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世子看到這兩大天才出手,臉色大變,他知道,自己的對策已經失效了。這兩個人親自出手,很快他們的防禦圈就會被打破。依靠山體優勢營造出來的拖時間已經失敗了,只能硬碰硬了。

陳如玉隨手將一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武者給劈成重傷,一眼就看到了安世子,立即大叫道:「安素素,你這個賤人躲在裡面不出來,我殺了你大哥,我看你縮不縮在裡面頭烏龜?」

楚天鷹搖了搖頭,一掌將一個安家弟子打成重傷,便撲向下一位。

兩人這一出手,便將安家的防禦路數完全打斷。正在一線天戰鬥的安家武者也都無心戰鬥,被三方聯盟的人抓住機會,一舉突破了安家的防禦線。

慘叫聲立即四起,數百人一起向山谷裡面衝進去。一些受了重傷的安家弟子被後面的人一路踩死,沒有死的都被補了刀。

「誓死保護大王子!」一名手持長劍的安家武師大圓滿高手大喝一聲,一把長劍在他手裡舞得虎虎生風,劍影重重,竟然暫時將陳如玉擋在了外面。

陳如玉大怒,喝道:「魅影*!」數道影子分化開去,都向安世子撲去。

那名安家武師大圓滿高手有些傻眼了,全部擋住不可能,他又不知道哪一個才是陳如玉的真身,只能憑感覺去抵擋了。

噗!

幾道影子被攪碎了之後,陳如玉一掌拍在這名武師大圓滿的安家武者的背上,安家武者一口鮮血噴出去,栽倒在地。 解決了這個武師大圓滿武者之後,陳如玉再次將目光投向了安世子,可是此刻的安世子的面前,已經又聚集了好幾個武者保護著他。

陳如玉不屑的冷哼一聲,現在安家的防禦圈徹底的打破,大部隊都已經攻進來了,你們幾個人守著安世子又怎麼樣,他還是要死,只是遲早幾分鐘的事情而已。

可是陳如玉已經等不及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安素素給*出來決一死戰。

「保護大王子!」 王者榮耀之至尊兵王 ,餘下的人都心頭大震。這個女人不過十五歲,進來的時候是武師中期的修為。

可是現在進入秘境不過幾天的功夫,連武師後期的高手都不是她的一合之敵了。這樣的天才,果然不是一般的武者可以比擬的。他們越級殺敵,就好像吃飯喝水一樣的簡單。

這時候,越來越多的三方聯盟的高手湧進來,各自捉對撕殺,很快,安世子面前便已經只剩下兩人了,兩個武師大圓滿的高手。

楚天鷹來到陳如玉的身邊,道:「一人一個,如何?」

陳如玉問道:「白家那個白痴呢?」

楚天鷹道:「在後面貓著呢。」

「垃圾!」陳如玉不屑的道,「一人一個,看誰殺得快!」

楚天鷹大聲道:「如你所願,開始!」

兩人如同老鷹一般的撲了過去,而堅守在安世子身前的兩名武師大圓滿的高手,在他們眼中,則是小雞。老鷹抓小雞,沒有任何的難度。

陳如玉是影子重重,難以分辨真假,而楚天鷹則是在軌跡中留下一連串的幻影,你根本就捕捉不到他的極限在哪裡,等你伸手要擋的時候,人家的拳頭就已經到了你的心口,或者是已經劃破了你的脖子。

三秒鐘,只是三秒鐘的時間,兩名武師大圓滿的高手就已經隕落在了楚天鷹和陳如玉的手裡,這已經是非常駭人聽聞的速度了。

安世子已經完全暴露在了陳如玉和楚天鷹的面前,以安世子武師中期的修為,他們兩個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秒殺他。

不過陳如玉卻攔下了楚天鷹,因為她要玩接下來的遊戲。用安世子*安素素出來,這是之前她就已經計劃好的。


「我跟你們拼了!」安世子一聲大喝,提起長劍就像陳如玉刺了過去。

砰!

陳如玉閃身避開,一腳踹在安世子的胸口之上,安世子砰的一聲摔倒在地,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伸手擦掉了鮮血,安世子心裡不禁悲憤的想道,「難道這就是凡人與天才之間的區別嗎?難怪不論是家族還是宗門,都那麼的重視天才。」

陳如玉向安世子走去,眼睛卻不斷的瞟向山谷深處,大聲喊道:「安素素,你再不出來,我就要殺了你大哥了。安素素,你不是天才嗎?怎麼還要躲在別人的後背,連自己大哥的性命都不顧了,你這算什麼狗屁天才,就你這樣,還想在武道之上有所突破,簡直就是做夢!」

砰!

陳如玉一腳踢在安世子的身上,將他踢的連翻了一個滾,拚命的咳嗽,狼狽不堪。

「住手!」一聲嬌喝,一道身影從裡面電射而來,擋在安世子和陳如玉的身前,正是一襲白衣的安素素。外面的一切她都看到了,聽到了,她無法再忍受下去,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有尊嚴一些。

陳如玉笑了,「你終於出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安素素盯著她道:「如你所願,但是結果一定不是你想要的。」

安世子咳著血,喘息著道:「三妹,你不該出來的,我們已經堅持這麼長時間了。」

安素素搖頭,看著大哥,道:「大哥,陳如玉說的對,如果我龜縮在裡面不出來,那麼我的武道之心就會留下污點。這會成為我的心魔,就算我今天活下去了,又有什麼用?」

安世子默然,安素素說的他懂,只是覺得太遺憾了。這一仗打到現在,安家已經沒有任何挽回的希望了。他們一死,外面白家的人和兩國聯盟的人肯定也會動手,到時候整個安家都會從安山國消失。

延續了數百年的安山王國基業就要拱手讓人了,想到這些,安世子心中充滿了無盡的不甘。在這一刻,他多麼希望能夠有一個救世主一般的人物從天而降,拯救安家於水火之中。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心中想的最多的是唐宋,如果這個時候唐宋能夠出現,那該多好啊!

陳如玉伸手指著安素素,道:「安素素,三國只能有一個美少女天才,那就是我,你不配跟我排在一起,所以你必須死。」

安素素神色平靜,淡淡的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有什麼本事就放馬過來吧。」

陳如玉霸氣的道:「那就看看是你的玄月寶典厲害,還是我的魅影*厲害。」

「魅影*!」陳如玉嬌喝一聲,數道影子向安素素包圍過去。

「玄月九變之青山變!」安素素身前豎起一道半月形護罩,整個人的氣息變得穩如泰山,給大家的感覺就是安素素在這一刻,變得好像一座青山一般。

砰!砰!砰!

一連數掌擊打在安素素的玄月護罩上,陳如玉卻沒能打破安素素的玄月護罩。

陳如玉退了回去,盯著安素素的玄月護罩,道:「不愧是安山老烏龜留下來的龜殼,果然硬實。讓你嘗嘗我的穿山刺!魅影穿山刺!」一聲大喝,陳如玉整個人如同一枚錐子,向安素素的玄月護罩刺了過去。

嗤!

巨大的衝擊之下,安素素的玄月罩被刺穿了一個小洞,但是卻又卡住了。陳如玉不得寸進,安素素也咬牙撐著。

過了一會,見陳如玉還沒有退去,安素素雙手掐印記,嘴裡喝道:「玄月九變之山河變!」

氣息變了,原本的青山不動現在變得青山與河流共存,一道真氣洪流形成,向向前的陳如玉沖刷過去。

陳如玉神色大變,這玄月九變果然厲害,居然可以將真氣變成山河向敵人發動攻擊。如果日後安素素領悟了法則意境,將之融入到這玄月九變之中,將會是何等的厲害。

這玄月寶典,果然非同凡響,也只有安素素此等天才之輩,才能夠修鍊成功。

心思電轉之間,陳如玉抽身而退,她已經感受到了那山河變之中的恐怖的威能,再不退去,估計要受重傷。

轟!

腹黑總裁,別過來! ,卻砸在了地上,炸出一個巨坑。陳如玉看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玄月九變,果然厲害。這山河變,還真有山河傾泄之勢。


見楚天鷹在一旁像看熱鬧一般,陳如玉怒聲道:「楚天鷹,你還不出手更待何時,別忘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楚天鷹無語,你當時不是說安素素是你的嗎?這會怎麼要我來幫忙了,真是胸大無腦的女人。

雖然陳如玉也算是絕色美女,可是楚天鷹卻不喜歡這種類型的,相比較而言,他更喜歡像安素素這樣的,出塵,冷清,像仙子下凡一般。

至於陳如玉,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魔女。

可是現在,他也不得不出手幫助魔女對付仙子了。

「魅影鑽龍刺!」陳如玉大喝一聲,身化飛龍,向安素素轟去。

「幻影分身斬!」楚天鷹身化道分身,一起舉起手中刀,向安素素斬了過去。刀芒衝天,如同道匹練一般,劃破長空,斬在安素素的玄月護罩之上。

轟!

陳如玉和楚天鷹的攻擊同時落在安素素的身上。

噗,安素素的玄月九變雖然厲害,可是也抗不住陳如玉和楚天鷹的聯手攻擊。體內受到嚴重的撞擊,一口血噴將出去,臉色有些蒼白,而玄月護罩也被破開。

楚天鷹和陳如玉兩人也不好過,雖然這一擊讓安素素受了傷,可是他們也被反震之力震得氣血翻騰,面色潮紅,彷彿喝醉了酒一般。

安世子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道:「素素,你怎麼樣?」

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安素素全力出手,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了玄月寶典的厲害。可惜的是,整個安家就只有安素素一個人能夠修鍊成功。玄月寶典從安家傳承下來至今數百年,能夠修鍊成功的也寥寥無幾,但是每一個修鍊有成的,最後都至少成為了武宗大圓滿的高手。

如果安素素不會在這裡隕落,那麼數十年後,她也可能成為武宗大圓滿的高手,甚至是突破安山老祖的境界,達到武道封王強者的境界,也是有可能的。

那時候,安家就會再現先祖風光。

可是現在,一切都沒有希望了,安素素現在受了傷,對方還有兩大天才,再者,對方還有數十個武師境界的高手在一旁虎視眈眈,他們的滅亡,只是時間問題。

快穿教程:這個女配蘇炸了! 難道真是天亡我安家嗎!」安世子仰天長嘆。猛然間,安世子仰天的瞳孔一縮,他看到了什麼?

安世子突然來了精神,再次將目光平視,果然,在一線天的那頭,一道身影正在快速的靠近,那道身影,是那麼的熟悉,正是他所期盼的身影,他果然來了。 唐宋確定了道路之後,緊趕慢趕,終於在最後關頭趕到了山谷一線天。靈識籠罩之下,剛好看到了安素素被楚天鷹和陳如玉兩人聯手攻擊的一幕。

讓唐宋意外的是,安素素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少女,拼起命來居然也如此的強悍。兩大天才聯合攻擊,也讓她給撐下來了。要知道,那兩個都是與她齊名的存在,其中楚天鷹的修為更是高她一個小境界,達到了武師大圓滿。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安素素硬生生的抗住了兩大高手的聯手一擊。這是武道意志和內心強硬的一種體現,這在一個十五歲的少女身上,是很難體現的。

唐宋可以肯定,安素素經過這一次的經歷洗禮之後,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兩個打一個,實在是太無恥了。」唐宋幾個跳躍便出現在安素素的面前,轉過身來,對陳如玉和楚天鷹道。「作為齊名的天才,兩個打一個,你們難道不感到可恥嗎?」


陳如玉哼聲道:「哪裡來的野小子,我們的事情不用你管,聰明的趕緊離開,不然的話,連你一塊殺。」

唐宋笑了,道:「真是無知者無畏,看來你確實沒有資格與三公主齊名,你這素質差太遠了。」

陳如玉怒了,如同一頭河東獅一般,怒吼道:「你說我沒有安素素漂亮?」

唐宋更正道:「不,我沒有說你不漂亮。我只是說你沒有素質而已,一個沒有內在素質的女人,就算外面長得再漂亮,又有什麼用,不過是一堆紅粉骷髏而已。」

陳如玉聽到前半句,還挺得意的,可是後面半句,卻是將她氣了個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這也太打擊人了,而且還是拿她跟安素素比。她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別人拿她跟安素素比,而且每一次對比,都是她落後。

所以她的內心深處,一直都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殺了安素素。今天,終於要達到之際,突然間冒出唐宋這個野小子,而且還口出不遜,頓時讓她火冒三丈。

「不殺你,我陳如玉誓不為人!」陳如玉氣瘋了,指著唐宋,魅影*發動,魅影穿山刺便向唐宋刺了過去。

唐宋冷哼一聲,靈識鎖定陳如玉的幾個真身,運起雷霆之力,兩隻手掌如同蝴蝶一般的翩翩起舞,道道手影重重展現。

啪!啪!啪!

一連串的打擊聲,陳如玉的身影倒飛而去,落在地上的時候半跪著,嘴角溢出一絲鮮血,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尖叫道:「不可能,你不可能看穿我的魅影真身,絕對不可能!」

一招,僅僅是一招,她就被唐宋給擊敗了。而且還是在她發動了魅影*主動攻擊的情況下,敗得很乾脆。

楚天鷹卻是在唐宋動手的瞬間,瞳孔一陣收縮,在這秘境之中,他居然看到一個武靈級別的強者,這怎麼可能?

難道他真的是在秘境之中突破到武靈之境的?可是這武靈之境是這麼好突破的嗎?

特別是看唐宋年紀和他差不多時,楚天鷹的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他被人稱為三國第一少年天才,同齡人之中,沒有人可以跟他相比。雖然還有兩個與他齊名的陳如玉和安素素,可是楚天鷹畢竟比她們高出一個小境界。

雖然他要比兩個女孩子大那麼兩個月,可是兩個月的時間並不能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所以楚天鷹一直都是以高姿態來面對陳如玉和安素素。

所以他心裡對殺了安素素並沒有陳如玉那麼的急切。

可是現在看到唐宋,他內心的驕傲徹底的沒有了。武師大圓滿與武靈初期看似只相差一步,可是卻天差地遠。從武師大圓滿晉陞到武靈之境,以他的資質,最起碼得一年到兩年的時間。

相差太大了!

雙方交手的人馬因為唐宋乾淨利落的擊敗陳如玉,所以都不自覺的停了下來,分成兩個方陣。陳如玉的厲害剛剛他們已經領教了,可是就這樣一個殺入人群中如入無人之境的高手,卻被人一招擊敗了,這個反差有點大了。

大家都停了下來,看看來的是何方神聖。有白家的人一開始就認出了是唐宋,這個煞星,來王者不過幾個月的時間,白家就已經有四五個人死在他手裡了。而且其中還有他們白家的二少爺,連大少爺都被他打得下不了床。

白陽看到唐宋,脖子習慣性的一縮,但是很快又硬氣了起來,自己這一方這麼多的人,還怕他幹什麼?正好,今天把新仇舊恨都一起算清楚。

即便唐宋一招擊敗了陳如玉,白陽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了不起的。雙拳難敵四手這個道理,放之四海皆準。

「時間不多了,大家一起上,幹掉他們!」白陽扯著脖子大聲喊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