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啊?“劉笑天無奈的說道,要是功法與武技書,劉笑天還是有幾分好奇的,因爲功法這東西,有時候也說不定會流落到民間。但是這猥瑣的傢伙神神祕祕給他一張少女躶體圖像就讓他猜出這本書絕對是一個寶貝。

”你有沒有?“猥瑣男將兩隻手何在一起說道。


這會兒劉笑天更加犯糊塗了。兩隻手掌和在一起,這不是拍手的意思嗎?

”拍過手?我肯定拍過手。”劉笑天毫不懷疑的說道。

”就是和女子一起……“猥瑣男說完然後看着劉笑天。

劉笑天茫然的點點頭。

“啊呀,我說小兄弟,怎麼就啥不懂啦。你再看看。“猥瑣男說着給劉笑天展示了一幅完美的圖像。

劉笑天這纔看清楚原來是一幅春宮圖,後面一個男的也是赤身裸體,從後面抱住了前面那個女子……

下面寫着老牛吃嫩草。

劉笑天這才明白這猥瑣的傢伙是要向他兜售一本黃書。

”大哥,這個我懂得很多,我看還是算了,比如說六九式,九六式,老漢推車……“劉笑天說了一大堆,然後趕緊淹沒在了人羣中。

劉笑天在逃跑的中途中,還聽到後面那個猥瑣的傢伙一直在大聲喊着:”師傅……“的字樣,弄的劉笑天特別的尷尬。

猥瑣大學生一路上狂笑不停,說什麼沒有想到,在龍武大陸,原來買這種東西這麼的神祕與吃香,早知道,猥瑣大學生說就讓劉笑天在龍城開一個專門買這書的店鋪,憑着他那豐富的知識,絕對可以買的很好。

說的劉笑天很無語。男人啊男人, 來自大世界 **的念頭,他劉笑天可不是那樣的人,他還有很多實在的路要走,還有很多的理想要實現,所以他是絕對不會讓一些小事情而判斷他的人生的。

不過,畢竟劉笑天也是處男一個,被那些字樣弄的有些口乾舌燥,剛好旁邊有一個興隆客棧,劉笑天隨即走了進去。

店裏面老闆看到劉笑天穿的破破爛爛,看了一眼之後便不再有興趣,直接去迎接別的客戶了,不過這些劉笑天看在眼裏,也並沒有生氣。

而是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然後點了好些吃的,準備大吃一頓。 再見不負相思意 ,

隨著神器碎片裡面的力量不斷被吞噬,葉峰發現他整個人的力量也在不斷提升,儘管把整塊神器碎片吞掉之後,力量的提升也不是很大,但是要知道,到了他們現在這種境界,稍微提升一點力量,都已經非常困難,

像天魔始祖等人,他們已經活了這麼多歲月,但是他們的實力卻幾乎沒有任何提升,他們想要提升力量,只能去吞噬其他生靈,

這麼多年來,他們已經吞吃了很多次,但是即便如此,他們提升的力量也非常有限,

就在葉峰吞掉神器碎片的剎那,一道道強大的氣息突然出現在了原始之地,葉峰和莫愁頓時知道,肯定是宿命始祖等人進來了,

「他們雖然暫時聯手了,但是他們的合作絕對不會長遠,」莫愁說道:「只要我們能想辦法重創其中一人,讓其失去始祖級的力量,其他人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

「沒錯,他們肯定會趁機出手搶奪原始本源,」葉峰說道:「可是我們該怎麼分散他們,」

「等,」莫愁說道:「我們總會有機會的,我不相信他們會永遠在一起,」

葉峰點頭,現在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

兩人當即收斂氣息,並在原始之地四處飛行,不斷避開始祖的搜索,

幾個時辰之後,始祖們終於分開了,神族六大始祖分成了兩批,每批三人,魔族始祖和妖族始祖並沒有分開,這樣,就等於有了四批人在搜索葉峰和莫愁,

莫愁和葉峰等的就是這種機會,他們兩人盯上了神族始祖,這三個神族始祖分別是毀滅始祖、光明始祖、黑暗始祖,

在這些始祖當中,最容易對付的是這三個神族始祖,以及魔族的三個始祖,

「那女人和天機究竟在不在原始之地,」

原始之地北方,毀滅始祖皺起了眉頭,對其他兩個始祖說道,

「原始之地很大,我們即便找上十天半個月也未必能找完,」光明始祖笑道,

黑暗始祖點頭,嘿嘿笑道:「沒錯,他們若存心躲起來的話,我們想要找到他們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轟隆,」

三人正在說話的時候,一道本源洪流擊穿虛空,朝著他們三人衝擊而至,

「天機,」

三大始祖色變,連忙祭出源術抵擋,

「碰,」

本源洪流直接把三大始祖震飛,三大始祖震驚不已,是誰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們穩住身形后抬頭一看,頓時看到了兩個人,這兩個人,正是葉峰和莫愁,原來剛才是葉峰和莫愁聯手,所以才具有如此恐怖的威勢,

葉峰和莫愁沒給三大始祖喘息的機會,兩人再次聯手,一朵巨大無不的本源之花當即朝著三大始祖鎮壓而去,


三大始祖豈會感覺不到這朵本源之花的恐怖力量,他們想也沒想,同時祭出各自的帝兵抵擋,又是一聲「碰」的巨響,三人再次被擊飛,

葉峰的實力再次提升之後,與莫愁聯手之下,攻擊力極其驚人,居然連三大始祖聯手也難以抵擋,

三大始祖分散開來,分別朝著不同的方向對葉峰和莫愁祭出了源術,霎時間本源如洪流,縱橫八方,他們所在這片區域充斥著本源之力,如**大海,

莫愁獨自擋下了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葉峰則與毀滅始祖激戰起來,

毀滅始祖掌控著人世間至強的毀滅之力,攻擊力驚人無比,遠超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

不過,葉峰的原始本源的破壞力也極強,因為他的毀滅氣場已經被原始本源吞噬了,所以原始本源裡面也極強的毀滅之力,

「碰,」

葉峰和毀滅始祖交手之處,空間炸裂,密如蛛網,

毀滅始祖完全落在下風,葉峰的原始本源比他的更強一籌,

「這怎麼可能,」毀滅始祖心中非常震驚,即便是天機,也不可能在這麼斷的時間內變得這麼強大,

葉峰可不知道毀滅始祖在想什麼,他瞧見毀滅始祖分心,趁機出手,本源之力凝聚成十八條大龍,撲殺向了毀滅始祖,

現在他所施展出的龍拳,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龍拳,


其實,只要有原始本源,任何源術落在手中,威力都能被發揮到極致,

「轟隆,」

毀滅始祖操控他的本源之力,化作一條條毀滅風暴,與本源巨龍撞擊在了一起,

他們所在的虛空,不斷炸裂開來,不過很快便合攏了,

這便是原始之地的虛空,看似和外界的空間一樣,但是其自我修復能力卻極強,比葉峰現在所掌握的力量強大十倍的力量,也摧毀不了原始之地,

毀滅始祖終於抵擋不住葉峰的攻擊,被葉峰重創,全身皮開肉綻,本源外泄,

毀滅始祖猛的咬牙,轉身遁走,葉峰追了上去,連番攻擊,與此同時,莫愁也擺脫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的糾纏,突然出手攻擊毀滅始祖,

「轟隆,」

一聲爆鳴,毀滅始祖再次遭到了重創,

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本想出手幫助毀滅始祖,葉峰忽然冷笑道:「你們莫非不想得到他的原始本源嗎,」

「聯手殺了他,我們四人平分他的原始本源,」莫愁淡淡開口,

聞言,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都心動了,毀滅始祖氣得七竅生煙,

「光明,黑暗,我的本源若是落在他們身上,他們的實力只會變得比你們更強,到時候你們也必死無疑,」毀滅始祖冷笑,

光明和黑暗始祖又開始猶豫了,

葉峰冷哼一聲,「我可以發誓,只要你們跟我們合作殺了毀滅,事成之後,我決定不對你們出手,」

如果葉峰真的發宿命誓言,光明和黑暗始祖倒是願意和葉峰合作,他們也想得到別人的原始本源,增強自己的力量,

「如果宿命知道你們對我動手的話,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們,」毀滅始祖冷冷說道,

「嘿嘿,宿命如果知道你此刻受了重傷,第一個不會放過你的人,便是他,」黑暗始祖怪笑, 聽到黑暗始祖的話,毀滅始祖面色驟變,各大始祖之間本來就保持著微妙的平衡,誰也不敢輕易對付誰,如今這種平衡一打破,其他始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

「毀滅,別怪我們了,」黑暗始祖嘿嘿怪笑,

毀滅始祖當機立斷,馬上遁走,

「轟,」

葉峰出手,一朵本源之花擋在毀滅始祖前方,轟然爆炸,直接把毀滅始祖震退,

與此同時,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也出手了,但是他們並未出手擊殺毀滅始祖,而是聯手擋住了葉峰的攻擊,救下了毀滅始祖,

「走,」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大喝一聲,

毀滅始祖一怔,隨即他沒有多想,馬上遁走,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緊跟著也遁走了,

葉峰和莫愁並沒有追擊,

「我不相信他們會這麼好心救走毀滅始祖,」葉峰看著莫愁,

「他們只不過是不想讓我們染指毀滅始祖的原始本源罷了,」莫愁說道,

這個時候,光明始祖、黑暗始祖和毀滅始祖已經出現在了遠方,

果然,光明始祖和黑暗始祖聯手攻向了毀滅始祖,他們確實沒安什麼好心,

「哼,」毀滅始祖顯然也猜到了光明始祖和黑暗始祖的意圖,他冷哼一聲,全力爆發原始本源抵擋,

碰的一聲,毀滅始祖堅持了片刻后就被震飛,嘴裡狂噴鮮血,

「毀滅,把你的本源交給我們吧,我們可以饒你一命,」黑暗始祖舔了舔嘴唇,

「嘿嘿,沒錯,毀滅,你若把本源交出來的話,我們絕對不會為難你,」光明始祖笑道,

毀滅始祖冷笑一聲,他剛想什麼,異變驟起,

天地間突然憑空浮現出無數金色古字,這些古字密密麻麻,把三大始祖全部包圍了起來,

「天機,」三大始祖皆驚,

突然,金色古字全部凝聚起來,化作一條金色細線,閃電般射向了毀滅始祖,毀滅始祖本就受傷,再加上這條金色細線實在太快,他只退後了幾步,金色絲線便擊穿了他的眉心,

金色絲線釋放出無數金色文字,把毀滅始祖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電光火石之間,毀滅始祖便化作了一具乾屍,身上的本源之力全被吸幹了,

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頭皮發麻,驚悚不已,

這時,那條金色絲線又朝著他們兩人飈射而至,


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急忙聯手抵擋,一黑一白兩種本源頓時化作一個宛如太極的圖案,擋住了金色絲線的攻擊,

「黑暗與光明合一,威力果然了得,呵呵……」一道蒼老的聲音回蕩而起,

「你是……天機,」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驚疑,如果此人是天機,那葉峰是誰,

「你們的本源也給我吧,這些原始本源留在你們手上,實在太浪費了……」

金色古字再次飛射向黑暗始祖和光明始祖,兩大始祖明顯感覺到,這次的攻擊比剛才更加恐怖了,很顯然,此人已經把毀滅始祖的原始本源煉化,所以實力瞬間飆升了,

「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