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娜姐姐很快就會回來的”

“哦”這貨迴應的有些心不在焉,腦中還在回想着昨晚貝娜的主動和瘋狂,心底浮起一陣漣漪

“我又買了套好看的內衣,要不晚上穿給你看看”看到他興致不高,小丫頭眼珠亂轉後誘-惑到

這貨精神一震,眼神卻又立刻變得暗淡

“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又被人喊色狼”

男人一旦邁出那一步,欲-望就會更加強烈,這貨想到只能看不能吃,便更加感覺鬱悶,不過淺嘗即止他也不拒絕,但小丫頭的便宜不能明目張膽的佔,需要使點小手段—欲擒故縱

果然,這貨以進爲退的選擇後,晚上得以大飽眼福和手福…… “耗子,今天怎麼這麼多人給女孩子送花”

夏楓早上坐進教室沒多久,就奇怪的問身旁的耗子

“不會吧老大!今天是情人節哎!您可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耗子一臉誇張地搞怪,夏楓嘿嘿乾笑兩聲

“嘿嘿,我是真不知道”

“買糕的,蒼天啊—大地啊—我的神啊—這種連情人節都不知道的人卻女朋友多的忙不過來,這讓我們情何以堪啊哎呦—”

原來夏楓伸手敲了耗子腦門,把他的感慨打斷,旁邊已經有人關注過來了,這小子是故意嘚瑟

“別廢話,告訴我是不是必須給女朋友送花?”

“老大,這還用問嗎?只用我這種人不需要送花”

“爲什麼?”

“買糕的,我沒有女朋友,花送給誰啊—”

“滾—”夏楓笑罵,隨即拿出手機打給公子

“幫我準備些花,我要送人”

“幾個人?”公子本來想問仔細點的,猛然想起夏楓的性格,估計問了也是白問,索性只問了人數

“三個,不,四個”夏楓猛然想起還有黃媚亭


“什麼時候要?”

“無所謂,今天就行”

“明白了,花是直接交給你還是讓別人代送?”

“讓別人送吧”夏楓想了想,還是感覺有點不好意思,自己如果親自同時給小丫頭和商嬋送花,好像不太合適

“需要留言嗎?”

“畫個楓葉吧,花送給趙霓裳、商嬋、錢吟雪和佐藤雅,佐藤雅的花放門衛那裏,她會自己去取”夏楓摸了摸衣服上的標牌,他已經知道這個標牌是自己獨有的,腦中此時不由想起嫵媚的貝娜

“明白了,我馬上就安排”

“老大,你太牛了!我對你的敬仰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耗子看着放下手機的夏楓,表情異常誇張

“停—”

“額—不是,老大,你得跟我說說,什麼時候你把那島國妞搞到手了,不應該啊!都沒見你有過行動”八卦的耗子一臉求知慾地盯着夏楓

夏楓沒搭理他,給柳生雅子發去一條短信:放學後去門衛那裏把花拿走,花送給黃媚亭

“別介啊!老大,您老大小通吃就算了,傳授傳授點您的經驗,兄弟去外面尋食去行不……”

耗子的喋喋不休令夏楓心裏一陣好笑,不過感覺如同一個活寶般的耗子很有意思,只是不搭理他,隨他表演,不過耗子也沒能表演多久,因爲上課鈴響了

中午吃飯時,夏楓被小丫頭趕走,他有些疑惑,開學後,幾人一直都趴在一起吃午餐的,今天小丫頭怎麼了?不久後小丫頭跟商嬋的竊竊私語就爲他解了惑

“臭小楓,笨蛋、魂淡小楓”

“他怎麼又惹你了?”商嬋笑看着小丫頭

“今天是情人節哎!我們幾個都沒有男朋友,他都不知道表示下,不是笨蛋是什麼?”小丫頭撅着嘴,用筷子在飯菜裏亂戳一氣

“他沒那麼粗心的,一定是缺少這方面的常識”


商嬋替夏楓說話,不過她自己心裏也感覺有些小小的失落,人都是感性動物,她也是個正常的女孩,也有幻想,也希望自己喜歡的男孩是浪漫的

“哼—沒心沒肺”小丫頭扭頭看了夏楓一眼。咬牙切齒地說道,商嬋知道她是在使小性子,所以只是笑了笑就沒再說話,否則小丫頭會沒完沒了的

一旁的柳生雅子卻知道主人一定已經安排買花了,否則不會發那條短信,不過她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所以只是陪笑着沒說話

教學樓上出現一個手捧兩束鮮花的年輕人,花的顏色看着很妖異,深藍色,旁邊有學生驚歎

“靠—誰這麼牛逼,藍色妖姬啊!看這塊頭像是一束九十九朵,得兩三千吧”

“切—你那是說的平常價,今天是情人節知不知道,我估計這一束花得將近上萬”

同行者埋汰到

“沒這麼誇張吧?”

“妥妥的,今天玫瑰花的價格是平時的好幾倍,我寢室的一個哥們今天就請假了,去街上賣花,他說一天能掙好幾千呢”

“我靠—真的假的?”

“比真金還真”

“那還上毛的大學啊!去賣花不就發財了”

“做夢吧你,這種情況也就是這兩天而已,明天價格就又正常了”

“那也不錯啊!一天掙好幾千,一個學期的生活費就不用愁了,不過這是哪小子這麼牛,出手真夠大方的”

“管他是誰呢,跟你有一毛錢關係沒,趕緊走了,估計是個二世祖,一般人不會這麼浪費”

“靠—鄙視二世祖”

兩個年輕人埋汰着未知的二世祖,走向遠方,其實他們是有點仇富的情結,發發牢騷……

“哪位女士是商嬋、錢吟雪”

捧着鮮花的年輕人走進教室

“哇—好漂亮哎!”

“靠—這麼一大捧男色妖姬,這哪位哥們可真夠浪費的”

“別亂說話,人家浪費跟你有屁的關係,小心禍從口出,能送得起這種花的人咱惹不起”……

教室裏幾個同學小聲議論着

小丫頭接過鮮花的同時,示威似的對着夏楓一昂頭,她以爲花有可能是哪個暗戀自己的男孩送的,夏楓那種木頭做不來這種事

細心地商嬋看了看卡片,拉了拉小丫頭的袖子,把卡片伸到她眼前低聲解釋道

“楓葉是他衣服上的標識”

小丫頭立刻就明白了商嬋的意思,有些喪氣地坐下,嘴上不認輸的埋汰到

“一束破花也沒什麼可稀罕的”

心情愉悅的商嬋小聲調侃她

“那你就去把它扔了,或者賣了也行,你只要吆喝一聲,賣個千兒八百的絕對有人搶着要”

小丫頭眼珠亂轉,言不由衷地說道

“不賣,晚上回去我把花片都撕下來,來個玫瑰浴,人家說這個很養顏的”

商嬋知道她的小心思,隨即就笑了笑沒再繼續調侃她

“你猜霓裳姐有沒有?”小丫頭問,她的想法轉換的很快

“一定有”商嬋的語氣很肯定……

夕陽照射着兩個手捧鮮花,一臉開心的美女,她們冉冉而來,猶如要去散花的仙子,跟在後面的猥瑣男不時無聲嘿嘿傻笑着,嚴重破壞了美景而不自知—

幸福時光流逝的很快,夏楓有些思戀貝娜,她已經離開一個多月了,卻一直沒聯繫過自己,不過她的實力現在不低,所以夏楓也沒擔心,心想:她可能是比較忙吧

狼人要求單獨見自己,小楓帶着疑惑而去,但狼人的話令他立刻心提了起來

“貝娜小姐每個月有個固定時間跟我聯繫下,但這次已經超過三天沒有聯繫我了,事情有些不對”

“你沒有主動聯繫她問問什麼原因嗎?”夏楓皺眉問

“我聯繫了,但是聯繫不上”狼人表情嚴峻

“以前有這種情況出現嗎?”

“從來沒有,很可能是出事了”

“知不知道貝娜去哪了?”

“知道”

“立刻訂機票,你陪我趕過去”夏楓果斷安排,不過狼人沒接腔,夏楓疑惑的看着他

“有什麼問題嗎?”

“那裏很偏僻,沒有出現過普通人,所以如果你被發現出現在那裏,是不會被允許的”狼人有些糾結

“都這個時候了,已經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了,貝娜的安全最重要”

“也許並沒那麼嚴重,要不我先獨自回去探探情況再說”狼人感覺這樣穩妥些,那個地方是絕對不會允許被普通人發現的,他從小就被灌輸這一點

“我跟你一起去,越快越好,我不放心”夏楓冷着臉說

“可是—”

“去安排吧,立刻”夏楓語氣很淡,卻讓狼人感覺很有壓力

“是”狼人最終選擇了遵從 自己只帶走狼人一個,家裏的安全問題應該不大,男爵等人目前的實力都有了極大進步,不過夏楓依然特意交代了公子和黃啓天幾句

黃啓天已經混進了這個團隊,不過位置好像一直不太重要,所以這次的機會令他有些興奮,他知道這是證明自己的機會,也是對自己的考驗,因爲夏楓的態度說明自己的能力最起碼已經獲得了他的肯定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家裏你們就多費點心,她們的安全是我唯一的要求,任何代價都無所謂,但必須保證這一點,記住:是任何代價”夏楓特意強調了下

“明白”兩人齊聲回答

“如果有你們扛不住的壓力,就去找商耀陽,再不行就去找BJ孫家的孫侯或者鄭家的鄭佩蘭,不需要跟他們客氣,她們會幫忙的”

夏楓的話令兩人驚詫地對視了一眼,這句話裏面涵蓋的信息大了去了,華夏鼎鼎大名的孫家和鄭家都跟夏楓有過硬的關係,這讓兩人有點發蒙,但隨即就是極度的興奮


擁有這種人脈,跟着夏楓的腳步,以後想不上位都難,兩人感慨萬千,夏楓接着說

“你們記住,招惹了任何人都不需要擔心,一切有我”他的語氣充滿強大的自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