個小表妹的疼愛程度不下於疼愛他,原來就是這丫頭。老實說,這對母親是雙胞胎的表兄妹長得還真有點相象



東方傲雪也瞬間明白了許多,「表哥的中國名字叫『清宇』,日本名字就叫『向日思麒』,和你的名字好像。」兩人名字僅一字之差,更暗含了祥瑞之獸——「麒麟」之意,

她竟然遲鈍地沒有發現。思麒也真不夠意思,居然都不肯坦白告訴她。

知道了堂哥向日思麒和雪兒的關係,向日思麟徒然覺得舒暢了許多。雪兒貪玩,思麒也愛玩,如果雪兒和思麒是那種關係,他不就沒有玩伴了?雪兒可是他大好人生中不可缺

少的好友玩伴!

「雪兒,升學考有沒有把握?」

「沒!」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要是能和你考上同一所學校就好了,我們繼續興風作浪。」他笑地好奸,腦海中已經編織起了「害死人不償命」的美好夢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