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口氣真狂,就你還拿冠軍?真不知道你可以參加比賽的名額是不是用錢塞上去的”在唐顏的身後,走出五六個男生,其中一個帶頭的男生手插口袋,對着唐顏不削的說道。

── 本章完 “嗯?”唐顏聽到這聲音,轉身看向身後的那幾人,那五人離唐顏也不過三四米的距離,其中那位領頭人身材較高,用着那藐視的眼光直視唐顏,顯然那句話是他說的。


“我家沒錢”唐顏不冷不淡的說道,對於這種人他不會給面子,除了厭惡也就是厭惡。

“嗯?沒錢?那是什麼?難道是讓你的那幾個小女友去求情?”那領頭人又迴應唐顏道,臉上掛着邪惡的笑容,任何人看到都不爽,如果換作尋常人,恐怕都會把那男的摁在地上猛揍了。

“周宇,不要太過分了”在一旁的王慧糖忍不住的,本來性子就急的,被周宇這句話徹底給惹火了。

“怎麼了?說中了?”周宇玩世不恭的笑着,心裏騰昇一股自豪感,暗暗道着,什麼校花校草的,也不過如此。

“呵呵,按照這位同學剛纔來說,我拿不了冠軍,你可以拿到?”唐顏非常鎮定的說道,沒有尋常男生的年少輕狂以及那股衝動。

“冠軍我不敢保證,不過前三還是有把握,至於你?呵呵……”周宇意味深長的笑道,目中無人,儘管在場的學生誰都看不順眼,不過沒有一個敢出來制止的,畢竟這是學霸,而且還是頂尖的那種,得到老師的寵愛絕對比他們吃過的飯還多。

“噢,那麼有自信啊,看來N市一中的確培養出了一個人才啊”唐顏也是意味深長的笑道,雖然說他並沒有明面反駁,不過他所言的每一個字都是帶着刺。

周宇聽到唐顏這麼一說,眼眸微微縮起,唐顏這是在變了相的罵他,以他的智商自然可以感覺到,只不過他卻不是那種暴力傾向,凡事他都喜歡用成績來表明。

“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出醜,走”周宇臉色陰沉,對着唐顏嘲諷道,隨後對着跟隨他的幾人說道。

周宇幾人就這麼走出了人羣,留下了許多憤怒,在場的衆人許多都是學渣或者成績平平的,自然忍受不了周宇的這種驕傲,以爲有個成績就了不起?

“這種人,最看不順眼了”王慧糖在周宇走後,厭惡的說道。

“沒辦法”唐顏搖了搖頭笑道,根本就沒有將剛纔那件事放在心裏,這種事情以後還會碰到許多,他也不必爲這點事情動怒,不值得。

“你有把握打敗他不”王慧糖將頭扭了過來,看向唐顏凝重的說道。

“額,有那麼重要麼”唐顏感覺到王慧糖那小眼神,有點無奈的說道。

“非常重要”王慧糖認真的說道。

“好吧,應該有把握吧”唐顏低調的迴應道,不過心裏根本就沒有將周宇放在心裏,笑話,如果連開發過的智商都會輸給普通人,那他乾脆一頭扎進黃河跳死算了。

“那就好”王慧糖聽到唐顏說他有把握,安心的說道。

………………

唐顏與王慧糖告別了後就上了教室,路上自然許多學生視線投過來,畢竟唐顏可是代表他們學校去參加比賽的學生。

唐顏上到了教學樓後,剛剛進教室便看到了毛雨豪,毛雨豪坐在講臺上的凳子上,手裏拿着幾張白紙,白紙上有着許多密密麻麻的黑字,都是人名,顯然是資料。

“唐顏啊,你來了?給你看看這些,這是這次比賽的參賽人員名單”毛雨豪對着唐顏招手說道,唐顏看到後也好奇的走向了講臺。

毛雨豪將資料遞向唐顏,唐顏接下那五張紙,將視線掃了過去,整張紙都是密密麻麻的小黑字,但這資料卻是非常完善,哪一個學校哪一個參賽學生都標了出來。

“這麼多啊”唐顏將紙張一張張的翻閱,不過兩眼就將五張資料上的名字以及學院都記在腦海裏,隨後將紙張交還給毛雨豪。

“嗯?你看完了?”毛雨豪看到唐顏將紙張遞向他,好奇的說道,唐顏貌似也不過掃了幾眼吧?

“嗯,看完了”唐顏點頭回應道,這些他簡直可以說是一目瞭然,沒有什麼壓力。

“好吧”毛雨豪嘆息說道,定然是認爲唐顏只是隨便看了兩眼沒有耐心就不看了,畢竟給誰都是這個樣子,不可能將每一個名字都記起來,那多費腦啊?

“這次參賽的一共有1020人,不過只是總和,只有五個科而已,平均來說一個科只有204人,不過這204人隨便一人都是尖子生中的尖子生,有壓力麼”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

“沒有壓力,這次冠軍我拿下了”唐顏搖了搖頭說道,很是平淡,就像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

“哈哈,是挺狂傲的,不過你得有狂傲的資本,好了,我給你說說這次比賽的規律”毛雨豪哈哈大笑道,隨後止住了笑聲,臉上依舊是帶着笑容對着唐顏說道,“這次比賽與尋常的不同,一共分爲三個環節,第一個環節就是篩選,1020最終只有100人可以到第二個環節”

“每個學校有兩個隊伍,一個隊伍有五人,等到第一個環節的時候,監考官會給你們五張不同科目的試卷,讓你們五個人在一起寫,當然,可以互相輔助談論題目,最後五人得到的分數做總和,只要隊伍的分數能排前二十,那就可以進入下一關”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所謂的互相輔助便是可以讓隊友看自己的試卷甚至幫寫,只要分數能上前二十那便可以。

這項比賽規律也是有道理的,有一些學生,不可能只單修一科,如果多科都厲害的人只能寫一科,那不是展現不出潛力麼?這次比賽考的是學校派來的隊伍,並不是考個人科目如何。

唐顏聽到毛雨豪這麼一說,點了點頭,第一關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太會理解人了,到時候唐顏除了自己的那一張數學試卷外,還可以接手別的科目,這簡直就是給他們一個滿分的好機會。

“第二關那就是靠個人了,就拿你數學科目來比,你就要去數學專區比賽,不過有一點好處,那便是你寫完了,可以去別的科目專區幫助隊友,還是老規矩,分數,只不過這次只能留下五支隊伍了”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

“至於第三關,那就是搶答關卡了,這關不分科目順序,只有五十題,五個科目混在一起,每個科目有十題,主要還是靠搶,誰手快畢竟會題目並且答對,那就加一分,如果不知道還搶,答錯了那就要扣兩分了”毛雨豪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框對着唐顏說道,對於此次的規矩,的確是改變了許多。

── 本章完【求鮮花收藏】 “聽明白了麼”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他所知道的也就這些的,如果有什麼更加深入的他便不瞭解了。

“嗯,明白了”唐顏點了點頭,這些規矩雖然比較多,而且還很麻煩,但對於他來說並不難,幾乎說沒有哪一關是難的。

“那我們這隊的成員是哪幾個?”唐顏對着毛雨豪問道,雖然說十個學生去參加比賽已經定了下來,但這可是要分成兩隊的,首先第一個問題還是得搞清楚隊友坑不坑。

“你跟李依一隊,這是必然的,你是數學,李依是語文,還有三人,分別是王慧糖,黃德,秦仁,王慧糖是歷史的,黃德是生物,秦仁是化學”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至於這三人則不是他們班的,不過在學校都是挺有名的,因爲他們單科成績非常好。

“好吧,我知道了,對了,李依呢”唐顏點了點頭頭道,隨後看向四周,沒有發現李依的身影,對着毛雨豪說道,貌似從進教室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過李依。

“李依?她去集合了,估計在車上,現在班車還在候着,只要一到時間就啓動了”毛雨豪對着唐顏說道,隨後挽了挽袖口,露出那手錶,看了一眼裏面的時間對着唐顏又道了一句,“好了,還有十分鐘就要開車了,我們先去車上,這次我們需要去的地方是N市的一家文學城,每年一到這個時候就會變成我們的比賽場所”

“嗯,好的”唐顏點了點頭道,不過還是需要毛雨豪帶路,鬼知道那輛車在哪裏。

毛雨豪領頭在前面,唐顏則跟在一旁,路上毛雨豪也有問唐顏許多問題,唐顏通通來者不拒,一一都回答了,五分鐘後,一輛中型大巴出現在唐顏的視野,大巴停在操場,並不怎麼顯眼,不過誰都知道,這車是來幹什麼的。

“毛老師,快點,就等你們了”在車子上,一道中年男子探出了頭,對着遠處的毛雨豪以及唐顏喊道,那老師便是上次被黃強誤打的田老師。

“馬上就來”毛雨豪對着田老師的身影揮了揮手,小跑跑了過去,唐顏則是跟在後面,沒有半分鐘便來到了那車的車頭。

毛雨豪與唐顏一齊上了車上,剛剛上到車上,唐顏便聽到了車子上傳來的爭吵聲,其中的一道便是王慧糖。

“你現在說有什麼用,就知道吹噓而已,有種你真拿一個冠軍給我看看啊”王慧糖在車子內喊了一聲,語氣非常的憤怒,就像一隻發怒的小母虎。

“拿與不拿又怎樣?總比一些人強,就知道依靠一個廢物,畢竟他新人就是新人,還沒有見識過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吧?”周宇的話音響起,非常的囂張,簡直就到了目中無人的地步。

“好了,你們兩個消停一會兒”在一旁的田老師對着周宇喊道,自從上了車兩人便一直再吵,根本就沒有消停過,如果不是這兩人都是學校的重點學生,恐怕他早就將這兩人踢了出去。

“呵呵,挺熱鬧的嘛”唐顏剛剛進車便聽到了兩人的對罵聲以及田老師的訓斥聲,笑呵呵的說道,與李依坐在一塊,李依坐在裏面,靠近窗口的那一邊,視線放在窗戶外,但一聽到唐顏的聲音,立馬就轉過了頭。

“來了啊?”李依對着唐顏甜甜一笑,她剛剛就是在等唐顏的。

“恩”唐顏點了點頭。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我就說這車怎麼一下子空氣變得那麼渾濁了,原來是靠關係纔可以參加比賽的人上來了”周宇覺得還不夠爽,看到唐顏上來後立馬出言諷刺唐顏道。

“嗯?空氣渾濁?你確定?”唐顏扭頭對着周宇平淡的說道,甚至還帶着一絲邪惡的笑容,但對於周宇的舉動,他越來越覺得不爽了。

“對呀,我確定,怎麼了?”周宇對着唐顏囂張說道,就他這一張嘴,要多缺德有多缺德。

“好吧,你說的”唐顏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後站起了身,跨了兩步來到了周宇的座位上,當着老師的面將周宇擡起,手肘一頂,頂在了周宇的肚子上,疼得周宇嗚嗚大叫,但就是叫不出,因爲他已經被唐顏給扣住了。

“嗚嗚”周宇一直在嗚嗚叫,眼淚甚至都有點飆了出來,可以看出這一下是有多疼。

“唐顏,你要幹什麼”田老師站了起來,對着唐顏喊道,周宇可是他的學生, 天才萌寶重生媽

“咳咳”在前面隔着幾個位置的李依故意的咳了兩聲,視線就盯在田老師身上,臉上掛着一幅好奇的表情。

田老師看到李依的表情,整個人的脾氣硬生生的憋住了,憋得臉色通紅,畢竟李依可是市委書記的獨生女,他可不敢跟李依對着幹。

“沒幹嘛,他說這裏的空氣有點渾濁,我帶他出去呼吸呼吸”唐顏無奈的說道,右手一隻手提起周宇,就像提一隻小雞一般,一步一步的朝着車門走去。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周宇滿臉恐懼,不停的在掙扎,儘管肚子還很疼,但怎麼說總比被唐顏提起來得恐懼,能一隻手提起一個一米七多的大漢,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但此時的周宇並不是在震撼,而是在恐懼,害怕唐顏把他給殺了,畢竟電影上都是這樣演。

唐顏幾步便走到了車門位置,沒有理車上所有人的那好奇得睜大眼睛的目光,將車門生生扯開,但卻沒有扯壞車門。

車門被唐顏扯開後,唐顏直接將周宇拋了出去,就像拋個垃圾一般,飛出幾米遠,這麼一摔周宇整個人都躬在了地上,就像只蝦一般,可看出有多憋屈。

在操場玩耍的學生看到周宇直接被拋了出來,連玩耍都停下了,紛紛圍上看看是怎麼個狀況。

“唐顏,這是不是太過火了?毛雨豪班主任,你勸勸唐顏”田老師對着唐顏說了一聲,隨後又扭頭對着毛雨豪說道,他可不敢懲罰唐顏,因爲李依在看着,現在唯一隻能指望毛雨豪了。

“咳咳,唐顏,坐下吧”毛雨豪咳了兩聲,對着唐顏說道,唐顏聽到後點了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黃師傅,開門讓周宇進來吧”

── 本章完【剛剛下班立馬就碼了,我沒有存稿,所以就慢了許多,我加油一點,過幾天恢復保底兩更,說到做到,沒有收藏本書的希望大家收藏一下,收藏過的如果有鮮花都可以狠狠砸下,嘿嘿,厚顏的,拜謝】 黃師傅聽到毛雨豪的話音,無奈的聳了聳肩,按下了開門的按鈕,僵硬的咔擦聲響起,索性並無事,門依舊可以打開,但黃師傅卻納悶了,唐顏是如何生生拉開這扇門的,這門可不是隨便一打便開的。

門開了後,周宇忍着疼痛,儘管附近都是學生好奇的圍住他,但他還是爬了起來,身上的灰塵也不拍一下,直接上了車,剛剛進入車時還不忘瞄一眼唐顏,但那眼神卻變了,變成了恐懼。

“好了,人都來齊了吧?我開車了”黃師傅坐在駕駛座上對着後面說道,隨後扭過身發動車子的引擎,打了幾個喇叭,車子便上路了。

這一路上很是平靜,毛雨豪與田敬依舊是談笑風生,根本就沒有把剛纔那件事放在心裏。

至於唐顏,兩位美女不停在身邊嘰嘰喳喳的聊天,而且還時不時的拉上他,這讓他非常無奈。

“宇哥,怎麼辦”在周宇旁邊一位學生說道,六個學生加上週宇一個,七個都圍在一起,可以看出是一幫人的,這都是學校的尖子生,全與周宇有關係。


“秦仁,黃德,你們不是與唐顏一隊的麼,到時候你們儘可能的給他們製造困難,但別太坑了,記住,我們是替學校奪冠的”周宇對着一旁的兩位男生說道,一位帶着眼鏡,那便是秦仁,至於黃德直接是一個大胖子,兩人都是一樣的身高,也就是一米六多罷了。

“好”“沒問題”秦仁與黃德紛紛答應了起來,這他們自然知道,所謂的製造困難那便是讓唐顏出醜,同時又不影響他們學校的成績,這雖然聽起來困難,不過他們卻有信心。

在前面的唐顏怎麼可能聽不見,儘管他們說話再小聲他都聽得見,對於他們所言的,他則是心裏暗道,不知道一會兒是誰讓誰出醜。

……………………

車子行駛了將近二十分鐘,終於來到了那所謂的文學城,文學城的樓前大廣場有着一個大大的書本雕像,在那面積不僅大甚至還很長的三層大樓前,有着一個巨大的匾子“N市第一文學城”

在文學城的廣場上,已經有些幾十輛車停留在此,都是班車和長型麪包車,唯一相同的是,車子上都印有字“xx市xx中學”

“哇,好多人”李依看到這巨大面積的廣場停留幾十輛車子以及那密密麻麻的人羣便忍不住的嘆道,果然這省內高材生大賽並不是浪得虛名,簡直比什麼場合選秀場地都大得多。

“這一點還算少的,只來了四分之一,後面還有更多人會過來”毛雨豪穩定的說道,這次的參與學校一共有204個,如果一輛車一個學校的人,那至少要有兩百多輛車,這還並沒有算上一些私自前來的車輛。

唐顏所乘坐的班車尋找到一塊空地後便停了下來,車門緩緩的打開,毛雨豪田敬帶領的一羣人都紛紛下了車。

“喲,這不是N市一中麼”在十幾人剛剛下車沒有一會兒,一道聲音從衆人的旁邊響起,一位身材勁爆的女人帶着十幾個包括幾名長相猥瑣的中年老師走了過來。

“哦,是鑰老師啊,沒想到能在這裏碰到你”毛雨豪聲音有點冷漠的說道,只是表面上的客氣罷了。


“嘿嘿,讓我看看,這次你帶了什麼樣的貨色,別像上次一般,連前五都進不去”那位名爲陳嬌鑰的老師帶着一絲諷刺的口氣說道,隨後故意抖了抖那兩顆波濤滾滾的肉球看向毛雨豪身後的一羣學生。

“咯咯咯,這次還帶來一個小帥哥啊,不錯,合我胃口”陳嬌鑰對着唐顏衆人掃了掃,看到唐顏後便將視線盯在唐顏身上說道,捂住嘴偷笑,看起來根本就不像一位35歲老師擁有的性格,簡直就像從怡紅院跑出來的。

“額,但是,大媽,你太老了,不合我胃口啊,別老牛吃嫩草”唐顏臉上故意擺出一個苦逼的表情,他早就看出兩家學校定是有仇。

陳嬌鑰聽到唐顏這麼一說,眼眸微微縮起,惡毒的盯着唐顏,顯然她特別討厭別人說她年齡大,這是所有女人的底線。


“這位同學,還真是油嘴滑舌的,難道阿姨有哪裏不好麼”陳嬌鑰似乎真的看上了唐顏,又對唐顏曖昧的說了一句。

“你有我的兩位女朋友漂亮麼?”唐顏淡笑說道,雙手一張,將李依跟王慧糖都摟在了懷裏,擺出一個哥不缺妞的架勢,就是丫的不給她留臉色。

我的冷艷女總裁

“原來N市一中的學生這個素質,怪不得沒有拿過一次冠軍,這次我倒是想看看你們怎樣的垂頭喪氣”陳嬌鑰陰着臉說道,顯然是被氣到了極限,她身後的人也不例外,但怎麼說他們也是文化人,自然不可能粗魯到打架。

“說完了麼,唐顏,走吧”毛雨豪冷淡的說道,隨後先行轉身,朝着文學城大門走去,衆人看到了也跟在毛雨豪的身後,其中也包括唐顏。


陳嬌鑰一行人消失在衆人的身後後,李依立馬就擺脫了唐顏的鹹豬手,臉上依舊是滾燙通紅,喃喃的對着唐顏說道,“誰是你的女朋友啊,我纔不是呢”

“額”唐顏愣了一下,沒想到都發展成這個地步了,還以爲可以深入了,沒想到還是有隔離啊。

“如果這次比賽能拿第一,你做我女朋友好麼”唐顏對着李依瀟灑一笑說道,對於這種朋友不朋友,情侶不情侶的關係,唐顏早就受夠了,這下有個好機會可下手,他自然不會錯過。

“等,等拿到第一再說吧”李依心裏小鹿亂撞,不知道如何說纔好,可以說她終於等到這一天了,但回答還是會猶豫的,畢竟這是女生的本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