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陽頂天所料,第二天,扎布比比就帶了一堆黑人過來,不是波比亞共和國的,而是其它非洲國家的,說中國酒店蚊子太多,昨夜都給咬得難以入睡。

但扎布比比他們昨夜燒了電蚊香,就一點事沒有,今天早上一溝通,這些人就紛紛表示,看在黨國的份上,哦,不對,看在同爲黑人的份上,救救他們,所以扎布比比就把他們帶來了。

然後這些人就紛紛下單,而且單子還不小,而藉着賣蚊香的勢頭,反而把其它產品也訂出去了不少,這也就是所謂的水漲船高了。

下午,黑胖女又還帶了一羣人來,一天下來,王靜雅統計了一下,一共訂出了三千五百萬盒蚊香,貨款七千萬,其它產品也有一千萬,總計八千萬。

別的不說,光這三千五百萬盒蚊香,純利潤就將近五千萬,而紅星廠一個月,有五百萬,就能過得非常滋潤。

也就是說,這一趟下來,紅星廠今年基本上就不愁了,甚至能過一個肥年。

只不過這三千五百萬盒蚊香要生產出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當天下午,晚飯都沒來得及吃,牛大炮就宣佈回去,要及時組織生產。

陽頂天送他們到車站,牛大炮拍着陽頂天肩膀道:“小陽,這次你立了大功,我記下了,我牛大炮這個人,雖然有時愛放空炮,但不是賞罰不明的人,我現在就說一句,隨時歡迎你回去,只要你回去,至少讓你做多經公司的銷售副總。”

這是封官了,不過陽頂天現在沒興趣了,當然,最主要的是,他捨不得越芊芊,明天就週五了呢,更何況這邊還有白水仙,紅星廠的第一美女啊,時不時的就能偷着啃一口,那叫一個滋味無窮。

當然,紅星廠有個梅悠雪,可是,他現在回去,梅悠雪他媽會讓他進門嗎?他現在全部身家加起來,也就是三十多萬,有的還沒拿到手,現款就是二十萬多點,離着梅悠雪媽媽的兩百萬,遠着呢,那又何必回去看梅悠雪媽媽的冷臉。

送走了牛大炮三個,陽頂天回去,高衙內叫喝酒,陽頂天就過去,心中高興,喝得半醉,然後吳香君開車回來,她也會開,有駕照,只是沒車。


到家,吳香君煮了點麪條,炒了盤空心菜,陽頂天灌一肚子酒,吃點蔬菜麪條,很舒服。

“我媽跟我說,說紅星廠翻身了,廠辦今天放鞭炮呢。”

陽頂天聽了呵呵笑:“是該放,我也給我媽打個電話,我們家也放一掛。”

說着摸手機,吳香君道:“你高興傻了是吧,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候了。”

“也是。”陽頂天嘿嘿笑起來。

“傻樣。”吳香君嗔他一眼,眉眼間卻也是笑盈盈的。

紅星廠能翻身,是紅星廠的人,誰不高興啊。 第二天,陽頂天睡到中午纔起來,洗了澡換了衣服,吳香君也起來了,看他收拾,道:“你下午要出去啊。”

“是。”陽頂天點頭:“見個客戶,週一回來。”

吳香君道:“你好象到週五就這樣啊。”

陽頂天心中汗一個,果然身邊人最難瞞,便故作煩躁道:“那有什麼辦法,只週五才能抓到人,然後雙休慢慢磨唄,你真以爲我長得帥,別人見了我就會開單啊。”

他這麼一說,吳香君倒也撲哧一聲笑了:“某些人總算還有點自知之明。”

陽頂天卻又摸臉:“不過說真的,哥哥我比一般人,那還是要帥一點的。”

“臭美。”吳香君翻他一個白眼。

陽頂天背了包出來,暗暗汗了一個:“下次看來得另外找藉口才行。”

下午五點半,越芊芊的車就來了,陽頂天上車,先摟着親一個,道:“想我了沒有?”

“想。”越芊芊點頭。

“哪裏想。”陽頂天追問。

越芊芊臉上現出羞意,道:“哪裏都想。”

“我有點懷疑。”陽頂天故意哼了一聲:“讓我檢查一下。”

手就伸到越芊芊胸口,越芊芊咯咯笑着,臉飛紅霞,卻任他作怪,不過很快就不行了,輕喘道:“別,我開不了車了。”

“那就不開,找個地方先停下,呆會爽了,我來開。”陽頂天霸道。

越芊芊真就乖乖的,過了江,就找了個僻靜處停下了,陽頂天一摟上去,她就噢的一聲,軟軟的倒在了陽頂天懷裏。

其實她比陽頂天更想,只是嘴上害羞不說,但陽頂天感覺得出來。

他喜歡這樣的越芊芊。

然後陽頂天開車,一直開到租的院子裏,越芊芊才緩過勁來,喜滋滋的對陽頂天道:“我買了最新鮮的挪威三文魚,我做生魚片給你配酒好不好?”

原來她車裏裝了一個車載冰櫃,上午就提前買了三文魚,冰在那兒呢。

“哇,我家芊芊對我真好。”陽頂天誇讚,越芊芊便笑得眉眼如花。

爽爽的呆了三天,週一大早回來,下午,陽頂天接到宋玉瓊電話:“小陽,今天有空沒有,陪我一起吃晚飯。”

“好啊。”陽頂天一聽樂了:“陪宋姐吃晚飯,那是沒空也有空啊。”

宋玉瓊聽了便笑。

約好五點半到紅景會所,陽頂天先到了,他一報宋玉瓊名字,服務生就引他進了上次的房間,這種高檔的會所,有些房間都是專人專用的。

陽頂天等了一會兒,宋玉瓊就來了,讓陽頂天微有些失望的是,她今天穿的不是裙子,而是白色的修身褲,不過她身材是真好,曲線豐隆的腰臀配着一雙長腿,即時尚又性感。

跟着宋玉瓊進來的,還有一個三十來歲的女子,穿一條黃色的修身裙,長得不是特別漂亮,但眼晴很靈活,彷彿會說話一樣。

“宋姐。”陽頂天站起來打招呼。

“小陽你來得挺早的。”宋玉瓊笑着迴應,介紹身邊的女子:“這是紅景會所的老闆楊總,楊總,這就是小陽,陽頂天,在三鑫公司做業務員,賣酒的,你多關照。”

那個楊總自然明白,當場就給陽頂天開了一張百萬的單子。

楊總離開,陽頂天跟宋玉瓊道謝:“宋姐,謝謝你了。”

“這個不算什麼。”宋玉瓊坐下,道:“小陽,我發現你真是個人才啊,懂好幾國外語,而且還懂非洲土語,你在哪裏學的?”

“哦,上星期我不是跟宋姐你要展臺嗎,我就是紅星廠出來的,紅星廠是以前的三線軍工廠,下放過一批老專家,其中有不少牛人,有的懂十幾國外語的,我跟在他們後面,爺爺奶奶的叫,就學了一點。”

他那個爺爺奶奶說得有趣,宋玉瓊聽了笑起來,道:“那你還真是厲害了。”

微一沉呤,道:“小陽,我跟你說個事。”

“宋姐你說。”陽頂天立刻身子一正。

宋玉瓊一看又笑了:“小陽,我發現你性子很活潑啊。”

“小時候有個外號,賽活猴。”陽頂天反手搭了個涼棚。

宋玉瓊便笑得咯咯的。

陽頂天其實是心虛,他上次玩了宋玉瓊的腳呢,所以今天故意鬧得很活潑,發現宋玉瓊好象真的不在乎上次的事,這才暗暗吁了口氣,道:“宋姐,什麼事啊?”

“是這樣。”宋玉瓊說了原委。

原來,這一次的外銷展辦得相當成功,反響非常好,宋玉瓊因此又生出個主意,即然可以召外商來,爲什麼企業不能去國外呢,就如小貨郎一樣,送貨上門嘛。

她小範圍徵求意見,企業的反響非常好,紛紛報名參加。

但送貨上門有一個最大的麻煩,語言,英法等大語種還好,但這次主打非洲,非洲的土語,翻譯上是一個大問題,宋玉瓊恰好發現陽頂天居然懂非洲土語,所以就找他了。

“小陽,我這次找你,主要就爲這個事,你願不願意去。”宋玉瓊看着他:“我可以招你進外貿局,以人才引進的方式,不過先只能是臨時編制,當然,也可以用聘請的方式,那個按天計價,我可以給你開最高額度,一天一千二。”

“我當然願意去啊。”陽頂天稍稍一想就同意了,非洲跑一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至少也得半個月往上吧,一天一千二,十天就有一萬多,關健是旅遊還掙錢,到哪裏找這樣的好事。

“我現在所在的三鑫公司老闆娘,是我表姐。”陽頂天找了個應付井月霜的藉口:“我跳槽她要揍我的,所以,我選按天計價吧。”

“那也行。”宋玉瓊同意了:“還沒有完全定下來,明後天我給你電話。”

“好。”陽頂天點頭,舉杯:“謝謝你宋姐,敬你一杯。”

“叫我姐,就別說什麼謝不謝的。”宋玉瓊故作嗔惱。

“好的,姐。”陽頂天便笑,道:“對了宋姐,你這幾天腰子怎麼樣,沒痛了嗎?”

“痛是沒痛了。”說到身體,宋玉瓊微微皺眉:“就是小腹偶爾會覺得一股涼意,就想上廁所。” “嗯。”陽頂天點頭:“這是宮胞中的寒氣給燥動了,時不時會發作一下,沒關係,你身體底子蠻好的,再給你發幾次氣,按摩幾次,把寒氣徹底驅趕出來,就會好的。”

“那太好了。”宋玉瓊喜叫。

“要不我現在給你發氣按摩。”陽頂天問。

“先不急吧。”宋玉瓊搖頭:“你今天還有事嗎?”

“我沒什麼事。”陽頂天笑:“再說了,即便有天大的事,宋姐相召,那也得推掉。”

宋玉瓊一聽咯咯笑:“你這嘴,還挺油的。”

陽頂天便笑,心下暗叫:“她在我面前,倒是不擺官架子,而且上次玩她的腳,她也好象真的沒生氣,難道真是看我長得帥?可我其實並不帥啊,難道她眼光獨特些?”

他哪裏知道,宋玉瓊的想法,和越芊芊完全不同,宋玉瓊不但不生氣,反而是覺得自己有點丟臉,所以在陽頂天面前,更加的親和隨便了。

而另一個,則是陽頂天的表現,不但會真功夫,能治病,最主要的是會好幾國外語,尤其還會非洲土語,這絕對是人才啊,她自然就另眼相看了。

邊喝酒,邊聊天,宋玉瓊不擺官威的時候,其實很有女人味,她本就是一等一的美女啊,跟這樣的美女聊天,很舒服。

吃了飯,又喝了茶,到七點,宋玉瓊道:“我看一下新聞,然後你幫我做一下按摩,我就不拘着你了。”

陽頂天聽了笑:“宋姐你這樣的大美女,要是肯一天二十五小時拘着我,我寧願少活十年。”

這話宋玉瓊聽了開心,咯咯笑。

宋玉瓊這樣的官員,對新聞是極爲關注的,很認真的看了新聞聯播,然後又看了本地新聞。

陽頂天也跟着看,本地新聞播報了這次外展會的事,宋玉瓊上臺講了話,她穿着一身乳白色的套裝,即時尚,又大氣,光彩照人。

“哇。”陽頂天忍不住讚歎:“宋姐,你在臺上的氣場,是這個啊。”

他讀書少,不知道怎麼形容,只能把雙手大拇指都翹起來。

宋玉瓊微微笑了一下。



對自己的形象氣場,她也是很滿意的。

本地新聞播完,宋玉瓊也就關了電視,對陽頂天道:“小陽,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幫我按摩一下吧。”

“好。”陽頂天點頭:“還是去裏間牀上躺着,還是就在外間。”

他這是試探,如果宋玉瓊對上次的事有所提防,估計就不會再躺着了。

宋玉瓊卻毫不猶豫的站起來,道:“還是躺着舒服。”

陽頂天一喜,看着她往裏走,修身褲包着的臀部鼓鼓的,心中不由得就熱了一下。

宋玉瓊到裏間牀上躺上,先還是趴着,道:“你先給我發氣。”

“嗯。”陽頂天點頭,看宋玉瓊趴下,雙手枕在下巴處,這樣頭可以擡起來,然後腰塌下去,再從臀部上來,就形成一條更爲誇張的弧線。

陽頂天盯着看了兩眼,沒敢多看,走到牀前,手掌張開,對準宋玉瓊腰部發氣。

“好熱,好舒服。”沒一分鐘,宋玉瓊就叫了出來,扭頭對陽頂天道:“小陽,你這個功夫,真是厲害。”

“也一般了。”陽頂天微微搖頭:“主要宋姐你是敏感體質,所以感覺特別強烈一些。”

“我是敏感體質?”宋玉瓊意外:“我發現從來不對任務東西過敏啊。”

“我不是說皮膚,是說你的經絡。”陽頂天解釋:“反過來說,就是你的經絡特別敏感,或者說,特別聰明,一有好東西,立刻就可以接受,就如那些頭腦聰明的孩子一樣。”

這話宋玉瓊聽着高興,道:“那說明是好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