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何等精明,他看見這幾個“警察”的動作就知道他們肯定是假的了,他接過了警徽也不去看,而是慢慢的後退了兩步站到金庫的警衛室門口,確認自己能第一時間閃避進去後就把警徽丟在了地上。

這個動作的代表的訊號太明顯了,幾個保安馬上把槍口對準了哈吉斯等幾人,哈吉斯這邊幾人也把槍瞄準了賭場方的幾人。

雙方都緊張無比,這麼狹小的空間裏,任何一方先開槍都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哈吉斯在瞬間做出了決定,放棄辛苦策劃了幾個月的計劃,哪怕已經爲此付出了大量的金錢和心血。只要自己的命還在,總會創造出其它發財的機會。

哈吉斯拿着槍慢慢後退,他知道這些保安接收到的命令是死守在金庫門口,自己只要退出這個拐角就安全了。

幾個同夥見計劃失敗,雖心有不甘,但也只能隨着哈吉斯後退,畢竟生命還是比美鈔重要得多。

就在最後一個假警察要退出視線的時候,一個保全不知道是太過緊張還是立功心切,竟然先扣動了***的扳機,巨大的轟鳴聲頓時迴盪在通道和走廊裏。

那個假警察並沒有被擊中,而是亂開了幾槍還擊,連滾帶爬的退出了金庫的通道口,幾個假警察就飛快的沿着計劃中的撤退路線逃跑。

左歡幾人剛聽到槍聲,就看見那幾個SWAT的特警飛快的從通道里退了出來,左歡趕緊招呼大家:“找掩護,儘量不要先動手!頭上就有監控!”

這時賭場外真正的警察也趕來了,連綿的警笛聲不絕於耳。

哈吉斯知道壞了,還沒跑出賭場就被拆穿了身份,這下想脫身就很不容易了,剛好他看見左歡幾個蹲在了走廊一側,哈吉斯用手指向他們:“抓人質!”

聽懂了他們話的段燁就要站起來,左歡一把拉住他說:“幹嘛?蹲下啊!”

段燁還是沸騰着精神力,說:“他們要抓人質!”

左歡急道:“那也不能動手啊!難道你想上新聞?”

這時哈吉斯幾人已經把槍口對準了大家,大聲的吆喝幾人站起來和他們一起走。

左歡順從的站了起來,背對頭上的監控對他們小聲說道:“把他們槍上的保險打開!”

他們聽懂了左歡的意思,紛紛控制精神力逐一把這些假警察槍支上的保險打開。

哈吉斯等幾人是假扮的SWAT特警,用的槍支都是M16自動步槍,保險旋鈕有0、1、2三個位置,左歡和段燁打開了好幾個假警察的保險後,兩個女生還沒找到保險在哪裏。

一個假警察見江梓月速度慢了一點,用手裏的槍管使勁頂了江梓月一下,還罵了句法克,這下左歡聽懂了,這麼個小姑娘你動手不說,還要罵人,左歡頓時火冒三丈,對着那個假警察就是一拳。

段燁見左歡動手,也回身一拳放倒了挾持他的假警察。

倆人都很默契的控制着速度和力量,儘量讓動作看起來正常一點,饒是如此,幾個假警察扣不動扳機,幾個照面就被左歡和段燁放倒在地。

左歡把他們的武器都扔在一旁,賭場的保安和警察才涌了進來,布拉德也帶着兩個保安從金庫那邊過來,見到劫匪們躺了一地,驚呼道:“神奇的中國人,你們幹了什麼?”


段燁很是得意的學着李小龍的招牌動作跳了幾下,說道:“中國功夫!”

場內的衆多老外都豎起了拇指讚道:“中國功夫!厲害厲害!”

剩下的就不關左歡的事了,因爲英語太爛,接受詢問,講述經過的任務就由其他人完成,當警察告訴大家可以走了的時候,已經夜裏兩點多,大家都又累又餓,也沒心情去看什麼表演了。

左歡揉揉已經餓得沒有知覺的肚子,嘆道:“再不給我吃點東西的話,我就要餓死在這個豪華的酒店裏了!”

這時賭場經理和布拉德一切走了過來,賭場經理接着左歡的話頭用流利的中文說道:“幾位朋友幫了我們賭場這麼大的忙,卻還餓着肚子,實在是我們的失誤,我馬上吩咐他們準備一些吃的送到你們房間好不好?”


左歡忙到:“我們還沒訂房間呢!”

wWW¤тTk ān¤¢ ○

經理馬上說道:“那我就幫各位安排一下了!”他遞來兩張房卡,又叫來一個服務生說道:“帶這幾位先生小姐去我們的貴賓套房!”

進入9樓的套房後,大家都被這房間的奢華震驚到了,左歡結結巴巴的說道:“段~段皇爺,這裏比起你的皇宮怎麼樣?”

段燁也合不攏嘴,他說道:“我一直覺得我家的裝潢都很好了,和這個房間一比,就像茅草屋一樣!”

大家還在東摸西看的時候,幾個服務生推着餐車進來,很恭敬的用中文說道:“尊敬的先生,美麗的小姐,你們的晚餐到了,經理特別吩咐我們準備了雙人份的!”說着就把餐車上的食物一一擺上套房的桌子上,最後還拿出了兩瓶放在冰桶中的紅酒,說道:“這是布拉德先生私人送給你們的!”

送來的食物裏有大塊的牛排、烤魚、烤肉、一些沙拉、還有兩隻紅彤彤的大龍蝦,大家歡呼一聲,對着那些食物撲了過去。

左歡把嘴裏塞滿了烤肉,見那幾個服務生還站着沒走,突然明白過來,在包裏摸了半天,才找到一張皺巴巴的人民幣,這怎麼拿得出手,突然碰到包裏有硬硬的東西,摸出來一看,卻是那會留下的四塊萬元美金的籌碼,左歡乾脆一人給了一塊,樂得那幾個服務生鞠躬不已,臉都快笑爛了!

顧曉菲笑道:“歡哥你已經成爲傳說了!上千萬美金到處送人,連吃頓晚餐都給了四萬美金的小費!”

左歡嘿嘿的笑着,現在這個時候可不能多說話,搶吃的最重要!

沒過多久,大家就幹掉了這按照8人份量準備的晚餐,連那兩瓶紅酒都喝得一滴不剩,左歡打個飽嗝,說道:“就只有一張牀,段皇爺你晚上可不能摸我!”

顧曉菲喝得滿臉通紅,醉醺醺的拿起桌上的另一張房卡說:“段皇爺纔不和你一起睡呢!走吧,親愛的!”說完靠在段燁身上,兩人居然摟在一起,就向外走去。

左歡和江梓月完全傻眼了,這兩人雖說是一個地方來的,但完全沒有看出來是一對啊!最重要的是,就兩間房,他們睡一起了,難道要自己和江梓月睡在一張牀上?

江梓月的臉不知道是因爲害羞還是酒精的作用,已經紅到脖子上了,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顧曉菲回頭對左歡眨了下眼睛,她眼中清澈無比,哪裏像是喝醉了的樣子!

(感謝紅音土豆和一日三省的打賞,我會把這本書認真的完成,成就這一段傳奇的故事!) 顧曉菲回頭眨眼,左歡才醒悟過來這兩人是在給自己製造機會,但是!但是!!!我不敢把握這個機會啊!

左歡回憶以前和文倩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就犯下了錯誤,她那傷心欲絕的眼神現在還記憶猶新,如果再犯下同樣的錯誤傷害到陳爾嵐的話,連自己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想到這裏,左歡站起來就往外走,江梓月擡起頭來,用幾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你~你要去哪裏?”

左歡打了個哈哈,這纔想起要真這樣頭也不回地走了的話,江梓月也會很傷心吧?左歡便說道:“和你孤男寡女的同處一室,我怕我會獸性大發,我還是再去開一個房間好點!”

江梓月又低下了頭,這次的聲音更小了:“你~你有錢嗎?”

左歡再次檢查了一遍,身上除了那張皺得可以當草紙的十元人民幣,就只有一張面額一千九百二十萬美金的瑞士銀行本票。

這……這可怎麼辦?

猶豫再三,左歡對江梓月說道:“事到如今也沒有其它辦法了,只有委屈你一下,睡沙發!”

江梓月擡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看着左歡小聲說道:“本來沒什麼事,是你自己心裏有鬼!”

左歡心裏現在確實有個魔鬼,它無時無刻不在引誘左歡去佔有這個神仙一樣的姑娘。

江梓月站起來說:“早點休息吧,下午還得趕回去坐飛機回國呢!”

她走進了洗手間,簡單的洗漱起來。她看到袖口上的血跡,先用水衝了下,正要用力搓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就不再管那血漬了,取過酒店的一次性牙刷刷起牙來。

左歡倒想起一個故事,就問她:“有個關於血跡沾在衣服上的故事,你要不要聽聽?”

江梓月吐出了嘴裏的泡沫:“可不許講什麼帶顏色的!”

左歡翻了個白眼,就講起這個故事來:

有個男人本來和他女朋友感情很好,結果有一天他看見女友和其他男人很親密的在一起,他痛不欲生,失去了理智,在家裏把女友殺了,卻還留下了自己的血衣做紀念。

從此以後他天天被噩夢困擾,夢境中他女朋友赤身露體,披頭散髮,紅舌垂地,十指如鉤來向他索命。

噩夢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他找到一位高僧付出了大量金錢求化解之法。

那位高僧要他做兩件事:

第一、把他女朋友生前穿的衣服全部燒掉!

第二、把藏起來的血衣洗乾淨!

所有的事情必須在午夜十二點之前完成,要不就被厲鬼索魂,永世不得超生!

他遵照高僧的囑咐把女友所有衣服找出來燒了個乾淨,可是自己那件血衣不管怎麼搓就是洗不乾淨!

十二點過了,這時候狂風大作,電閃雷鳴。突然所有的燈全滅了,整個屋子一片漆黑。

閃電中,只見他女朋友穿着染滿鮮血的睡衣,眼睛裏滴着血,滿臉猙獰的指着他厲聲道:“你知道爲什麼洗不掉血跡嗎?”

這個男人被嚇呆了一句話說不出。

他女友繼續說道:“因爲你沒有用汰漬洗衣粉,笨蛋!”

(聯合利華請把廣告費匯至中國紅十字會,謝謝!)

江梓月本來有些害怕的樣子,聽到左歡講完這個故事,一嘟嘴一跺腳,手裏的牙刷就朝左歡飛了過來。

“討厭!”她嗔道,合衣躺在牀上。

左歡當然不可能讓她來睡沙發,他到那寬大得過分的牀上取了個枕頭,又找了條毯子放在沙發上,鑽進浴室去洗了個澡,特意把水溫調得很低,總算是冷靜下來了。

等左歡洗好出來,江梓月已經關掉了臥室的燈,也不知道睡着了沒有。

左歡躺在沙發上,卻怎麼也沒有睡意,而且沙發有點短,左歡總是把腳伸不直,動了幾下就聽到她叫自己。

“左歡!”

“啊?”

“你今天對我說了句話,我還想再聽一遍!”


“我說什麼了?”

“就是我贏了賭場那總監過後你給我說的話。”

我努力的回憶那會我說的什麼,我不確定的問她:“是不是說的‘你輸錢都不會’?”

“就是這一句前面的!”江梓月的聲音很輕柔,就像在說着夢話一樣。

“我沒說什麼了吧?”我再也想不起當時隨口說的話了。

“你再想想!”


“真想不起來了!”

“算了!睡覺吧!”江梓月說完呼吸聲都變得平緩起來,真的睡着了?

到底說什麼話了?左歡翻來覆去的回憶着,不覺中也沉沉睡去。

左歡又做了那個夢,那個和怪獸在空中廝殺的夢,不過這次還沒分出勝負就醒了,被一股香味弄醒了。

江梓月笑盈盈的站在沙發前,手裏端着一杯果汁和幾塊培根三明治,她笑道:“你睡得這麼死,要是我們把你擡出去扔了你都不知道,快吃吧!”

左歡坐起來搓了搓臉,幾下就把三明治塞進了肚子,喝光果汁說道:“那兩隻呢?”

“兩隻?”江梓月一下沒明白左歡用的量詞,反應過來後掩嘴笑個不停:“他倆游泳去了!等你起來我們就回51區。”

“游泳?這才3月份,也不怕凍出毛病!”左歡一邊穿他破爛的衣服一邊詛咒那兩人。

江梓月笑着遞過來一張銀色的卡片,說道:“你就不懂了吧,人家酒店的游泳池是恆溫的,你想什麼時候去都可以,這是布拉德送我們的白金卡,在任何一家米高梅的酒店裏都可以免費享用這些設施。”

這倒是個好東西,以後可以和爾嵐去享受一下,左歡也沒客氣,接過來就揣兜裏了。

兩個小時後,幾人又回到了51區的基地裏,在這裏稍事休息後,就登上那架灣流公務機往國內飛去。

回到京城後,盧局長在京都飯店給大家擺上了一桌慶功宴,在他給我們祝酒的時候左歡把那張本票給了他,並簡單說明了這些錢的來源,驚得桌上那些沒有一起去維加斯的人嘴都合不攏了。

吃完慶功宴,喝過散夥酒,異能局的專車把幾人送到了機場,就到了5個參加比賽的選手告別的時候。

左歡的航班是最先抵達的,大家都圍過來先給左歡送別。

黃天和左歡握了握手,有點失望的說:“早知道就和你們一起去了維加斯了,不過也好,你們以後吃泡麪肯定是沒有調料包的!”

段燁乾笑幾聲,上來就給左歡一個熊抱:“兄弟!雖然我們認識沒幾天,但你這個朋友值得交,以後到G省記得找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