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如玉的速度比傅孤白慢了不止一籌,不過很是很快來到了她的目的地,血睛赤猿的洞穴。

“啊!”

溫如玉淒厲尖叫聲不斷的在洞穴中傳蕩,讓停在洞外側耳傾聽的傅孤白手上不覺的一抖,心中腹誹着殺豬的聲音都沒這麼慘,這彪悍女難道出什麼事情了?

搖搖頭,傅孤白正要摸進洞中,洞中傳來的淒厲尖叫聲停了下來,這讓傅孤白的好奇心大勝,沒有猶豫的走了進去。

洞穴依舊是黑漆漆,沒有一絲的亮光,傅孤白走在洞穴之中卻隱隱聞到血腥味傳來。

“難道出事了?”傅孤白心中想到這裏,再也不壓抑的自己的速度,飛快奔向裏面,不過很快,前面血腥味濃烈的傳來,還夾雜着陣陣的香氣。

傅孤白微微眯起眼睛,在黑暗中走了這麼久,視野已經有點適應黑暗,溫如玉似乎就在前方,逐流迅速發動,前方的空氣波動在腦海之中形成一個畫面,溫如玉坐在一個大大的木桶裏,看起來在修煉什麼的樣子。

“溫如玉在洗澡!”傅孤白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不過這個念頭剛起,傅孤白就更納悶了,洗澡特地要到這種黑暗的地方,還要叫得那麼大聲淒厲,是有怪癖?不過那血腥味是哪裏傳來的?溫如玉在洗澡應該不可能便洗澡邊流血吧?她身上……

傅孤白腦海中突然想起一個可能,難道她用血睛赤猿的血液在洗澡?或者修煉?

傅孤白心中一驚,正要走上前去看個究竟,這時,腦海之中傳來了白虎的聲音。

“嘖嘖,竟然還有這種體質存在,還是在一個女的身上。”

“體質?什麼體質?”傅孤白一愣,停下了腳步。

“嗜血狂體。”白虎輕輕說出幾個傅孤白沒有聽過的東西。

“這就是她那麼彪悍的原因?”不過這還是不妨礙傅孤白對這個嗜血狂體進行猜測。

“沒錯,我剛開始也沒注意,沒想到竟然真的是這種萬衆無一的體質。”白虎似乎感嘆了一下。

“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傅孤白趕緊問道。

“嗜血狂體壓制不住體內的戰鬥慾望,一有戰鬥就會喚起身體的另一面,她現在在沐浴獸血,壓制體內的瘋狂戰鬥慾望,傳說中這種體質的人最後壓制不住體內的戰鬥慾望,會變成一個殺人魔頭。”白虎解釋道。

“用獸血壓制?照你這麼說,獸血不是更刺激她體內的戰鬥的那一面?”白虎這麼一說,讓傅孤白不由得嚇了一跳,滋養病毒啊?

“沒錯,她在靠自己的意志力壓制那戰鬥的慾望,不過至少要過上幾個時辰才能恢復清醒,這種體質的人每次戰鬥都能提升自己的力量,這次壓制完畢,她估計已經達到煉氣化神三品了。”白虎說道。

“那她應該沒事吧?”傅孤白問道。

“沒事了,不過以後說不定。”

意思是以後很危險咯?傅孤白心情一沉,沒有再走上前去,返身離開洞穴。

傅孤白站在洞口,大力了呼了一口氣,出來就煉氣化神三品了,就這樣要把他遠遠的拉在身後了,倒是這女人體內戰鬥慾望一起,還不把自己虐死,還是先達到二品吧!

從乾坤布袋之中掏出靈香花,靈香花一出現,便發出的陣陣白華和撲鼻的香氣,讓人不由得耳目一新,雖然血睛赤猿已死,但是餘威仍在,暫時還沒有什麼妖獸過來佔領,所以這裏處於很安全的位置。

直接將靈香花塞入口中,一骨碌的嚥了下去,傅孤白開始盤膝坐好,藏鋒心法急速運行,開始了突破。

靈香花一入喉,便化爲一股靈氣直直衝往傅孤白腹中,然後大股的靈氣朝着四肢百脈散開,不斷融入傅孤白運轉周天的真元之中,不斷的壯大起來,原本煉精化氣突破到煉氣化神之後,那真氣化爲真元已經重新將真元變成一條小溪流,現在隨着靈氣的注入,不斷開拓着河道,將真元變得更加凝聚,還有將這條真元凝聚的小溪流變得更加寬廣。

還不止這樣,傅孤白原本全神貫注吸收靈力,靈香花一入腹,便有一股清涼的感覺直衝百會,然後向着他的腦中深入,隨着這股清涼的感覺的深入,傅孤白的精神變得愈發的敏銳,全身的疲勞一掃而空,識海之中的那道神識也在清涼感覺的注入之下不斷壯大。

“轟!”

腦海中傳來一聲無聲的但發自靈魂的巨響,流轉真元的奇經八脈內,竟然開始顫動起來,聲勢浩然,連運轉間的真元也沸騰起來。

過了許久,盤膝坐着的傅孤白重新睜開眼睛,整個人的精氣神完全飽滿,連之前大戰帶來的精神疲憊也一掃而空。


“煉氣化神二品,憋了那麼久終於到了。”

傅孤白嘆嘆氣,洞內還有一個要到三品的,人和人果然是有差距的,嘗試了下運用精神聯繫識海內的神識,兩者重合後,又是一番不一樣的新體驗,給人的感覺如同一個新生的嬰兒已經在呀呀學語,生機盎然。

擡頭望了一下天色,天上充滿殷紅的霞光,夕陽西下,已是暮色來臨,而溫如玉還沒有出來,看來階段越高的時候每突破一次,突破的時間就會比上一次長很多。


先等等吧!傅孤白心中想到,重新盤腿坐了下來,從腰間掏出一個染血的乾坤布袋,這個是遊離所丟給自己的,的確和當初協商的一樣,來看看裏面有什麼東西。

傅孤白直接將乾坤布袋裏面的東西都倒了出來,這個乾坤布袋倒是比一般的乾坤布袋大了不少,東西一直源源不斷的噴出,倒了片刻,乾坤布袋終於沒有東西掉出來了,傅孤白向下望去。

乾刀幣!一入目便是乾刀幣佔了很大的位置,一下子把傅孤白的目光吸引住了,乾刀幣不是沒有見過,不過一下子聚集這麼多倒在地上,還是會很容易眼花,乾脆直接將自己的乾坤布袋的東西也倒了出來,將地上的乾刀幣都裝進了自己的乾坤布袋,分類歸好,裝完時傅孤白清點了一下,至少有一百枚的鐵乾刀幣,一般煉氣化神這個層次的頂端用的都是金坤刀幣和銀坤刀幣,換算成銀坤刀幣至少有一百萬枚!沒想到這個金古烈倒是讓自己發了一筆橫財啊!

嗯,到時候在交易廣場應該可以買些好東西了,傅孤白繼續向着地上看去,金古烈的武器,那張一人高的無弦弓,沒有弦用弓身打人會不會很蛋疼啊?傅孤白直接將扔進自己新的乾坤布袋之中,繼續看去。

三瓶丹藥?煉氣丹,辟穀丹,生血丹,這倒是不錯,辟穀丹已經要用完,剛好可以補充,還有生血丹一看就知道是治療的,還有煉氣丹,金古烈能那麼快到達三品都是因爲有丹藥修煉吧,怎麼兵域沒有分發這個?

將丹藥收起,地上還有一些金古烈擊殺一些妖獸獲得的獸皮之類的材料,還有七七八八的東西。

重新將地上一些雜七雜八東西整理好,傅孤白卻突然手一頓,從地上撿起一張獸皮。

地圖?這個倒是個意外的獲得,記得遊離所說地圖這種東西都在牛逼的人手中,不會輕易放出,萬獸門也是個大門派,就是不知道這個地圖是不是路邊攤買的。

拾起地圖,傅孤白打開仔細的看着地圖上的標記。 記載的挺詳細的,青冥劍派和炎鬼門的駐地都標了出來,還有交易廣場,這倒是省了不少時間,遊

離所拿出的也不過是普通的大路貨地圖,這邊連萬獸門的駐地都有,不過其他分佈得倒是很少,看來專

門從門派中跑出自己一個人打拼,死了活該。傅孤白嘴中嘀咕着,收起了手中的地圖,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終於突破了啊!心中感嘆一聲,傅孤白轉頭看去,只見溫如玉臉色紅紅的瞧着自己,忸怩着衣角,

那目光彷彿要把傅孤白吃下去,聲音卻不復之前的清冷。“你……你都看到了?”“看到什麼,進去的時候裏面太黑了,什麼都看不見。”看到?看到什麼?就聽見你在裏面啊啊呃

呃的叫着,沒有一點情調,心中壞笑的腹誹着,傅孤白臉色淡然的說道。聽到傅孤白這麼說,溫如玉的臉色才稍退,緩和了一些,徵求道:“我們走吧?”傅孤白點點頭,兩人重新啓程,傅孤白拿出金古烈的地圖,指給溫如玉看,心中又泛起一個念頭,

如果你將你洗澡完的那些血睛赤猿的精血拿去賣應該還能賣不少,雖然肯定會貶值一些,不過總比沒有

好,想到這傅孤白開口問道:“師姐,血睛赤猿的精血如果拿去交易廣場賣的話,估計能賣不少的東西。”“啊?”溫如玉聽到傅孤白的這話臉色又是一紅,嗔怪的看了傅孤白一眼,發現傅孤白臉色沒有什

麼變化後,腳步走得更快了。“溫師姐,溫師姐你怎麼走那麼快,等等我。”傅孤白看到走如同小跑一般的溫如玉,趕緊追了上

去。不過走上去剛想再問溫如玉已經先開口道:“其實,我只比你大幾歲,你叫我姐就可以了。”姐你妹啊,要是把我的真實年齡說出來嚇死你,就你看起來最多也不過二十歲。傅孤白臉色淡然,

說:“其實你叫我哥就可以了。”“哈哈哈!”以傅孤白的樣子一副老氣橫秋人小鬼大的樣子一下子把溫如玉逗笑了,溫如玉直接揉

着傅孤白的腦袋,睜大雙眼盯着他說道:“其實我發現你還是挺可愛的。”可愛你妹,等我哪天可以稱霸天下了,先來給你來個一百遍啊一百遍。傅孤白無奈,直接運起逐流步法,一陣風似的向前衝去,只留下還站在原地的溫如玉,離去前的話

語響蕩在溫如玉的耳邊。“溫師姐,跑快點,不然天很快就黑了。”“這傢伙,果然是孩子啊!”溫如玉權當傅孤白在耍小性子,身法也發動起來,向着傅孤白追去,

沒有處於戰鬥狀態的溫如玉,既有一股溫婉的氣質,還夾雜着活潑的青春氣息,讓人心曠神怡。……等傅孤白和溫如玉來到交易廣場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而在交易廣場之中依舊是燈火通明,


沒有任何的火把來點亮四周,竟然是奢侈的用夜明珠,這裏還有建築,每隔十米都有一棟建築,酒店,

飯館,武器鋪,藥店,城市該有的差不多都有了,需要什麼就有什麼,傅孤白甚至還看見一座建築上寫

着明月樓這三個字。風月場所都有,服了,誰這麼大手筆?傅孤白還沒有多想,因爲沒走幾步就和溫如玉被幾個身着破爛的人圍住了,傅孤白和溫如玉露出戒

備的神色,溫如玉一手已經伸進了乾坤布袋之中,眼看就要把武器掏出了大開殺戒了。圍上來的那幾個人不過是一二品的實力,一看傅孤白和溫如玉劍拔弩張的樣子,趕緊七嘴八舌的解

釋起來:“你們兩個是新來的吧,只要支付給我們一點報酬,我們……”來當導遊的啊?傅孤白和溫如玉一聽就知道這些人的意思了,沒等傅孤白說話,溫如玉已經拋出十

個銀坤刀幣。“夠不夠,夠了走吧!”在這些不認識的面前,溫如玉又恢復了清冷的嗓音。其中一人接過溫如玉的銀坤刀幣,臉色一喜,揮揮手趕走跟來的那幾名同行,涎着臉諂笑幾聲,機

靈的走到前面帶路,傅孤白和溫如玉跟着穿過圍觀的幾人。其他的人一看沒戲,立刻就一鬨而散了。走在路上,傅孤白好奇的問道:“看你也有二品的實力,怎麼淪落到這個需要給人當導遊的份了?

”那人苦澀的笑了一下,說道:“您有所不知啊,這附近的低級妖獸都被清理乾淨了,想要走得更遠吧,就先要有補給,但是走得


遠又需要地圖,沒地圖的話,我只有區區煉氣化神二品,而小天魔天的妖獸多不勝數,沒有安全的地圖

,誰敢去送死啊?”噢,難怪來的時候都沒看到什麼妖獸,原來都被清場了,導致這些低級的散修之類的都磨平了鬥志

不敢出去了,就在這裏掙點小費養活自身。傅孤白點點頭,示意那人繼續往前走。“這個交易廣場是三年前建立的,從總交易場那邊來的幾名達到煉氣化神九品的人,一夜的速度就

清空了周圍的低階妖獸,將高階的妖獸的驅趕出去,又引進很多的資源,這裏不到半個月就建立起來,

三年的時間已經有了如此的規模,各種行業的人都不斷來這裏做生意。”三年?傅孤白心中一動,看向那人身上破舊的衣袍,問道:“你來這裏多久了?”那人一聽傅孤白問起這話,臉上露出羞愧的神色,不過似乎還是爲自己辯解般的自言自語:“不多,就三年,我還有一個同門前輩已經來了五年了,我還聽說有人在這邊老死的。”搞這麼差?咋混的?傅孤白吃驚了一下,小天魔天的歷練看起來不難啊?溫如玉都三品了,這傢伙

三年纔到達二品,而且堪堪穩固基礎,難道平時都沒時間修煉嗎?旁邊的溫如玉也驚訝的張着小嘴,傅孤白知道自己再這麼問下去這人就該找個地縫鑽進去了,直接

轉了個話題道:“不說這些了,你給我們介紹介紹這裏吧。”那人聽傅孤白這麼說感激的看了傅孤白一眼,直接將這裏的情況娓娓道來:“這裏的交易廣場有三股常駐勢力,其他的小勢力就不必多說,唯一需要注意的這三股勢力分別是

炎鬼門,衝靈宗,蕭氏商行,還有聽說最近青冥劍派的人也來到這邊參與了,最近這裏會變得風雨飄搖

,兩位可得注意了。”傅孤白和溫如玉聽到這個重要的消息,分別凝重點點頭,也不等這人繼續說,直接問道:“好了,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倆想找個落腳的地方,不知哪裏比較實惠?”“兩位想要落腳的話,到蕭氏商行開的蕭氏客棧就可以,童叟無欺,而且價格也不貴,雖說這裏不

會有人鬧事,但是丟失東西的事情還是常有的,這裏的很多店鋪都是蕭氏商行所開,每間店鋪駐留的強

者已經有煉氣化神五品以上,還有一個壓陣強者達到了煉氣化神九品。” 那人將傅孤白和溫如玉帶到蕭氏客棧,便和他們辭別。

煉氣化神九品嗎?煉氣化神只是第二階段的修行,留在這邊可以幹嘛?估計以每個勢力的實力積攢一些下來都肯定會有一些達到九品的高手,只不過是多寡而已,小天魔天真的只是歷練之地嗎?

“歡迎來到蕭氏客棧,請問兩位客官打尖還是住店?”

一入門,就有一位店小二着裝的人向着傅孤白和溫如玉走來,臉上不卑不坑,一看就知道混得比剛走的那人要好,傅孤白不假思索,直接回答道:“住店。”

“好嘞,兩位一看就是新來的吧,我們這邊有人字號客房只需要十枚銀坤刀幣,地字號十枚金坤刀幣,天字號十枚鐵乾刀幣,不知客官需要什麼。”店小二便解釋邊打量傅孤白和溫如玉,兩人的氣息也不過而二三品,一看就知道新來的,身上還有存有大把的資金,想到這,店小二的眼睛眯了起來。

“地字號就可以了,開兩間單人的,這五天的份我們都支付了。”傅孤白直接從乾坤布袋之中拿出一枚鐵乾刀幣,交給店小二,心中卻開始尋思起來,看來一百枚的鐵乾刀幣很多的樣子,其實也就夠在這裏住夠一百天而已。

“好嘞,地字號客房兩間。來,客觀,我們到樓上去。”店小二接過錢,眉開眼笑的叫喊了一聲,肩上桌布一甩,走到走上開房間去了,兩人也跟着走上樓去。

而樓下的櫃檯上,兩個人正打量着走上去的傅孤白和溫如玉。

“掌櫃的,這兩人一看就知道是新來的,沒有什麼經驗,地字號的房也不是一般人能花費得起的,而這兩人只有二三品……”一個店小二的模樣正巴結的向着前面的男子說道。

“說的這麼多幹什麼,我們又不是黑店,只不是兩個看起來比較奇怪的低階散修,有什麼可驚訝的,好好做事,真有奇怪的消息再給我說,不過那女的倒是個美人,嘿嘿。”男子擺手打斷了那名店小二的話,不耐的看了一眼。能開店的,眼力勁多少還是有點的,但傅孤白也就是是拿出一枚鐵乾刀幣面不變色罷了,說明有錢,但是能住在地字號,就說明他錢也不是很多,男子訓斥道,最後卻發出一聲意味深長的笑。

店小二聽到男子的話,再也沒有多言,但卻如奴僕一般恭恭敬敬站在一旁。

……

“客官,我們的地字號房有提供熱水,單人衛生間……如果是住在這邊的話,每日還可以提供三餐藥膳,我們隨叫隨到,房間的門和四周牆壁還是特製的,沒有五品的實力是打不破的,而且,隔音效果非常好……”店小二對着房中一切指指點點,解釋出這房間的功能。

“哦,你這麼一說我還沒有吃晚飯呢,明天我要是不在你也給我端進來吧。”包裝的好,都能把價值一塊的東西變成一百塊一千塊賣出去,主要是賣相要好,服務周到。傅孤白深知這一點,這地字房也就比人字房號,但好的不多,絕對坑爹,將這家客棧批鬥得不成樣子的時候,傅孤白又突然想起自己還沒有吃晚飯,連連朝着店小二說道。

……

第二天一早,傅孤白剛睜開眼睛便瞧見了溫如玉坐在自己的牀頭,一雙美目流轉的望着自己。

“怎麼進來的?”傅孤白納悶了,不是說五品的實力纔打得開門嗎,這一看也不像又升級的感覺啊。

“店小二都看見我們兩個一起來的,我直接找他拿鑰匙就進來了。”

原來沒升級啊,再升級我就要抱你大腿和你混了。晃晃腦袋將腦中這滑稽的想法晃出腦袋,傅孤白哦了一聲,起牀刷牙洗臉去了,邊走邊說道:

“你不用修煉的嗎?這麼閒就來找我?”寂寞啦?這話傅孤白可沒敢說出口。

“應該我問你纔對吧?你怎麼這麼閒能夠睡覺,不修煉嗎?我昨夜修煉了一夜,早上很早就起來了。”溫如玉聽到傅孤白這麼一說,柳眉一束,奇怪的問道。

“難得能輕鬆一下,弟子峯上的牀沒這裏這麼舒適,不小心就睡着了。”傅孤白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絲毫不把一夜的修煉看成很眼中的事情。

“真不知道你怎麼修煉到煉氣化神的,不過你現在不認真修煉,速度就會慢下來。”溫如玉搖搖腦袋,告誡道。

“**逸的生活磨平鬥志嗎?我是那種人嗎?”

溫如玉一聽傅孤白這麼說,眼前一亮,趕緊問道:

“今天有什麼安排?”

說了不過幾句話,傅孤白就草草的洗漱完畢,走到桌邊,大馬金刀的做了下來,一手支着下巴,說道:

“先出去把這裏的東西都瞭解一下,我們身上的東西應該可以換成不少錢,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丹藥靈石的賣,我也得拿一把趁手的武器了,不過話說,我們都起牀了,早餐怎麼還沒送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