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死的捏著拳頭,兇手,必須要自己抓獲,一旦冉麗麗得手,自己就沒了機會。

「你一直跟著我,我們,去找人。」

說完之後,吳淵立刻就朝著食堂之外走去。

電工跟在他的身旁。

吳淵的方向是工人大樓。

在這個過程之中,不知道多少人對著吳淵張望,議論紛紛。

幾分鐘之後,來到了工人大樓中。

停留在辦公室之外,吳淵扭頭看了一眼電工。

他眼中時刻閃爍著那一抹屬於厲鬼的猩紅。

有電工在身邊,至少有了一絲保障。

一旦發生什麼變故,電工也可以幫忙。

伸手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裡面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

冉麗麗,已經走了么?

吳淵伸出手,直接推開了門。

走進去之後,吳淵的臉色大變。

因為在辦公室的最裡面的牆上,竟然釘著一具已經乾癟的屍體。

屍體的身上,穿著周立的工作服。


工牌也掛在屍體的脖子上。

電工臉色微變了一下,明顯也被屍體嚇到了。

吳淵臉色難看的走到了屍體旁邊。

伸手摸到了周立屍體的脖子上。

片刻之後,吳淵閉上了眼睛。

其中已經沒有魂魄了,這就是一具屍體。

至少在自己的眼前看來是這樣。

周立,並沒有被喚醒……

反倒是被「殺死」了么?

他,此刻已經魂飛魄散了。

吳淵之前猜測,冉麗麗可能在周立這裡打聽李逵在哪裡。

周立,恐怕並不知道。

厲鬼殺厲鬼,只有一個結果。

活下來的那個厲鬼,吞吃掉死了的,活著那個變的更強。

冉麗麗變的越強……自己的麻煩也就越大。

怎麼樣在一個對李逵恨之入骨的女鬼手中,搶李逵? 吳淵此刻也已經明白過來。

至少自己有一點擔心是多餘的。

那就是冉麗麗讓這裡大量的鬼魂清醒過來。

她想要殺死李逵,即便是在這個循環中,她也想要報仇!

況且,在循環中的也是真實的。

她也在小心翼翼,小心讓更多的鬼蘇醒。

和這個事件根本上無關的,她都不會讓其醒來。


一旦讓她問話,獲得需要的信息之後,下場就和周立一模一樣。

自己唯一現實的,就是必須要面對,在冉麗麗手中搶李逵。

就在這時,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黃鐘!

自己交給了黃鐘一樣東西。

讓他拿著去嚇普通人。

那樣東西,就是人皮燈!

自己受到了限制,黃鐘進來這裡,卻似乎沒有任何壓制。

那樣的話,人皮燈是否能夠使用?

如果可以的話,冉麗麗的威脅性就降低到了幾乎可以忽略的地步。

「周立死了……是李逵做的嗎?」

吳淵搖了搖頭,沉聲說:「是另一個人,或者說是鬼做的,他她也要殺李逵,你老婆,也就跟著她,或許還有其他的人。」

電工的臉上露出一絲茫然之色。

吳淵聲音凝重了很多,繼續說道:「雖然我們的目的,都是李逵,但是李逵必須要落在我的手中。只有這樣,我才能夠讓你們解脫,讓所有人都解脫。」

電工喃喃的說:「解脫?這是什麼意思?」

此刻吳淵也無法繼續隱瞞下去了,不然電工也一定會多心,不會死心塌地的幫他,甚至可能去幫助李曉梅,從而到冉麗麗的陣營之中。

「你的夢,才是真實,現在這一切,是真實的,也是虛幻的。」

「你,已經死了。」

吳淵微眯著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已經死了?」

電工的表情愕然到了極點。

與此同時,他眼中的猩紅色又閃爍了一下。

下一刻,他身體就開始不停的顫抖。

猩紅並沒有變的更多,電工的眼中很複雜,一瞬間身上的氣息都格外的悲切了起來,怨氣開始滋生。

「真的和夢裡一樣么?原來我已經死了,就算直到最後,我們也沒有找到兇手是誰,曉梅痛苦無比,我也痛苦無比,我們連個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那真的就是現實么?」

吳淵深深的看著電工,語氣凝重的說道:「那是你們曾經的現實,如今的這一切,都是在你們記憶的基礎上,構架的循環,我就是改變這個循環的人,在這裡,如果我抓住了兇手,那麼你們未來的現實就可以改變,我可以許諾,你只要全心全意的幫我,我給你和李曉梅一個機會,一個可以再活一次的機會。」

電工猛的抬起來了頭,他眼中的猩紅之色大閃:「再活一次,真的可以再活一次嗎?」

吳淵點點頭,說:「只要李逵落到我的手中,那麼就可以。」

電工的雙眼之中,忽而留下來了一串血淚。

緊跟著,他忽然雙膝跪下,聲音嘶啞無比的說:「金守中,見過主人,謝主任給予我們夫妻再造之恩的機會。」

他的身上,驟然散發出大片猩紅的霧氣!這完全是爆發出來的厲鬼氣息!

吳淵說的那些話,也讓電工徹底從這個循環之中清醒過來。

並且下一刻,電工捧起雙手,在他的手中飄起一團淡青色的氣息。

他的表情無比的恭敬,雙手奉上那團氣息。

「叮……厲鬼的忠心,促使電工金守中(五星厲鬼),奉獻出自己的命魂。」

「命魂,是人鬼神最重要的魂魄,意念所動,摧毀命魂,即可摧毀其本體。」

吳淵深吸了一口氣,抬起手,那團氣息便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此後金守中這一條鬼命,便任由主人差遣,三十年過去了,我一直在這個似真似假的循環之中,六十次的循環,六十次的生不如死,主人讓我醒來,這條命就是主人的,只求主人在事後讓我和曉梅在一起,無論做人做鬼,只要能離開這個讓我們生不如死的地方,我們都滿意了。」

金守中在地上磕了兩個頭。


吳淵點了點頭,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團命魂,就在自己的意識之內遊盪。

通過這團命魂,自己完全能夠控制金守中。

他的生死,甚至還有意念,只要自己願意,都可以將其摧毀和控制。

「叮!宿主獲得命魂x1.」

「開啟區域主線任務。」

「地獄第三層:開闢。」

「獲取地獄第三層一個種族的命魂,創造屬於宿主的部族。」

「任務獎勵:悉知地獄空間的來歷,以及提前獲取每一層地獄的信息。」

「獲得地獄傳承的信息。」

「以及更多關於第四層長期任務的提示。」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自己獲得命魂,竟然開啟了地獄第三層的區域主線任務?

種族的命魂?屬於自己的部族?

還有那些信息獎勵,地獄空間的來歷……

吳淵微眯著眼睛,地獄第四層的長期任務是死亡,破后而立,而自己根本沒有膽量和勇氣去死。

並且長期任務這個信息程度,根本不能夠讓自己去冒險。

深吸了一口氣,吳淵忽然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在雲隱城中見到的那一切,從李風雲記憶中知道的關於這個世界的秘密。

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的老闆,給自己說的那些話,對自己的那些提示。

以及地獄空間之前提起的傳承。

當地獄第三層開啟之後,恐怖商店會有一個本質的變化,地獄第二層第一層也在熏染。

如今,地獄第三層的區域任務還有種族,甚至讓自己創造一個部族。

百分之10的控制權,就是一座巍峨無比的大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