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凡言道“霸爺,您外號霸爺,平時也沒少做虧心事,一個人的氣運不可能一直那麼順,總有耗盡之時,這就是五行平衡,若是你繼續用霸這個字的話,我可以肯定,你的這個公司不用三年必然破產,而你霸爺,將隨着這個公司破產。”

“相反若你啓用善水這兩個字,可以調和你的五行氣運,以後賺了錢,多做善事,自然可以讓你順風順水。”

霸爺聞言,有些不高興了“葉先生這話,我不是很同意。”

“也許你不是很信。”

葉一凡搖頭。

“我信關公老爺。”

霸爺笑道“至於什麼風水氣運,亂七八糟的,我趙元霸可從來不相信。”

“算了,若你不信亦可。”

葉一凡想了一下,說道“這樣,你可以把你名下某個酒吧,或者產業,名字換做霸爺酒吧,或者霸爺娛樂城,你自己試驗幾天,看看是否順暢,再決定你公司的名字不遲。”

“也好。”

霸爺不以爲意,說道“雖然我不信這些,不過既然是葉先生給的意見,那我就回去試試。”

“好,喝酒。”

葉一凡點頭,再次與霸爺碰杯。

“對了葉先生,關於金爺的那塊地,您真的有把握拿下來?”

霸爺問道。

“時機一到,自然拿下。”

葉一凡點頭“到時候李欣怡會解決所有的事情。”

聞言,霸爺看向了李欣怡。

李欣怡則很是驚訝,看向葉一凡,小聲嘀咕道“葉一凡,你胡說什麼,我哪有這個能力啊,連你都拿不下來……”

見李欣怡幽怨的樣子,葉一凡微微一笑,輕輕在李欣怡的耳邊說道“放心吧,我已經看過金爺家的老宅,那已經是一出凶宅,金爺不敢住那裏,如果我算得麼錯,金爺明天就會來找我,到時候你的機會就來了,趁機和金爺談判,收下金爺的地。”

“還能這樣啊?”

李欣怡驚訝的看着葉一凡。


兩人當着霸爺的面,開始說起來悄悄話。

這讓霸爺覺得,葉一凡和小姨子關係非同一般呢。

旁邊的孟瑤則是很羨慕,咳了咳,說道“葉一凡,你說什麼悄悄話,也不帶我聽一個?”

“我再給我家小姨子自信,沒自信怎麼找金爺談判,怎麼拿下那塊地呢。”

墨爾本,算到愛

這裏有太牽強了,有自信就能拿下金爺的地?

開什麼玩笑呢。

沒實力,自信算個鳥!

當然,對面的霸爺可不在乎這些,樂呵呵的笑道“看來咱們以後還要倚重李經理了,來,李經理,我敬你一杯。”

“霸爺客氣了。”

李欣怡微笑。

不知不覺之間,她已經被葉一凡漸漸帶到了從未想象過的高度,就連霸爺也要敬酒。


霸爺喝下酒之後,笑道“不管如何,若真的能談下這塊地,葉先生和李經理是首要功勞,我趙天霸也是有賞罰分明之人,若真能拿下這個老街區,我的房地產公司將會成立,我決定給與葉先生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給與李經理百分之十的股份,作爲回報。” “拿出一半給我們,霸爺還真夠大方。”

葉一凡聞言淡淡一笑,並沒有拒絕。

“應該的,如果你們談不下老街區這塊地,我也不可能賺得到這筆錢,反過來說,沒有你葉先生,就不可能有我的公司。”

霸爺樂呵呵一笑,說起話來還算是誠懇實在。

“霸爺給了葉一凡好處,也給李欣怡好處,就沒想過要給我一點?”

孟瑤坐不住了,看向霸爺問道。

“孟總說笑了,咱們到時候會是合作伙伴關係,到時候我們兩家公司互惠互利,好處自然在其中。”

霸爺樂呵呵一笑,隨後端起了酒杯,愉快的笑道“我敬各位一杯,預祝我們都能馬到成功,相信到時候一定會很愉快。”

……

酒宴結束。

霸爺喝了整整兩斤白酒,竟沒有一點醉意。

他的兒子趙虎,則是問道“爸,你許諾給葉一凡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還給李欣怡百分之十的股份,一半都給他們,會不會太多了?”


“多?”

霸爺眯了眯雙眼,看了看趙虎,笑道“我還怕葉一凡不要呢。”

“爸,您的意思是……?”

趙虎不解。

“你難道不知道葉一凡的可怕身份嗎?”

霸爺淡淡一笑,言道“憑葉一凡神祕的身份和地位,咱們和葉一凡攪合在一起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以後葉一凡成爲了公司股東,那咱們就是利益共同體了,反觀咱們爺倆,背景不怎麼幹淨,萬一以後惹下麻煩,還可以指望葉一凡罩着,這不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嗎?”

趙虎聞言立刻懂了,端起酒杯笑道“爸,您真是好算計,大樹底下好乘涼,哈哈哈……”

“呵呵……”

霸爺目光閃閃,笑道“有了葉一凡這棵大樹,咱們在大樹底下做點小事情,就沒有人敢輕易動我們,也沒有能輕易動得了我們,這筆生意實在太划算了!”

……

次日,葉一凡早早起來,洗漱的房間刷牙。

他這個獨立大院子,別的不說,就是空間大,地方大,哪怕是刷牙都有一個比較大的空間,獨立廚房,獨立衛生間,獨立儲藏室,獨立書房,什麼都不多,就是房子多。

相比較於擁擠的商品房,葉一凡很喜歡這個老四合院。

這麼大的空間,在家舉辦十幾桌的酒宴可輕輕鬆鬆的。

“師尊,有人來找你了。”

就在葉一凡刷牙的時候,門外,他的小徒弟林佳走了過來叫道。

“是一個大金牙的老頭來找我?”

葉一凡頭也不回的問道。

“對對對,就是大金牙的老頭。”

林佳笑道“師尊,您什麼時候,把這能掐會算的本事交給我啊?”

“你至今還沒明白喝茶的道理,等你明白了再來找我,去吧,把大金牙叫過來。”

葉一凡搖頭讓林佳請客人過來。

賽麗亞吊打DNF ,葉一凡洗刷完畢,來到院子裏。

此刻。


金爺坐在院子裏的石桌子上,正在和龍雨恆聊着天,見龍雨恆都每天住在這裏,金爺很是吃驚,金爺和龍雨恆的和爺爺也是老相識,兩人自然有話題可以聊。

等到葉一凡前來,龍雨恆立刻站了起來,給葉一凡倒茶。

“金爺,這麼一大早,怎麼來我這裏了?”

葉一凡樂呵呵的笑道。

“呵呵……”

金爺眯着眼睛笑道“當然是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

只見金爺揮了揮手,旁邊立刻有一位祕書打扮的女人走來,站開一幅古董畫。

“王羲之的墨寶?”

葉一凡淡淡看了看,言道“這幅字十年前被人高價買下,隨後失蹤,沒想到留到了金爺這裏。”

“葉老師真是好眼力,哈哈。”

說起這幅字,金爺還有自得。

“這麼名貴的字畫送給我?”

葉一凡問道。

“這幅字在我手裏,實在浪費,也只有葉老師,您這等尊貴優雅之人,才配得上。”

金爺立刻笑道“何況,葉老師,您不僅是我的老師,更是我的救命恩人,這幅字畫送給老師,也不能表達我的萬分之一心意……”

“客氣了。”

見金爺這般態度,葉一凡微微一笑,言道“金爺這麼一大早的來找我,不會就僅僅因爲感謝我吧?”

聞言。

金爺立刻點了點頭,說道“葉老師,不瞞您說,您昨天說那輛車不能坐,我當時還不信,但是我的司機將車子開出去,還真的出現了事故。”

“那早已是一輛兇車。”

葉一凡點頭。

“葉老師,老金我想求您,再給我看看我家老宅的風水。”

金爺立刻站了起來,請求道。

“請我?”

應聘首席小妻子 ,搖頭道“我過去不怎麼方便,畢竟我想要金爺的那塊地,我若是幫你看風水,不免有些偏見,金爺不如另請高明。”

“這……”

見葉一凡這麼說,金爺很是爲難,隨後他咬了咬牙,說道“葉老師,我實不相瞞,我已經請了一位著名的大師來看過,只是……”

“只是那位方道長道行不夠,還請葉老師務必幫我。”

葉一凡見狀笑道“金爺爲何這般着急,並且篤定我一定能幫助到你?”

“實不相瞞,我家祖宅的風水,是著名的風水大師羅玄海佈置的,而且時間並不長,這麼快就出現了問題,我覺得可能是有人要害我,葉老師,這關乎到我的生命,還請老師再救我一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