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狗剩子的實力並沒有強到可以秒殺一頭成年黑熊,但黑熊本來就已經快掛了,所以他當然承受不住狗剩子這一拳。

活動了一下手腕,狗剩子疑惑的看着姚飛:“大飛哥,你怎麼不自己上呢?”

姚飛不想告訴狗剩子自己現在實力全失,充其量就是個花架子,怎麼能幹掉黑熊呢?


“低調,嘿嘿,低調。”姚飛猥瑣的笑着。

狗剩子居然信了,他沒有注意到姚飛眼中那一抹的失落。

“走吧,進洞去看看。”

姚飛想能讓黑熊拼着最後一點力氣,阻止自己進山洞,那山洞裏會有什麼呢?

所以姚飛要進去看看。

他倒是不怕洞裏有什麼陷阱,因爲黑熊怕他倆,要是裏面有陷阱,那黑熊就巴不得他們倆進去死個透心涼呢。

山洞一片漆黑,還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多虧姚飛小時候被老頭子灌輸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本領。其中有一項就是黑暗視物。

所以只是一愣神的工夫,姚飛就已經看清了山洞裏。

這個山洞並不深,溫度也只比外面冷了一點。周圍石壁上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

那爲什麼黑熊要阻止自己呢?姚飛不懂。

倆人走到了大概山洞的中間地方,看見了一窩小熊。

姚飛終於知道黑熊爲什麼要阻止自己了?

世上最偉大的是母愛!

(PS:今天一天滿課,剛上完高數,真心聽不懂。回來急急忙忙碼了這一章,看見匿名兄弟今天投的19朵鮮花了。老規矩,加一更。但今天不行了,這一更放在明天晚上20點整。加上明天的一更一共是兩更。如果今天明天大家繼續給力給票票鮮花,小豬就在明天三更甚至四更。希望大家給點力啊,姚飛就要回去了,L市要熱鬧了!大家繼續關注哦~) 這是一窩剛剛出生的幼崽,它們還沒有能睜開眼睛,就失去了它們的母親。

雖然不是姚飛直接殺死的黑熊,但要不是自己,黑熊說不定還能回來就自己孩子最後一面。

從小就沒有見過父親母親的姚飛,特別在意這種親情。

所以姚飛特別的自責。

姚飛決定親手埋葬這頭黑熊。

一頭成年黑熊的重量遠不是現在的姚飛可以承受的。

狗剩子上來幫忙。

就在這時,姚飛皺起了眉頭。

吞噬戰神

縫合的地方還很新,應該是這一星期之內。

那麼看來確實有人重傷了這頭黑熊,而又有人幫這頭黑熊給縫合了傷口。

會是一個人嗎?

遮天賽亞人 ,姚飛又回了一趟山洞。他要養大這些熊崽。後面跟着扛着黑熊的狗剩子。

姚飛要找一處風景秀美,人跡罕至的地方埋葬黑熊。

走了許久,姚飛才走到山腰處一個小水潭前。

水潭滴答滴答的從山上緩緩流下,水面上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偶爾傳來幾聲蟲鳴。

很顯然,這是一個好地方。

又因爲它處在山腰處,所以人很少來到此地。

姚飛和狗剩子並沒有帶刨土的工具。

徒手是行不通的。

姚飛想到了用內氣,可是自己沒有內氣。

我開了一家黑店 ,然後回去拿工具?

可是姚飛不敢保證這段時間內黑熊不會成爲野獸口中的大餐。

正在糾結時,姚飛想到了自己身邊還有個狗剩子。

這是個高攻高防的妖孽。

“狗剩子,你試試能不能給我弄個坑出來?”

狗剩子看了看地面,憨厚的笑了笑:

“俺試試吧。”

說完,狗剩子擺了一個揮拳的動作,然後就看他臉漲得通紅通紅,這是在運氣。

“呵!”狗剩子猛地大叫了一聲,拳頭轟在了地面上。

“彭!”地面出現了一個坑!

但坑還不足以把黑熊埋葬。

又是一拳轟出!

坑的面積又擴大了一些。

“有戲!”姚飛心裏暗暗竊喜。

狗剩子又是三拳轟出!

“可以了,狗剩子。”

狗剩子聽到姚飛的話,便止住了下一步的動作。

坐在地上喘着粗氣。

饒是體力再好的人,活生生的在地面上打出個大坑,也要脫力。

雖然狗剩子是個BUG。

但人體那無法突破的結構規律就像一個又一個的補丁,束縛着狗剩子。

趁着狗剩子坐在地上休息的空檔,姚飛抓住了黑熊的手臂,一點一點往坑裏拖拽。

可能黑熊的傷口剛被縫上不久,又或者是地面摩擦的勁力太大。


傷口崩開了,線斷了。

姚飛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頭。在後悔自己的不小心。

他走近黑熊,想幫它看能不能把傷口縫合好。

可是,姚飛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看見黑熊崩開的腹部處有東西!

是什麼呢?

姚飛手探了進去。

一個小包袱。

打開,是一本線狀書。

書已經很舊了,表面已經黃的不能再黃了。


用的是文言文寫的。

封面是四個字,好在姚飛還能夠看懂。

騰龍劍法!!!

這是什麼?它又爲何會在黑熊的肚子裏呢?

騰龍劍法,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

自己現在無事可幹,不如干脆試着修習修習,也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抱着好奇加激動的心情打開了書,姚飛有些失望,上面的字他都看不懂,根本就不是現在用的簡體字。

姚飛想着回村後去鎮裏一趟,買本翻譯詞典,自己埋頭看看。

狗剩子看着自己的大飛哥摸啊摸,就掏出了一個東西:“大飛哥,這是?”

“一本劍法祕籍,我想修煉看看,要不咱倆一起?”

“算了,大飛哥,你也知道俺一見到那麼多密密麻麻的字頭就痛,你看吧,俺不要。”

倆人暫時把這件事放到了腦後,幫黑熊再次處理好了傷口之後,倆人拜了兩拜,抱着一窩小熊下山了。

今天雖然野味沒打成,但姚飛收穫了一本劍法,雖然不知道這本劍法厲不厲害,自己能不能練成,但人心中有希望總是好的。

下了山,兩人分別後,就各自回家了。

姚飛沒有看到,在他埋葬那頭黑熊後,有兩個女子出現在了那個坑旁。

一個女子看了看已經走遠的姚飛和狗剩子,嘆了口氣:“不虧是那個人看上的人,命真是好啊,騰龍劍法和《息髓經》,世人得到一種就能樂開花,他卻兼收兩門絕技。但騰龍劍法百年以來無一人練成,也不知道這個小子會不會給我們奇蹟。”

兩人對視了一眼又消失了,彷彿從來都不曾出現一般。

吳默現在在龍鱗路一家賣早點的店鋪前,因爲張光明手底下人反應過來的消息,這個老闆承認自己前幾天有人來給自己一筆錢讓自己幫忙找一輛越野車,等待他們的人使用。但前提是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本來這個老闆是心有顧慮的,但錢真是個好東西,它能讓人不分是非,顛倒黑白,衝昏頭腦。

所以老闆答應了。

但是後來自己看了新聞,知道了棚戶區爆炸的案子,公安局又下來查訪。

老闆打聽了一下。這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老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因爲那輛爆炸的車子和自己找來的車子一模一樣!!

老闆緩過神來,就報告給了警察。

所以吳默來了。

“誰讓你找的人?”


“一個瘦高個。”老闆看着這黑壓壓的一羣人,心裏禁不住打顫。

“帶走,畫像!”

吳默手底下的人把老闆給帶到了局裏。

姚飛回到家,看到了王大爺還是那一副要死不死的神棍樣子,永遠都是一副打盹的樣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