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克呢,」

「他去查探敵情了,」

歌德說著,目光不時的在漢尼斯身上打量,眼前的這個老頭子,似乎心事重重,歌德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前幾天,去偷襲敵人時,被敵人的軍團長認了出來,而漢尼斯似乎認識敵人的軍團長,

「漢尼斯先生,你的原名叫阿弗洛格么,」歌德問道,

漢尼斯緩緩的點了點頭,他知道,事到如今,也不用隱瞞什麼了,

「漢尼斯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和我說一說,你的故事,我很願意聽一聽呢,」

「你就一點都不懷疑我嗎,我以前可是哈斯坎帝國的人,」漢尼斯疑惑的問道,

歌德微微的笑了笑,

「漢尼斯先生,不管以前如何,現在你是吉克的朋友,不是嗎,而且前些天,要不是你,可能我們傷亡會更加慘重,我有什麼理由去懷疑一名幫助我們的魔法師呢,」

漢尼斯笑了起來,

「好吧,老頭子我現在挺鬱悶的,就稍微你和談一談吧,」

「傳令下去,今晚所有人嚴加防守,防止敵人來偷襲,」納斯克站在軍帳外,對著眼前的軍官們喊道,隨後他又走入了軍帳,

「納斯克,今晚敵人真的會來偷襲,」耶羅問道,納斯克點了點頭,

「據可靠情報,敵人的指揮官,歌德打算深夜的時候,帶領士兵前來偷襲我們,我們已經吃過一次虧了,」

「好吧,我也回去,讓我的部隊稍微注意點,今晚的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耶羅說著站起了身,伊爾瑪和格雷澤已經回去了,

耶羅走出營地后,接送他的翼龍以及士兵正在等待著他,他坐上了翼龍的背,隨後他只手拿過來一把細長而略彎的劍,形狀十分怪異,


這種劍叫武士刀,是烈陽帝國東北面,一處島嶼部族裡叫武士的武藝者所使用的武器,

重量十分的輕盈,而且刀口很鋒利,刀柄處,有四個粉色的菱形圖案,聚在一起,耶羅,稍微拔出了一點,寒光四起,

「希望今晚用不上吧,」翼龍緩緩的升空了,

吉克繼續在空中飛行著,他飛得很高,已經隱約可以看得到地面上的情況了,

而果然,已經深夜了,但地面上的敵人,正在大批大批的活動著,歌德的計策印證了,防線內果然有敵人的間諜,

而且還是在泰格斯不在的情況下,消息泄露了出去,至少可以初步的斷定,泰格斯並不是敵人的間諜,

吉克決定再接近一些,好好查看下,就在這時,吉克看到了迎面騰空起來的一隻翼龍,上面乘著兩人,其中一人,盔甲的肩頭上,金色的獅子頭,在月光下,顯得十分亮眼,

頓時間,吉克扇動了翅膀,朝著翼龍飛了過去,是敵人的一名軍團長,吉克看到的是一個一臉無精打採的中年男人,他並沒有見過,


而吉克頓時就明白了,這是敵人攻擊北部防線的第四軍團長,

「哦呀,看來今晚要有一場苦戰了,」耶羅也看到了迎著自己飛來的吉克,

「好好駕馭你的翼龍,士兵,」

「是,耶羅大人,」

耶羅說著站起了身,一柄黑色的長矛出現在了吉克的手中,

耶羅半蹲著身子,左手握著刀鞘,右手握著刀柄,

「拔刀術.亂舞,」

吉克眼看著和敵人的距離,已經接近了,大概還有二三十米的距離,他舉起了手中由魂之力幻化成的長矛,準備先投擲過去,

而就在這時,一瞬間,吉克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自己周圍的空氣中,有著什麼,一瞬間,在吉克的四周,出現了數十道黑色的勁氣,而且是彷彿突然出現在四周一般,朝著自襲來,

吉克沒有多想,全身縮作了一團,

「砰」的一陣猛烈的響動,吉克被擊中了,背上的羽翼已經被割成了片片魂之力的結晶,在空中散落,吉克整個人也直直的朝下落了去,

剛剛的那是什麼,吉克的腦子裡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剛剛突然出現在自己周圍,而且襲向自己的勁氣,到底是怎麼來的,他根本沒有看到,

要不是自己的盔甲足夠堅固,恐怕他現在,已經渾身被切得血淋淋了,

而站在翼龍背上的耶羅,已經收回了刀,而且還是一如既往的保持半蹲,準備拔刀的姿勢,


在吉克落到了和翼龍一樣高度的時候,他看到敵人軍團長再次拔出了刀,

頓時間,吉克的渾身上下,出現了一團黑色的,由魂之力幻化成的防護膜,

「砰砰」聲響起,吉克的魂之力幻化成的薄膜碎裂了,

在吉克的背上,黑色的羽翼重新張開,吉克馬上加速,頓時間拉開了和敵人的距離,

「弱點果然是翅膀嗎,要不是納斯克先告訴我,恐怕不是那麼輕易將他斬落,」

耶羅自言自語道,剛剛在第五軍團的駐地里,納斯克和他詳細講述了和吉克對戰的過程,因為有著飛行的能力,吉克可以從空中,對自己的軍隊發動突襲,製造混亂,

而納斯克那天也是抱著一試的態度,結果發現吉克的齒板,十分的脆弱,只要用勁氣砍,就可以斬斷,

「士兵,飛過去,我要解決他,」耶羅頓時間喊了起來,駕著翼龍的士兵拉動韁繩,翼龍快速的朝著吉克所在的地方飛了過去,

耶羅心裡很清楚,在看到吉克的一瞬間,他便知道,眼前這個魯克公國最強的男人,必須越早解決越好,否則到了後面,會十分難以應付,

雖然那天在王都,海港的戰鬥,他並沒有去,但他也略有所聞,吉克一個人從四十多名軍團長的手裡逃脫了,此前他一直想要見見,傳聞中的愚者,吉克.萊茵,

今晚,耶羅得願以償,而此刻,耶羅的心裡,卻出現了深深的殺意,必須得想辦法解決眼前的這名黑髮男子,

「士兵,飛穩點,我要一擊解決他,」耶羅說著,渾身上下,散發出了凜冽的勁氣,包裹在了身體表面, 「星辰之擊.」阿妮躍到了伊爾瑪的眼前.手中的細劍.帶著灰褐色的勁氣.朝著伊爾瑪的頭上.刺了過去.

頓時間.數道劍影朝著伊爾瑪襲來.

「連四段的實力都沒有.看來.今晚無法享受了.」

然而.伊爾瑪頓時間露出了驚慌的神色.眼前的碧綠色長發少女.揮出的劍十分的快.而且力道也十分的大.起先她還很輕易的躲開.然而.在她身前挨著身子的瑞克也沒有閑著.

瑞克手中的長劍上挑.斷劍刺出.瞄準了伊爾瑪的要害部位.

面對兩人的夾擊.伊爾瑪霎時間作出了反應.手中的鞭子.如同有生命一般.繞成了一個圈.一面黑色的勁氣.在鞭子繞成的圈裡出現了.頓時擋下了二人的攻擊.

「阿妮……」瑞克大喊了起來.在看到了瑞克的眼神后.阿妮似乎知道該怎麼做.她頓時.止住了攻勢.一個踏步.繞到了伊爾瑪的側面.

瑞克雙劍上.附上了一層黑色的勁氣.交叉著.彷彿剪刀一般.直直的朝著伊爾瑪的腳下揮了出去.

在伊爾瑪側邊的阿妮.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一劍刺了過去.她很清楚.必須一開始就全力以赴.絕對不能讓對方有還手的機會.

現在伊爾瑪已經露出了破綻.她一時間有些急躁了起來.咬著牙.揮動手中的鞭子.

「叮」的一聲.阿妮的劍被阻擋了下來.格雷澤微笑著.用手中的劍.輕鬆的擋住了阿妮兇猛的攻擊.

枕上寵婚:漫漫追妻路 伊爾瑪大人.你小心點嘛.雖然對方是臭蟲.但急了一樣會咬人的.」

伊爾瑪手中的鞭子.朝著眼前的瑞克甩了過去.「啪」的一聲.打在了瑞克擺出防禦姿勢的劍上.

妖形夢工場 .

「阿妮.趕快退開.」瑞克擋下攻擊后.馬上喊道.因為他看到了伊爾瑪的眼睛.一刻都沒有看過自己.而是定準了阿妮.彷彿是看到了獵物的母獅一般.

格雷澤輕輕的錯開了阿妮的細劍.隨後似乎不想再理阿妮.

身後大批的敵人.已經沖了下來.特瑞克帶著身後的士兵.沖了出去.

兩軍交鋒.場面上.頓時間陷入了亂戰的階段.

在城牆上.一顆顆巨型的火球.不時的飛入魯克共公國的軍隊群里.伴隨著陣陣爆炸聲.一個個士兵倒了下去.

敵人越來越多的從城牆上下來.特瑞克在敵陣中.忍著肩頭上的傷.奮力的拼殺著.

「叮」的一聲.特瑞克的劍被擋了下來.格雷澤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老人家.我來陪你玩玩吧.」

「小子.待會你就笑不出來了.」面對敵人嘲諷的話語.特瑞克用力的揮出了一件.反諷相機道.

「呲呲」聲響起.阿妮揮動細劍.刺穿了數名向她襲來的敵人.

伊爾瑪滿臉怒氣.揮動著鞭子.她的四周.十分的空曠.自己的士兵們.都不敢靠過來.

「唰唰」的兩道勁氣.襲向了瑞克.瑞克翻滾著躲開后.兩道勁氣無情的讓他身後.哈斯坎帝國的幾名士兵倒了下去.

瑞克看在眼裡.覺得有些奇怪.看著對方盔甲上的金色獅子頭.是軍團長.是這隻軍隊的指揮官.然而.她卻如此的冷血.竟然不管自己的士兵.

旁邊的士兵們目睹了這一切后.急急忙忙的散得更開了.誰也不想被自己的指揮官打死.

「要死不死的小子.滾開.」伊爾瑪怒吼道.看著肩頭.腹部.已經被自己的鞭子.擊傷的瑞克.卻還在奮力的阻止著她.

這時.瑞克拿著雙劍.揮出了兩道勁氣后.迅速的跑向了敵人群.

伊爾瑪擋下了瑞克的攻擊后.追了過去.瑞克迅速斬殺了幾名敵人後.旁邊的士兵們「哇」的一聲.向著四周散開了.

面對來勢洶洶的伊爾瑪.誰也不想成為陪葬品.

「阿妮.竟然不要和這個冷血的女人接觸.就在對方的士兵群里.」瑞克對著十來米遠.正在敵人中.拼殺著的阿妮喊道.

「跑……呵呵.該死的臭蟲.看你往哪裡跑.」伊爾瑪發瘋一般的追逐著瑞克.手中的鞭子.在自己的士兵群里.不斷的揮動著.一明明士兵慘叫著.倒了下去.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躥了過去.雙手奮力的抓住了伊爾瑪.

「瘋女人.你瘋夠了沒.」圖格斯及時阻止了伊爾瑪的瘋狂舉動.四周的士兵們.逃似的離開了.

伊爾瑪暫時放緩了神情.僵硬的笑著說道.

「哎呀.圖格斯.我這不是被那兩隻臭蟲氣昏頭了嘛.」

「你給我聽好了.現在是戰爭.我不想和你說什麼.如果你再敢亂殺一名士兵.等戰爭結束了.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圖格斯說著.抽出了腰間劍.朝著正在自己士兵群里.拼殺著的瑞克.沖了過去.

伊爾瑪怔怔的站在原地.咬著嘴唇.顯得極為憤怒.隨後她朝著阿妮跑了過去.

「砰」的一聲.一枚火球在特瑞克的身後.炸開了.自己的十來名士兵.又倒了下去.

眼前的狀況十分的慘烈.幾倍於自己士兵數量的敵人.已經把他們包圍住.一點點的在蠶食著他們的部隊.

南部防線將近三萬的軍隊.此時傷亡起碼超過了一萬.整個鎮子.似乎就快要落入敵人的手中了.

蘭蒂尼帶著學生們.在星夜下.持續的走在通往南部鎮子的路上.很快.他們就可以到達南部防線了.


然而.眼前.南面的天空里.卻能看到一股股火光.越進階南部防線.甚至能感覺到地面微弱的震動聲.

「蘭蒂尼老師.南部防線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安尼洛特疑惑的問道.學生們.所有人似乎都感覺到了.

穆拉克有些驚愕的看著南部的天空.他能感覺到.隨風飄散而來的.陣陣微弱的魔法粒子.

眼前.一批快馬.賓士而來.庫洛卡斯站了出去.喊道.

「士兵.前面發生了什麼.」

「南部防線.已經被敵人攻破.我必須儘快把消息帶回去.」那名士兵只是簡短了說了一句后.便馬上揮動馬鞭.朝著中部趕去.

蘭蒂尼扶了扶眼鏡.露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轉過身. 寵妻無度:霸道總裁壞壞愛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