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這麼上道!該不會這老三以前老做這種事吧!

“那個!你,站在原地不動,你!過來!”保衛突然指了指小麥,又指了指凌峯喝道!

糟了,媽的,不知道這老三和這保衛以前是什麼套路啊!靠,早知道就別擠眼了,不知道套路該這麼出牌啊!

凌峯心中鬱悶,不過還是默默的走了過去,走一步算一步吧,有老三的身份掩飾着,應該出不了大事!

“三叔!”見凌峯被叫走,小麥有些擔心的呼喚了一句!在小姑娘心裏,畢竟這三叔是她找來陪她的,要是他因爲她出了事,那她的內心之中肯定會大大的不安的!

聽見女孩的呼喚,凌峯轉身對着女孩笑笑,這小妞也太天真了,要是自己真是那猥瑣老三,這小妞的命運還真是不敢想象!

保衛室角落裏,保衛點燃了一根菸,又爲凌峯點了一根:“哈,老三,不錯啊,今天這貨兄弟可是看上好久了,怎麼就讓你佔了先了!”

靠!這兩人還真是臭味相投啊!凌峯不認識眼前的這個保衛,可以得到一個信息,那就是這保衛應該是近一年纔來到這裏的!

看得出來這小子的實力也不賴,當然,在這裏和外面也是一個規矩,那就是磨資歷了,沒有資歷,你就是實力再強,也得從保衛開始幹!

“嘿嘿!野花采多了,不得弄個新鮮的,這樣纔不會失了心境嗎?”凌峯猥瑣的笑了笑!

“哈哈……心境,哈哈,老三啊老三,你小子找女人是越找越有品了哈,現在還他媽的搞個心境!行行行,兄弟佩服你了!得,這個兄弟就不跟你搶了,不過記得,下次放軍假你可得請我到“天上人間”耍耍,兄弟最近學了個絕招,保證讓那裏的女人都哈皮起來哈哈!”

不知道是凌峯的演技還是那易容術厲害,總之那保衛一點都沒看出眼前老三已經不是先前的那個老三了,對着凌峯就是一陣吹噓他的牀上功夫,直到盡興了纔有模有樣的凌峯帶出去!送走凌峯時還給凌峯打了個OK是手勢!


媽了個巴子的,這老三和這保衛還真他媽猥瑣,凌峯心裏暗罵了一聲。不過說真的,以後中央對“影”組織下手時,自己是不是留那保衛一命,好向他請教請教那些牀上招式呢!剛剛就他說的那些招式,自己還真從來都沒試過呢!

…… “影”我凌峯又回來了!再一次見到這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凌峯心中的感慨還是頗多的!

眼前的一幕幕雖然與一年前自己離開時已經大不一樣了,不過基本的輪廓還是不禁讓凌峯勾起了對從前的種種追憶!

此時凌峯與小麥走的是一道狹窄的小道,小道兩側隔着一段就有一個混凝土明堡,這種掩體建設也有很多注意點,還有它的射擊口必須外寬內窄,這樣外邊的子彈或者**射不進來,而裏邊的射擊範圍和視野卻更加開闊。這對於躲在明堡裏的人員是極大的保護!

散開精神力,凌峯可以探測到每個地堡裏都有兩個到三個射擊手,這些傢伙都非常警惕,就算自己和小麥推着手推車走過,他們都會用極槍一路瞄準。

凌峯邊走邊設想着,當初在凌峯離開京城之前,唐賀曾告訴凌峯,因爲島上上萬居民的原因,中央一直沒把重型武器考慮在拿下“影”組織的武器範圍之內,但在按眼前的這個形式來看如果只有輕武器的攻擊部隊,想要把這些混凝土疙瘩拿下幾乎不可能。

可是讓凌峯想不通的是,這龍鬚爲什麼在基地建如此之多的明堡呢!這一路走來,零零散散的凌峯居然發現有幾十個在!

如此集中的火力,恐怕就是一隻老鼠也別想躲過他們的攻擊而潛進來吧!

在凌峯想來,這確實是有些誇張了!

也許吧,這龍鬚可能是算準了中央是不會用重型武器攻擊組織基地吧,要不然,這樣密集,只要幾顆威力大一點的炮彈就能給他一鍋端了!

還有一點也是讓凌峯有些想不通,那就是在小島只是只要擡頭,在任何的地方都可以看到的瞭望塔了!

之前也說了,這個小島並不大,而且有着三座小山丘,而這“影”組織基地是這三座山丘裏面最高的了!

可凌峯擡頭望去,前方不遠處的那一座近五十米高像是八十年代的大煙囪的瞭望塔還是讓凌峯大吃了一驚!

這也太他媽高了!

一般基地的瞭望塔雖然高,不過超過三十米就已經是極限了,矮的還只有十多米!這五十米的瞭望塔確實有些誇張,再加上這的地勢,根本就沒有必要把瞭望塔建的那麼高啊!

龍鬚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凌峯有些疑惑了!

不過凌峯還是知道的,這龍鬚是根本就不會做沒有理由的事情,向地下的那些明堡,和那高聳的瞭望塔一定還有什麼別的作用,只是自己現在想不明白罷了!

推着小三輪,凌峯的眼神瞟向了前方,除了探索能力,凌峯的實力還算是不叫好的了。凌峯可以看見就在他們前方不遠處有一塊比較大的空地,空地上卻擺着一臺半扇形類似於雷達巨大器械,當然,凌峯不能確定那到底是不是雷達了,總之有些像,不過這雷達卻沒有啓動,而是高高架着,一動不動。也不知道這龍鬚在這樣的基地擺這些東西是幹什麼用的!

不過在凌峯想來,這個東西應該不是中央提供的,因爲這東西看就擺在露天下,而且看起來很新,凌峯分析這大傢伙來這裏的時間應該超不過半年!

而讓凌峯注意還有在這雷達四周各有一組四聯裝反艦**,這種是比較先進的俄製巡航**凌峯曾經在溪澗島的時候,也就是在007死之前見過,回來重生之後,凌峯憑着記憶才查出這個大傢伙的總稱,這傢伙價格不菲,想搞到也挺難的,看來這龍鬚的本事還真不是自己可以猜測的!

此時的凌峯不得不猜測這傢伙不會連防空**都有吧!

看來這老傢伙對已華夏國的積怨已經不是死一兩個人就能化解得了了!


當然,凌峯也沒想過要化解這一段積怨,他可不是白癡!


最後凌峯把注意力放在了空地中央的幾棟灰色樓房,因爲那裏就是凌峯當年和戰友們聚集和休息的地方了,想想以前的007,還真他媽有些悲哀,那時候的他除了任務就什麼都沒有了,甚至連半個知心的朋友都沒有!

每一次出任務回來,除了龍鬚的幾句誇讚,連半個溫暖的隊友擁抱都沒有過,現在想想,或許他還得感謝龍鬚纔是,要不是他,自己就不會死,不會重生,更不會遇到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當然,凌峯還是有回憶的,畢竟那裏是他生活了十來年的地方,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感情的,此時的倒是有點想故地重遊的意思!

不過凌峯很快就失望了,因爲旁邊跟這的小麥小妹妹帶着他來到了半山腰的一棟3層大樓前,就停住腳步:“到了,就是這裏了!”

“恩?哦!”回憶中的凌峯迴過神來:“這裏所有的食物都是送到這裏嗎?那些工人呢?”凌峯還不死心地試探着,其實凌峯還是有一點不明白,那些工人呢?一路上,凌峯根本就沒見到半個小姑娘剛剛在早餐店裏面所說的被徵用的工人,就算是散開了探索意識,他還是沒有見到半個工人的身影。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總覺得這裏怪怪的,不過他們每次只讓我送到這裏?”小麥用手背一甩額頭的細密汗珠靠近凌峯小聲的說道。

小姑娘看似不經意的親密舉動不進讓凌峯心神再次一蕩,小姑娘身上的味道很特別,很吸引人!

“呵呵!”收回遊走的心神,凌峯尷尬的笑了笑:“對了,那我們是在這裏等着嗎?”凌峯繼續打探着。

“不是,裏面有一隊衛兵,我們要把這些食物送到他們手裏然後在拿回小三輪迴去!”說完小麥又再次貼身了凌峯並對着凌峯的耳朵小聲的說道:“就是這些人,每次都色·色的盯着我看,有幾次,他們還想上來佔我便宜,不過都被我躲開了!”

媽的,你說話就說話吧,靠這麼近,凌峯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有了反應了,還好老三這衣服和褲子都是比較寬鬆的中年型的,看起來並不是那麼明顯,要不然可糗大了!

“我們快進去吧,那些傢伙可不好惹。”小麥說着快步走到了小三輪前邊握住了方向把,在小姑娘想着,這些人應該都不認識凌峯,讓凌峯先進去的話恐怕會引來誤會,到時候害了凌峯就不好了,所以也沒有猶豫。

“哦,好的!”凌峯看出了小姑娘的用意,心中還是蠻感動的,隨即退了回來兩人換了個位置小姑娘在前面把着方向把,凌峯在後面推着! 凌峯現在成了專業的推手了,當然他不是網絡上的那個推手,而是眼前這輛小三輪的推手!

雙手抓着小三輪的後座,凌峯身體前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正準備後退發力以力拔山河之勢推動小三輪時,突然發現了一絲不對勁,擡起頭!


果然!好大!好圓!感覺好有彈性的樣子!真是好一副極度誘人的場景啊!

只見前面,爲了推動小三輪,小姑娘的的身體也是微微前傾,這樣就使得她的下半身更向後了,再搭配着凌峯前傾的身體,凌峯只要擡起頭,就會看見兩半圓鼓鼓的東西在自己的面前晃啊晃的!

其實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因爲剛剛推小三輪時,小姑娘可以說相當的賣力以至於身上溢出了細細的汗珠混合着少女特有的體香讓凌峯就是不想往那方面想的也往那方面想了!

還有一點可能連小姑娘自己也不知道,就是她短褲的一隻褲腳居然外翻着!

其實算起來翻起的褲腳並不多,可是或許因爲她前些天有過經驗,知道推這種小三輪到這山頂來會出很多汗,所以臨來時,換了一件十分透氣的短褲,而這種非常之短,而翻起來的部分剛好在她後襠的部位,所以從後側邊看去,就可以清晰地看見裏邊白色秀褲,更讓人無法忍受的是,那秀褲的邊緣竟然溜出了兩根調皮的青青小草。

“額,等一下。”忍着噴血的衝動,凌峯在“不經意”飛多瞄了幾眼之後,覺得有必要提醒提醒這個大條的小妹妹了,就你這樣穿,你還想讓那些在這裏生活的“擼”神不盯着你看啊。

“嗯?有什麼事麼?”女孩有些不明所以。

“你短褲後邊……”凌峯指了指,意識很明顯了。

不過小姑娘的反應能力似乎不怎麼樣,扭頭看了一眼,可能是角度不對,並沒有看到有轉了回來:“短褲後邊怎麼了?”

“額……”凌峯猶豫了一下,這叫他怎麼回答?說你短褲後面捲起來了,小草都露出來?那不是赤·裸·裸的告訴她你剛剛都看見了嗎?

濺凌峯“額”了半天也沒有“額”出個所以然來,小姑娘無奈的看了凌峯一眼,以爲凌峯沒事調戲她呢,於是隨便地用手拍了兩下,然後對着凌峯說道:“這下好了吧!”

好!好個屁啊!另一隻都快被你拍起來了!

凌峯搖了搖頭,走了過去“你別動,我來。”凌峯說着伸手去幫小姑娘把卷着的一塊布角翻下來,可是這個位置實在太接近女孩的祕密所在,凌峯發覺自己的手指竟然有些顫抖。

小姑娘也很緊張,她一動不動,全身的肌肉都緊繃着,天哪這個大叔的手竟然伸向自己那裏?要是想要佔便宜嗎?那裏一點褲腳的卷着真的需要他來幫忙嘛?他不會假公濟私想要觸碰自己純潔無比的少女之地吧?

其實凌峯的心裏也在掙扎,站得遠還看不清楚,可是如此接近,雖然角度看不見最美麗的山包,可是少女挺翹軟膩的小屁屁和大腿的連接處卻是可以清楚看見的,那條股肉和腿肉之間的褶皺分界是那麼的誘人,真的很想用手指頭“不小心”地碰一下。

“不弄……也沒事吧。”小姑娘壓低着聲音說。

她臉上的羞紅之色,就象一朵嬌豔的玫瑰花,掛在那張精緻請純的臉上,還有那淺淺酒窩泛起的漣漪,看得人心神盪漾,不能自持。

凌峯不敢多看,趕緊用手指挑下卷着的短褲邊沿,然後說道:“褲腳是往卷的,就算你拍死了也弄不平?還有……我剛剛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都有想法,你覺得要是讓裏面的那些人看見了他們會怎麼樣?”

凌峯這話說得好直白啊!什麼叫有想法啊?什麼叫不小心看了一眼啊?

這話要是擱在其他人身上,一定會認爲凌峯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色狼,變·態·色·情·狂!

可此時此刻,小姑娘聽見凌峯這樣一說,頓時眼睛裏突然就涌出了一絲絲閃閃發光的東西,在這個冷暖自知的社會,小姑娘從來都是一個人在社會的底層拼搏着,好久沒有一個人有像眼前的這個認識還不到一天的大叔對自己這麼好了!

當然,她不知道,如果此時把她換做一個大嬸,或者一男的,這個大叔或許就沒有這麼“好心”了!

有些感動的看了凌峯一眼,對於凌峯剛剛所說的話,小姑娘都記在了心裏,也不去挑凌峯話裏的輕薄之詞,對着凌峯由衷的笑了笑:“那好了!大叔,我們走吧!”

距離只有幾十米,凌峯和小姑娘一前一後,姿勢依然是那樣的姿勢,小姑娘似乎半點都沒有對凌峯設防,兩百大大的半球在凌峯面前一左一右的扭動着,那場面要多噴血就有多噴血了!

這幾十米的山坡可是讓凌峯真真正正的一飽眼福了!


很快,小三輪就到了他們所要送達的目的地了,此時的凌峯還有些意猶未盡呢,而小姑娘臉上紅紅的,不知道是因爲剛剛使力氣,鱉的!還是那什麼,不好意思呢!

總之直到一對衛兵過來取食物的時候,兩人才恢復了正常!

可能是自己兩人真的晚點的,以至於那些衛兵在見到小姑娘是也沒有太過分的行爲,直接開始搬運食物了!

而在見到這些衛兵之後凌峯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一個看起來非常不正常的問題!

那就是這些衛兵凌峯一個都不認識,想想剛剛一路走來,凌峯才發現自己太大意了,就剛剛,不管是守衛大門的士兵,還是明堡裏的機槍手,又或者是四處巡邏的士兵,凌峯居然一個都不認識!

一個都不認識耶!

凌峯屈指一數,他在身爲007的時候這裏呆着的時間也有十幾年了,而離開這裏卻只有一年多一點,但此時此刻在這裏,居然沒有一個他認識的人,這叫凌峯怎麼能不奇怪啊!

難道說,自己死後“影”組織就大換血了?而原先的元老級人物全部都跟自己一個下場了? 想了想,凌峯很快就推翻了剛剛自己的那條結論了,“影”組織之所以能被稱爲“影”組織並且能夠有着與國安局抗衡的能力,那就是因爲有這一代又一代的熱血青年在揮灑着他們的一切,而恰恰到了凌峯那一代更是人才輩出,所以纔有了今天這個局面!

假如龍鬚真的把這些人都抹殺了,再引進一批新成員,那“影”今天的實力就不會是連中央**都有些覬覦了!

不過推翻是推翻了,眼前的這個場景又怎麼解釋,這“影”組織的總部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的新兵蛋子呢?

而且,看這些兵的樣子都訓練有素啊!當然個別的害羣之馬凌峯就不加以修飾了,總之這些人的整體實力都還算不錯!

而這些新人在這裏,那自己那一代的老人呢?

還有從進來到現在,凌峯就一直沒見過那些個被徵進來修建工事的男工,他們又去了哪裏了,而哪裏在修建工事?

總之,此時的凌峯腦袋裏面的問題還是很多的!他覺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到處的去走走看看,要不然這些問題會讓他今天晚上睡不着覺的!

當然,要做這件事,凌峯自然是不希望連累身邊這個小姑娘了,但是如果先把小姑娘送出去自己再混進來探查的話,肯定會會引起這裏保衛的懷疑的!

老三的身份只能保證凌峯可以進出這裏,卻不能保證凌峯可以到處走!

想想也罷,畢竟這件事情關乎的不僅僅是他凌峯個人的生死,保不齊整個國家的盛衰都有可能因爲他的一念之差而改變,所以急不得,急不得啊!

想通了這些,凌峯還是決定先把小麥給送出去,先花點時間把整個小島的一切先探查清楚後,再說了!

然而就在凌峯兩人收拾完東西,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麻煩出現了!

“站住!”背後響起了一個衛兵的大喝,同時,凌峯還聽見了扣動人心的扒拉槍拴的聲音。

怎麼回事?自己暴露了?

不可能,凌峯確信自己的一言一行確實是依着老三的口氣習性行事的,如果這樣都暴露了的話,那這批新人的觀察能力也太驚人了吧!

凌峯沒有回頭,他不明白哪裏露了陷引起對方的懷疑,他靜靜地站着,那一刻他把呼吸調整到最佳,感受着身後衛兵的腳步,他的拳頭握得死緊,如果對方真的發現了什麼,那麼他只有奪槍拚命了。

“把手放在頭上!”衛兵又吼了一聲,然後端着槍接近,同時剛剛來搬食物的幾名衛兵見到此種狀況也是毅然舉槍,將凌峯和小麥兩人圍在了中間。

小姑娘哪裏見過這樣的陣勢啊,嚇得臉色一白,立即把雙手放在了頭上!看了一眼凌峯,居然發現他沒有動,以爲他被嚇傻了,於是立即小聲提醒到:“他們說把手放在頭上!”

聽見小姑娘的提醒,凌峯緩緩的舉起了手,其實就剛剛,他的精力一直都在後面,此時喝住他的那個衛兵在接近!

三米……兩米……一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