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二話剛說完紫虎登時十分恭敬地說道:「西方帝國稱霸天地,少城主神功無敵!」

說完之後他竟然還十分虔誠的向西門小虎跪拜了下去。

聽了他那些話的西門小虎忽然十分得意地說道:「好了好了紫虎,我知道你對我還有我們帝國的忠心,一旦我們將東方帝國全部納入到我們的版圖之後,我立刻升任你為東方之城的城主,到時候你也可以盡展所長的號令天下勇士,更好地來為我們帝國開拓疆土了。」

他的話剛說完紫虎登時受寵若驚的說道:「多謝少城主栽培,屬下今後定會更加努力效忠帝國效忠國君,效忠城主,效忠少城主。」

說完后他又對著西門小虎叩拜了幾下,可那時候西門小虎卻不太高興地說道:「你個沒腦子的,怎麼這麼啰嗦啊?老子剛才說的那些話你沒聽懂是吧?」

說完后他便輕輕地抬起了手來,一下間竟有一道血紅色的小旋風,晃晃悠悠的將紫虎刮到了他的面前。

可那時候自虎忽然十分恭敬的說了句:「屬下告退!」

說完后還沒等西門小虎有所反應的時候,便化作了一片深紫色的大風消失了。

那時候西門小虎才有點消氣的說了句:「算你小子識相,再晚一點的話老子立馬把你吃了。」

說完后他忽然一閃身便消失在了那裡。

那天抓住了猛虎的萬劫等人,為了擺脫掉那些不必要的麻煩,明心特意用一種很奇特的法術,將猛虎的身體扔到了數百里以外的地方,而他們澤星夜兼程的向相反的方向飛去了。

可就在他們飛到了半夜的時候,由於那時候的寒風越來越猛烈了,雖然真真和杜文文都已經穿上了,前些天萬劫為她們做的虎皮大衣,但還是被動地渾身發抖了起來。

而費理雖然也用被金毛打死的幾隻老虎的皮毛做了一套大皮衣,可由於他前幾天和紅英使者交戰的時候失血過多,再加上那幾天也沒有好好的休息,就在他們飛到了一條已經被凍住了的大河附近的時候,費理忽然率先支持不住的從半空中摔了下去。

意識到他們不能那樣盲目的趕路的萬劫等人,墜落到地面上之後,看了看附近的一兩篇小樹林,沒一會兒明心便找到了一個相當大的樹洞,於是他們立刻鑽了進去,呆在裡面稍微吃了點東西,便將就著休息了半個晚上。

還好他們都是有修行根基的人,在天亮之前他們就會如初的相繼從那個樹洞里走了出去。

可就在那時候萬劫忽然有點無奈的說到:「咱們這次出來是不是沒挑對時間啊?怎麼總有一些打不完趕不跑的大蒼蠅,不停地為著咱們嗡嗡嗡的亂叫喚啊?而且還有一群小蚊子,總想著在這大冷天的定咱們幾口,你們說他們討不討厭啊?」

他的話剛說完明心忽然十分謹慎的看著他們的前方,極為警惕的說道:「大家都打起精神來,老子的老冤家要來了!」

他的話剛說完,隨著一陣陣帶著血行為的黑風,呼呼地刮過去的時候,天空中忽然有一個年紀不大的男孩的聲音,相當狂傲的說道:「明心你這老東西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本少城主雖然有點討厭你這老匹夫,但我這次來找你們的主要目的卻不是你。」

!! 就在那個話音剛落,身穿一襲白色長袍的西門小虎,一下子便出現在了一顆大樹上,就在萬劫等人向他看過去的時候,明心忽然大為驚訝的說道:「怎麼是你這個小娃娃啊?難道你們西方帝國的印壇現在已經換人了嗎?」

看著他那個樣子西門小虎忽然十分狂傲的說道:「不錯,以前那個和你交過手,並且還差點要了你這老東西的命的西門開山,早就已經被本少城主給打死了,雖然他有著一身還算結實的肌肉看樣子相當的不錯,不過本少城主還是念及他是我的師傅並沒有吃了他,而是將他賞給了我的那些老虎孩兒們飽餐了一頓,我想現在的你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一定很開心吧?」

說完后他經不屑一顧的向明心看了過去,而聽到了他所說的那些話的萬劫等人,一下子都愣在了那裡。


人他們怎麼想象也無法理解,這世界上居然還有徒弟將自己的恩師打敗了之後,還那麼兇殘的將他的屍身為了老虎,那簡直太殘忍忒血腥太天理難容了。

不過他們那時候卻看著西門小虎,非但沒有那那些事情當回事,反而還相當得意似的。

可沒一會兒工夫明心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你小子果然不愧是西方帝國的種,有膽識夠心狠手辣,據我所知西門開山那老東西學成出師之後,也是因為親手殺了他自己的授業恩師,所以才一舉成名的,而那時候他卻還不是白虎的印壇呢!」

看著他有種倚老賣老的樣子,西門小虎忽然語氣不善的說道:「老匹夫那些事情都是我們帝國內部的事情,與你這老東西沒有任何關係,識相的話你現在就立刻向本少城主投降,要不然我一定會將你那所謂的百靈之眼,活生生的挖出來讓你變成一個無眼廢物。」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示威性的朝著明心會動了下他的雙手,一下間讓明心他們大為警覺的定在了那裡。

可那時候西門小虎又話鋒一轉,忽然相當禮貌的說道:「在下西門小虎久聞,東方帝國醫療聖手家族中的杜小姐的芳名,不想今日才能的見您的真容,小虎真敢榮幸之至啊!」

說完后他忽然一飄身便飄到了杜文文的身旁,十分強橫的向她伸出了他的一張「狼爪子」,一下間便將杜文文嚇得向後退了一步。

可那時候萬劫忽然笑呵呵的向西門小虎說道:「西門兄弟真是好眼力啊,不錯我們東方帝國的女孩,各個那都是美麗動人哦!」

說話間他忽然快速的和西門小虎握了下手。

也就是他們的兩隻手接觸到的那一瞬間,他們忽然都感覺到對方的體內,竟然有一些很強大的力量向自己壓了過去。

但有所不同的就是西門小虎那時候,卻從萬劫的身上感受到了四種十分強大的力量,一下子向他衝擊了過去,一下間竟令向來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強勢的他,因為抵受不了那些強大的壓迫感,而不自覺的向後退了幾步。

但那時候萬劫卻從西門小虎的身上,只感覺到了一種強橫的力量,只不過那種力量雖然很強橫切很瘋狂,但他卻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危險,是以他那時候竟很從容的站在了杜文文的面前,剛好將她和真真擋在了身後。

等片刻間西門小虎恢復如常之後,他一下子目露凶光的向萬劫說道:「你小子別沒事找事,識相的話立刻給老子滾遠點,今天老子雖然很想殺了你,可我卻不想讓《我的杜家小美人》受到任何的驚嚇。」

說完后他忽然向萬劫十分強橫的一揮手,一下間竟有一陣黑風從他的手臂上向萬劫甩了過去。

可就在那陣黑風刮到了,距離萬劫還有三尺左右的距離的時候,卻忽然見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擋了回去,一下間將西門小虎打了一個筋斗。


想不到萬劫居然還有那種實力的西門小虎,一下子便大怒了起來。

!! 當時西門小虎被他發出去的那陣黑風,打的在空中翻了一個筋斗落在了一棵大樹木上之後,一下子滿含殺機的向萬劫說道:「怪不得前些時候那頭蠢狼還有它的那個破印壇,說你小子有點本事呢!看來他們所言非虛啊!」

說完后他又較為溫柔的向杜文文看了一眼,忽然有滿含殺機的向萬劫說道:「這樣也好,既然我想要得到杜小姐,而你小子又橫生枝節的想要阻止老子,而你我又都是天地神獸的印壇,咱們就來憑本事較量較量如何?」

他的話剛說完萬劫忽然笑呵呵的說道:「西門公子,我雖然已經知道了你們西方帝國的人,近期已經派出了大批的高手,滲透到我們東方帝國來,企圖對我國發動很不利的舉動了,但如果你立刻帶著你的人安分守己的,回到你們西方帝國去,我可以當所有事情都沒發生過。」

看著他那鎮定自若的樣子,西門小虎忽然仰天狂笑了一陣子,然後卻不屑一顧地說道:「死小子,聽你這話的意思好像是你有多大本事似的,實話告訴你,現在我們西方帝國,已經向各方秘密的排除了我國的精銳力量,而本城主,就是專門來對付你們東方帝國的這些食物之輩的。」


說完后他忽然將雙手曲成了爪勢,猛然間在胸前一展同時怒喝了一聲:「分屍慘烈虎!」

說完后他忽然將雙爪一揮,一瞬間竟然向萬劫他們揮出了兩頭,若隱若現且十分兇猛的金黃色打老虎,在一陣狂風中呼嘯著向萬劫撲了過去。

可就在那兩頭大老虎撲到了,萬劫面前三尺左右的距離的時候,竟然也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給震了回去,而且勁頭居然比剛才還要大了幾分,一下間竟將他們面前的一大片大樹,打得東倒西歪的向遠方飛了出去。

就在那一瞬間,為了不讓西門小虎因為和自己交戰而傷害到杜文文他們,萬劫忽然一個瞬移一下子便撲到了西門小虎的面前,當時反應極快的西門小虎,登時大怒著將他的右爪向萬劫抓了過去,卻一下子被一種看不到的力量,震到了那條大河的上面,較為狼狽地在那片薄薄的冰面上摔了幾個跟頭之後,才和萬劫相對著站在了兩處。

那時候萬劫忽然很隨意的向他說道:「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和鐵不問他們曾經交過手的事情了,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東方萬劫就算是面對我的生死仇人的時候,為了世間和平也可以誠心誠意的和對方罷手言和的,對吧?」

他的話剛說完西門小虎忽然十分狂傲的說道:「你那些鬼話,都拿去哄騙那些沒有真本事的弱者們去吧!本少城主從有記憶的那一刻開始,就很清楚的知道,這個世間永遠都是弱肉強食,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決定一切的世界,如果你想要從我的手裡得到你想要的《和平》,那就憑自己的本事來向我要吧!」


說完后他忽然將左手一晃,眨眼間便有一條冒著騰騰烈焰的狂風,呼嘯著向萬劫席捲了過去,一下間竟然將那條大和尚的冰面融化掉了一大半。

看得出西門小虎肯定有著一定的實力的萬劫,立刻將雙手在胸前一合同時低喝了一聲:「水遁,水流萬刃箭。」

說話間他們然將雙手在他腳下的水面上一拍,一下間竟有一道道銀光閃閃的水箭猶如冰雹一般,向那條烈焰狂風中射了過去。

可那時候西門小虎卻有點不屑一顧地說了句:「蠢小子,你以為我西門小虎就只有那點本事嗎?」

說完后他也將雙手一合同時低喝了一聲:「冰風無相!」

說完后那條大河忽然間變成了一條,不停的爆射著一陣陣的冰凌的大河,呼嘯著向萬劫攻擊了過去,而且那些冰凌在一陣陣的寒風的催動下,竟然化作了一頭頭兇猛的冰晶老虎,從各個方向向萬劫攻擊了過去。

不過就在那些冰凌和那些冰晶老虎,撲到了萬劫周圍三尺左右的距離的時候,它們竟然和那些大風一樣,忽然間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震向了各方。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萬劫忽然地喝了一聲:「火遁,火流大河!」

話音未落那條大河上忽然間冒出了一大片,熊熊燃燒著的赤紅色的烈焰,眨眼間竟將那些冰凌和冰晶老虎,全部化成了一點點的水滴,猶如一顆顆勁道十足的彈丸一般狂風暴雨般的向西門小虎打了過去。

可就在那些雨點即將打中西門小虎的時候,他忽然低喝了一聲:「風遁,刺骨寒風消萬物!」

說完后他忽然將左手一舉,一時間竟有一陣淡藍色的大風呼嘯著向萬劫颳了過去,凡是那陣風所到之處出了一片黃土之外,什麼東西也都沒有了,就連那條被它刮過去的大河也一樣,一瞬間將竟然露出了河底的河床,一寸寸的朝著萬劫所在的方向乾涸了過去。

知道西門小虎體內封印著的白虎,乃是掌控著世間所有的風之力量的萬劫,眼看著那真寒風就要刮到自己面前了,忽然低喝了一聲:「風火雙遁,擺布狂風!」

說完后他忽然將左手在那些河水上一拍,同時將右手猛然朝著那很狂風一拍,一瞬間從他的右手上忽然冒出了一片衝天的烈焰,呼嘯著向那陣狂風捲動了過去,而那時候那些河水將化作了一條兇猛異常的水龍捲,很偏烈焰相互呼應著向那陣狂風捲動了過去,時間不長竟將那陣狂風衝擊了個無影無蹤,同時還僅是兇猛的向西門小虎席捲了過去。

想不到萬劫竟然可以同時將,性質完全相反的水遁和火遁同時施展出來的西門小虎,刷的一下子駕著一陣狂風飛到了半空中,猛然間將雙手一振,一下間竟有兩條氣勢洶洶的龍捲風,呼嘯著向萬劫席捲了過去。

那時候西門小虎的本意,是想用那兩條龍捲風將萬劫困住之後,他立刻就飛到杜文文的身邊將她搶走,然後在找機會將萬劫給幹掉。

可無奈何上天偏偏不隨他的心愿,就在那兩條龍捲風卷到了萬劫面前的時候,萬劫忽然將雙手一揮,一下間竟將那兩條龍捲風打向了遠方,同時他忽然飛到了西門小虎的面前低喝了一聲:「木遁,叢林密布!」

說話間他忽然將雙手向西門小虎一拍,眨眼間天空中竟然冒出了一大片鬱鬱蔥蔥的樹林,一下子就將西門小虎團團的包裹在了裡面。

可就在那一瞬間西門小虎忽然輕喝了一聲:「風遁,摧枯拉朽!」

說話間他忽然將他的雙爪一揮,同時又低喝了一聲:「翻天狂虎爪!」

話音未落在他的周圍忽然颳起了一陣氣勢雄渾的龍捲風,眨眼間不但將那一大片森林刮成了碎片,而且還勁勢強大的向萬劫襲擊了過去,而那時候在萬劫的兩側和身體後面,忽然出現了三頭兇猛異常的大老虎,在三到陰森森的狂風的包裹中,呼嘯著向萬劫撲了過去,一下子令萬劫陷入了四面包圍的危險境地。

可就在那時一瞬間忽然有一道淡藍色的閃電,轟隆的一下子打在了,正在狂妄的向萬劫砍過去的西門小虎的身上,一下子竟將他打的普通的一下子墜落到了那條大河裡去了。

而那時候萬劫忽然平靜的出現在了半空中。

也就是在他現身的那一刻,他忽然將左手一舉同時低喝了一聲:「混元霹靂雷!」

話音未落他的左手上忽然出現了一顆赤紅色的霹靂球,眨眼間向那條大河內,釋放出了一陣陣威力驚人的霹靂雷電,轟隆隆的在那裡肆虐了起來,一下間竟將剛從那條河裡飛出去的西門小虎,打的相當狼狽的飛到了遠處。

就在西門小虎剛剛穩住身形的時候,萬劫忽然較為平靜地說道:「怎麼樣啊西門少城主,現在你是不是願意答應我向你說過的,立刻帶著你們帝國的那些人回到你們自己的國度中,和世間各國和平相處啊?」

他的話剛說完西門小虎一下子大怒著說道:「你個卑鄙的東方小子少在那裡得意,實話告訴你,本少城主今天就算是得不到杜小姐,也一定要將你的人頭拿下來當夜壺,老子就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比我更厲害的強者!」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那三頭兇猛的大老虎和那條龍捲風,轟隆的一下子便撞在了一起,也就是在那一瞬間萬劫忽然地喝了一聲:「空遁術,通明之門!」

說完后他忽然將左手在他的面前一劈眨眼間竟有兩扇朱漆大門,分別出現在了西門小虎和那陣轟隆隆的爆炸的狂風的面前,一瞬間竟然將那些爆炸的威力全部打向了西門門小虎。

由於那時候正在氣頭上的西門小虎,根本想不到萬劫居然會在那個時候,運用那種法術向他展開攻擊,是以西門小虎一下間竟被那陣轟隆隆的爆炸,打的相當狼狽的飛到了高空中,並且極盡所能的將他的護身罡風向外施展了出去,過了好一會兒才相當兇險的定住了身形。


豪門的逃婚萌妻 :「你個卑鄙無恥的傢伙,竟然敢用這種手段來對付老子,今天我一定要滅了你!」

說完后他忽然將雙爪在胸前一錯,眨眼間竟向萬劫打出了一陣金光閃閃的狂風。

!! 從剛才和萬劫交上手之後,就一直基本上處於被動局面的西門小虎,又被萬劫較為狼狽的打的躲開之後,一下子十分惱火了起來。

雖然剛才西門小虎為了得到杜文文的青睞,並沒有用盡全力和萬劫交戰,可在經歷了那幾次的被動局面之後,他內心中那種瘋狂的**一下子便被點燃了。

而且那時候在西門小虎體內的白虎,也有了一種想要拼盡全力和萬劫較量一方的心思,因為那時候它隱約間感受到了,在萬劫的身上似乎正有著一種,和它一樣同為天地神獸的青龍的氣息,若隱若現的向周圍擴散了開來,令它相當的不爽了起來。

是以就在西門小虎瘋狂的將他的雙爪張開的那一瞬間,白虎忽然用它那強大的靈識向西門小虎說道:「混小子,現在你給老子拼盡全力和這個小子一較高下,說什麼咱們也不能輸給他!」

我真的具有超能力 :「你放心吧白虎,本少城主現在就將這個小兔崽子給滅了,然後我立刻帶著老子看中的女人回到西方之城去,逍遙快活的樂呵樂呵!」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將他的左手爪向後一甩,然後又將他的右手爪向前一探,眨眼間就將一種十分耀眼的白色真元,運轉到了他的雙爪上,那時候他忽然暴喝了一聲:「毀天滅地黃金風!」

說完后他忽然將雙爪猛然間向天空上一揮,眨眼間在他的周圍忽然竟然爆發出了一種,耀眼至極得金黃色的風暴,不停地呼嘯著向四周蔓延了開去。

當時距離他沒多遠的萬劫,登時在心中大叫了一聲:「不好!」

說話間他忽然將左手向明心他們一拍,伴隨著一道青色炸雷轟擊到了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一下子就被一顆耀眼奪目的青色光球,穩穩的保護在了裡面。

也就是在那同一時間,那片黃金風暴一下子便將他卷到了裡面,猶如一片秋葉被卷到了狂風中一般,不停的翻滾了起來,就在萬劫不停的翻滾著的時候,在他的周圍忽然忽然冒出了一大片明晃晃的長刀利劍,雨點般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在那危急時刻萬劫勉強著將他的身體,較為穩定的票在了那陣狂風裡面之後,忽然間將他的雙手分上下快速的一展,一下間在他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個看不見的透明色的光罩,在將他穩穩的保護在裡面的同時,忽然間將他周圍那些刀劍一下子震成了碎片。

可就在那一瞬間那陣黃金風暴,忽然間變成了無數個金黃色的小旋風,猶如一個個陀螺一般不停地在萬劫外面的那層保護罩周圍旋轉了起來,時間不長竟然將那個保護光罩打開了一條條的裂縫。

就在那時候西門小虎忽然出現在了萬劫的身旁,十分狂傲的說道:「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小子,現在你已經落入到了老子的黃金風暴中,就算是你有通天的本領也休想從這裡面逃出去!」

說完后他將身形一晃便消失了,可那時候那陣黃金風暴內忽然出現了兩排,布滿了金黃色的尖刺的大柱子,猶如兩座絞肉機一般呼嘯著將萬劫積壓在了中間,錚錚錚錚的向他攻擊了過去,時間不長便將那個本就有了一些裂縫的光罩,弄成了一個千瘡百孔的大圓球。

也就是在那個大圓球上面出現了好多孔洞的時候,那些小旋風一下子竟乘隙而入的從外面射了進去,呼嘯著向萬劫發動了猛烈的攻擊,時間不長便將萬劫身上的衣服達打了一條條的碎片。

可儘管那樣了萬劫竟然還是十分鎮定的站在了裡面,忽然間將他的雙腿一晃,砰地一聲從他的身體上忽然爆發出了一種深紫色的光芒,一下間竟將那些金黃色的小旋風全不逼了出去。

不僅是那樣就砸那片深紫色光芒出現的那一瞬間,那陣黃金風暴中忽然響動起了一陣陣轟隆隆的雷聲,沒多久竟將那兩排金黃色的大柱子打的消散在了裡面。

可就在萬劫剛要喘口氣的時候,那陣狂風中忽然爆射出了一大片,快速旋轉著的金黃色的蒺藜球,在那陣狂風的催動下,呼嘯著將他卷到了中間。

就在那危急時刻萬劫忽然將左手一身快速至極的捏了幾個法訣,同時將一種淡紅色的光芒運轉到了他的手臂上,低喝了一聲:「紅玉驚雷!」

話音未落有一道道威力驚人的紅色雷電,轟隆隆的從他的手臂上爆射了出去,一下間就將那些蒺藜球打成了一片碎屑。

那時候正在那片狂風中仔細的看著萬劫的西門小虎,忽然陰森森的一笑,一下間竟在雙手上變出了兩把金光閃閃的長矛,嗖嗖的兩下間向萬劫射了過去,而那時候那些黃金風暴,忽然報射出了一條條面人的金黃色的絲線,猶如一跳跳靈蛇一般,將萬劫的雙腿和他的雙臂緊緊地捆綁了起來。

眼看著那兩根長矛就要射在自己的身上了,萬劫忽然把嘴一張,伴隨著一片橙色光芒的爆射出去的一瞬間,那連根長矛忽然急轉而下一下子向地面上插了下去,而那困著他的那些金色色線,竟被一種橙紅色的烈火燒了個乾乾淨淨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