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他們也是熟識,餘下的我自然不必多說!為今之計,便是我們大家分頭行事!」玄魁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冷炎、張羽凡和鳳舞衣,分別是聯絡中陰界的正邪兩派,為日後一句毀滅屍族做準備,而蕭羽,你則是乘機前往屍族的禁地,前去探尋這禁地里究竟有什麼詭異!」

「什麼?我一個人去?」聽到這話,蕭羽的臉上充滿了詫異,雖然經過陰陽融合后的他擁有可以比擬靈寂強者的實力,但是若以他一人,獨自探尋屍族禁地,這也未免太過抬舉他了!」

玄魁搖了搖頭道:「事已至此,我們別無他法,況且,如今屍典在即,屍族的禁地也不可能會有太厲害的強者鎮守,以你之能,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蕭羽:「……」

接下來,幾人又相互商討了近一個小時,最後才四散而去。

在這過程中,冷炎、張羽凡與鳳舞衣都沒有與蕭羽說太多的話,只不過在離去的時候,幾人看向張羽的目光中,充滿了極其複雜的神色!

雖然蕭羽不清楚這目光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隱隱間,他似乎感覺到將有什麼意外將發生!

※※※※※※※※※※※※※※※※※※※※※※※※※※※

夜幕降臨,蕭羽獨自一人穿梭在酆都城內,而他的目標,正是屍族的禁地!

屍族的禁地外是一片樹林,名為慰亡林!之所以被稱為慰亡林,乃是因為埋葬的皆是屍族中有過貢獻的人。林中一座座慰靈碑,記載著逝者曾經的往事。雖然在蕭羽看來,對於已死的屍族豎立這樣的墓碑,讓人不禁覺得有些可笑!

小心翼翼地走到樹林盡頭,眼看前方一條小徑幽深隱蔽,正是通往禁地之路。正要前行,遠處忽然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此為禁地,外人不得擅入!」 誘妻上癮:老公,狠狠愛 ,有如鐘鳴。

難道被發現了!!

蕭羽心中一驚,急忙四處觀視,卻發現這個聲音似乎不是針對自己。

難道此地還有別人。

透著月光,蕭羽看到數十米之外,果真有三條黑色的人影,但發出這種聲調的卻不是三人。

只見三人身前的白氣瀰漫,一個人形緩緩浮現,竟是一個白色的身影。面貌威嚴,一身勁裝,如同寺廟裡的神將一般,讓人一見便生畏懼之感。然而這人竟然腳不沾地,飄浮在空中,周身為白氣籠罩,宛如下凡神仙一般。

這個……遠處的蕭羽見狀一驚,心中驚駭——莫非是符靈!!

所謂符靈,是符咒的一種,制符者利用自己的神通與陣法師聯合起來所製作出的靈符,這種符咒內可以誕生出符靈,符靈具有一定的法力,是許多修鍊者用以看守門戶的最佳選擇,一些非凡的符靈,甚至擁有通靈乃至靈寂的實力。

想不到這禁地中竟然有符靈,莫怪屍族未派人看守。

正當蕭羽暗暗嘀咕之際,卻見場中白霧再現,竟是再次出現了數條符靈。

符靈盤旋而起,將場中三人團團圍住。

如此多的符靈!!

遠處,蕭羽暗暗心驚,還好自己沒有貿然闖入,否則,自己的下場可就慘嘍。這幾個符靈,每一個都有臨近靈寂期的修為,遠不是他所能對付的。

「凡擅自闖入者,令其立斃當場!」說時遲那時快,那符靈便擊起一張,轟響場中三人。

「有趣!!」三人之中,一人冷笑道,隨即身形一閃,避過了符靈一擊。與此同時,其他的符靈也紛紛移動,撲向三人。

三人的身形極快,瞬間便躲過了符靈的圍擊。同時見為首那人,一連幾躍,以一種肉眼很難看出的動作,分別擊中符靈的天靈,但聞幾聲怪叫,數道符靈瞬間消散無蹤。

好可怕的身手!!

遠處的蕭羽見狀大驚,要知道符靈乃是有形無質之物,尋常攻擊傷不了它們分毫,但此人竟然一個照面就能將數道符靈擊殺,除了說明其修為不凡,更重要的是,其對符靈的了解,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對決之後,為首之人忽然道:「這些符靈的氣很強,可見驅符的是個強者,這麼強的氣,即便一時消失了,過一段時間又會生聚而成。我們還是快些通過這裡!以免節外生枝!!」

「嗯!!」另外兩人也急忙點頭,紛紛加快了腳步,迅速前行,轉眼間消失在蕭羽的眼前。

蕭羽心中訝異,急忙尾隨而上,來到先前激戰的地方,發現地上留下數道黃色的道符,上面用硃筆畫了一些奇怪的圖形。想必便是那些符靈的宿體。二話沒說,撿起符紙,放入納戒后,也絲毫不停地繼續跟了過去,因為剛才為首之人的聲音,讓蕭羽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大約又走了半柱香的時間,蕭羽來到了一堵石壁前,一道巨大的石門擋住了去路。

望著這扇門,蕭羽忽然心生奇異之感,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門內召喚著自己。蕭羽知道,這石門的裡面,大概就是屍族的禁地了!!此時石門已被那三人打開,看樣子三人也順利地進入了禁地之中。

這石門上似乎被陣法所封,用尋常方法打不開的。但這三人竟能輕易打開,說明他們中也有懂得陣法之人。

對符咒、對陣法都異常了解,這樣的人物,為何會半夜三更出現在禁地……看來事情不簡單……

只見蕭羽凝神屏息,祭出烏金盾片,這才小心翼翼地走近石門裡。

只是未料到,這突來的好奇心,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走近石門內,只見禁地所在之處,乃是一個高達數丈的岩洞,順著洞內小徑沒走幾步,只見眼前現出一個赤紅色的石室,一股燥熱之氣撲面而來,四面的石壁粘稠模糊,看起來幾乎要被這裡的熱氣烤化一樣,地面上閃著點點火光,令人不敢走進去。

蕭羽停下腳步,好奇地看著四周,喃喃道:「此地的溫度極為炎熱,但卻不見火光,真是奇怪!」

順著石壁望去,見在石室入口旁還有一條狹窄的小路,既然來都來了,索性一探到底,順著小路向前走去。沒走幾步,眼前豁然開朗起來,只見小路盡頭是另一個銀白色的石室,洞壁上結滿了寒冰。蕭羽走進石室,只覺得四周空氣一下子寒冷下來,甚至打起了哆嗦,怪道:「一邊熱死、一邊又是冷死,這究竟是什麼怪地方啊?」話剛說完,話剛說完,他便急忙運轉靈力,感覺到體內洋溢出一縷暖暖的感覺,這才繼續向裡面深入。誰知沒走幾步,蕭羽猛然停下腳步,愕然望著前方,臉上神情無比驚詫,竟是整個人驚呆了!

只見石室中央,立著一個方圓丈余的冰柱,而冰柱之中,赫然是一條冷峻的人影,那人端然而立,一張面孔如同白玉雕刻成的一樣,相貌極是俊朗,看上去只有二十幾歲的樣子,雖被冰封,一頭長發仍是飄逸地披灑在身周,顯出幾分不羈之氣,神色間卻透著一種無比落寞的感覺。

天啊!!這禁地里怎麼會冰封著一個人!!

未等蕭羽反應過來,忽然看到那巨大的冰柱旁正靜立著三條人影,赫然是先他一步闖入的三人!!蕭羽一驚,急忙找了一個角落躲避。


這時,這三條闖入的人影圍繞著冰柱以及冰柱內的人影旋轉,每一個人的眼中都流露出炙熱的目光,即便幾人現在是黑衣蒙面,但蕭羽卻可以感覺到幾人臉上的興奮。

都市神龍兵王 哈哈——我終於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哼哼,想不到那個傳聞是真的!!」

「屬於我們的時代來臨了!!」

正當三人面露狂喜而口不擇言之際,忽然場中竟生變故,竟是其中一人,飛快地襲向身邊的同伴,那兩人不防,頃刻間便被那人制住。

而出手之人,正是先前擊滅符靈、聲音熟悉的那個人!!

「你做什麼?」

被制服的兩人,一臉震怒地望著為首的那名黑衣男子,眼中透出了驚恐與憤怒。

「做什麼?」黑衣男子聞言冷笑:「當然是過河拆橋。」黑衣男子冷冷地看著地上動彈不得的身影,發出一絲陰冷的笑聲:「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的道理,你們難道不懂嗎?呵呵,雖然一個和尚和兩個和尚都有水吃,但是我更願意一人獨享!!」

「你……你不怕我們的師尊報復嗎?」聽出對方話中之意,兩人眼中露出一絲絕望的憤怒,但還是想要爭得最後一絲生機。

「嘿嘿……你們在這裡死了,誰又會知道是我做的手腳。況且……」他一臉炙熱地望著冰柱中的人影,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一旦我擁有它,即便整個中陰界與我為敵又怎樣?天下將歸我手,萬人臣服我膝,到那時,誰又敢反駁我的意思?哈哈——」

「你——」

「兩位,為了感謝你們對我的幫助,那麼我就大發慈悲地讓你們成為我王者之路的第一塊奠基石吧。哈哈——」伴隨一聲長嘯,黑衣人雙臂一抬,只見那兩名被困住的修士頓時被一股無形之力抬到半空。

「你……你要做什麼!!」

兩人撕心裂肺地大喊。

卻見黑衣人雙掌一合,但聞兩聲驚爆,兩人的軀體頓時化為一片血霧,同時兩縷光芒從兩人的肉身中飛竄而出,最後鑽入冰柱,流入冰封人影的七竅之內。

「哈哈——蘇醒吧!!吼,與我融為一體,開啟你我的輝煌之路!!」見兩人靈識被冰封人影吸收,黑衣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猙獰。 這究竟是一副怎樣的場景!!

遠處的蕭羽看的心驚,黑衣人的冷酷無情,冰封人影的詭異,皆讓他的心中產生一股莫名寒意。

未免殃及池魚,他決定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可就在他準備溜走的時候,忽聞一聲怒喝:「什麼人,鬼鬼祟祟的,給我滾出來!!」

被發現了嗎?!

蕭羽一驚,就在他考慮是否應該沒命似的奔逃之際,忽然另一個冰冷的聲音,傳入場中:「呵呵,好一句鬼鬼祟祟,難道你就不是鬼鬼祟祟嗎?」

話音落,卻見一名灰衣男子出現在冰柱旁,其出現的身影之快,蕭羽甚至威能看清對方究竟是怎麼出現的。而且此人頭上也帶著一個斗笠,很顯然也是為了掩飾其本來面目。

「找死!!」一聲喝,黑衣人當即出手,只見其腳上恍若爆破一般,飛縱而起,雙手化指,竟是直直擊向來人身軀。

「呵呵……滅靈指?」

灰衣男子身行一閃,輕易間便躲過了對方的攻擊:「原來是你,莫怪乎能輕鬆破解禁地外的符靈。」

「哼,既然被你發現身份,那麼今日你就非死不可了!!」心知對方實力不凡,黑衣人也不再留手,滅靈指凝聚周身靈力,頓時化為兩條光蛇,一左一右竄射而出。

滅靈指乃是屍族的獨門之法,此指法最神奇的地方在於,其主要針對靈體造成傷害,所以此指可以對符靈或是屍族造成劇烈的傷害,對於尋常百姓,卻是無關痛癢。

滅靈指光飛竄而出,盡數封鎖灰衣人退路。

面對這對魂體有著劇烈傷害的指光,灰衣人冷冷一笑,雙手化圓,在周身劃出一面護體氣罩。

「愚蠢!!」黑衣人見狀冷笑一聲,雙手牽引滅靈指光,只見耀眼光芒如若靈蛇,竟是不理會氣罩防護,猛地刺穿氣罩,貫穿了黑衣人的雙肩。


「嗯?」灰衣人聲音一變,似乎對於這樣的結果很是訝異:「看來我失策了,你竟然突破通靈瓶頸,晉陞靈寂!!」這次他似乎才明白過來:「難怪你一出手便能制住他兩,看來我是太小瞧你了!!」

「哼哼,可惜現在知道,也已經遲了!!」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猙獰,這時候方才緩緩取下自己的面罩。

「是他!!怎麼會是他!!」遠處的蕭羽見狀大驚,因為眼前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藍澈!

如果他是藍澈的話,那另外兩人……是沈壯和方勉!!

蕭羽頓時心亂如麻。

莫怪乎他覺得對方的聲音極為熟悉,卻沒想到,這人竟然會是藍澈……

蕭羽暗暗心驚,目光卻不介意地瞥向冰柱內的那條人影,卻驚恐地發現,冰柱內的人,此時竟然睜開了雙眼,目光竟是直勾勾地望著自己!!

天啊!!

蕭羽頓時心膽俱裂,自己該不會是闖到鬼了吧!!

蕭羽驚恐地揉了揉眼角,雖然人影不是望向自己,但確確實實是睜開了眼睛。

而相互對立的兩人卻渾然不知!!


「想不到你竟然別有用心!」灰衣人冷笑道:「但是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會知道禁地的秘密的?」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藍澈笑了笑道:「況且,對於一個將死之人,我也沒必要說這麼多!死吧!」

一聲冷笑,藍澈的雙指渾然畫圓,連接在雙指上的滅靈指光瞬間脫手,盤旋而起,竟是要穿入灰衣人的身軀。然而這時候,灰衣人卻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呵呵……我很感謝你告訴我這些,不過,既然想知道的事情已經知道了,那麼你也沒有再存活下去的必要了!!」

「什麼?!」

藍澈聞言一驚,隨即眼前卻發生了讓他這輩子都忘不了的事——只見灰衣人緩緩伸出雙手,緊握著貫入雙肩的滅靈指光,竟是將那指光緩緩地抽出自己的身體。

「不!這…這怎麼可能?!」藍澈失聲驚叫道:「我的滅靈指已經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即便是先天境界也無法擺脫,難道——」

「嘿嘿……你猜對了!!」灰衣人的雙眼猛然閃過一絲寒光:「因為我…是大乘修為!!」話音落,卻見一道強光四射,那兩條如靈蛇般的指光,瞬間在灰衣人的手心消散。

「你…你是……!!」見到這一幕,藍澈徹底的呆住了。彷彿不相信眼前的事實: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屍族之中不是只有先天境界的強者嗎?難道他是……

「對不起,你知道的也太多了!!」灰衣人忽然出現在藍澈的身旁,望著一臉驚恐的藍澈,他的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死吧!!」

一聲驚爆,卻是如先前那兩人同樣的結局,藍澈的身體瞬間爆碎成霧。而一道靈識也緩緩地流入冰柱內,被冰柱內的人影吸收。

蕭羽清楚的看到,冰柱內的那條人影在吸收了藍澈的靈識后,雙眼猛地爆射出耀眼的光芒,隨後竟是唇齒輕啟:「不屬天,不屬地,生於三界之外,不滅六道之中……」

「久違了,犼!!」灰衣人望了一眼冰封中的人影,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很難想象,就在片刻之前,一條生命隕落在他的手上。

「又是你……」冰封中的人影看了一眼灰衣人,眼中不見絲毫情緒。

「數十年不見,希望這見面禮你還滿意。」灰衣人淡淡地笑道。

「這一次見面,你不同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