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天啓淡淡的說道,“你放心,我冷家答應你的事,絕對會做到,也會幫你成爲一流家族。”

王德才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冷天啓說道:“好,我相信你的話,但如果你要是說謊,我絕不會手下留情的。”

冷天啓面無表情。

冷學科聽到這話一臉不滿,瞪了王德才一眼。

這個王德才怎麼這麼狂妄,以他們的實力,還敢在冷家面前說這樣的話?

哪裏來的勇氣?

冷天啓淡淡的說道:“王家主身上有一種氣質,這種氣質,絕對是一流家族的氣質,倒像有些家族,沒什麼氣質,反而靠着聯姻,才進入到一流家族,實在是太丟人了。我覺得那個位置應該是屬於王家的。”

現場的人聽到這話,頓時明白了過來。

看來,王德才和冷天啓做了交易。

他們卻還被牽着鼻子走。

現在想想實在是太愚蠢了。

“兄弟們,咱們衝出去,爲了自己的名譽,就算是死,也要殺出一條血路來。”


現場的氣氛,一觸即發。

冷天啓擺了擺手,冷學科那些人就啓動了。

而王德才微微的閉上了眼睛,慢慢的說道,“這些人沒有必要再留這了,全部送他們上西天吧。”

現場只聽到“砰砰砰”的聲音響了起來,不停的有人倒在地上,去閻王那裏報道了。

冷學科在一旁看到那些高手殺人,幾乎毫不留情。

他停下了手,眯起了眼睛。

這些人的實力不同凡響,就算是冷家,也未必能夠打得過。

可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王家是怎麼把這些高手籠絡過來的?

而且還有三個。

冷學科擺了擺手,讓他的那些手下全部停下來。

因爲他們已經沒有必要動手。

片刻,所有人倒在地上。

王德才這才睜開了眼睛,看着冷天啓說道:“記住你的話,希望你能夠履行。”

冷天啓點了點頭,從身上掏出了一個文件,遞給了王德才說道,“你三弟,被殺的證據就在這裏,兇手就是凌家的凌羽楓,他一直在外面潛伏,把自己的身份都被隱藏了,但卻暗暗的把東海打造成了一塊鐵板。殺了很多大家族,你覺得單單他一個人能做到嗎?這背後肯定是凌家在支持,凌家爲的是斬草除根。”

王德才眯起了眼睛,表情顯得很凝重。

東天冷笑一聲,看着王德才的眼睛,慢慢的說到:“王家主, 反派逆襲成攻[綜] ,你們王家很有希望,但爲什麼這個名額卻給了凌家,你仔細的想一想。”

王德才渾身冒出一股殺氣。

當年,在定四大家族的時候,王家最後落選。

這一直是他心裏面的一個疙瘩。

現在知道竟然是背後有人使詐,這怎麼能夠讓王德才不生氣。

冷天啓看出了王德才表情的變化,繼續挑撥離間。


“你也知道王家如日中天,尤其是當年,黑白雙道通吃,要排名次的話,你們都會被排在前三位,可是你在想一想,凌家當時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實力,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吧。”

說完冷天啓嘆了一口氣,微微搖了搖頭,幽幽的說道,“其實,我都替你感到很不甘心。”

王德才雙手緊緊的握着,指尖都有咔咔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當然也不甘心,王德才緊緊的咬着牙關說道,“我的東西,我一定要自己拿回來。”

說完王德才就轉身離開了。

出來之後,王德才看了一眼跟着一起來的高手,眯起了眼睛,冷冷的說道,“這個男人,我還是低估了。”

他竟然沒有想到,冷天啓也是六妙門的人。

王德才咬着牙關,狠狠的說道,“凌羽楓,如果不殺了你,我誓不爲人。凌家,我一定要滅了,這筆賬該算了。”

冷家大院。

冷學科有些疑惑的說道:“爸,難道王德才也是六妙門的人。”

冷天啓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不過都是工具而已。主人,你要調查的東西,肯定會調查到的,而這正是我們的機會,這一次就看咱們怎麼把握了,把我的冷家就會成爲京城的領袖。”

說到這裏,冷天啓看着冷學科的眼睛,認真的說道,“記住我的話,在這個世界上,權力都是虛的,只有讓自己的實力變得強大了,纔會立於不敗之地,懂了嗎?”

冷學科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爸,我懂了,還有,必須記住,不管什麼時候,要留住自己的小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果你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說到這裏,冷天啓的臉色變得很嚴重,點了點頭。

想了一下說:“爸爸,你覺得王德才真的會去找凌羽楓,把他殺了嗎?”

冷天啓點了點頭說道,“他會去的。”

冷學科很猶豫的說道,“但如果到時候凌家幫忙的話。”

冷天啓突然笑了起來,邊笑邊說道,“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只有凌家動手,那這盤棋就活了。”

冷天啓突然臉色變得凝重,看着冷學科說道:“學科,馬上跟月心說,凌羽楓要危險了。”

冷學科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如果這麼跟月心說的話,冷月心豈不是會很難過。

冷學科說道:“爸,你也知道月心對凌羽楓很有感情的,一定要告訴她嗎?”

冷天啓冷哼一聲說道,“告訴她。”

冷學科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冷月心此時正在房間裏面,坐在桌子上發呆。

她現在被關了起來,根本出不去。

Www• тt kán• ¢ ○

就在這時,聽到外面的下人叫了一聲:“少爺。”

冷月心“刷”的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跑到門口,拍着門,大聲的喊道:“哥,你快把我放出去。”

冷學科擺了擺手,示意手下把門打開,走了進去。 嘆了一口氣,看着冷月心說道,“月心,你何必讓自己這麼難過呢?”

冷月心此時的眼圈中全是紅絲,應該哭了很多次。

冷月心說道,“凌羽楓絕對不能死,要死,我會陪着他一起死。”

冷學科聽到這話,渾身一震,他萬萬沒想到,妹妹竟然癡情到這種地步,平時她可是一個女強人。

沒想到遇到感情的事情,依然是一個小女人,顯得如此的脆弱。

冷學科說道,“我能幫你,咱們冷家不會對他動手。但我就管不了其他人了,其他人也想殺他,你也知道,他現在已經成爲了衆人的公敵。”

冷月心不停的搖着頭說道,“可是他也沒有做錯什麼事啊,是那些人太貪心了,哥,你告訴我,要殺他的人到底是誰?”

冷學科說道,“是王家。”

“王家的三爺就是凌羽楓殺的,現在王家已經知道了,肯定會用盡所有的力量,把他殺掉,其實我和爸也勸說過王家,但起不了效果,你也知道他們王家三兄弟,有很深厚的感情,這一次恐怕他們不會對凌羽楓手下留情的。”

冷月心聽到這話,臉色變得蒼白,他當然也知道王家的勢力有多強,就算是冷家,也未必能夠打得過王家。

冷月心顯得非常的慌張,說道:“不可能是王家的,爲什麼啊?”

生死契約:撒旦守愛情劫 ,慢慢的說道,“你也知道,爲了一個凌羽楓,冷家真的不值得動用所有的力量。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已經盡力了,其他的事,就聽老天的安排吧。現在如果大家想活命,就必須有高手去救他,不然的話,他死定了。”

冷月心聽到這裏,渾身一陣,猛地擡頭,看着冷學科說道,“我去告訴凌家,只有凌家能夠救了他,而且他是凌家的人,冷家也絕對不會讓他出事的。”

冷學科嘴角很隱蔽的揚了起來,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但他依然面無表情,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可是大家都知道,凌羽楓已經被人家拋棄了,冷家應該不會出手的。”

冷月心咬了咬牙說道,“我親自去求情。”

說完,一刻也不想停留,迅速衝出了房間。

冷學科眯了眯眼睛,眼神當中全部都是陰險,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凌羽楓,你可真讓人感到不安啊。”

冷學科倒是沒有想到,凌羽楓現在的實力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

如果凌羽楓變成這樣,真的是凌家支持的,那麼可以想見凌家的實力有多強。

如果讓凌家繼續這麼發展下去,豈不是要做到四大家族之首嗎?

明月酒樓。

凌羽楓就坐在酒樓裏,翹着二郎腿,端起茶杯,悠閒的喝了一杯。

他知道,很快的,這個酒樓就會變得不平靜。

他身邊並沒有人,只有他一個人。

這個時候只聽到沙沙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周圍冒出了很多的人影,堵住了出口。

緊跟着一個人,慢慢的走了過來。

凌羽楓擡起頭,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有客人來了,歡迎歡迎,來人正是王德才。”

王德才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凌羽楓,冷冷的說:“我問你,王德勝是你殺的嗎?”

凌羽楓沒有否認,直接承認:“對,沒錯,你的膽子太大了,知不知道他是王家的人,還是我的三弟。”

“哦,是嗎?”

凌羽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悠悠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殺他,但是他要對我動手,我就只能把他殺了,就像你現在來找我。如果你想殺我,難道我乖乖的束手就擒嗎?好像沒有這個道理吧?”

王德才冷哼一聲,冷冷的說道,“無論如何,今天你必須死。”

他的周身冒發出無盡的殺氣。

王德才往前走了幾步,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凌羽楓說道,“今天我就送你上西天,如果不把你殺了,難解我心頭之恨,不僅是你,還有凌家,我同樣要滅門。”

凌羽楓的眼睛眯了起來,心想,他做的事,怎麼跟凌家扯上了關係?

凌羽楓生氣了。

雖然他現在不喜歡凌家,但他也不希望跟凌家扯上關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