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戎身上也正好有一併不值錢的血魂,殺了那豪豬之後,秦戎便將血魂放進豪豬的身體里,也算是對斑斕魔虎這種強者表達敬重之意。

斑斕魔虎保持著戒心,將屍體拋給它之後,秦戎也沒有久留,直接離開了這山谷。

離開了山谷,一直往前走,出現在秦戎面前確是一片茂密無比的陰鬱森林。

森林之上是低矮籠罩的烏雲,使得整片森林看起來就像被陰影籠罩一般。

不過在秦戎看來,就算有陽光泄落在上面,這座森林恐怕也很難會有一些生氣,因為裡面吹來的風也是涼颼颼冷冰冰的。

凝處在重傷的狀態,就算有治癒藥劑,恐怕也需要十天的時間才能夠完全康復,秦戎並沒有冒然的進入到這座怪異的森林之中,而是在山谷與叢林之間遊走著,尋找著一些冰屬性的血魂,作為凝的食物。

……

十天的時間,秦戎都一直逗留在這附近,大概得到了十枚三級的血魂。

而這十天的時間,凝也終於完全恢復過來。

秦戎又將凝融合血脈。

讓秦戎有些意外的時候,剛剛融合完成的時候,秦戎的身體立刻就泛起了光澤,被一團白色的光輝所籠罩著。

「受傷后康復也能晉階?」

秦戎看著身體發生變化的皮膚,臉上卻是露出了詫異之色。

「呤~~~~~~~」

凝倒是很開心的樣子,發出一竄竄冰晶摩擦的清脆的聲音。


「二段九階,防禦冰皮膚達到三級初期,【冰鎧】效果之下,防禦力可以和三級全期的防禦皮膚媲美……」

凝帶來的的防禦力的確是強得離譜,僅僅處在二段九階,其防禦力便達到了三級全期的狀態,恐怕很多三段戰將級的妖獸都很難擊破它的防禦了。

「呤~~~~~~~」

凝的精神力送到秦戎腦中,指著秦戎包裹里的東西,發出了聲音。

秦戎疑惑的看了一眼包裹,卻發現包裹里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泛出魔法光澤。

「發光了,難道說一個持有捲軸的囚徒在附近?」

秦戎打開包裹之後,發現捲軸流轉著特殊的魔法光澤。

這種魔軸被刻印上了特殊的感應咒文,一旦有其他這樣的捲軸在附近,便會散發出光澤,這也是魔煞宮逼迫囚徒們相互殘殺的手段。 碎石亂濺,宋敬連嚇了一跳,完全沒有想到飢餓了許久的斑斕魔虎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爆發力,若是剛才再走近幾步,那【粉碎爪】肯定是連他的身軀一同粉碎!

從高處俯視而下,目睹斑斕魔虎的這一爪擊之後,秦戎也是心有餘悸,若是之前斑斕魔虎就用這個技能攻擊自己的話,自己必死無疑了。

斑斕魔虎恐怖的破壞力讓宋敬連嚇了一聲冷汗,急忙後退。

「怎麼回事!」

宋敬離站在入口處,朝著裡面的宋敬連問道。

裂縫只能容納一個人,兩個人都走入其中是很不明智的,所以宋敬離並沒有走進去。

「沒事沒事,這魔虎好像得到了食物,精力恢復過來了。」宋敬連說道。


「讓你小心一點,不要走近了,我們就在外面等著,等他來了再說,讓他自己慢慢消耗這魔虎。」宋敬離說道。

宋敬連從驚嚇之中恢復過來之後,卻是搖了搖頭笑道:「我還沒有和一個五段的妖獸戰鬥過,讓我先逗逗它。」

說完之後,宋敬連便躲在山壁裂縫之中對斑斕魔虎施展風系技能。

斑斕魔虎是純粹的獸屬性生物,並且沒有類似老林的【影爪】的遠距離攻擊技能,這種情況下根本無法攻擊到宋敬連,面對風系的的攻擊,它也無可奈何,只能發出憤怒的吼聲。

「三段七階的風魔血魂,實力好像不怎麼樣。」

秦戎看著那不斷攻擊斑斕魔虎的宋敬連,浮起了嘴角。

風魔:元素界-風系-精靈族-中等先鋒級

之前在青魔煞主島的時候,其中便有一位役者有著一顆二段的風魔血魂,二段的風魔血魂能夠施展的技能也只有【旋風】、【風襲】等一些比較低級的技能,進攻性不算是很強。

而眼前宋敬連的這三段七階的風魔血魂實力肯定是要比二段的強上很多,已經可以施展出【颶風】和【風刃舞】這些更高級的技能。

不過,就算這些技能威力更加強勁,更具破壞力,但是依然無法在斑斕魔虎身上留下任何的傷口。

斑斕魔虎的皮膚防禦恐怕已經達到七級以上,儘管沒有風屬性的抵抗能力,這種防禦也根本不是一個血士憑藉一顆三段七階的風魔血魂能夠破開的,所以宋敬連發動的這些攻擊純粹就是浪費時間和浪費風魔的魔力。

「哈哈,來殺我啊!!你這頭笨魔虎!!」

不斷的大笑著,以往根本不敢觸及的強大妖獸,現在竟能戲弄,宋敬連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

「吼吼吼!!!!!」斑斕魔虎對宋敬連也是憤怒到了極點。

風魔血魂的攻擊對斑斕魔虎造成不了傷害,但是任何強大的妖獸,都是不喜歡有一隻蒼蠅在自己耳邊嗡嗡叫個不停,偏偏又趕不走。

秦戎注視著宋敬連,臉上卻是浮起了笑容。

秦戎緩緩的將手按在地面上,身上的寒霜彷彿流水一般,慢慢的注入到下方的岩石壁中。

冰寒之氣慢慢的下滑,開始在裂縫的中段位置緩緩的凍結,神不知鬼不覺的在宋敬連後面凝結上了一道冰牆。

「敬連!小心,看你後面!!」

宋敬離猛然間發現冰牆出現,立刻大聲提醒道。

冰牆厚厚的封死了狹隘的裂縫,宋敬連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被隔開,依然在那裡大笑的戲弄斑斕魔虎,渾然不知一道死亡冰牆,已經將他關進了秦戎復仇的死亡之門中!

「【冰劍】!」

雪元素血魂對冰系能力的掌控的確超出其他血魂,即便是相隔有三十多米,秦戎聚成的冰劍依然非常準確的從宋敬連腦袋位置紮下!

冷意襲來,宋敬連此時才猛然的意識到危機,一種本能的朝前方一滾,非常驚魂的躲開了冰劍的致命一擊。

「繼續!」

寒冷的冰劍再一次出現在了宋敬連的腦袋上,這一次,卻是連續三柄冰劍,先後從高處墜下!

宋敬連冷汗直下,繼續向前滾,同時施展開【風纏】。

三柄冰劍在【風纏】的作用下立刻化為了碎片,不過冰劍粉碎的那一刻,新的冰系技能再一次出現了!

【冰刃咆哮】!

凌亂的冰刃迅速的出現在宋敬連所在的裂縫之中,肆意的旋轉著,發出猶如野獸一般的可怕的嘶吼!!

如此狹隘的空間,宋敬連根本無處閃躲,甚至根本無法融合他的另一顆血魂,只能驚恐無比的後退!

風系的技能防禦性本就不強,【冰刃咆哮】之下,風系技能僅僅是改變其攻擊方向的作用,只可惜這片狹窄的空間之中,不管如何改變位置,都很難真正完全避免冰刃咆哮的攻擊。

宋敬連快速的念起了咒語,將自己的皮膚包裹上厚厚的岩石!

全期的皮膚石化,防禦能力可以與三級的妖獸皮膚媲美。

秦戎見宋敬連已經完成了保護,臉上卻是浮起了笑容,悄然的念起了咒語。

「【風龍纏】!」

秦戎迅速的完成了咒語,不過他的風龍纏卻不是給自己施加,而是施加在宋敬連的身上。

宋敬連的腳下出現了一陣旋轉的氣流,緊接著迅速的上旋,立刻將宋敬連的身體包裹。

【風龍纏】要比【風纏】的威力強很多,這股強勁的龍風盤繞之時,立刻與那狹隘的山壁產生了作用!

一股強勁的龍風在一個狹隘的空間之中旋轉,氣流會變得無比紊亂,儘管宋敬連的身體被厚厚的岩層覆蓋著,但是身體還是在這混亂的氣流之中出現了搖晃,再一次向後退去……

「可惡,哪個混蛋!!」

宋敬連立刻就捕捉到了釋放【風龍纏】的秦戎,目光憤怒的注視著躲在山淵上方的秦戎。

目光對視,一種冷意侵入,宋敬連愣住了,有種熟悉的感覺,但是那種冰冷的眼神又是那麼陌生。

「你是什麼人!!」宋敬連怒道。

「都已經死了,就沒有必要問那麼清楚。」秦戎淡淡的回答道。

秦戎這句話似乎瞬間驚醒了宋敬連,此時,宋敬連猛然的低下頭! 低下頭的這一刻,宋敬連才猛然發現自己被【風龍纏】已經卷到了斑斕魔虎能夠夠得著的位置!!

宋敬連臉色瞬間蒼白,一股冷意席捲全身,渾身竟然不自禁顫抖起來!!

【粉碎爪】!!!

斑斕魔虎閃電出現,兇狠的爪子直接擊穿了那礙事的岩石,同時也貫穿了宋敬連覆蓋上了岩層的皮膚,直入心臟!!!

三級的防禦皮膚對於斑斕魔虎來說簡直如薄紙,不堪一擊!

「吼!!!!!!」

斑斕魔虎猛的抽回爪子,直接朝著僵硬的宋敬連發出了一聲怒吼,這一聲怒吼之下,宋敬連胸口的窟窿猛然間擴大,在周圍出現了無數的裂紋,迅速的蔓延全身!

「嘣!!!!!!!」

鮮血四濺,血肉橫飛,宋敬連的身體在那一聲怒吼之下竟然直接炸開,頓時一股濃濃的血腥之味瀰漫周圍!!

斑斕魔虎漠然的踩著那些從裂縫之中溢出的血液,緩緩的轉過身,抬起頭顱注視著躲在高處的秦戎,發出了一聲吼聲!!

「我都說了,你留在這裡遲早會被一群人圍攻。」秦戎對斑斕魔虎說道。

……

宋敬離站在山壁裂縫入口處,透過冰牆他已經看到了自己弟弟凄慘的死狀,那張臉已經扭曲到了極點!

「是誰,滾出來!!」

宋敬離怒髮衝冠,已經將自己的兩顆血魂全都融合。

「被你們宋家殺死的厲鬼。」秦戎的聲音緩緩的從裂縫之中傳出,忽然裂縫中的冰牆炸開。


秦戎緩緩的從裂縫之中走出,目光注視著守在外面的宋敬離。

宋敬離同樣在注視著秦戎,在秦戎走來的時候他已經打算髮出攻擊了,但是當他看清秦戎的面孔的時候,神情卻完全僵住了!

秦戎與宋志德之間只不過是因為上一次的過節,才讓秦戎對這個傢伙有所印象。

然而宋敬離不同,宋敬離與秦戎算是很早就認識的,在星風城的家族之中,一直以來都是相互競爭比較,仇怨早已經上升到了很高的程度,宋敬離早就恨不得殺了他。

「是你!你不是已經……」宋敬離注視著緩緩接近的秦戎,臉上的驚恐更是無以復加!

秦戎對於宋敬離來說再熟悉不過了,或者說幾大家族,甚至整個星風城的人都知道秦家有一個啼笑皆非之事,這件事的主角就是秦戎!

「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我這個已經死了的人?宋志德在看到我的時候,表情和你一樣。」秦戎浮起了一個冷漠的笑容。

宋敬離臉色一變,道:「他是你殺的!」

「過不了多久,你們宋家的其他人遇到我,當我提起宋敬離的時候,他們也會像你現在這樣驚愕憤怒的說『他是你殺的』。」秦戎道。

「荒謬,就憑你!一個差點連血師都做不成,愚蠢到毀掉自己的廢物也想說殺我?」宋敬離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