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寒在哪兒呢?」

高坐在評委席上的易成龍,並沒有多少心思放在那些美食美酒之上,雖然那是他從未吃過的,看一眼就可以把人的口水流一地。

易寒,才是他最為關心的所在。

很快,他就發現了,在那第七十五號的畫界中,一個身穿灰色短衫的青年,正行走在一個幽靜的山谷之中。

易成龍又看了一眼易寒的周圍,數十里內,並沒有其他的修鍊者存在。

這說明,易寒現在是安全的。

易成龍這才放下心來。

一高興。端起桌上的一杯瓊漿玉液,他一口就灌進了肚子之中。

「嗯?!好酒,真是好酒!」

禁不住讚不絕口。

……

同樣關注易寒的,還有高高在上的夏丹山峰。

別看這位皇帝陛下威嚴十足,他的心中。也有極為柔情的一面。


自從易寒踏進豫京城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易寒的周圍。

堂堂大豫帝國皇帝的外孫,從出生以來,非但未曾得到過一絲一毫的眷顧,反而還因為這個關係屢遭挫折和追殺。

想一想,他就覺得愧疚。

「不過。這樣也好,靠自己的腳走出來的路,那才真正是屬於自己的路!」

夏丹山峰暗暗地說道。

易寒的路,夏丹山峰還是決定讓前者自己走下去。

……

誰都沒有想到,在距離皇家狩獵場極為遙遠的地方。一個具有傾城傾國之貌的絕色美女,正端坐在翻騰的岩漿包圍著的一個小島上,她的面前,也是展開了一個巨大的畫面,那畫面赫然也是本次畫緣大會第一輪海選的第七十五號畫界。

她那春水盈盈的一雙美目,也是正盯著在山谷中行走的易寒身上。

「寒兒!寒兒!十六年了,娘終於看到你了!」

「寒兒,你都已經長這麼高了!都超過娘了。當初離開你的時候,你還在襁褓之中……」

「寒兒,娘讓你受苦了……」

「寒兒……我的寒兒……」

「寒兒!娘相信你。你一定不會讓娘失望的……」

……

羞月公主終於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淚水沿著她那蒼白的臉頰滾落而下。

……

當易寒接近到第七十五號畫界的瞬間,他頓時感覺到巨大的吸引力從那畫面中傳遞出來,把他的身體像一片樹葉一般地吸起,向那畫界中投遞過去。

本能地,易寒催動畫意試圖抵抗。卻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那吸引力,竟然遠遠地超過了他所能夠抵抗的範疇。

緊跟著。眼前景色轉換,他便是出現在了一個山谷之中。

這就是畫界?!

他注意到。這幅畫界中的世界,和外界一般無二,樹木生機盎然,小河流水潺潺。

他知道,這畫界就是真正的大能畫出的一方世界。

剛才那吸力,就是畫界的力量!

一旦被吸盡這畫界之中,畫界的主人只用一念,就可以讓他瞬間灰飛煙滅、化為虛無!

想要破畫而出,除非自己的實力遠超畫界主人,不然絕無可能!

這就是神畫世界上真正的大能才能夠擁有的手段!

「什麼時候,我易寒也能夠擁有自己的畫界?!」

易寒感慨萬千,充滿期待!



自從進來之後,他的手中就是出現了一塊半個手掌大小的玉牌,想必這就是所謂的保命命牌了。

易寒仔細地收好。

雖然在他看來,這塊命牌並沒有太多的用處,如果真的到了需要捏爆保命命牌保命的地步,那可是比直接殺了他還要令他不可接受,因為那樣的話,就說明了他的畫緣大會之行將以失敗告終,十六年之約,也將爽約,母子團聚的執念,再無實現的可能!

「我一定會成功的!」

易寒立刻恢復了平靜,開始小心地警惕著四周。

謹慎起見,易寒甚至都不敢催動神念探查,因為一旦使用神念,在發現敵人的同時,一般也會被敵人發現。

畢竟參加畫緣大會的修鍊者中,幾乎大半都已經擁有了神念。

太早的暴露自己,只會讓自己陷入極為被動的地步,如果是萬一碰到了畫靈的存在,連逃跑的機會,都是變得極為渺茫。

這個險,他可不想冒。

易寒仔細地辨別了一下方向,小心翼翼地沿著山谷向前面走去。(我的小說《神畫世界》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神畫世界》更多支持!第兩百零七章來者不善(第一更)

易寒仔細地辨別了一下方向,小心翼翼地沿著山谷向前面走去。

按易寒的想法,先找個隱蔽的地方,隱匿氣息,獨自修鍊。這方畫界裡面,有一萬多名修鍊者,就讓他們自相殘殺去吧!

但是,這樣的想法,很快就被證實,只是他一方情願!

「呼!」

在他沿著山谷走了十數里后,立刻有著數波神念氣息從他的身上一掃而過。

其他的修鍊者,已經是開始大肆搜尋目標。

「轟……」

突然有著強悍的畫意波動從左邊山的另一面傳來!

易寒立刻展開身形,幾個跳躍,就掠到了那個山巔之上,極目遠眺,只見有六位修鍊者彼此分開,都是催動出強大的畫意手段,高來高去,電閃雷鳴,正是殺得不可開交,大片的樹木被摧毀,地面之上也是留下了一個個恐怖的大坑。

他們都是大豫帝國年青一代中的絕頂天才,個個都有著天才的傲氣,都不會輕易的認輸。

不過,這樣的僵持很快就被打破。


一個相貌俊秀的男子首先有些支持不住,被震得倒退數步之後,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這樣的變故,讓其他的幾位修鍊者立刻是轉向矛頭,向他圍攻過來。

俊秀男子臉色突然變得蒼白,顯現出心中的不甘。不過。在這般的情勢之下,他也是無可奈何。這裡就是這樣殘酷,沒有人會同情心泛濫,不把對方斬殺或者逼退,倒霉的可能就是自己!

在那數道畫意手段轟到他身上之前。俊秀男子果斷地捏爆了手中的保命命牌,白光閃過,他已經從原地消失而去。想必是已經離開了這方畫界。

終於解決掉了一個,其他五位稍微停頓,再次怒目相向。

「慢!」這時候,一個滿臉鬍子的男子突然叫道。「右邊山上,又來了一位,不如我們先聯手把他幹掉,之後我們再分高下,如何?」

「又來一位?」

其他四位連忙放開神念或畫意領域進行查探。

「短衫男子!」

「是一個年輕的小子!」

「中級畫師!」

「走。先把他幹掉!」

這幾人瞬間達成了共識,展開身形向那山頂上掠去。

「被人發現了?」

易寒看到那五位修鍊者都是向自己掠來,心中一驚,不過他很快就是平靜了下來,磅礴的殺意開始在雙眸中凝聚起來。

「也好,就讓我先來試試,這些大豫帝國的妖孽們,到底有幾斤幾兩!」

金色的畫意開始在易寒的指端匯聚。

「唰!唰!唰!」

瞬息之間。烈焰一般的焚天劍就被易寒畫了出來。


以逸待勞,易寒準備給他們來個突然襲擊。

「呼!」

當那第一個修鍊者剛剛從山頂上露出腦袋,易寒就催動焚天劍狂猛地斬落下去。漫天的火光攜帶著狂暴的畫意威壓,沒有絲毫的留手!

「啊!」

那名修鍊顯然也是沒有想到會遭受到當頭一棒,情急之下,急忙催動畫意進行保護,但是已經為時不及。

一聲慘叫,他成了易寒進入畫界之後斬殺的第一人。

緊跟在後面的另外四位修鍊者。被這一幕震驚得立刻剎住身形,當看清楚易寒的面貌之後。愈加的顯得驚悚。

「你……你是易寒?」

首先有人把易寒認了出來。

在參加畫緣大會之前,很多人都是聽說過易寒的威名。斬殺茫崖榜第三位的宇文承,成為第一個登頂龍閣骨梯的修鍊者!

對他的手段和相貌,也都是有些了解。

當看到易寒的火劍,再對照他的相貌,所以也就不難猜出他就是易寒。

「媽呀,這次真的是踢到鋼板了!」

僅僅是一個愣怔,四人開始抱頭鼠竄。

「我不殺人,人也會過來殺我,這次考驗,就是弱肉強食,對不住了!」

易寒一聲長嘯,催動焚天劍再次向那四人斬去。

「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