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橫的男人突然張狂一笑,那把銀色大彎刀毫不猶豫的砍向小黑。

「不要!」歐陽紫玥緊張得把蛇信子一揚,卻還是晚了些許。

刀鋒已經無限的迫近小黑的脖子,正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個白色的人影從眼前驟然一閃——

所有人還沒有意識到是怎麼回事,蠻橫男子手中的小黑就已經不翼而飛。

「無邪……」歐陽紫玥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心裡一下子也安定下來。

只是他胸口又炸裂出來的血漬煞了她的眼,讓她覺得心瞬時就被揪緊了!

君無邪泛白的唇瓣揚起一抹笑容,示意她不要擔心,然後又緩緩走到皇甫桀面前,將小黑遞給他,冷冷的說道:「這回,我們應該不欠你什麼了。」

皇甫桀不動聲色的接過小黑,抬起頭,朝他璀璨一笑:「三王爺,你的算盤是不是也打的太精準了些呢?」

「彼此彼此,琉璃國的太子殿下。」君無邪的氣勢也絲毫不輸給他,同樣回敬他一個笑容,只是那笑容卻透著幾分冷冽與鋒芒。

「無雙,把他們全給我解決了!」皇甫桀輕輕安撫著手中受驚不輕的小黑,眼瞳中突然泄露出一種濃重的殺氣。

對於他的東西,他自然是寵到極致,可對於對抗他的人,千萬倍還之!

「是,公子!」

只是一瞬,無雙已經飛掠到那幾個身材剽悍,自作聰明的大男人面前,沒有看清動作,就見血封喉!!幾個高大威武的男人瞬間癱在地上,與野草融為一體。

歐陽紫玥看著這發生在片刻的事,眼瞳中掀起一絲漣漪。

真是殺人如草芥啊!就如同原來的她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有皇甫桀做的這麼絕,「滋滋滋——」,隨著藥水的效果,那些人就連屍骨也化成了肥料,滋潤土地。

「這個地方很快就會有大批人馬湧入了,既然這樣,我也不留你們了,這就帶你們去出口。」皇甫桀一臉平靜的說道,放眼望著這漫天的碧色,將所有的不舍殘留在心中,卻只能在心中哀嘆:又得換一處地方了…… 「這個地方很快就會有大批人馬湧入了,既然這樣,我也不留你們了,這就帶你們去出口。」皇甫桀一臉平靜的說道,放眼望著這漫天的碧色,將所有的不舍殘留在心中,卻只能在心中哀嘆:又得換一處地方了……

為了躲避這些居心叵測的人,他四海漂泊,居無定所,好久沒有過上寧靜的日子,這次好不容易找到這片世外桃源,本以為會是他享受平靜生活的地方。

卻沒想到……又再一次被打破!

此刻別人艷羨的那些名利都成為他最忿恨的東西!

原來逃亡不過是兩個字而已,而今他又有了牽挂的東西……

「玥兒,我會再去找你的。」皇甫桀的手指一寸寸靠近歐陽紫玥的面頰,帶著貪戀和柔情,卻被君無邪阻隔在空中……

君無邪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眼瞳中泄露出的慍色在提醒著他注意自己的態度。

皇甫桀無奈的笑笑:「三王爺,這次我真是輸的徹底,也心服口服。」

經過剛才他不計前嫌,不顧自己傷勢救下小黑,他真的是徹底的對這個男人心服口服!

不過……

「但是希望你以後別讓我有機會趁虛而入,否則我絕不會放過。」

他倏然轉過身子,一雙深藍色的眼瞳清幽寧靜,盛滿流光溢彩。

「抱歉,絕對不會有那樣的機會!」君無邪緊握住歐陽紫玥的手,握得她的手都有些酸疼起來,些微不滿的皺緊了眉。

出口處,無月早已在那裡等候著了,看見歐陽紫玥和君無邪一臉親密的走了過來,雖然有些尷尬,有些酸澀,但她還是努力的抬高了頭,挺直背脊,努力留下自己在他眼中最美麗的模樣!

她也要像公子一樣洒脫,拿得起放得下!


「這裡走出去會是哪?」歐陽紫玥歪著頭問皇甫桀。

不管是哪裡,總要讓她預先知道,有一點心理準備吧!

「出去了,你就知道了……」

皇甫桀朝她陰陰的笑著,突然讓她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無月打開石門,一道白光閃過,電得歐陽紫玥眼前霧茫茫一片,她不得不閉緊了眼睛。

身體似乎旋轉得好快,還有一種四肢百骸,五臟六腑被扭曲的奇怪感覺,簡直比坐過山車還要難受!

還好,有君無邪一直緊握住她的手,不斷在她耳畔輕聲告訴她,他一直在她身邊,否則她真的會嚇暈過去。

很快,心跳平靜下來,嘈雜替代了安靜。

歐陽紫玥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裡……這裡居然是……她和君無邪的靈堂!!!

珠兒哭得是身體疲軟,冷清寒只能半跪在她身旁,不斷的安慰她。

她揉了揉眼睛,突然抬起頭來,淚眼模糊的她猛然看到了靈堂中央有兩個模糊的影子。

怎麼那麼像王爺和王妃呢?

她疑惑的眼神一直探尋著,緊盯著看了好久好久,也不願收回視線。

難道是王爺和王妃還魂了?

「王妃……」

珠兒一下子站起來,作勢就往歐陽紫玥身上撲。 「王妃……」

珠兒一下子站起來,作勢就往歐陽紫玥身上撲。

雖然明明知道自己撲的肯定是一縷空氣,可是還是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心緒。

珠兒的這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叫喚,驚得一直垂著頭做默哀狀的下人們都抬起頭來,待看到那兩個熟悉的身影,嚇了一大跳!

女的嚇得是花容失色,差點就要暈厥。

男的腿肚子打顫,身子一陣亂抖!

「鬼啊!」他們慌忙逃竄,溜得比兔子還快!

一時之間,原本人滿為患的靈堂變得空蕩蕩的,只留下了珠兒,冷清寒還有烈焰他們幾個。

珠兒剛撲到歐陽紫玥身上,就被那熟悉的雅香所吸引。

沒錯,是王妃身上的味道,不同於一般女子庸俗的脂粉氣息,透著淡淡的花沫香氣,優雅芬芳,很是好聞。

然而接著,她卻愣住了,緊抱住的這具軀體,還是溫熱的,連呼吸也是極其均勻的,這跟傳說中冰冷的鬼是截然不同的!

烈焰倒是不避諱什麼,大剌剌的走了過來,看著歐陽紫玥,熬紅的眼睛顯出一絲光亮:「毒蛇,是不是你把閻王痛扁了一頓,所以他不願意收留你了?」

「我們根本就沒有死!」歐陽紫玥現在大腦也是一團漿糊,壓根不能接受現在眼前的景象,她不明白為什麼皇甫桀所說的那個出口是通往王府的呢?

這個問題,饒是她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

並且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就看到了眼前這幾個在谷底日思夜想的人!

「快說說,快把你們這些天的精彩事迹給我們說說!」烈焰畢竟是現代人,再加上又經歷了穿越這麼離奇的事,就算是再光怪陸離的事,他也能見怪不怪,迅速接受了!

於是歐陽紫玥先扶著傷還未好完全的君無邪回了房間,叮囑他好好休息,然後又轉回來,跟他們把事情的原委全部講了一遍。

「居然是皇甫桀救了你們!」珠兒雙手合十,小臉上寫滿興奮,將那張稚嫩的小臉染得燦爛如霞。

「怎麼了?他很厲害嗎?」歐陽紫玥不解的問道。

雖然皇甫桀的身上不期然地會露出一些引人入勝的氣質,但是她並沒有覺得他有多特別。

他給她的印象還是只有寥寥幾字——好人外加神馬國的殿下!

「王妃,你居然不知道皇甫桀?他可是古往今來最有名的神醫,很多人都沒有見過他的長相,但是只要去他那診療回來的人,無論男女,必定是魂不守舍的回來的,聽說他是天星下凡,有一張能夠迷惑所有人的臉……」

額……這可真是傳的有點玄幻了……

歐陽紫玥情不自禁的撓了撓頭,雖然皇甫桀確實是人中龍鳳,但也不到天星下凡這種誇張的字眼吧!看來真的是人言可畏。

「珠兒,看不出你對他還很了解的啊!怎麼?你喜歡他?」歐陽紫玥瞟著冷清寒不大好看的臉色,故意笑著問道。

「王妃,你說什麼呢?只不過小時候有幸見過他的一副墨寶,所以對他這個人很崇拜而已。」珠兒的小臉驀然紅了,活像個小蘋果,還絲毫不察某男發出的酷酸爽電波。 「王妃,你說什麼呢?只不過小時候有幸見過他的一副墨寶,所以對他這個人很崇拜而已。」珠兒的小臉驀然紅了,活像個小蘋果,還絲毫不察某男發出的酷酸爽電波。

「墨寶?」歐陽紫玥稍一挑眉。


沒有想到啊,這個皇甫桀居然是個全能的複合型人才!

「珠兒,我這有一幅他畫的畫,既然你這麼崇拜他,那就送給你吧!」歐陽紫玥突然想起了臨走之前,皇甫桀非要她帶走的畫軸,無奈的搖搖頭。

「真的嗎?謝謝王妃了!」珠兒這丫頭居然激動得從椅子上跳起來了!

她到底有多崇拜皇甫桀啊?歐陽紫玥不自覺的笑笑,這可真是比現代追星還狂烈!

「王妃,現在可以給我看看嗎?」珠兒已經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了!身子向前傾,死死拽住歐陽紫玥的袖子。

雖然她和王妃姐妹相稱,但往日還是非常尊敬歐陽紫玥,可是現在儼然因為皇甫桀而全然忘我了!

某男的臉又陰了陰,彷彿隨時都可以滴出水來。

「好。」歐陽紫玥不著痕迹一笑,拿出畫軸,鋪開,瞬間那幅畫就展現在他們面前。

「王妃,這畫的不是你嗎?」珠兒眼尖,一下子就認出她來。

桃樹下的她美得驚心動魄,她的靈魂彷彿都被賦予在了畫里,真的是由外貌到骨子都被描繪進去了!


那麼多紛紛揚揚的桃花都不及她美好的萬分之一,全部成了她的綠葉。

素娥螓首,膚如凝脂,可最為出挑的是她的神韻,那從眼神里透出的境界。

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畫出來的,形象神像,必須要對她極為了解,甚至充滿滿滿的愛意才能畫出來!

「哇塞,毒蛇,你又犯桃花了?」烈焰看似大大咧咧,實則心細如針,很快發現端倪,最先湊上來,拍著她的肩膀訕笑道。

「烈焰,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有多少天沒刮鬍子了?」

剛才是隔得遠,現在歐陽紫玥才徹底看清了烈焰的樣子,真的是帶著厚重的滄桑感。

有種正太秒變大叔的感覺!



下巴上全是鬍渣,眼瞳都是泛著駭人的紅色,面黃肌瘦,弱不禁風,彷彿好久沒吃飯的樣子,讓人經不住擔心他會不會隨時就倒下去。

「自從你走了以後,我就夜不能寐,寢食難安,所以就變成這樣了!」烈焰依舊一副涼颼颼的調笑口氣,帶著他慣有的調侃。

「烈焰,對不起。」歐陽紫玥喃喃道。

其實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但是有些她可以確定的是,是她當時太過狠心,放開了烈焰的手,才會讓他這麼擔心!

「毒蛇,這種矯情的話就不用多說了,你知道我們都是不大會表達情感的人。只要你回來了,就好。」看著她突然紅了眼圈,烈焰瞭然的拍著她的肩。

「是啊,王妃,只要你回來了就好。你不知道剛才我看到你和王爺有多高興呢!」珠兒的眼睛也紅了,淚水一觸即發。

站在她旁邊的冷清寒不著痕迹得抹去她眼角的淚水。 站在她旁邊的冷清寒不著痕迹得抹去她眼角的淚水。

「好了好了,我們都別再這觸景生情了。」歐陽紫玥抹乾了眼淚,將畫軸遞給珠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