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個殺手說是林雪派他來的,那麼這個答案就需要自己去驗證。

真相往往不會從人的口中說出來。


真相,往往需要自己去驗證。

距離林雪約定的訂婚宴,僅僅還有一個小時了。

“既然這樣,就讓我親自去驗證吧!”

沈義整理了一下着裝,然後便是大跨步走去。

。。。。。。。。。

林家忙碌的如火如荼。

訂婚宴馬上就要開始了。

場所就定在了“帝豪大酒店”。

距離開場還有一個小時。

林家已經在開車趕往的途中了。

此時的林雪,畫着淡淡的淺妝,頭髮盤旋着,十分的精緻美麗。

但是眸子中卻是帶着一抹憂愁。

因爲她一會兒要去見的是一個令她噁心的男人。

本以爲上次沈義幫她了之後,這個男人會徹底死心。

沒想到,他居然利用家族裏的利益關係,再次把她綁到了一起。

如今林家爲了爬上更高的位置,將他當成了籌碼。

打算把他嫁給周家。

這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

林雪心中冷笑。

這哪裏是自己親人會做的事情。

就算是一個相處了兩天的陌生人,也不會做出這種喪盡良心的事情。

林雪對於林家只有無盡的絕望。

她現在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等沈義的到來。

她期待在訂婚宴上的時候,沈義登場,牽起她的手,然後一起離去的場景。

她的心早就歸於沈義了。


她不可能嫁給除了沈義之外的任何人。

車開到了帝豪大酒店門口。


林雪腳踩水晶高跟鞋,身穿白色梨花裙,從一輛賓利上走了下來。

待挺直身姿,簡直高貴的像一隻美豔的白天鵝。

“哎呀!小雪!你可算來了!”

就在這時,一個一臉肥肉,氣質猥瑣的男子,朝她迎面走了上來。

一見面,他就要去擁抱林雪。

結果卻是被林雪一手支開了,“周少傑,我倆還沒有熟到見面可以隨便擁抱的地步!這裏是華夏,不是國外!希望你能懂得華夏的禮儀!”

林雪這鏗鏘有力的話一出,周圍人頓時都是愣了。

林家人的臉色十分難看,這林雪到底擺弄什麼?

既然答應來參加訂婚宴,就說明了答應了這門親事!

既然都答應親事了,爲何還拒絕周少傑的擁抱?

殊不知,林雪是打心裏噁心周少傑這種只貪圖美色的男人!

周少傑,一臉的尷尬,呵呵一笑,道:“小雪說的對!小雪說的對!等你成了我的妻子,你再好好教教我!來來來,快請吧!”

說着周少傑就一臉陰笑的把林雪等一衆林家人請進了帝豪大酒店。。

待林家人出場入席之後。

周家人也都是陸續登場了。

周家可不是眼前的那麼簡單。他們的背後親家是江南地區數一數二的超級豪門,陳家!

陳家是何等存在?

那可是能和孫家分庭抗衡,江南地區一等一的超級豪門。

林家的目的就是爲了利用周家的這層關係,然後攀附上陳家這根高杆。

若是利用的當,林家就一飛沖天了。

這就是他們要辦這場訂婚宴的目的!

果然,今天中午,陳家也來人了。

那人年紀也不過二十四歲的樣子,但是卻坐在了長輩一席。

甚至其勢頭隱隱有蓋過林家之主林建國和周少傑父親“周龍軍”的意思。

二十多歲出頭的他,就渾身上下散發着貴族的氣質。

這是從小才能培養出來的。

不是你有多少錢就能衍生出來的東西。

“曉俊啊,來來來,我們周家和林家聯姻,你能來我們真是太搞笑了!”

林家之主林建國率先舉杯。

年齡超過六十歲的他,居然朝着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敬酒。

可見陳曉俊在這個宴會上的地位之高。

周少傑的父親“周龍軍”也是一臉笑呵呵,同樣朝着陳曉俊舉杯,道:“呵呵,曉俊,以後林雪就是你的弟妹了!以後我們周家、林家還有陳家,都是一家人了!”

聽到這話,陳曉俊訕訕一笑,眼眸中閃過一抹不屑。

他早就知道林家人的目的了,只是沒有去點破。

重生之有女翩躚

百種花樣,萬種技巧。

這種想通過聯姻拉關係的,他從小到大早就司空見慣了。


“呵呵,好說好說!到時候林家就是我陳家的朋友,以後有什麼需求,可以儘管提。”


陳曉俊冷冷一笑。

狼狽之交莫過於此。

www_TтkΛ n_¢ O

林家以爲他們要佔到陳家的便宜了。

其實,殊不知,陳家也恰好需要利用這些小家族來壯大實力。

畢竟免費送上門來的聯邦組織,不要白不要啊!

“一切就看林小姐願不願意了!”

就在這時。

周少傑和林雪,二人推着蛋糕車走出來了。 不得不說,林雪真的很美。

尤其是今天晚上,她穿了一身水晶色的長款禮服。

儀姿溫婉大方,一派大家閨秀風貌。

眼前她的樣子,很難讓人和一個地下的女皇帝聯繫起來。

此刻的她真是太美了。

褪去了蝕骨的殺性,轉變而爲的是無限的動人,令全場的男性都爲之一振。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物,齊刷刷的朝着林雪看了過去。

然而此刻林雪卻是一派憂愁。

因爲,她身邊的那個男人讓她噁心!

她不喜歡周少傑!

另外,她一個黑煞組織的頭領,無數殺手的頭目,又怎麼會甘心淪爲一個家族的政治工具。

他之所以會來到這個現場。

完全是相信沈義會在今天的某一刻,如至尊寶般踩着七彩祥雲來到她的身邊。

然後溫柔的牽起她的手,然後二人一起離開這個滿是骯髒硝煙的家族。

爲此,她堅持着。

“嘿嘿嘿,林雪,你今天真好看啊!”

周少傑頂着一張豬臉,笑嘻嘻的望着唐婉。

唐婉只是訕訕一笑,當做應付,心思完全沒有放在他的身上。

一段祝酒賀詞之後,林雪便是下臺和周少傑開始一桌桌敬酒。

每次走過一桌,她的目光都會在四處尋看。

她在找。

她在找那個她心目中的至尊寶。

但是直道敬到最後一桌。

那個至尊寶都沒有出現。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