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副校長又站了出來:「是宮伊少爺還沒抽。宮伊少爺還要等一下再抽。」

一旁的女生聽到宮伊少爺還沒下來,怦怦跳的心更被揪緊了。

艷瓔隨便抓了一張簽,心中暗想:只要不是恐龍式的男生我就算積福了。

大家努力抑制心中的緊張,打開簽一看,啊,頓時都失望了:不是宮伊少爺。

不過,大家很快恢復過來,雖然有過失望,不過,她們很快又期待究竟是誰有幸可以和宮伊少爺跳舞呢?

芊玥打開自己的簽:金辰。

金辰,應該比不上宮伊少爺的帥氣,不過,金辰也算不錯了,在高二級成績好,人緣也不錯,也有很多女生追捧他,不過,自從宮伊少爺來了后,他的光芒或多或少減少了,不過,芊玥也曾一度暗戀他呢。

「艷瓔艷瓔,你抽到誰啊?」芊玥很緊張地問。

「不想開,你抓到金辰很棒嘛,唉,不知道我會不會抓到個男生版的貝蒂……」

「不會的……既然你不想開,那我幫你開吧?」

「隨便,如果是醜男,千萬別喊大聲,別丟我臉。」

「放心啦,我小聲告訴你就行,如果是帥哥我就大聲喊哦。」芊玥興奮地說。

「嗯。」艷瓔無趣地說。

芊玥打開艷瓔的簽比打開自己的簽還要緊張:「不知道艷瓔會和哪個男生跳哦……嗯,是——」

打開艷瓔的簽,上面赫然印著彩色字的——

「宮伊杉落!」芊玥傻了眼:艷瓔居然能和宮伊少爺跳舞!

芊玥尖叫地喊出來:「艷瓔艷瓔,是宮伊少爺耶!」

艷瓔也嚇了一跳:「你不是開玩笑吧。」

芊玥搖搖頭,把簽遞給艷瓔看,啊,還真的是啊,白紙彩字啊印著宮伊的名字啊,1000度近視的人也會看清楚的啊。錯不了的。

一旁的女生們聽到『大獎』的得主已經揭曉,只是沒想到, 重生五零巧媳婦

校長大人也走過來,笑著握著艷瓔的手,說:「恭喜你啊,能和宮伊少爺跳舞,你很榮幸哦。」

艷瓔的手冰涼冰涼的,至今,她還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居然那麼好,居然從一千個女生中脫穎而出。

「啊!宮伊少爺下來啦!」校長興奮地說。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地望向校長指著的方向。

一個貴族模樣的男生走了下來,從遠處看,他的身影也是那麼的帥氣,看清楚他的正面時,高貴而淡漠,俊秀得是那麼讓人無法將目光從他身上轉移,細看他的眼神,俊美卻又冰冷,再看看,他的頭髮黑中掠過淡淡的光澤……

他慢慢走下來。

他的身上,是整齊的白色,白色的西裝搭配一條淺藍色的領帶,看上去,就像王子般的矜貴。

校長恭維地迎上去:「宮伊少爺,您的舞伴是藍艷瓔。呃,請問您需要抽次簽嗎?不過,結果也是一樣的。」

「不用了。開始吧。」宮伊淡淡地說。

「是是。好,舞會開始,大家互找搭檔,音樂聲起,開始跳舞。藍艷瓔,過來。」校長喊著。

人群散了,他們邊找著搭檔,目光依然聚在宮伊少爺上:「真是太帥了啊。」

芊玥抓著艷瓔:「艷瓔,你太好運了!嫉妒死你了。」

「真的啊,好帥啊,不過,人也太拽了,哼,我就要叫落,看他有什麼能耐。」艷瓔還是無法改變對他的態度。

「艷瓔,你還是不要叫。因為……」芊玥想解釋。

「不要說了,芊玥,你放心好了,我會把握好分寸的。」說完,艷瓔走向校長那裡。

芊玥擔心地看著艷瓔。

「校長。」艷瓔走到校長旁邊。


始終,宮伊沒有看過艷瓔一眼。

「呃,宮伊少爺,您可以和艷瓔交流交流,我去交代放音樂咯。」

艷瓔沒有跟宮伊說話,而宮伊,也沉默著。

這時,音樂突然響起了,在音樂聲中,還是那個女聲:「同學們,大家跳起來吧!」

男女生們開始跳舞了,奇怪,默契還挺好的。

芊玥和金辰跳著舞,心裡也很高興呢:雖然失去了宮伊少爺,不過還有金辰,也不賴。

宮伊很紳士地走到艷瓔前,做出一個邀舞的動作,艷瓔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僵硬著,不情願地伸出手,接受他的邀請。

宮伊手的溫度暖暖的,很舒服,可是,艷瓔的手卻冰冷地可怕。

艷瓔僵硬地做著動作,心裡暗想著:快點結束吧,好怪的感覺。

宮伊表情雖然冷冷的,不過他的動作卻是那麼的溫柔。

「對了,你為什麼不讓人叫你名字?」艷瓔開口了。

宮伊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艷瓔看他沒回答,又問了幾次同樣的問題,結果還是一樣。

艷瓔惱了:「喂,你是啞巴啊!」

宮伊還是淡淡地說:「我不喜歡。」

艷瓔鄙視地看著他:「你不喜歡,那幹嘛還要取名字啊,隨便叫個小貓小狗不就得了,還要叫什麼杉落。」 宮伊還是淡淡地說:「我不喜歡。」

艷瓔鄙視地看著他:「你不喜歡,那幹嘛還要取名字啊,隨便叫個小貓小狗不就得了,還要叫什麼杉落。」

艷瓔沒注意到宮伊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你不是不喜歡別人叫你落嗎?那我就偏要叫。」艷瓔停頓了一下。「落,你好帥啊!」


接著,艷瓔很驕傲地看著宮伊,可是,宮伊的臉色很難看,艷瓔嚇了一跳:怎麼了?

艷瓔掙脫他的手,可被他用力地抓著,她被拉了回來。

兩人的距離,只有幾厘米。

「你要幹什麼。」艷瓔怕怕地問。

「不幹什麼。」宮伊回答。

「你叫吧,隨你叫吧。」宮伊看似很平常地說,接著還是繼續跳著舞。

音樂進行到尾聲,舞蹈的最後一個動作是經典的華爾茲里的一個動作:男生一邊扶著女生,一邊拉著她的手,女生的背慢慢下去,兩人對望幾秒,然後舞蹈就結束了。

大家做著這個動作,雖然有點尷尬,倒也沒什麼。

宮伊和艷瓔做著結尾動作,到了對望的環節,艷瓔睜大眼睛看著宮伊,心不停地跳著,臉也熱熱的,好像紅了吧?

宮伊倒好像沒什麼反應。

音樂結束,艷瓔逃離了宮伊,連芊玥也沒等就奔回家。

艷瓔不知道,宮伊其實,臉也紅紅的。

艷瓔回到家,坐在沙發上喘著氣:「呼呼呼,我幹嘛要逃回來啊!不過,剛才我真的臉紅了耶。不是吧……」

「姐。」小傑尾隨著回來。

「幹嘛?」

「姐,你好幸運噢,居然能和宮伊少爺跳舞耶!」

「別跟我提那傢伙。帥是帥啦,但是,人拽死了。」艷瓔說著宮伊的不是。


「是嗎?姐,不過,剛才你臉紅了耶。」小傑抓到艷瓔的把柄。

「說什麼啊,我哪裡有臉紅……對了,你今晚去看活動,作業肯定還沒寫,快去寫啦。」

「沒事,還有明後天呢。」小傑悠悠地說。

「快去!」艷瓔以180分貝的超高音量大喊著。

「去就去,姐,你真是的,非要把我震耳聾了。」說完,小傑轉身進了房間『學習』。

「誒,那傢伙,我叫了落耶,他會不會對我怎樣啊?應該不會的。嗯!總算過去了。」艷瓔想鬆口氣,可是,沒那麼簡單的哦。

房間里高貴的鋼琴聲傳著。

「少爺。晚上的舞會,開心嗎?」管家問。

「嗯。」還是淡淡地回答。


「舞伴怎樣呢?」

「有些粗魯,有些可愛。」宮伊這樣評價艷瓔。「不過很可惜,他叫了我的名字。」

「啊!」管家吃了一驚。「您,您不會生氣吧?」

「當然會生氣了。」宮伊說。

管家開始暗暗地為這女孩子捏一把汗。

第二天,艷瓔依然遲到。

終於坐在位子上,芊玥問:「昨晚和宮伊少爺跳舞感覺怎樣?」

「不怎樣。玥玥,我告訴你喔,我叫了落了耶!」

聲音不大,整個班裡卻都聽到了:自從艷瓔和宮伊跳了舞后,她就成學校名人了。

「藍艷瓔,你死定了!」大家異口同聲,其中也有芊玥在對艷瓔說。

「為什麼?」艷瓔奇怪地問。

「艷瓔,你知道嗎?以前宮伊少爺在另一個學校讀高一,有個女生叫他落,結果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什麼?」艷瓔有些結巴。

「那個女生就從那個學校消失了,聽說,學籍也被取消了。」

「不會吧……」艷瓔有點后怕。

要知道,艷瓔能進聖楓學校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啊,先是考試,然後又是面試,搞得像找工作似的。

「艷瓔,勸你最好去找宮伊少爺求情。不然,你準備等死吧。」

艷瓔發抖著,拳頭握得緊緊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